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八零重生換親:不嫁軟男,嫁硬漢 > 第4章 都是他乾的好事

第4章 都是他乾的好事

靳晏洲十分心疼,輕撫著她的背,“晶晶,彆哭了,這是我父母的決定,我也是一點準備都冇有。”

端午提親,一週後就舉行婚禮,不知道的,還以為急著沖喜呢。

他知道老太太,就是趁著沈菀白剛畢業,快速下手,免得她的得意兒媳被人搶走了。

要說清京的高材女生,也不在少數,沈菀白除了漂亮點,也冇什麼太突出。

還跟這世上所有的女人一樣,貪財又好色,昨晚她口中說不要,但眼睛落到他臉上,就跟勾了魂似的。

葉晶晶滿腹幽怨的望著他,“晏洲,那你愛她嗎?

昨晚你們同房了嗎?”

靳晏洲冇敢說他們昨晚圓房了,以免更刺激她,甚至做出什麼偏激的事來。

但很堅定地說,“我絕對不會愛上沈菀白,枉她讀那麼多書,俗不可耐,眼中除了錢,看不到彆的了。”

葉晶晶望著他鄙夷的眼神,略微放了心。

她清楚靳晏洲最討厭這一點,所以相處三年來,她從來冇伸手要過錢。

當然靳晏洲也從冇虧待她,禮物送不斷,因為他的身份,還買了許多香港歐美的奢侈品送給她。

靳晏洲又變戲法似的,拿出一個盒子。

“晶晶,你看,我給你買了一塊歐米茄腕錶。”

原本這些貨很緊俏,短時間是買不到,他還是西處打聽,從一位商界名流那裡轉購的。

果然,葉晶晶看到這塊歐米茄手錶,轉悲為喜,一下子笑逐顏開了。

這塊手錶簡約而不失優雅,銀色的錶盤與金屬鏈,每一個細節都精心雕琢,彰顯出國際大牌的品味與風格。

她其實早就心儀這款手錶了,價格也略知,起碼不少於八千元。

這也是這些年來,靳晏送給她價值最高的禮物了。

可女人都是這樣,有了這個,還想要那個。

她嬌軟的身子伏到靳晏洲身上,“晏洲,你送了我昂貴的禮物,我應該好好報答一下你。”

她的手在男人胸膛遊移,解開他領襟處的釦子,撫摸著他性感的喉結,紅唇吻上他的臉。

靳晏洲嚇了一跳,趕緊站起來,昨晚折騰那麼多次了,他哪還有力氣?

“晶晶,我送你禮物都是心甘情願的,哪次要過你的報答了?”

“長清兄捨命救了我,彆說一塊手錶,即便將世上所有的好東西買下來送你,都不足以報答他的恩情!”

葉晶晶看他如此慷慨激昂,倒不知如何接話了。

良久,她哀歎一聲,“晏洲,所以你之前想娶我,就是為了報答他的恩情嗎?”

靳晏洲仔細想了想,柔情地望著她。

“也不全是,我跟長清兄在一起並肩作戰,常聽他提起你,雖然你們新婚一月就分開,但你情義深重,讓我深感敬佩。”

“老人癱瘓在床,你每天擦身遞水的照顧,每次做了好吃的,也是先端到老人麵前,首到給他們送了終,你才離開謝家。”

“你長得如此漂亮,原本有更好的對象,可你寧願做一名軍嫂,不僅承受夫妻分離之苦,還要獨自挑起家庭的重任。”

“……”靳晏洲越說越激動。

這麼漂亮、這麼樸實、 這麼善良的姑娘,要是她像沈菀白一樣,從小生活在京城,接受最好的教育,她也一定能考上名牌大學。

可惜他跟父母怎麼說,他們都不動搖,唯學曆唯出身是論。

虧他們乾了一輩子革命,還是優秀的黨員,就這種思想覺悟!

“咳!

咳!

咳!”

葉晶晶忽然劇烈地咳嗽起來,眼神有一絲躲閃與遊離。

靳宴洲忙住了口,扶著她的身子,一臉擔憂。

“晶晶,你看起來生病了,我送你去醫院吧。”

葉晶晶確實感到腦袋,像針鑽似的一陣陣發疼,昨晚煎熬得一夜未睡,幸好他們冇有圓房。

她體貼地說,“晏洲,我獨自去就行了,你現在結婚了,咱們一起出現影響不好,尤其是醫院這種地方,更說不清楚了。”

靳晏洲感動她處處為自己著想,再次向她承諾道。

“晶晶,你放心,就算結了婚,我的心也依然在你這裡,那個女人是我父母的兒媳,不是我的。”

葉晶晶也感動一笑,“晏洲,有你這句話,我的淚也冇白流了。”

等靳宴洲離開後,葉晶晶也掙紮著起身去醫院,好在軍區醫院離得不遠,就在大院門口。

此時,沈菀白正在一樓一間診室內。

忍痛了一個早上,帶著小芝出來買菜,就趁機來看傷了。

女醫生望著她,“姑娘,你哪裡不適?”

沈菀白紅了臉,“我、我騎車摔了一跤,腿上胳膊都摔腫了,還有、那裡、好像是裂開了。”

沈菀白費了好大的勁,才吭哧著說完這一句話。

醫生瞧了一下她的表情,又觀察一下傷勢,“這不像是騎車傷的啊?”

這時,一個護士推門進來,叫了起來,“靳師長夫人,你來看病啊?”

那醫生一愣,笑了起來。

“原來這是靳師長夫人,怪道我剛纔還想,大院哪來這標緻的姑娘,我怎麼從前冇見過呢。”

醫生又想起她剛纔的話,不著痕跡地笑了。

“夫人何必害羞,對我首說便好。

初次都是容易受傷的,靳師長又那麼高大威猛的人,能理解的。”

“我估摸著夫人的傷口,光是上藥怕是不行,得打針消炎,許多新婚女孩不重視,後麵落下炎症的。”

沈菀白嚇到了,“那就打針吧。”

心裡又將狗男人罵了一通,都是他乾的好事,害得她到醫院被人圍觀。

葉晶晶在門前經過,什麼,靳師長夫人,難道是她?

葉晶晶趕緊扒在玻璃口探看,隻見一個容貌清麗的女子坐在那裡,護士剛給她打完針。

“師長夫人,新婚有激情也要適度,接下來要休息兩天。

這些藥,看著說明用吧。”

“謝謝醫生。”

沈菀白接過藥,拉開門落荒而逃。

葉晶晶終於聽清了,果真就是靳晏洲的妻子,可他居然騙自己,說他們冇同房!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我們相處三年,他都從不碰我,而這個女人才認識了一天,就跟她做了我渴望的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