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碧藍航線:理想與責任 > 第3章 試作型太太式超甜小故事

第3章 試作型太太式超甜小故事

(作者第一次寫甜口的文,有什麼缺點大家一定要提出來啊!

)“土豆泥,煎雞蛋,水果沙拉,還有熱牛奶,蠻豐盛的嘛。”

剛回到家,林西仁就在餐桌上看到了阿芙樂爾為他做的早餐。

搬開凳子坐下來後,林西仁就要準備開始享用這等豐盛的早餐了。

阿芙樂爾的臉微微一紅,隨後笑道:“嘻嘻,同誌你喜歡就好。”

說實話,林西仁之前很少在早餐這方麵吃這麼多。

他是南方人,早餐最常吃的是炒粉或者拌粉,甚至有的時候因為比較忙首接就不吃了。

不過,也因此胃也不好了就是。

“那,多謝款待了。”

隻是林西仁剛要下嘴的時候,卻發現阿芙樂爾依舊站在那裡看著他。

“阿芙樂爾同誌。”

林西仁突然站起,嚴肅的和阿芙樂爾這樣說道。

“誒?

淩,是早餐做的有什麼問題嗎?”

阿芙樂爾被這突如其來的嚴肅弄的有點不知所措了。

“不,這無關早餐的口感。”

“哪是?”

“阿芙樂爾同誌,有句老話說的好,早餐要吃得像皇帝,午餐要吃的像貴族,晚餐吃要像平民。

不吃早餐的話身體會出問題的。”

隨後,林西仁語氣平和了下來,說道:“所以,請坐下來吃飯吧,阿芙樂爾同誌。”

隻是阿芙樂爾還愣在那裡呢。

於是林西仁也就拿叉子叉起一塊不大不小的煎蛋輕輕咬在嘴上,然後……“唔……”阿芙樂爾的嘴被林西仁的嘴打開了,美味的煎蛋進入了阿芙樂爾的口中。

“如果拿叉子的話,可能會傷到阿芙樂爾同誌你的……所以隻能拿嘴了~”好合理的理由,簡首無懈可擊。

絕對不是林西仁故意想親阿芙樂爾了!

絕對不是!

(←你看我信嗎?

)好吧,其實想親阿芙樂爾隻是其中之一的原因,主要還是提醒阿芙樂爾該吃早飯了。

“現在,該好好吃飯了哦。”

林西仁語氣溫柔說完這句話後,就一把將阿芙樂爾抱起。

“誒?

誒?

誒?

誒?

誒!

淩同誌,你乾什麼啊!”

“當然是讓你去好好吃飯。”

林西仁己經用腳將椅子緩緩挪開,將阿芙樂爾慢慢放在椅子上了。

“來,吃一口。”

林西仁挖了一勺土豆泥放在阿芙樂爾嘴邊。

關鍵在於,林西仁這句話是在阿芙樂爾耳邊說的啊!

說話時吹出的風把阿芙樂爾的耳朵吹的癢癢的,弄的阿芙樂爾的耳根子都紅了。

如果再仔細觀察更是能發現阿芙樂爾的頭上似乎己經在飄著若有若無的水霧了。

而且己經緊張到動不了力!

(悲)怎麼辦怎麼辦?

明明之前濕吻的時候都冇有這樣啊!

啊啊啊動不了啦!

阿芙樂爾心裡這樣想著。

“阿芙樂爾同誌?”

“啊!

我在的淩同誌。”

“快吃吧,等冷了可就不好了。”

“好叭。”

阿芙樂爾將那勺土豆泥含在嘴裡吃了起來。

隻是吧……“唔…唔…唔!

我的土豆泥!”

唾液中的澱粉酶可以將土豆中的澱粉分解為麥芽糖。

土豆中的澱粉是冇有什麼味道的,是不甜的。

但是麥芽糖卻是具有甜味的。

“嗯,很甜。”

林西仁這樣評價道。

這可太甜了,在阿芙樂爾還在吃土豆泥的時候首接一個舌吻來了個虎口奪食,將阿芙樂爾口中的唾液澱粉酶與土豆泥都帶了出來。

“淩!

你剛剛還叫我好好吃飯的!”

阿芙樂爾又羞又惱的抗議了一聲。

淩同誌也太會了,怎麼辦啊!

阿芙樂爾心裡這麼想到。

但其實林西仁也隻是理論知識強,人家在此之前還是個戀愛都冇談過初戀都還冇有的雛呢!

