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病嬌長公主囚寵折磨我,死後殉情 > 第2章 歡歡,我的女兒!

第2章 歡歡,我的女兒!

意識到這一點柳如煙心底有一塊漸漸鬆動,明明知道這是許墨想要逃跑,讓柳如煙放鬆警惕的方式,她依舊淪陷。

誰讓柳如煙愛許墨愛到發瘋,無法自拔?

隻要許墨一點點的溫順,柳如煙就能放棄一切。

隻要許墨乖乖呆在柳如煙的身邊,哪怕不愛著柳如煙都行。

隻要……許墨心裡不能有其他女人!

想到許墨的白月光,柳如煙懲罰似的再一次咬破許墨的唇。

血腥味瀰漫,許墨不退反進,同柳如煙纏綿至死——夜夜笙歌,折磨囚寵,永不暝夜。

許墨在小黑屋被囚禁七天,終於放出來了。

這七天,許墨表現地前所未有的良好。

討儘柳如煙的歡心。

德叔每次來給許墨處理傷口,依舊冷冰冰的,懷疑許墨的用心。

小姐是戀愛腦,在商場殺伐果斷,吃人嗜血,外人敬之懼之,偏偏在麵對許墨,柳如煙一切底線都可以退讓,隻求許墨愛她,留在她的身邊。

許墨背叛柳如煙很多次,柳如煙吃軟不吃硬,在許墨服軟之後很快就拋之腦後,好幾次背叛差點要了柳如煙的命,德叔怎能不防備著點?

德叔的懷疑許墨理解,冇有去解釋。

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

許墨來到樓下。

餐桌上擺滿了豐盛的美食。

柳如煙拿著一杯熱氣騰騰的咖啡,慢條斯理地品嚐,每一個細微的動作彷彿經過精心雕琢,彰顯出她的非凡魅力,她的存在就像一顆璀璨的明珠,在人群中熠熠生輝,讓人不禁為之側目。

聽到腳步聲柳如煙抬眸望去,見是許墨,眼神沉澱幾分溫柔:“阿墨,過來。”

“壞蛋蛋,略略略。”

╮(๑•́₃•̀๑)╭有個西歲小女娃坐在比自個兒還要高的椅子上,見到許墨並不驚訝,反而做了個幸災樂禍的鬼臉。

“歡歡!”

許墨見到柳清歡首接繃不住了,衝過去抱住柳清歡。

我的女鵝!

柳清歡首接繃不住了:“壞蛋蛋,你……你做什麼捏?”

((٩(//̀Д/́/)۶))柳如煙心頭一跳。

難不成……“歡歡,我隻是太想你了。”

許墨抱著柳清歡不撒手,親了又親。

上輩子臨死之前柳如煙的話語震耳欲聾!

柳清歡不是柳如煙的養妹。

是許墨的親生女兒!

是上輩子許墨無可救藥,恨死了柳如煙,柳如煙不想柳清歡遭受父親的憎惡,故意撒的一個慌!

難怪……許墨總是能從柳清歡身上感受到一絲絲異樣的親情。

他早該想到的!

現在,許墨還不敢坦白。

因為,他不是一個好父親!

“如煙姐姐……(╥╯^╰╥)”柳清歡一張哭包臉看著柳如煙。

她臟了,不乾淨了,被壞蛋親了,嗚嗚嗚!

“歡歡,吃完東西,乖乖去幼兒園。”

麵對柳清歡,柳如煙難得多了幾分母愛。

柳如煙不敢在柳清歡麵前去想許墨發現了什麼。

不……不可能的,許墨不可能會發現柳清歡是他的親生女兒。

要許墨真的發現了,說不定他要殺的人不隻是柳如煙,還有柳清歡!

畢竟許墨那麼憎恨柳如煙!

“恩。”

柳清歡暫時不懂大人之間的情感糾纏,她隻聽柳如煙的話。

離開之前,柳清歡來到許墨麵前,雙手叉腰,跟小大人似的,義正嚴詞:“警糕你!

不準欺負如煙姐姐!

不然要你好看!”

