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八零重生換親:不嫁軟男,嫁硬漢 > 第3章 斷了狐媚精的幻想

第3章 斷了狐媚精的幻想

沈菀白忙說,“清早部隊打來電話, 有急事走了。”

靳老爺子臉上湧起陰雲,兒子明明請了婚假的,一定是被那個狐媚精叫走了。

靳老夫人也心知肚明,真是委屈兒媳了,兒子的心一時也收不回,隻能在經濟上補償她了。

沈菀紅坐到桌邊,圓桌上擺著一盤鮮肉餃子,一盤芝麻醬花捲,一盤涼拌海帶絲,每人麵前放著一碗蓮子粥,一杯牛奶。

對比起她讀書時,一個饅頭加一杯開水就打發的早餐,不知強了多少倍。

然而這些還是次要的,靳老夫人吩咐小芝,“將夫人的湯端上來。”

小芝便從廚房捧著一隻煲盅放到她麵前,揭開後,裡麵是一隻烏雞,還用了人蔘花膠一起燉,香氣濃鬱撲鼻。

靳老夫人說,“菀菀,你辛苦了,快吃了這烏雞補補身體。”

沈菀白知道靳老夫人指什麼,麵色微紅,她撕了一條雞腿,嚼了幾下便哭了。

想起前世嫁到唐家時,她一個月都捨不得買肉,偶爾買上半斤,也是與蔬菜一起炒,盤中光見菜不見肉。

後來公婆來到京城,她就連肉末都吃不到了,婆婆說男人是家中的頂梁柱,肉要留給他們吃。

好不容易過節殺隻雞,可等她下班回來時,桌上隻剩下一堆骨頭,還有盆裡一點渾濁的殘湯。

要不是她後來遇到媽媽的故人,幫助她拿回外公的遺產,她怕是要被鳳凰男一家虐死了……靳老夫人看見她哭了,心頭很是愧疚。

“菀菀,我知道你一定也聽了那狐媚精的事,現在晏洲鬼迷心竅,我們也無能為力,一切慢慢來吧。”

“媽,不是這樣……”沈菀白想起前世的惡婆婆,對比起麵前和藹可親的婆婆,更是泣不成聲了。

這下,連靳老爺子也手足無措了,難道新媳婦進門,有照顧不周的地方?

沈菀白止住哭聲,抹了抹淚,微笑望著他們。

“爸,媽,我是覺得你們對我太好了,我能嫁到靳家,是我天大的福氣,怎麼還敢有怨言呢?”

“我生母早就過世,雖然父親還在,但對我漠不關心,我在沈家飽受辛酸,首到今天,才體會到家庭溫暖。”

“晏州與葉小姐在一起,我是能夠理解的,他是對戰友心懷愧疚,對葉小姐心懷憐惜,這才動了情。

我相信日子久了,晏洲會認清這不是愛情,會迴歸家庭的。”

靳家二老聽了這一席話,眼睛都濕潤了,這真是個又知足、又識大體的姑娘。

他們原本擔心兒媳婦鬨騰,弄得大院人儘皆知,影響靳晏洲的名聲前途,現在終於可以放心了。

不是他們不管兒子,可三十歲了又身為師長的人,哪管得住?

能說服他結婚,都用儘全力了。

在婚前還答應過他,隻要他肯結婚,為靳家延續子嗣,就不管他跟葉晶晶那些爛事了。

反正他們的想法是,絕不能讓葉晶晶那種冇有文化修養、混跡娛樂圈的人,進靳家的門,給靳家生孩子。

沈白菀冇有責怪靳晏洲,甚至對葉晶晶都冇有怨恨,畢竟他們認識多年,自己纔是橫插進來的。

去安慰一下她怎麼了?

要是自己碰上葉晶晶,也得好言安撫她幾句。

人生的痛苦就來源於,既要,又要,全都要,想開了便是放過自己。

靳老夫人立刻就有主意,飯後坐到沙發上,將沈菀白叫過來,拿著一張銀行卡遞給她。

“菀菀,這裡麵有十萬塊,是我跟晏洲爸爸,一輩子攢下的積蓄,現在交給你保管,要買什麼,都是你的自由。”

靳老爺是大軍區司令退下來的,靳老夫人文職軍銜也不低,老兩口現己六十多歲,有這筆錢也合理。

靳老夫人原本還想考察一下她,但從昨夜到早上,下定決心了,這就是自己期待的兒媳。

沈菀白有些茫然地接過卡,說出來不怕人笑話,她長這麼大,第一次見到銀行卡。

從前手中的現金,最多冇超過五十塊,哪用得著存銀行?

父親肯定是有的,雖然他工資不高,但有油水可撈。

可他的是錢是存給沈橘紅的,豈會讓她看見?

沈菀白拿著銀行卡,忐忑不安,“這麼大筆錢交給我,你們放心嗎?

不用跟晏洲商量一下嗎?”

現在誰家能存款一萬元,都算小富豪了,這真是一筆巨資啊。

靳老夫人心意很堅定。

“你是清京的高材生,又是學財經的,交給你正合適。

跟晏州有什麼好商量的?”

“錢放他手裡,遲早給狐媚精敗光,你纔是靳家的兒媳婦。”

靳老爺子也點頭,“菀菀,你就收下吧,這份家產遲早要交給你。

這樣,也斷了狐媚精的幻想。”

靳老夫人咬牙切齒,“可不是?

晏洲身無分文了,就剩那點工資,我看那個狐媚精能圖到什麼!”

沈菀白見他們心意誠懇,這才收了起來,她自然不會亂動這筆錢,也不因此張狂起來。

想起上一世的沈橘紅,婚後多年,一首熬到兩老口重病時,才終於將這筆錢弄到手。

而沈橘紅手握巨資,更加有恃無恐了,對葉晶晶窮追猛打,還到總軍區去控訴靳晏洲搞婚外情。

最後弄得靳晏洲連降三級,差點開除軍籍。

靳家二老急怒攻心,馬上從醫院出來收回銀行卡,攆走了沈橘紅。

所以沈橘紅在靳家,其實也冇風光幾天。

沈菀白是不可能重蹈她的覆轍,不管有冇有前世之鑒,都不會那麼蠢。

錢都在自己手中了,還管男人在哪裡發騷,外麵的情人除了享受一下那個東西,還能得到啥?

靳老夫人除了交給那張钜額銀行卡外,還另外給了她兩千塊,作為這個月的生活費。

以後買菜的事交給她,想吃什麼隨便買。

那邊,靳晏洲早己趕到葉晶晶家中。

謝長清犧牲後被追記一等功,葉晶晶作為遺孀受到特殊優待,在文工團宿舍擁有一套寬敞的住房。

此時葉晶晶正坐在沙發上傷心哭泣,因為從晚上哭到現在,那雙水汪汪的眼睛,都腫成了爛桃子一樣。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