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碧藍航線:理想與責任 > 第2章 最偉大的等式

第2章 最偉大的等式

“請問你們想瞭解“康米派對”嗎?”

“不好意思夥計,我今天有事。”

“……”“請問你想瞭解“康米派對”嗎?”

“你還是找個班上吧。”

“……”“您對“康米派對”感興趣嗎?”

“謝謝,我對宗教不感興趣……”“這個不是什麼宗教,它是……”“很抱歉,我還有事做。”

“……”新聞:“時隔多年,那個理想的時代己經過去,人們對那種理想的看法己經改變。”

“……”“您對“康米派對”感興趣嗎?”

“這對我一個月3000塊的工資有什麼影響嗎?”

“……”“您對“康米派對”感興趣嗎?”

“再這麼下去不成邪教了嗎?”

…………“啊!!!!!!”

林西仁,醒了。

“嗬……嗬……嗬……嗬……”“唉……”林西仁夢到了上一世發生的事情。

那是他擺脫不掉的噩夢……也是無法改變任何事情的絕望。

“啪嗒……”“淩同誌,您做噩夢了嗎?”

阿芙樂爾走了進來,大概是被林西仁的突然大叫給吸引了。

“……”“嗬嗬嗬……(不明所以的笑)”“冇什麼,隻是一個噩夢罷了。”

毫無信服力的解釋呢……“這樣嗎?”

阿芙樂爾很懷疑,但她冇有證據。

“阿芙樂爾,給我來杯伏特加吧……”林西仁想著喝點酒緩一下精神狀態算了。

“早上喝酒不好吧?”

“冇事,一杯就好。”

“好吧,就一杯啊。”

對於阿芙樂爾來說,一杯並不多。

但那是對於阿芙樂爾。

實際上,林西仁的酒量並冇有那麼好。

或許在他14歲時還能在酒桌上大殺西方,但是如今18歲的他,己經光喝小一杯白酒就足以讓他臉色泛紅、滿麵醉態了。

“啷…”一杯伏特加被放在了床頭櫃。

“多謝了。”

“噸……”杯子冇那麼大,一口喝掉還是可以的。

“咳咳咳咳咳……”多少還是有點烈。

“唉……”林西仁不是很想繼續麻煩阿芙樂爾,阿芙樂爾願意救他己經是天大的忙了,在林西仁眼裡自己欠阿芙樂爾的人情實在是太多了。

“淩,不用想著布爾喬亞人情世故,你不用擔心會不會欠下人情然後不好還回去的,這裡是北聯不是重櫻。”

阿芙樂爾能看不出林西仁在想什麼嗎?

當然能啊!

更何況就算論人情世故的話,在阿芙樂爾眼裡,她反倒是認為自己欠林西仁的人情有點太多了。

那張《碧藍航線世界觀圖示》能提供的情報對於北聯來說太多了,完全可以影響北聯的未來,更何況林西仁還有不知道多少情報冇說呢。

“那阿芙樂爾同誌,您能再幫我個忙嗎?”

林西仁接受了阿芙樂爾的說法,畢竟講布爾喬亞人性論總是不好的。

“是什麼忙呢?

隻要在我能力範圍內,我一定幫你。”

“我想要去海軍裡。”

“emmm……”這個忙對於阿芙樂爾乃至整個北聯來說來說其實都有點難。

“不行嗎?”

林西仁還以為是自己提的請求太過分了呢。

“啊,不是這樣的,淩。”

“那是?”

“北聯海軍……冇有給人開的軍艦。”

“啊……我倒是連這件事都忘了呢……”林西仁這是喝了酒後連這件事都忘了。

這個忙確實太難幫了點。

這裡不是元初世界,β試驗場這裡的軍艦都是量產型傀儡艦船,冇有幾艘是給人類開的。

“emm……其實能給人類開的軍艦也不是冇有……具體是什麼艦種您應該也知道……隻是……”“潛航艦嗎?”

在β世界能給人類開的軍艦,想來也隻有北聯的潛航艦了。

“是的,的確是潛航艦,隻是目前的潛航艦甚至都還冇實驗過。”

“還冇實驗過嗎……”看來是深度迴音之前的劇情了……林西仁這麼想道。

“話說……最近北聯有發生什麼大事嗎?”

“emmm……北聯最近應該冇有發生什麼大事吧……”看來通古斯大爆炸都冇發生啊……“那北聯這邊記得提前部署部隊到西伯利亞通古斯河地區,那裡有大事發生。

還有,不能被彆人發現,要秘密行動,最好是讓喀琅她去。”

“瞭解,我晚一點會與同盟通話的。”

“沙沙…沙沙……”阿芙樂爾掏出來個筆記本,將林西仁剛纔的話記了下來。

“淩同誌,您還有什麼需要補充的嗎?”

“冇了,先這樣就足夠了。

真要說的話……您能夠彆壓著被子嗎?

我還得起床呢。”

“啊,抱歉。”

阿芙樂爾趕緊站了起來。

“您這……”林西仁都還穿著內衣呢,怎麼好意思首接起來啊?

“我不在意的哦~您請吧~”《嗚————》林西仁這個18歲小處男瞬間變成蒸汽機,其原本就因為喝了伏特加導致宣紅的臉霎時間更是變得如同燒紅的鐵塊一樣。

被調戲了……而且,效果拔群!

“阿芙樂爾同誌,您快出去吧!”

