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重生後喜提一隻病美人師尊 > 第一章

第一章

-

“此人傷我門中長老,又弟子數位,實在罪無可恕!”

“我看,不若我們就將他靈脈拔除,由他在此自生自滅。反正,憑宣靈宗如今的地位,也不能將我等如何。”

“正是,更何況——那白祇溯已然身死,連神魂都消散了,不會再有人來保他。”

白祇溯?師尊他……怎麼可能會死了?!為什麼他身邊有這麼多人在說話?

嘶——頭好痛,渾身上下冇有哪處不痛。

“哼,為了此人手中的靈玉,不知損傷我門下多少人力,誰知最後抓回來那玉就成了那般模樣,定是這小鬼搞的鬼。”

“玉?隻是塊破石頭罷!說來也古怪,白祇溯好不容易飛昇九天,算是我修仙界百年來難得成功的一位,居然就隻是為了這麼個小弟子,甘願下界而死?這小東西身上難道還藏著什麼不成?”

“一會兒細細審他一審,先問問這玉要如何修複。”

青山環繞間,中部天然下沉,形成一個不大不小的平地,其上建有一個小平台,是為憐光台,四方各建有一柱,各成掎角之勢,輔以靈力,可鎮壓魔物,或是罪大惡極者,算是修仙界公用的場地。

一位相貌俊朗的年輕人眼下便在憐光台上,卻衣衫破損,渾身血跡斑駁,似乎尚在昏迷。

落無生氣息微弱地躺倒在地,渾身的骨頭像被打斷了一般,動彈不得。他靜靜地聽著那群圍聚在憐光台邊上的人談論如何處置他,心裡卻止不住地要冷笑。

原來修仙界竟有這麼多偽君子,他如今方纔算是見識到了。

落無生一邊忍著身上連綿不斷的痛,一邊閉眼聽著偽君子們的高談闊論,忽然想起了自己失控以前的事。

他那時負了傷,在山林間逃竄,腰間也不知為何總覺得有東西發熱,但他的狀態十分不好,冇多久便氣力不支倒在了樹下,也冇精力思考旁的事。

很快,那些追殺他的人便趕到了。

落無生體力殆儘,連維持睜眼的力氣都快冇有了,正要拚力與對方同歸於儘時,忽然瞥見一道流光飛速從天邊落下。

而後便見到了他的師尊。

師尊所著還是慣常的暗藍色,容貌居然還與他乍然飛昇時一樣——那是一張同過去數年間不一樣的、年輕的臉,乾淨又好看,讓落無生既陌生又驚豔。

隻是師尊的眼尾總是微微向下垂著,與他的神情相配下顯出一股鬱鬱之氣,披髮時恍然像個精緻的鬼人偶。

白祇溯那雙形狀漂亮的眼看了他一眼,裡麵的情緒是白祇溯飛昇前那一段時間從來冇有的。

師尊他,竟然也會為了我而難過嗎?落無生想著。

可下一刻,落無生驚覺白祇溯活鬼一樣的臉色,忽然想起來:

飛昇了的人,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師尊!”落無生失聲喊道,而後便因為忽然用力,導致眼前一陣陣發黑。

落無生開始以為自己是臨死前出現幻覺了,因為他發現聽不見周圍那陣吵鬨聲了,然而疲乏的身體卻在下一刻感受到了一股十分精純的靈力正在湧入。

這個靈力氣息,是師尊。

靈力甫一入內,落無生便覺得身體又有了力氣,他用力地睜開眼,便發覺眼角餘光被一片白芒刺痛。

落無生定睛一瞧,發現自小帶在身上的那塊魚白色石頭竟自己從袖內飛出,此刻正光芒大盛地飄在他對麵的、正在閉目不知做什麼的白祇溯的眉心處。

落無生看見白祇溯的麵上和唇上正以極快的速度褪去血色,接著身體也漸漸變得像是要消失了一樣,落無生覺得師尊好像天邊落下的一片雲。

與此同時的落無生狀態卻在好轉,體內靈力逐漸充盈,似乎還多了些旁的什麼,可是落無生眼下已顧不得這些了。

“師尊!你在做什麼,快停下!你快要消失了!”落無生伸手要去抓白祇溯的胳膊。

卻抓了個空。

落無生難以置信地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又抬頭瞧白祇溯,隻見血色從白祇溯那半透明的麵容的嘴角不斷地滲出來。

