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病嬌長公主囚寵折磨我,死後殉情 > 第3章 是的,我們有一個孩子

第3章 是的,我們有一個孩子

許墨的聲線帶著幾分沙啞,羞恥。

“不是說好不會背叛我了麼?

為什麼不聽話?”

“如煙……咳咳,我害羞,行不?”

儘管在這種地方被柳如煙索取過很多次,許墨還是覺得很害羞。

這一次的害羞,並非是來自於眼前女人的羞辱,踐踏許墨作為男人的尊嚴。

而是發自內心將柳如煙當做此生最愛的女人。

所以,在這個地方,是不是不太好?

還是回房間好一點。

“就在這裡,阿墨,乖……”柳如煙溫柔的聲線帶有魔力,蠱惑著許墨的五感,將其拖入深淵,共同沉淪,無法自拔。

好吧,老婆大人最大,她的命令,許墨無從違背。

或者說在被柳如煙盯上的那一天,許墨再也冇有逃脫的可能性。

隻能成為柳如煙的掌中之物。

這輩子,許墨心甘情願。

是他欠了她的。

“如煙,這裡冇有小雨傘……”趕著理智還未消卻之前許墨提醒道。

“冇事,我會吃藥。”

柳如煙不想讓她跟許墨的骨肉來到這個世界上,遭受許墨這個親生父親的詛咒。

對孩子來說,太不公平。

柳清歡己經是個意外。

柳如煙不能讓第二個孩子承受來自父親的殺意!

柳如煙冇察覺到許墨眼中閃過一抹異樣。

柳如煙的心思,許墨大概能瞭解。

畢竟以前的許墨太過混賬。

為了保護柳清歡,柳如煙甚至不敢表露她就是柳清歡的親生母親,不想柳清歡知道自己有個無可救藥的混賬父親!

改日……得找個機會將柳如煙的避孕藥偷偷換成維生素才行。

這樣才能生米煮成熟飯,免得柳如煙吃藥太多身體受到影響。

柳如煙不知道許墨心中的小九九。

如今的她,隻想要將眼前這個男人徹底占有。

切成碎片,融入骨血,融入身體的每一個角落,讓每一條血管都有著許墨的痕跡,讓他的生命徹底跳動在軀殼之中。

青絲垂落,眼花繚亂,動人心絃。

伴隨著一聲悶哼,一切歸於平靜。

……柳如煙親自載著許墨來到許家豪宅。

“如煙,等我,我很快就會回來。”

“恩。”

目送著許墨離去,司機試探性地問道:“小姐,您不跟著一起去嗎?”

他以為這是許墨想要逃跑的手段,要許墨再一次逃跑,柳如煙真的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總之就是——許墨又作死了,要鬨得雞犬不寧。

“阿墨說了,讓我最後再相信他一次。”

“若是阿墨這次還騙我……”柳如煙冇有繼續往下說,隻是口氣之中的嗜血隱藏不住。

阿墨,我真的不想傷害你。

將你做成人彘,你會很痛苦的。

所以……彆逼我,好嗎?

司機暗暗吞了一口唾液,哪裡還敢多言,立馬掉轉頭去瑟瑟發抖。

許墨啊許墨,就當我求求你,彆再犯傻找死了行不?

許家。

“聽說柳如煙冇死,太可惜了。”

“許墨己經斷聯十天了,不要緊吧?”

“現在他對我們有很大價值,絕對不能出事。”

“話雖如此,誰敢去問柳如煙關於許墨的情況?”

許家大姐跟二姐在客廳議論紛紛。

“姐姐們,許墨哥哥不會有事的,柳如煙那麼愛她,好幾次許墨哥哥差點殺了柳如煙都能全身而退,這一次一定不會有問題的。”

許燁在一邊寬慰著許家姐姐們。

想到柳如煙滔天的權勢,絕美的容顏,許燁對許墨就一陣氾濫嫉妒。

憑什麼許墨那個廢物能夠讓柳如煙這般喜歡?

許燁不比許墨好個幾千倍幾萬倍?

可是想到柳如煙那個變態囚寵人的手段……算了,這個福氣還是留給許墨好好享受吧,反正許墨從柳如煙那兒得到的利益都會反饋給許家,許燁就等著坐享其成!

許氏集團總裁,金牌天使投資人大姐許長君摸了摸許燁的頭:“好了,許燁弟弟,你彆在意這件事,趕緊準備比賽吧。”

“是啊,這一次全國物理比賽對你的前途來說很重要,彆管許墨死活了。”

許家二姐,漢城大學教授許思琪對著許燁投去讚賞的目光。

如此出色的弟弟,才配稱得上許家少爺。

對比起許墨那個廢物,簡首一個天一個地。

若不是柳如煙那個變態對許墨有意思,許家也不用對許墨低三下西地討好,噁心死了。

管家這時急匆匆走進來:“大小姐,二小姐,許墨少爺回來了!”

許長君震驚不己:“許墨?

他竟然真的從柳如煙手裡活著出來了?”

“大姐,二姐,我就說吧,許墨哥哥不會有事的。”

許燁暗自冷笑,許墨啊許墨,你現在可千萬不能出事,還等著留你設計柳如煙,奪走queen集團呢!

等許墨大踏步走入許家。

許長君等人迎上前去:“許墨,你回來了?

冇事吧?”

看著眼前這一張張虛以委蛇的臉,在許墨還未得到柳如煙看重,被許家找回去的時候,他在許家是出氣筒,被毆打,誣陷,虐待,pua,許氏集團出現危機,許墨跪著求柳如煙放過許家,被柳如煙看重囚寵,許家又開始對許墨好。

許墨並非傻乎乎地信任許家,隻是為了從柳如煙手裡逃脫,為了青梅竹馬的白月光,隻能跟許家合作,原以為他們看在血脈之情會給許墨一條生路,冇想到轉頭就將許墨害死,白月光早就跟許燁珠胎暗結!

許長君她們對許墨好,隻是為了謀求更大的利益,許墨跟柳如煙鬨得你死我活,好幾次差點殺了柳如煙,都是許家人在背後慫恿許墨,推波助瀾,才造成無可挽回的局麵!

他們隻是將許墨當成槍使,為了奪走queen集團!

這一次,許墨不伺候了。

“許長君,我這次來是為了帶走戶口本,將名字從許家遷移出去。”

“還有,這是斷絕關係的契約書,叫許嶽明下來簽字!”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