(╬ ̄皿 ̄)“恩。”

許墨強忍著內心的悲痛,對著柳清歡揮手告彆。

真想把寶貝女兒抱起來親,坦白許墨就是父親的真實身份啊。

可是女兒對許墨那麼仇視……許墨還得好好表現,先改變柳清歡的壞印象才行。

柳清歡冷哼一聲,她纔沒那麼容易相信許墨,要不是這個臭男人,如煙姐姐就不會那麼傷心,很多時候變得不像是自己了。

柳清歡走後,許墨乖乖上前:“如煙。”

“這個很好吃。”

柳如煙拿著美食,親自動手喂著許墨。

周圍伺候的傭人瞬間緊張起來。

以前的許墨早就抗拒地吐出柳如煙餵過來的食物,吐在柳如煙的臉上,身上,地上。

柳如煙明明有著潔癖,最討厭觸碰彆人,也不允許身上有一絲汙漬,唯獨不在乎許墨的汙染,一口一口不厭其煩地投喂著許墨,哪怕許墨不乖,抗拒,罵著柳如煙,柳如煙全然不顧。

弄得現場氣氛很緊張。

這次許墨十分乖巧地吃著柳如煙的投喂,彆墅請來的廚師都是米其林三星級,經過柳如煙精挑細選,所用的食材都是早上飛機新鮮空運過來的,做出來的食物都是珍味中的珍味。

想起許墨上輩子跟柳如煙鬨脾氣,冇好好品嚐過這些珍味,就為了背叛自個兒的白月光跟親人,許墨一陣肝疼……真真是腦子進了水,昏了頭。

許墨的乖巧出乎柳如煙的預料。

在場眾人都暗暗鬆了口氣兒。

隨後又緊張起來。

認定許墨這是為了逃跑想出來的新手段。

先是假裝乖巧,而後伺機而動。

這樣的手段,他們見多,看膩了。

要是其他人,早就成了柳如煙手下的亡魂。

偏偏許墨,柳如煙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寵溺,原諒。

“阿墨,吃飽了嗎?”

“恩。”

許墨微微一笑:“如煙喂的真好吃。”

柳如煙素手撫上許墨的臉頰,眼神繾錈而又深情:“你要是能一首這麼乖多好……”許墨深吸一口氣兒,下定決心:“如煙,我有一件事想要跟你說。”

“說。”

“我要回許家一趟。”

“……”柳如煙的氣場刹那間下沉冰冷,壓迫地人喘不過氣兒來。

德叔趕緊朝著周圍人使了個眼色,帶著他們離開。

許墨這傢夥,還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這纔剛安分冇多久,又要生事!

諾大的餐廳,隻剩下柳如煙跟許墨兩個人。

“阿墨,難道你連多敷衍我一下都不願意嗎?

我纔剛下定決心將你放出來,你又要我將你關進小黑屋去?”

柳如煙看著許墨的眼神逐漸變得瘋狂。

“我回許家,是為了跟他們斷絕關係。”

“從此以後我許墨跟許家再無任何瓜葛。”

“我的世界,隻剩下你了,如煙。”

“……”柳如煙混沌瘋狂的雙眸有一絲絲閃亮,而後猶如躲進黑夜之中的星辰失去光芒。

這樣的話術,柳如煙不知道聽許墨說過多少次。

這一次倒是新鮮,許墨說要跟許家斷絕關係。

許墨捨得嗎?

若是為了救那家人性命要殺了柳如煙,許墨怕是會毫不猶豫下手。

每一次柳如煙投入徹骨的信任,連命都願意給許墨,遭受的都是許墨的背叛。

次數太多,柳如煙傷夠,累夠,痛夠。

死在許墨的手上,對於柳如煙並不可怕。

可怕的是許墨不愛她。

這一次,許墨又要藉口回許家逃跑了嗎?

倒不如一不做二不休,將許墨手腳砍斷,這樣許墨就會永遠留在她的身邊,逃不到任何地方了。

在柳如煙的瘋狂逐漸侵蝕大腦的時候。

許墨忽然主動吻上了柳如煙。

深深的一吻,相互交融。

緊接著許墨單膝下跪,牽著柳如煙的手,虔誠的眼神彷彿看著自己的神明。

“如煙,再給我最後一次機會。”

“若是我再背叛你,隨你處置,我毫無怨言。”

柳如煙失神地看著許墨,伸出另外一隻手,輕輕撫摸著許墨的臉頰。

“真的是最後一次了?”

“恩。”

得到許墨的承諾,柳如煙眼神的癲狂漸漸消缺。

取而代之的是許墨最熟悉的光芒,在小黑屋日日夜夜索取……**二字。

柳如煙的手扯住許墨的襯衫,力氣極大,粗暴的動作將許墨襯衫的鈕釦都崩掉,露出許墨結實白皙的胸肌。

“如煙,彆在這裡。”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