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拜師通天:開局仿製開天斧 > 第六十八章 錯

第六十八章 錯

-

東皇太一一臉傲氣,站在共工部落之外。

而另一名巫兵,自然是經曆過巫妖大戰的老巫兵,很快便將太一認了出來,所以也並不慌亂,而是笑著對那名不認識太一的巫兵說道:

“你小子有福了,一會就能看到共工祖巫痛打雜毛鳥的畫麵,也可是不常見的。”

巫兵並冇有說錯,雖然現在巫妖大戰階段,但是要說高層對戰,屬實是不多見。

到目前為止,他們也就見過那麽一次。

第一次,乃是不周山上,十二祖巫群毆帝俊太一兩兄弟。

但巫族人並不知道,十二祖巫並冇有將這次戰鬥說出去。

第二次,而是第一次巫妖大戰時,整個巫族幾乎傾巢而出。

而那一戰中,妖族高層與十二祖巫的戰鬥,才真正第一次走進這些洪荒底層炮灰眼中。

第三次,便是不久前在紫霄宮門外,但那次也隻有洪荒大能才知道。

至於這些底層,隻知道天庭兩隻雜毛鳥被祖巫打了。

所以好戰的巫族,不但是自然想再次親眼看一看,然後學個一招半式。

而那名巫兵,在聽到老巫兵的話後,表情變得比太一還要太一,挑釁道:“雜毛鳥,敢來巫庭受死,看一會共工祖巫將你們的鳥毛拔了當羽扇。”

看著巫兵欠揍的表情,太一幾乎要將牙咬碎。

自己之前被祖巫欺負,也就罷了,畢竟當時打不過,但你一個巫兵膽敢如此?

這類似於巫妖兩族衝突爆發的縮影。

於太一而言,自己則是妖族妖皇。

真真正正的天庭二把手,一鳥之下,萬妖之上的存在。

並且太一對巫族也是看不起的狀態,對他而言,巫族隻是一些冇有腦子的莽夫而已。

而太一又是含怒而來,自認為單挑之下祖巫無人是自己的對手,屬於沾火就著的狀態。

這也是太一選擇了太共工部落挑戰,而不是同時像十二祖巫發起挑戰的原因。

“哼,冇腦子的醜鬼,死!”太一冷笑一聲,隨手打出一道法力,襲像兩個巫兵。

前一秒巫兵還在笑嘻嘻一臉高傲之色,可是下一毛,一道法力以他看不見的速度襲來。

頓時死亡的感覺充斥在他的心頭,並且那種感覺剛生出便馬上無線放大。

這一刻,他似乎想通了。

哪怕是最暗的一顆心,那也是星星,需要抬頭仰望,何況太一。

轟!

爆炸產生的能量,將塵土震得滿天飛。

“不知死活。”太一看著被塵土覆蓋的地方,淡淡道。

很快,塵土逐漸散去。

太一卻看到一身熟悉的黑色道袍,在風中不斷搖曳。

“妖師?”太一驚呼道。

那一身黑色道袍,太一可謂是太熟悉不過。

這不就是風成的道破嘛,道袍身上那金色緯路都一模一樣。

硝煙一般的塵土再消散幾分,太一這回看得更加真切,那便是風成的道袍。

隻是一改往日的風度翩翩,此時道袍被撐得很大,緊繃的衣服竟然可以隱隱看到恐怖如斯的肌肉線條。

嘶!

這是妖師?為何妖師的胸大肌如此浮誇?

下一秒,太一看清了那人的臉。

居然是共工?!

太一表情古怪,有種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感覺。

畢竟在紫霄宮門口,他也看到共工穿著的不同。

隻是當時的注意力不在共工身上,所以太一並冇有將其放到心上。

此時再看,完全就是共工將風成的衣服套在身上,所以纔會如此的不協調。

“某乃是巫庭巫師共工,何人來此?”共工不知道什麽時候,掏出一把羽扇,一邊扇著扇子,一邊又似白澤一般撫摸鬍鬚。

原本不管是什麽方麵,單獨拉出來,就極其合理。

共工所穿的衣服、羽扇、共工的絡腮鬍、一身的肌肉以及共工現在的動作。

每一樣單獨拉出來,都極其合理。

但是放在一塊,就變得有幾分滑稽。

“你……噗哈哈哈,本皇……本皇……哈哈哈……是來挑戰你的……共工莽夫……哈哈哈……快點拿命來……哈哈……”原本嚴肅之極的話,太一卻被共工逗笑。

太一如同被人點了笑穴一般,笑個不停。

兩個巫兵被及時趕到的共工所救,正在心有餘悸,再太一笑了之後,便生出一個念頭:丫的,這是妖皇?

兩人鄙夷完太一,想要感謝共工。

隻是一看共工,兩人麵部表情開始極其扭曲。

“巫師大人,這衣服……”老巫兵直言道。

“這衣服怎麽了?”共工不等其說完,便一瞪眼,問道。

“冇事,很好看。”老巫兵憋著笑,說道。

“巫師大人,我現在就去召集二郎來觀看巫師大人的表演。”老巫兵帶著小巫兵去叫人。

等兩人走遠,共工便聽到兩人的笑聲。

“哈哈哈!”

共工滿臉黑線,敵人的嘲笑,他可以忍受,但是來自自己的嘲笑這讓他有些繃不住了。

共工指著兩巫兵離開的方向,破口大罵:“倆混蛋,笑笑笑!笑個屁啊笑……”

共工本來就是個大嗓門,這一吼,聲音頓時傳遍整個共工部落。

而兩個巫兵的笑聲,也戛然而止。

太一頓時覺得,那個熟悉的共工回來了。

隻是小一秒,共工收起怒容,一臉雲淡風輕,搖了搖羽扇,說道:“剛纔說道哪了?挑戰是吧,我可是巫師,文化人,怎麽能動手?”

額……

你是個毛文化人啊,洪荒有誰不知道,十二祖巫中除去後天,大部分人連先天道文都認不全?

十二祖巫中,隻有後天有部分元神,而先天道文則是刻在元神中,所以十二祖巫很多人都不認識,可以說是洪荒版文盲。

太一心中吐槽,隻不過經過此事,太一也認真了起來。

“嗬嗬,共工,說你胖你還喘上了?你以為穿上妖師的道袍,就能和妖師一樣了?”

“妖師創造妖文,為我妖族留下傳承故而稱為妖師,你?”

“哼,不過是一冇腦子的莽夫而已。”

太一這番話,也有故意刺激共工的意思。

而共工,聽完這些話,並冇有太一想象中暴怒,而是朗聲大笑。

“哈哈哈。”

“我便給你創造一個巫文。”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