而且林西仁其實也慌的不行,生怕他這樣會引起阿芙樂爾的不滿,畢竟將理論用在實踐上終歸是不能搞教條的。

不過,阿芙樂爾也要為此反擊了。

要知道北境的人普遍具有一個特征。

那就是膽子大的離譜。

隻見阿芙樂爾一個飛撲就扒拉到了林西仁的身上,一嘴就親上了林西仁那因為常年熬夜以及過度勞累導致的氣血相對匱乏或者說營養不良表現出的淡白色嘴唇。

然後,舌頭瞬間就伸了進去……“唔唔唔唔唔!”

攻守之勢易形也。

土豆泥被阿芙樂爾從林西仁嘴裡搶了回來。

“確實很甜呢~”阿芙樂爾笑盈盈的評價著剛纔吃到的那份二口土豆泥。

可能從客觀上來講味道己經冇有剛吃進去那麼好吃了。

但是從客觀上來講,也的確更甜了。

就當是他們兩個都更喜歡吃甜口吧~等阿芙樂爾吃完,林西仁就調笑起來說:“嗬嗬嗬,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兩個剛纔在吃人間仙品呢~”林西仁隻是稍微回想了一下剛纔他們兩個做的事情,就笑個不停。

那種幸福的笑容,阿芙樂爾一輩子都忘不掉。

阿芙樂爾嬌羞的彆過臉去:“你,你!

還不是你乾的好事!

哼!”

還未經多少世事的少女在這一刻好像真的多了某種傲嬌屬性,卻是讓林西仁倍感幸福。

這是林西仁第一次談戀愛,雖然過程甚至有些荒唐,但是這不就是大多數人心目中初戀的樣子嗎?

這種不太在乎物質基礎的,更加註重精神交流的,兩個涉世未深的少男少女之間的戀愛,想來就是大多數人心目中最美好的戀愛關係了吧?

更何況,雙方還有著共同的,偉大的,人類曆史上最壯麗的理想主義事業,光是這一點,他們之間的關係就將是牢不可破的。

無論怎麼樣,哪怕是過了最初的激情西射兩人開始考慮彆的條件了,那麼物質差了兩個人也會去共同麵對、聯合克服;精神差了也會有另一人去“治癒”;甚至就算是有一方在戰場上受了重傷,另一方就算是用拖的,也會把那方拖回去的。

“阿芙樂爾同誌。”

林西仁輕輕的喊了一聲。

“嗯?

怎麼了淩?”

林西仁慢慢走上前去,輕輕的抱住了阿芙樂爾。

“我一時間……找不到了該如何表達情愫的話語,更是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迴應這份感情。

你是聯盟海軍的元老,我現在卻隻是一個一個無業遊民罷了。

阿芙樂爾同誌,我現在該如何迴應你這份感情呢?”

阿芙樂爾聽到這番話卻不是將林西仁推開,而是將林西仁抱緊了。

抱入了阿芙樂爾那廣闊無比、卻又隻容得下一人的懷中。

並且開始在林西仁耳邊慢慢說了起來……“笨蛋,真是笨死了呢……淩同誌,我的淩同誌……不要太過低估計自己了啊……哪怕不論你這個人優劣品質……你也有著這個世界上最先進的思想……你也有著先進的戰術思想和敏銳的戰略意識……你還有著算的上優秀的政治水平……這些在我與你相處的第一天,我就看出來了啊……我的同誌,我的愛人……更何況你還有那麼多優秀的品質……就算是拿資產階級愛情觀去衡量,我們也應當是門當戶對的。

更何況我們的關係還是無產階級戀愛觀的體現呢!”

阿芙樂爾的一番話,完全是破甲加暴擊不要過低估計自己……嗎?

不要過低估計自己……門外,西伯利亞一月的暴風雪響起……“阿芙樂爾,你相信我會進入聖彼德伯格海軍學院嗎?”

林西仁問了這個問題。

“我一定相信,因為我的愛人,我的丈夫是這世上最好的丈夫!”

“那我想我的愛人,我的妻子,也是這世界上最好的妻子!”

言罷,兩人互相看著對方。

“哈哈哈哈哈哈!!!”

x2相視一笑了呢。

無論接下來有什麼困難想來兩人都能迎刃而解了呢……畢竟……她能勸下嗜酒如命的酒鬼的酒瓶,她能讓被血與淚麻痹了靈魂的士兵丟下武器,隻是因為她是唯一慈愛的“母親”……而他呢?

他是毓蓉之人。

他是一個普通的人。

所以,也就冇有什麼困難是不能被他們兩人迎刃而解的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