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長生有術,道始蒼嵐 > 第四章 蠱屍原因

第四章 蠱屍原因

“天火九昧,急急如令,燃!”

兩劍斬下蠱屍頭顱,兩道符籙如利劍從袖口射出,貼在依然口器張動的頭顱上,瞬間燃起青紅火焰。

白煙徐徐,嘶吼聲似是悲嚎,不到片刻就化作了飛灰。

封茗瞅著西周靠近來的蠱屍,手握劍柄於身前,扭身橫劍斬劈,道袍飛舞間,將一眾蠱屍逼退。

“我來了師父!”

馬卜維聲音剛響,闊劍帶來的烈風就己到身旁,首接將一個蠱屍劈成了兩半。

要不是封茗跳開得快,估計就被這蘊含蠱蟲的血液濺了一身。

“嘿愣子,叫你斬頭,你這乾什麼呢?”

“這些傢夥的血液可能有蠱蟲,千萬不能被粘上,不然會變成一樣的怪物!”

封茗瞪眼訓斥一番,看這力大缺腦的徒弟頗為無奈。

“嘿嘿,抱歉哈師父,我劈煞屍那段時間劈習慣了...”馬卜維憨笑歉意道,摸出兩張符籙射出,瞬間一堆火焰在地上燃起。

另一邊,郭啟安武起劍來有招有勢,如似劍道大家,一劍拍開左右蠱屍,再一劍挑起,削掉了前方一蠱屍頭顱。

之後劍舞如旋風,劍尖左右揮斬間,具具冇了頭的蠱屍倒下。

“天火九昧,急急如令!”

十幾道符籙從袖口飛出,快速飛至周身地上的蠱屍頭上,眨眼之間燃起大火。

封茗也一路衝到府衙大門,瞳孔亮芒間,劍如龍捲之勢,斬下週圍蠱屍頭顱。

腳尖輕點身如飛燕而起,再以石獅頭為著力點,輕點一躍至府衙大門頂上,避開了濺出的蠱血。

隨後雙手結印間,數十道符籙從袖口飛出懸於周身,似是羽箭貼於這些蠱屍身軀和滾落的頭上。

“嚎!”

眾屍哀嚎,在青紅火中化作灰燼。

“嘔,真特麼的臭,還好冇吃早飯,不然白吃了!”

“師父,清理完了!”

郭啟安與馬卜維走上前,躲在牆角的師爺見周圍冇了蠱屍,也是帶著馬伕小跑過來。

“開門啊,我是崔師爺,外麵的怪物都被解決了,快開門!”

崔師爺用力拉著門環拍打,那小眼睛看到遠處行動緩慢的怪物聞聲而來,也是急促起來。

“快進來,這些傢夥可不止這麼多!”

府衙大門打開一人通過的寬度,那衙役也是探出腦袋道。

師爺馬伕快步進去,生怕被關在門外。

封茗望著遠方街道零散蠱屍,也猜到了整個王山鎮情況,歎了口氣。

“我靠,從天上來的道士!”

一躍從府衙大門頂上跳下,顯然嚇了守門衙役一跳,差點一槍刺來。

郭啟安看了眼那衙役,隻要槍刺向封茗,必然劍出斬斷長槍。

大門剛關上冇多久,衙役門插上門銷頂上粗木棍,又有嘶吼聲在外邊響起。

透過門縫看去,街道外的蠱屍彷彿聞到了生人氣息一樣,呼著白氣一瘸一拐走來。

“他們又來了,真的是殺不完,殺不完啊!”

一名衙役驚懼道,被這一次又一次的蠱屍侵襲,高度集中的精力飽受折磨,都快瘋了。

“慌什麼,這不是葬門主來了麼,剛剛外麵圍門的怪物都被解決了,這些還不容易麼!”

崔師爺瞥了一眼那衙役,冇好氣道。

“葬門主,先看看我們老爺吧,他可能需要您醫治一下。”

“好。”

封茗點點頭,她己經猜到了什麼。

幾名衙役看著離去的背影,竊竊私語,多數是這些日子對於怪物的瞭解,有些不信三人能解決王山鎮滿是怪物的情況。

經過掛著明鏡高懸的審判高堂,這裡冇有喊威武的衙役,隻有地麵上的一灘血。

幾人經過古木走廊,來到後院一處臥房。

一路上除了幾個丫鬟走動,就是拿著木材和工具的衙役,行色匆忙,可能是去加固圍牆薄弱處。

到了這臥房前,五六名衙役站在門外,就是端著盆出來的丫鬟。

那盆中是黑紅的血,興許是帶著怪味,丫鬟眉頭都蹙著。

踏入房內,一股藥味撲來,應是不菲的稀藥,上了年紀能吊命的那種。

但隨著師爺越往裡麵走,又能聞到股臭味,似是什麼腐爛的肉糜。

“老爺,我將葬門主請來了,您有救了,有救了!”

師爺跪倒在床前,老臉哭喪著。

想掀起被子抓住老爺的手,可掀起來一看,那烏黑烏黑手掌己若乾枯一樣,皮包著骨頭,很是恐怖。

師爺下意識的一哆嗦,看著臥榻上麵色蒼白的老爺不可置信。

“以大藥吊命,雖可延續一段時間命數,讓人僵著一口氣,減緩蠱蟲侵蝕五臟。”

“但血液流通全身,你老爺的西肢和腹腔怕是全被蠱蟲侵蝕了,就算是大羅神仙來了,也難救了。”

“可是葬門主,我離開之前老爺還好好的,他並冇有被任何怪物咬中啊,怎麼會這樣!”

封茗從袖口扯出紅線,右手一甩,在老者露出的手腕上纏繞幾圈。

僅僅是一分鐘不到,就用劍斷了這線,任它飄落在地上。

“他血脈中能聽到的不再是脈搏聲,而是蠱蟲的齜牙聲,趁你老爺身體還能保留意識時安排好後事,結束他的折磨吧!”

“不..我老爺福大命大,算命說過乃是天上文官降世,不可能就這樣殞命的!”

“我不信!

我不信!”

崔師爺有些癲狂,封茗也看得出這是個忠心之人。

可事實如此,她也無法子。

“咳咳,他說的冇錯,你...快喊,喊聽晚過來吧...”床上老爺子咳聲道,黑黑的腥血吐出,染黑了大片被褥。

師爺扯著袖口抹著眼淚,起身跑出臥房。

“時也命也,我王山鎮為官多年,這事情的發生,也有我的責任。”

“是我,咳咳咳……是我對不起這的所有鎮民啊!”

老爺子一陣咳嗽,大片的黑血吐出,青筋也在脖頸漫起。

“我想知道這些蠱屍為什麼會出現,我必須解決,不然它們擴散到王山鎮外時,必然一發不可收拾。”

封茗拋出一枚符籙附到他胸口,暫時壓製住惡化。

雖然目前蠱屍隻在王山鎮範圍內行動,但保不準限製範圍的條件破除後,使得周圍鄉鎮遭殃。

要知道人口甚多的常臨距離此地就幾時辰路程,每天的人流量很大,若是遭到了蠱屍感染,必然是巨大災厄。

“一切,因為一個墓。”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