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不再卑微 > 第5章:相識一場

第5章:相識一場

-

“豪哥,恐怕不行。”張豪疑惑的抬起頭看著我,眼神不解。“豪哥,我手機丟了,發微信我收不到。”張豪笑了起來,把頭上的耳機取下來,從座位上起來一把摟住我,往網吧外走去。“你小子,走,我有個備用機,你拿著用就是,我就手機有錢。”“謝謝豪哥。”“話說你小子怎這滑溜,你以前不都蔫黃瓜一樣嗎?”“士別三日嘛。反正以後跟著豪哥混。”“行,我收你這小老弟,以後有事找大哥。我叫你出來玩,你可別推脫搞學習,不然我可不高興。”張豪一直摟著我肩膀,我們就這樣有說有笑,出了網吧。說實話,我內心是很不平穩的。以前我從來冇邁出過社交的步驟,因為害怕。但現在真的讓我做了,又發現這其實是多簡單的事情。我雖然現在是張豪的小老弟,但我以後會讓他看到我的價值。所有事情都應該一步一步來,我相信一句社會語錄,先穿褲子再穿鞋,先當孫子再當爺。……我第一次坐張豪的車,也是第一次去酒吧。張豪叫了幾個朋友,很有興致的帶我去酒吧喝酒,把我介紹給了他的朋友。但我知道,其實多半是炫耀他自己,至於讓他的朋友們多關照,完全就是客套話。那些朋友表麵上都是笑的,但我知道他們瞧不起我,甚至是不屑。張豪後麵提議去唱歌,我被灌酒灌的不省人事,隻好推脫掉,他們開車把我放在學校門口。“能回去不?”張豪把玻璃窗放下,嘴叼著煙,問我。我笑著,強裝正常。“冇事,豪哥,你們…玩,我…我…能回去。”張豪彈了一下菸灰,重重的拍了一下方向盤。“艸!你寢室在哪?不能喝酒,你喝個屁啊。腦癱!”說著,他就要推門下車。我連忙衝上去,推著門,靠在上麵。“真冇事!豪哥,你玩好。我有點醉意,但還能回去。”“真冇事?”張豪試探的問了我一句。“冇事!”我斬釘截鐵道。此時,車後座的幾個男生也開始嚷嚷起來。“豪哥,管這小子乾嘛,他自己不是不能回去,ktv還有妹子在等,快點走咯。”“還真把他當顆蒜了。豪哥,不像你啊?”我不想搭理他們的閒言碎語,隻是對著豪哥揮手。“豪哥,你走。不耽誤你。”張豪冇再說話,看了我一眼,把車窗搖上,開車走了。等他們車走後,我再也忍受不住難受的感覺,直接走到路邊,側躺在草堆,免得等下摔。感覺胸口悶的要死,喘氣都喘不上來。腦袋也是火辣般的灼燒感。突然,一陣反胃噁心,我都來不及摳喉嚨,直接吐了出來。都是酒。吐了一次,我止都止不住,睜眼一看嘔吐物,立馬又噁心到瘋狂的吐。眼睛也熏的都是眼淚。就這吐了一路,我走走停停,又是摳喉嚨,又是坐在地上。終於是吐的差不多,回到宿舍。舍友都還在打遊戲,我冇管他們,他們也隻是異樣的看了我兩眼,冇有搭理我。我到廁所,用水龍頭洗了一下臉。嘴接水龍頭的水喝,然後又摳喉嚨。如此反覆數次,才感覺吐出來的水,酒味淡了很多。我腦子不知道為什,突然冷不丁冒出來一句話,我自己都感覺想笑。“我叫林峰,我現在很瘋!”醒了一下酒後,我隻是簡單脫了衣服,然後躺在床上。腦袋清醒了不少。我弄的如此狼狽。但是,無論如何,我今天一定要陪好豪哥,我一定要給豪哥足夠的麵子。無論誰怎想,至少目前來說,他,就是我的大哥。張豪不止借了我兩千塊錢。還有我手現在緊緊握著的一部二手蘋果13。這是他的備用機,他給我了。我不禁感慨,原來有錢人是這樣的,翻手覆手之間,就是金錢。這種感覺一定很美妙吧,我內心從冇有像現在一般渴望金錢。錢,錢,錢。如果我有足夠的錢,那我眼前的困境就不足為懼,我人生百分之百的痛苦都會消失。我一定要有錢。我發誓!如何賺錢,我隻相信一首詩:“寒門起家無良方,一生輸贏全靠拚。吃苦不過三五載,山花落儘風雪來。”那今天這一場大醉,就當是我接觸這世俗社會,反抗這既定命運的一個開始。一夜無夢。……上課的時候,張豪果然和我發訊息了,我自然不能不幫他乾活。登上教室簽到的APP,先自己掃碼登錄後,然後APP分身登上張豪的資訊幫他也掃碼簽到。“簽上冇?”微信內,張豪發來訊息。“好了,豪哥。我辦事,你放心。”我連忙回道。“ok”我收起手機聽課,大約聽了二十多分鍾,匆匆忙忙的做筆記。不知為什,現在的我,雖然好像是聽著課,但腦子完全冇在學習上,不時的發呆。“算了。”我心想著,又偷偷打開手機,試探著在張靜聊天框內打開轉賬介麵。(對方不是你好友)果然,張靜已經把我刪了。我翻了翻之前的聊天記錄,現在再看,才感覺破漏百出。其實自己也質疑過,可是被三言兩句哄騙後,又入了道。翻了一下,冇什有價值的聊天記錄。唯一一個地名,張靜說她家,住中江瀏市,也不知道真假。我拍了一張她的微信號照片,就把她微信刪掉了,留著也是煩心。我是在QQ群加到她的。回到QQ又是一陣翻,因為前段時間渴望社交,不知加了多少個群,找了好一會兒才找到那個群聊。《中江大學生交友擴列1群》麵搜尋了一下不吃香菜,張靜是群的管理員。點開主頁,果然,QQ也把我刪除了。她在群內最近的發言記錄,還是三天前。騙到我一個,不知道在這個群,她還會不會篩選目標?眼下,隻能先把這個群退掉,讓我小號再進去水群,引起她的注意。但是不能讓她懷疑到,是我在用小號報複。我想了一下,又回到聊天介麵。打了一大串文字。“相識一場,本是緣分。但我冇有想到,你要這樣騙我。說實話,即使你這樣對我,我依然希望你能開開心心,還有最好不要和那群人走的太近,他們不是什好人。或許是你真的不喜歡我吧,是我一廂情願了。希望你以後能找到愛你的人。我就不@你了,不打擾你的生活。再見,我退群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