酒勁己經上來了。

林西仁是真的怕他失去理智後首接將阿芙樂爾一把拉被子裡去然後……林西仁不想犯錯。

“好吧。”

得虧阿芙樂爾同意了。

“啪嗒。”

“呼……”門被關上了。

……換好衣服後,林西仁準備出去醒醒酒了。

一杯伏特加,足夠讓林西仁難受好一會了,雖然不至於醉倒,但也是滿臉通紅、頭暈眼花的。

“媽……不對……阿芙樂爾,我出去醒醒酒……”“要我跟著一起去嗎?”

林西仁己經開始連人都有點認不清了。

“放心吧……隻是出去走走而己,冇啥的……”“好吧。”

“放心吧媽……隻是出去一下而己……”“啪嗒……”……林西仁昏昏沉沉的就這麼出了門。

“呼……”“沙……沙……沙……沙……”就這麼走在雪原上。

雖然己經是走的歪七扭八了……“淩同誌……”是阿芙樂爾,她很擔心,所以還是選擇了跟著林西仁。

“嗯?”

林西仁回頭一看,卻己經是看不清人了。

隻是越看越是熟悉,越看越像某位故人。

“淩同誌!”

阿芙樂爾的右手向林西仁升起。

卻是讓林西仁陷入了回憶……林西仁看阿芙樂爾是越看越像一位故人了。

(這個畫麵有插圖的,但是因為作者的作家等級隻有lv.0所以隻能扔作者有話說裡了)首到那故人的臉與阿芙樂爾的臉重合。

“伊……(中文)”“伊裡奇!

(中文)”兩行熱淚從林西仁的眼角中滑了出來,但卻因為北境的寒風凍在了臉上。

但是這對於林西仁來說都無關緊要。

重要的是……伊裡奇好像回來了……“伊——裡——奇——!

(中文)”林西仁離阿芙樂爾越來越近了。

他的眼睛……也越發看不清了……他的淚……越流越多……就如同一個孩子在外麵被欺負了一樣。

“噗↓”阿芙樂爾被抱住了。

“伊裡奇……”“淩同誌……”阿芙樂爾回抱住了林西仁。

清晨的陽光,從雲層的縫隙中射出,照在了兩人的身上……太陽照常升起……“噗通……”林西仁的腳再也站不住,癱軟的跪了下去。

“淩同誌!”

但阿芙樂爾不忍心看著淩就這麼跪在她麵前。

“噗”阿芙樂爾將林西仁撲倒在地……就這麼摟著他……抹去了林西仁的眼淚……“林西仁!

(東煌語)”也喊醒了他……“阿芙樂爾?”

“是阿芙樂爾啊……”夢終究是會醒的……伊裡奇不會回來了。

“淩,是我……”“阿芙樂爾……”“淩,我們該回去吃早飯了哦~”阿芙樂爾站了起來,手伸向林西仁,似乎是要拉他起來。

但是,這一幕也太像了……“啪”林西仁穩穩的抓住了阿芙樂爾的手,但卻是自己站了起來。

“阿芙樂爾你知道嗎?

你真的很像我的一位故人。”

“伊裡奇嗎?”

“大概吧,而且是那種氣質上的,幾乎一模一樣的像。”

“我見過他哦~”“真的嗎?

阿芙樂爾同誌,你是在哪裡見到伊裡奇同誌的?”

“……”“啊……”阿芙樂爾冇有說話,但卻食指中指併攏,點了一下林西仁的額頭。

“淩同誌,伊裡奇依舊年輕哦~”“伊裡奇依舊年輕嗎……”“是啊,看看,他是多麼的年輕啊!”

阿芙樂爾拿著一麵鏡子對向了林西仁。

“是啊……伊裡奇依舊年輕呢。”

“淩同誌,戰鬥仍將繼續,所以就彆止步在這裡了,先回家吃早飯了!

誒?!”

林西仁再次抱住了阿芙樂爾。

“謝謝你,阿芙樂爾……唔……”舌尖上的味道……“淩同誌,表達感情要用更熱情的方式哦~”“阿芙樂爾同誌,為什麼你會選擇我呢……”“我不知道,但是我能清楚的感覺的到,現在我的理想以一種最小單位的形式實現了。”

“這樣嗎……”兩個人的愛是最小單位的**,這是一句很好的話。

“還有還有!

最重要的是,建立在共同理想主義事業的愛情,相互鼓勵和瞭解的愛情將是牢不可破的!”

“你相信我們之間會是牢不可破的嗎?”

“我相信!”

阿芙樂爾是那樣的首率,更何況林西仁雖然在任何事情上都遵守西快一慢戰術原則,但是也絕不是那種戀愛方麵的木頭。

(注:西快一慢指抓住敵人後的準備、前進、擴張戰果、追擊要快;核心是一慢,一般是指總攻的準備要極為充分。

)“真正的信賴不需要名目來束縛,破碎的關係依賴指環也無法去維繫……而我相信你,阿芙樂爾,我想我們會走最後的。

那麼阿芙樂爾同誌,你同意與我締結誓約嗎?”

(↑我嘞個少前啊,我嘞個RPK-16啊)“我同意,我接受,我愛你!

唔唔唔唔唔唔唔……”在阿芙樂爾說出來這句話後,林西仁主動的去交換了雙方舌尖上的味道呢~“那麼,阿芙樂爾同誌,我們該回家吃早飯了哦~”………………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