“不,不要,師尊,求你……”落無生懇求的話剛到嘴邊,卻戛然而止了。

因為下一刻,白祇溯便似晨霧遇見日光一樣消散了,而那塊隨著白祇溯輸送靈力時光芒逐漸暗下去的玉石在白祇溯消散時終於變得黯淡無光,“啪”地一聲墜在地上,成了一塊醜醜的石頭。

落無生卻還冇有反應過來,他眼前還是白祇溯最後的模樣:那雙形狀優美一直都閉著的眼在最後一刻驀然睜開了。

落無生還冇來得及看清他那雙眼中的情緒,隻是本能的覺得,那大概是錯愕,以及……解脫?

落無生尚在怔愣之際,白祇溯消散以前撐起的結界此刻已經消散了,人聲漸漸傳來。

落無生打了個激靈,而後迅速將掉在地上的石頭撿了起來,低頭掃了一眼,發現本是玉石一般的潤澤,如今竟真成了石頭,表麵粗糲無比,黯淡得叫落無生差點以為撿錯了東西。

“方纔那個,是白祇溯?”

落無生遠遠聽見有人在議論。

“白祇溯?飛昇者不是不能下界麼?千年前不就有一位,聽說被天道劈得神魂都散了。那白祇溯不也……”

“如此,他到底死了冇?約莫是死了吧?我方纔瞧見他那樣子,臉色跟死人一樣。”

“活該,誰叫他白祇溯自己當年造孽,後來還要憑藉異寶強行飛昇,死得好!”

落無生牙關緊咬,又想起白祇溯消失前的最後一麵。感到胸臆中從未有過如此濃烈的情緒,憤怒和絕望好似燎原之火將他的理智儘數燒燬。

“一群……殺人奪寶的偽君子!”

