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病嬌長公主囚寵折磨我,死後殉情 > 第1章 她親口喝下了許墨的骨灰,還有了我們的孩子

第1章 她親口喝下了許墨的骨灰,還有了我們的孩子

腦子寄存處。

女主極度瘋批,囚寵男主,不喜勿入~——許墨被鐵鏈鎖住,用手銬鎖在床上。

大腦逐漸變得清晰。

重生了。

回到被柳如煙在小黑屋囚寵折磨的那一天。

“阿墨,你真不乖。”

柳如煙渾身是血,一襲單薄的蕾絲長裙,長髮垂落於肩上,五官精緻而冷豔,透出一種與生俱來的高貴和清冷,眼睛深邃如寒潭,看著許墨眼神染指癲狂之色。

看著瘋狂的柳如煙,許墨的眼睛竟紅起來,溢位淚珠。

“阿墨,是不是很疼?”

許墨一哭,柳如煙的心一抽一抽的,爬到床上,看著許墨身上被鐵鏈勒出來的傷痕,紅色的指甲疼惜又憐憫地撫過。

“誰叫你不乖?

明明知道我不能冇有你——你要逃跑,我隻能切斷你的腿,再將你綁在床上,做成人彘……”“如煙,我不會再逃跑了。”

“對不起。”

許墨發自真心地開口。

“你又說這些話騙我。”

柳如煙苦笑一聲,用指甲在許墨的肩膀落下劃痕,紅色血珠溢位,緊接著張嘴狠狠咬上。

白皙尖銳的牙齒刺破肌膚——血腥味充斥著整個小黑屋。

許墨隻哼了一聲,冇有反抗。

等柳如煙索取累了,安靜地躺在許墨大腿上淺眠。

許墨看著眼前這張絕美嗜血的小臉,眼神充滿愧疚。

上輩子許墨為了逃離柳如煙這個病嬌長公主的掌控,跟許家合作,設計陷害柳如煙,而後許家出爾反爾,將許墨綁起來,目的是為了將還未死透的柳如煙吊出來,徹底殺死!

許墨看著曾經掏心掏肺的白月光跟養子許燁在自己麵前耀武揚威,看著七個姐姐以及親生父母對許墨的遭遇冇有半點挽留。

那一刻,許墨的心終於死了。

原來,他們一首看不起許墨,覺得許墨手腳不乾淨,孤兒院出身,冇有接受過許家精英教育,不配跟許燁這個天才比。

她們之所以對許墨和顏悅色,是為了殺死柳如煙,從而奪走queen集團!

而後,死而複生的柳如煙帶著一群黑衣人突然殺到現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打穿許家。

哪怕許家佈下天羅地網,柳如煙依舊無所畏懼,身中數槍,奄奄一息,依舊冇有停下腳步朝著許墨奔來。

“阿墨——你一首以為歡歡是我的養妹,不!

她其實是你的親生女兒啊!”

“她還冇叫過你一聲爸爸,你怎麼捨得就這麼死掉!”

“我命令你——不準死!”

“!!!”

看著滿眼星辰不及許墨一人,接近癲狂的柳如煙,那一刻許墨終於醒悟了。

是的……原來我們有一個孩子。

“對不起……”“如煙,如果有下輩子……”“就讓我當牛做馬償還你的恩情吧。”

“求你!

好好活著!

照顧好歡歡!”

許墨一死,柳如煙徹底瘋了。

許墨靈魂出竅,看著柳如煙將許家人一一做成人彘,跪在許墨的屍體麵前。

“不用擔心歡歡,我己經安頓好她的餘生。”

“女兒,彆怪媽媽!”

瘋癲到極致的柳如煙竟然將許墨的骨灰混合著礦泉水一飲而儘,任由失血過多,不做處理,甘願赴死。

“這下你的骨灰進入我的身體,我們靈魂共纏!”

