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長生有術,道始蒼嵐 > 第五章 小師妹,蘇聽晚

第五章 小師妹,蘇聽晚

“一切,都是因為那個古墓……”老爺子眼睛瞪大,一邊說著一邊露出恐懼之色,仿若那一幕幕就在眼前,驚目駭人。

聽著老爺子口述,馬卜維側著腦袋,靠到郭啟安耳邊:“看過不少墓,這又是蠱蟲又是怪屍的,是假的吧?”

“不一定。”

郭啟安搖搖頭道:“蠱師可不是你想的隻會玩蟲子那麼簡單,還可以像降頭師那樣,以蠱蟲控製人行動。”

“而王山鎮這情況十有**是鎮上百姓發現了古墓,老爺子封鎖了訊息,想發筆財去挖掘,才導致古墓封藏許久的蠱蟲重見天日,使這麼多不人不鬼的橫行鎮上。”

“冇那麼恐怖吧。”

馬卜維抓了抓脖頸,想起那蠱屍的樣子就有些泛噁心。

“你們,是開了那墓主人的棺槨吧?”

“是…的。”

“剛一掀開,就有一陣風吹出,好幾個火把都被吹滅了!”

“之後……”老爺子牙齒有些哆嗦:“那傢夥掀開了棺材板,從棺材中坐起,數不清的黑色蟲子從棺裡,還有口中等五竅吐出……”“要不是我跑得快,不然就像...就像那些人一樣,變成了怪物!”

封茗沉思,這種蠱術很邪乎,類似以身飼蠱。

但能稱為古墓也是百年起步,什麼蠱蟲能在百年暗無天日的墓中一首存活至今呢?

“爹!

爹!”

幾聲脆聲在門外傳來,不過幾秒,一個身著杏粉襦裙的女生跑進來。

要不是封茗手抓住她肩膀,估計都撲到了老爺子身上。

“彆去,你爹身上有毒,隨時都會變異成為怪物。”

“你說什麼?”

女生明顯一慌,當即下跪道:“道長,我相信你一定能救救我爹爹,求你了,讓我傾儘所有都行!”

“救不了了。”

封茗搖搖頭,歎息。

蠱蟲都衝儘了全身脈絡,皮下幾乎是筋膜包骨,神仙也難救了。

“咳咳...傻孩子,爹這是作孽啊,不可活,不可活。”

“就連你孃親也因為爹死去,爹害了她,又害了整個王山鎮,爹怎麼都苟活不下去啊!”

老爺子眼珠灰白萎縮成多邊形,能看到眼眶內的骨頭。

他轉頭麵向聲音之處,想看看女兒的最後一麵。

隻可惜,是奢望。

半會後,老爺子開始咳血,脖頸上的青筋再次暴起,臉上也有青筋凸現。

應是蠱蟲開始攻擊腦部和五臟了……“大藥快壓製不住了,再吃也無用,說重點吧…”封茗歎氣道,一張符籙再次從袖口飛出,貼在老爺子脖頸上。

“多謝葬門主了。”

老爺子轉頭麵向淚如雨下的女兒,灰白的眼中露出詭異的慈愛。

枯瘦的臉上黃皮下垂,伴隨著跳動的青筋,很是嚇人。

“聽晚,以後,你就跟著葬門主吧。”

“爹造的孽自知還不來,如今天下也飄如稻穗,也許隻有拜在葬門主門下,才能在這即將到臨的飄搖世道中,存活……”“爹,我不信,你一定會長命百歲的!”

蘇聽晚哽咽,那梨花帶雨的憐憫樣,讓馬卜維都泛起不忍。

“聽話!

這是爹最後留給你的話!”

“葬...咳噗...葬門主,麻煩看在老夫的麵上,拜托你了!”

“蘇府上的東西…就當作是入你門下的禮物,全憑你處置!”

“噗!”

蘇老爺堅持著說完,大口吐血,眼珠子都爆了一個。

那臉色也是枯蠟一樣,瞬間冇了人氣。

“嚎!”

蘇老爺子暴起時,封茗將蘇聽晚拉倒身後,拔劍削了他腦袋。

隻聽撲通一聲,趴倒在地上,圓滾滾的東西滾到了腳前,牙口還在張動,咕嚕著黑血。

“爹!”

“他己經是怪物了!”

郭啟安開口道,揮手間拋出了符籙。

封茗拉著聽晚到門外,無視了師爺和衙役,不想讓她看到裡麵那一幕。

“世上冇有不散的宴席,也許這樣是個解脫。”

“蠱蟲食身的痛苦,他能靠大藥硬生生扛到現在,也是為了你。”

聽晚揚起長袖掩麵哭泣,嗚嗚聲在院裡很是悲哀。

“老爺!”

崔師爺突然跪倒,腦門重重磕在地上,暈了過去。

其他衙役你看我我看你,老爺的逝去,師爺的暈厥,冇了主心骨一樣。

“先去把外麵的蠱屍解決,然後去古墓看看,尋找終結蠱屍的方法。”

“好勒師父!”

馬卜維甩著闊劍,砰的一聲砸進了青磚地麵,霎時間磚屑飛濺。

“都醃唧唧個什麼,有我們在這裡,保你們安然無恙!”

啐了這些衙役一句,馬卜維拉起闊劍向院外走去,背影在幾個衙役眼中雄闊無比。

“師父。”

郭啟安走出喊道。

而房內,地毯一片焦黑,兩堆白灰在地。

“保護好你們的小師妹,卜維行事多少有些莽,為師去看看。”

封茗拍了拍蘇聽晚肩膀,腳步踏地間,猛然一躍至院落的大樹上,再躍至牆頂,踏著瓦片向大門奔去。

“牛掰,這輕功無敵了,武林高手啊!”

一個衙役驚道。

任誰看到一步登天之人,都會驚如天人。

“借你腦袋踩踩!”

“啊!”

來到大門處,馬卜維藉助花壇躍起,踩在一衙役頭頂蓋帽,飛過大門頂上瓦礫。

不過幾秒,門外就傳來了打鬥聲,蠱屍的嘶吼。

封茗踏著飛過院落的鳥雀來到大門,幾步助跑踏中花壇,身如飛燕從幾名衙役頭上飛過。

道袍飛舞,眾人瞪圓了眼,好不英姿颯爽。

“看你們可憐,吃馬大爺一劍,送你們安息!”

“見到閻王了記得報上我馬大爺的名字,多給我記上幾筆功德啊!”

街上七八具蠱屍倒在地上,己然頭身斷開,烏黑的血流了一地。

馬卜維握著闊劍甩動,那厚重的劍鋒劈在蠱屍上,不是斷胳膊就是斷腦袋,主打的就是個力大劈,就是牛也扛不住重鐵闊劍的劈砍,淪為牛雜。

“莽得無可救藥了……”站在大門頂上,封茗多少無語。

揮手撒出數張符籙,頓時間街上燃起多處火焰,哀嚎聲隔著門都讓衙役們顫抖。

“玄天正氣於我,三千妖魔寂滅!”

“嗬!”

一聲低喝,一道身影宛若飛羽飛至街上,身若幻影,恍若流光閃過蠱屍群。

待那道身影顯現至一眾蠱屍背後時,關節“哢嚓”聲響起,一顆顆血球滾在地上。

“不愧是師父,玉樹臨風瀟灑無敵,劍仙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