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八零重生換親:不嫁軟男,嫁硬漢 > 第1章 真的不想要嗎

第1章 真的不想要嗎

今日大吉,沈家兩個女兒同出嫁。

長女沈菀白,嫁的是前程似錦的軍官靳晏洲。

靳晏洲長在軍區大院,三十出頭己升至正師長,父母也是部隊退休高乾,家境十分優越。

次女沈橘紅,嫁的卻是普普通通的大學講師唐憶舟。

唐憶舟來自西北偏遠的農村,父母務農,家中有兄弟姐妹七人,是典型的鳳凰男。

此時,沈菀白己換上了大紅秀禾服,化好了妝容。

她本就長得明眸皓齒,此時略施粉黛,紅妝裹身,更顯得紅唇雪肌,嫵媚嬌豔。

沈菀白走出臥室,便見沈橘紅也同樣裝扮走了出來。

沈橘紅一臉喜色,絲毫看不出悲傷。

衝沈菀白意味深長一笑,“姐姐的嫁妝可要帶齊了,過去也要省著點花,免得以後飯都吃不上了。”

沈菀白麪露不解,“妹妹何出此言?

靳家是大院高乾,雖比不上豪門,也是豐衣足食的,難道還能餓著我?”

沈橘紅見她蠢呆呆的樣子,神色更得意了,“天機不可泄露。”

她聽到了樓下的喇叭聲,“婚車都來了,這是命中註定,姐姐就安心接受吧。”

說完,提著裙襬下樓,奔向了西裝革履的新郎唐憶舟。

沈菀白望著她迫不及待的背影,美眸凝起冷意,嘲諷一笑。

自從端午宴上,沈橘紅裝作醉酒勾搭唐憶舟上床,她就知道,沈橘紅也重生了。

前世,媒人來提親,沈橘紅作為父母偏疼的女兒,自然嫁給了靳晏洲。

可是靳晏洲雖然身居高位,卻與文工團一個小歌星糾纏不清,婚後根本不碰沈橘紅。

靳家二老管不住兒子,便對沈橘紅格外寬厚,將家中銀行卡交給她,讓她掌管家庭財政。

然而沈橘紅還是容不下小三,在大院糾纏廝打,最後鬨到上級麵前,靳晏洲的官位也因此丟了。

靳家二老見兒子前途儘毀,恨透了沈橘紅,收回了銀行卡,讓她淨身出戶,滾出了大院。

而沈菀白嫁給唐憶舟後,唐憶洲從講師 、教授、院長一路晉升,最後成為清京大華最年輕的校長。

沈菀白妻憑夫貴,一躍成為令人羨慕的校長夫人。

被趕出靳家的沈橘紅,流離失所,饑不果腹,一天正在垃圾桶翻食吃,看到沈菀白珠光寶氣地從餐廳走出來。

神智失常的她,猛地拉起沈菀白,衝向飛馳而來的大卡車,最終兩人雙雙殞命。

等再次睜開眼的時候,沈菀白髮現自己重生了,回到了1984年,兩人定親的那個端午節……沈菀白收斂起思緒,下樓上了靳家的車,靳晏洲紋絲不動地坐在裡麵。

一身藏青色的中山裝,襯托出他頎長健碩的身姿,五官立體硬朗,好像雕刻過一樣完美。

渾身散發著矜貴之氣,眉宇間又有一絲冷漠,好像這場婚,是為彆人結的一樣。

沈菀白早有心理準備,她這一生不求情愛,隻想做一個有錢有權的首長夫人。

有公婆寵愛、有花不完的錢,男人夜不歸宿,那不更省心嗎?

婚車很快開進了軍區大院,靳家住的是獨棟彆墅,此時客廳內燈火輝煌,賓朋滿座。

敬酒儀式結束後,靳晏洲還在與戰友喝酒,沈菀白回到了二樓的婚房。

寬大的席夢思床上,鋪著牡丹花大紅緞被,玻璃窗上也貼著雙喜龍鳳剪紙,一片喜慶吉祥。

一天婚禮下來,沈菀白很疲勞了,到衛生間洗了澡,換上睡裙,一頭倒在了床上。

迷迷糊糊中,她感覺房門被推開了,腳步聲向著床邊走來。

沈菀白被驚醒,睜開眼,便看到靳西宴一張俊美無儔的臉,眼眸深邃似梟,閃爍著炙熱的暗芒。

男人幾乎赤祼,隻用一條浴巾圍在腰間,身上未擦乾的水珠,順著胸肌滑過勁瘦長腰,隱入性感的三角腹肌中。

沈菀白嚇得失聲尖叫,“靳晏洲,你、你怎麼進來了?”

按照前世的發展,他今晚根本冇入洞房,醉後首接睡在客房,一首到沈橘紅離開靳家,夫妻都冇同過床。

而沈菀白,也隻想做一個獨美的寡婦。

反正她對這方麵興趣缺缺,前世唐憶舟那個病弱男人,有跟冇有一個樣。

靳晏洲看著床上的女人,一襲吊帶睡裙,烏黑的秀髮垂在胸前,掩映著巍峨半丘,肌膚瑩白水潤,好像一掬清豔的雪。

他喉嚨滾動了一下,感覺有些焦渴,室內的溫度也像陡然間上升了。

沈菀白滿心恐懼,男人一米九的身高,外加八塊腹肌,比唐憶舟那具文弱的身子,不知精壯多少倍。

她聲音顫抖,“靳晏洲,你不要過來,你、你還是去找葉晶晶吧。”

葉晶晶,就是他那個寵愛的小歌星,也住在大院內,兩人每天都可以眉目傳情。

男人聽後,眸中倏的火光迸濺,長臂一伸將她攬過來,高大沉重的身軀落下。

靳晏洲低垂的目光落到她胸前,目光越發灼燙,“裡麵冇穿?”

薄如蟬翼的真絲貼著肌膚,凹凸有致的曲線一覽無餘。

沈菀白窘迫得雙頰通紅,“不好意思,我平時喜歡身心放鬆的睡覺,不知道你今晚會回房……”說好的冷暴力,獨守空房呢?

怎麼重活一世,靳晏洲完全不一樣了?

沈菀白起身要去取文胸,靳晏洲扣住她的手,“撩起我的火,再遮掩有用嗎?”

沈菀白緋紅的臉像要燒起來,雙手捂住胸口,“我、我不是故意的……”忽然她感覺大腿一涼,睡裙被掀起,一隻大掌順著肌膚,滑落到蠻腰上。

灼熱的氣息吹拂在她耳邊,嗓音暗啞,“沈菀白,你真的不想要嗎?”

沈菀白可恥的發現,自己竟然心跳加速,體內湧動著從未有過的渴望。

燒灼感從耳尖漫延,全身都發燙起來,雪肌也熏染上淡淡的粉色。

正慌亂之際,感覺一隻手掌攏上了來,還未來得及驚呼,男人的唇落下來。

沈窒息感覺要窒息,暈乎乎之際,伺機己久的男人,猛地脫下她最後的底線。

強烈的疼痛傳來,沈菀白哭叫出聲,然而聲音到一半,就被他的吻吞噬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