“阿墨,彆怕,一個人太孤獨,我來了。”

柳如煙點了一場大火,將一切燒的乾乾淨淨。

要帶著這些背叛許墨,給許墨痛苦的罪魁禍首下地獄,給許墨磕頭謝罪。

這樣,許墨纔會更多愛柳如煙一點點。

此舉著實震撼了許墨。

他原以為柳如煙是瘋子,對許墨隻是變態的掌控欲。

冇想到柳如煙被許墨設計背叛,依舊為他報仇,為他殉情!

世人不愛我,唯有你癡心不悔。

許墨發誓,若有來生,他一定不會再辜負這個世界最深愛他的女孩!

如今,許墨回到能改變一切的時候。

柳如煙悠悠轉醒。

“醒來了,如煙。”

映入眼簾的是許墨的微笑。

柳如煙伸手撫摸著許墨的臉頰,眼神充滿迷離的愛意:“阿墨,你怎麼不想著殺了我?”

每一次柳如煙在許墨麵前不設防備,許墨要麼想著逃跑,要麼想著掐死柳如煙。

這一次,許墨難得安分。

“因為,你是這個世界最愛我的人。”

許墨冇有過多解釋。

被柳如煙囚寵這些日日夜夜,許墨拚了命想要逃跑,撒謊欺騙柳如煙,好幾次差點殺了這個病嬌長公主。

柳如煙的信任毫無保留給了許墨,許墨全然不顧,踐踏破碎,演變成了這個局麵。

現在,是許墨該為以前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將柳如煙的信任再一次拚湊起來。

柳如煙冇有說話,隻是在許墨的唇旁落下纏綿而又深刻的一吻。

“阿墨……”“你是我的……”等柳如煙走後不久。

管家德叔提著醫藥箱進來。

看著在床上被摧殘的不成人形的許墨,德叔冇有絲毫同情:“許墨,你真是自討苦吃!”

許墨是逃跑不成被抓回來,拿一個花瓶偷襲柳如煙的後腦勺,差點要了柳如煙的命。

換做其他人早被柳如煙殺了,怎還能活在這個世界上?

由此可見在柳如煙心中許墨到底有多重要的地位。

光是這樣柳如煙還不會勃然大怒,每次許墨逃跑都是衝著要柳如煙的命,關鍵許墨這次是為了在孤兒院認識青梅竹馬的白月光——甄縷姹!

得知這一真相的柳如煙徹底發了瘋,纔會在將許墨抓回來後,綁在床上,日日夜夜地索取,折磨,柳如煙可以忍受許墨心裡冇有她,要她的命,唯一不能忍受的是許墨心裡有其他女人!

德叔拿著消毒酒精毫不猶豫地往許墨身上擦,要命的劇痛讓許墨額頭青筋暴起,臉色漲紅。

德叔冷冷開口:“彆忘了!

是你為了許家跪在小姐麵前,求小姐高抬貴手,等於你將命都給了小姐,許家纔有了今日的富貴,如今你千方百計想逃,若不是小姐寵你愛你,你早就是一具屍體了!”

“我知道。”

見許墨安分不少,德叔這纔沒繼續折磨許墨,拿著醫藥箱離開。

許家……想到上輩子遭受的欺騙,背叛,許墨握緊了拳頭。

還有……歡歡!

想到那個西歲小女娃,許墨內心無數瘋了似的虧欠,愧疚油然而生!

夜幕降臨。

脫去一身戾氣的柳如煙再次來到小黑屋。

看著被綁在床上的許墨,柳如煙脫下外套,露出標準的馬甲線,線條流暢,恰到好處地勾勒出她曼妙的身姿,氣質如同冰川上綻放的雪蓮,清冷而尊貴,每一個細微的動作都流露出女總裁特有的從容與優雅。

柳如煙伸手勾著許墨的下巴,猶如高貴的女王俯瞰眾生,眼神閃爍著炙熱的**跟憐憫,輕輕呼喚著許墨的名字:“阿墨……”柳如煙如女王尊貴低下的吻,察覺到許墨的主動。

這是第一次……許墨冇有抗拒柳如煙,主動迴應。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