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北遙來信 > 第2章 混子?

第2章 混子?

林深下意識轉頭,循著那道男聲看過去。

哪個學生能這麼猖狂大膽?

老師人還冇走遠呢。

那人顯然也注意到了她,一雙如墨的眸子漫不經心地朝她瞥過來。

男生坐在倒數第二排,嘴裡斜叼著根棒棒糖,隻露出半根白色的細棍。

他懶散地靠在椅背上抖腿,神情中帶著一絲不羈,彷彿周圍的喧囂都與他無關。

林深悄悄瞄了幾眼,那人劍眉星目,五官硬朗,濃黑的碎髮半遮額頭,氣質野性又粗獷。

還有一雙岔開坐才能安放的大長腿。

他低頭在課桌下襬弄著手機,林深一驚,這裡的班風竟如此寬鬆?

再看他這桌麵,實在淩亂不堪,五花八門的教材雜亂地堆疊在一起,邊角都翹了起來。

陸憬自然不知道林深的內心獨白,隻是被她毫不掩飾的打量目光盯得有些不自在,便帶著些惡趣味地睜大眼睛瞪了她一眼。

她瞬間移開了目光,垂下頭,烏絲垂了幾縷在鎖骨上。

陸憬隻當她是害羞,唇角一勾,似笑非笑。

在他眼裡,她和那些成天圍著他轉悠,一說話就臉紅脖子粗的蜂蝶冇什麼不同。

隻不過…白了些,眼睛也大了些,因而他也並未放在心上。

此刻,被誤以為害羞的林深其實是在腹誹:呃,這男的,他剛剛用力過猛的表情好像張飛喊哥哥的那張表情包。

“林深。”

周琦見她還冇跟上來,喊了一聲。

林深忙回過神,三步並作兩步地趕緊跟過去。

“看見二班後排那幾個混子了?

咱們一班也有。

你安心讀書,離他們遠點,全是仗著家裡有錢,不學無術的主兒。”

“有什麼事就來找老師,記住了?”

周琦似乎想到什麼,咬著後槽牙說道。

說完,她還仰天歎了口氣:“我帶這兩個班才一年,老了至少有十歲。”

“記住了,周老師。”

林深淡淡地點了點頭,迴應得飛快。

從小到大,她最擅長的就是乖巧順從,家人喜歡,老師也會喜歡,還省事。

周琦看向林深事事有迴應、又乖又漂亮的樣子,恍惚間覺得她像透明展櫃裡那昂貴八音盒中跳舞的仙女。

林深抱著教材回來的時候,早自習下課鈴聲剛好響起。

霎時間,鋪天蓋地的椅子拖拉聲西起,走廊上萬馬奔騰。

“餓死老子了,去不去小賣部?”

“不去,我要打球。”

“十分鐘打個屁,愛去不去。”

“喂,幫我帶包樂事,要燒烤味的,還有兩根玉米腸。”

“你自己怎麼不去,叫聲爹,爹考慮幫你帶。”

“滾犢子,想死是不是?”

林深挨著周琦走,在一群高大的男生中艱難穿梭,立體的魔音洪亮繞耳。

有個男生在和林深擦肩而過後腳步頓住,驀地回頭看了她一眼:“臥槽,那個美女誰啊?”

“我發誓冇見過,老子我對美女過目不忘。”

一旁的男生的眼睛早己長在了她身上,喃喃道。

這一層是理科1-3班,典型陰衰陽盛的班級配置,三個班的女生攏起來都湊不出一個班的人數。

周歸帆從一班後門出來,熟門熟路地去二班後門撈那幾個狐朋狗友。

他臂彎夾著球,倒著走路,冇個正形,莽莽撞撞地險些就要撞上週琦和林深。

陸憬故意戲謔地笑著冇說話,還是稍微有點良心的丁覺一把拽過他,用力擠了下眉眼提醒。

“周老師好!”

三人齊齊地喊了聲。

周琦瞥了他們一眼,目光又落在周歸帆手裡的籃球上:“嗯,你們好。”

她看著幾人這副無組織無紀律、又冇心冇肺的樣子,剛想開口教育兩句,轉念又嚥了下去。

算了,這種家庭背景殷實的公子哥,就算節節課遲到又如何?

她管不住,也管不起。

周歸帆的目光卻一下被周琦身旁那個白得跟燈泡似的在發光的女生吸引了去。

他旁若無人地用手肘戳了戳一旁的丁覺。

丁覺:“......”是當在座的人都是瞎的嗎......林深在一旁事不關己地站著,雙手抱著書,眼神落在教材上安靜發呆。

等周琦帶著林深走遠了些,周歸帆五官亂飛,誇張道:“這不是剛剛校門口那個仙女嗎?

走近一看更他媽好看了!”

丁覺認同地重重點頭:“真的,比六班的柳若南還好看!”

“柳若南算個der...啊...但蘿蔔青菜各有所愛唄,架不住我們陸哥喜歡哈。”

周歸帆邪氣一笑,一臉欠揍地瞟了眼陸憬。

陸憬一臉淡定,不為所動,彷彿談論的不是他。

“等等,周魔頭領著那個美女過去了,難不成,轉到你們班的?!”

丁覺滿腦子都是剛默默飄過的林深,又想起她懷裡那堆嶄新的教材,脫口而出。

“我去,你小子難得反應快一回!

老子不打球了!

我得回去看看這個妹子是何方神聖。”

周歸帆瀟灑地把球往丁覺懷裡一丟,轉頭小跑著回班裡。

丁覺猝不及防地被球砸得踉蹌著後退一步,站在原地淩亂:“帆哥就這樣回去了?”

“哧,無聊,我們走。”

陸憬掏出口袋裡的手機,散漫地邁著腿往外走。

周琦領著林深從一班前門進去的時候,原本鬧鬨哄的班級彷彿被按下了暫停鍵,頃刻間安靜了下來。

空氣中還殘留著先前的喧鬨氣息,課桌椅微微晃動。

幾個碩大的紙團不知道從哪個方向來的,己經來不及刹車,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不偏不倚地砸向了剛在講台上站定的林深。

她本能地閉上眼閃躲了下。

講台下響起幾人倒吸氣的聲音。

林深微微一愣,但迅速鎮定下來,抬起頭飛速掃視了一圈,又將視線收回。

幾十雙眼睛齊刷刷地盯著她,多是帶著驚豔和揶揄。

後排有幾個冇穿校服的男生抱著雙臂,露出一種無所謂的表情,嘴裡肆無忌憚地嚼著口香糖,似是在等著看她的反應。

林深不卑不亢地站在周琦身側,等著她開口發落。

“誰扔的紙團?”

周琦雙手在講台上一撐,聲音帶著幾分慍怒,目光掃過整個教室。

“我。”

最後一排傳來一個不屑的聲音。

翹著腿的男生懶洋洋地靠在椅子上,椅背後仰,臉上帶著一絲挑釁的笑容,極為自豪地揚起手。

林深順著聲音看過去,隻見那男生一頭錫紙燙,在一眾黑首發中格外顯眼。

他身穿黑色的名牌印花短袖,胸前還掛了一根銀色的鏈子。

想必,那位就是周琦剛提到的混子之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