隨著話音落下,落無生便同瘋了一般,直直地衝著方纔說話的人提劍斬了過去。

後來事他便不記得了,大約是失控下靈力暴走,殺了好些人,最後靈力耗儘被擒。

落無生並冇能歇多久,很快便被髮現已經清醒,於是受到了眾人的逼問。

可落無生半個字也不吐,為首的人被惹惱,冷笑幾聲,提掌上前來便要將落無生的靈脈廢了。

一股陰冷的靈力鑽入體內,落無生猛地一顫,而後痛得渾身不斷髮著抖,他半張著口,卻一點聲音也發不出,隨後眼前一黑,生生痛昏了過去。

落無生再醒來時已是後半夜,可他能感覺到,自己恐怕熬不過這個夜了。

他像是被放在血池裡泡過一樣,此時癱軟石台上,簡直是一具屍體。

落無生看著無儘的夜色,今夜烏雲密佈,竟連一絲月光也不曾窺見,落無生越來越冷,可他似乎又快冇有知覺了。

就在他那雙桃花眼輕微地張張闔闔,眼看就要徹底閉上時,落無生卻忽然感到自己的靈魄好像被人強行扯去了另一個地方。

此地一片虛無,間或有一些形似流雲的東西浮現。正當落無生困惑時,眼前忽然出現一人。

落無生瞳孔微縮,那是一位年邁的修者,著一身潔白道袍,乍看下並無特彆之處,可讓落無生感到驚異的是這位身上的靈力氣息。

如非見到此人,落無生險些以為……是他師尊白祇溯親臨。

老者的表情十分鄭重,開門見山言道:自己便是天地間出現的第一位仙尊。

落無生萬萬冇想到,他居然會見到修仙界的老祖宗,更冇想到這位竟尚在人世。

老祖宗看出了落無生有很多疑問,可他似乎非常急迫,並不給落無生說話的機會。於是落無生難以置信地聽完了老祖宗火燒眉毛一般趕著交待的事。

落無生被這龐大又複雜的訊息震撼到無以複加,同時心口又不知為何難過得發疼。

他尚在莫名的情緒中還未緩過神來,老祖宗卻已經在準備做最後的事情了。

忽然,由老祖宗的體內盪開一股強悍又純粹的靈力,落無生位於靈力的中心,眼前被大片白芒刺地視物不清,緊接著他覺得整個人像是被什麼力量給強行扭曲,身上又痛又覺噁心。

那種直抵靈魄的痛幾乎要趕上生抽靈脈。

落無生最後在失去意識前,聽見了一聲好似琉璃碎裂的脆響。

----

晚間山林寂寂,風順著窗欞流向屋內,樹影斑駁,月色入戶,流瀉在塌上的少年人身上。

落無生猛然驚醒,睜開了雙眼,正急促地喘息著。月色下,能瞧見那雙桃花眼裡還有未散的痛意。

他還冇從那陣劇烈的疼痛中緩過神來,兀自茫然了許久。

好一會兒,落無生呼吸忽然一頓,終於回過神來,他立即坐了起來觀察周圍。

自己似乎是在偏房內。

落無生撐起身子下床,發現自己的雙足離地麵居然還差一截距離。

他猛地一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顯然,這是一雙屬於孩子的手。落無生急急忙忙地跑到鏡前,引了一團靈力照著亮。

鏡中是個約莫十一二歲的孩子,眉眼柔和,長髮散亂,隻穿著一件白色裡衣,但表情有些怔怔。

他這是,真的回來了嗎?那師尊,是不是也就……

更深露重,林間寒氣尤甚,可落無生也冇顧上披衣,撒腿就往外跑了。

落無生直直地就往正廳那邊去了,卻忽然在門口停了下來,他抬起的手有些發抖,遲遲不敢落下。

過了幾息,落無生終於鼓足勇氣推開了門,往裡間走去。隔著屏風落無生看不見床榻,他先小心翼翼地喊了一聲師尊,但冇人應答。

落無生忽然有些慌,提高聲音又喊了一道。可隻有他的聲音在空蕩的房內迴響。

落無生再也顧不得什麼禮儀,直接越過屏風就往內去,卻發現白祇溯的塌上空落落的,哪裡像是有人的樣子。

落無生徹底慌亂起來,恐懼自心底滋生,並隨著他在青渠居中遍尋不得而愈加深重。

難道是我死之前給自己編了套夢麼?落無生無不淒涼地想。

他站在院中,被月光拉長的影子像一段能被風吹折的木。

落無生垂著眼簾,無端想起了些從前與白祇溯有關的事情。儘管當年白祇溯與他相伴的時光並不算太多,可在落無生看來依舊彌足珍貴。

白祇溯每年有那麼一段時間,總是待在祠堂裡,很久很久也不出來,如果前去打擾,要麼是得不到迴應,要麼就是被斥退。

並且每當他結束了漫長的自我禁閉,自祠堂而出,都能看出他的心情並不太好。之後白祇溯便會消失一段時間,落無生一直不知道他去了哪裡。

而有些時候白祇溯的心情也會如剛從祠堂出來一般,這種時候他也會尋不到蹤跡,不過每次他再出現時,總會變成慣常的那幅樣子,冷淡又疏離。

落無生眼下想起此事來,忽然就生出一種強烈的感覺,師尊現下一定就在那個他從不曾探聽過的地方。

其實自己應該是知道的。

有那麼一兩次他結束脩習後回到青渠居,就正巧碰見過數日未見的白祇溯正自東南一角而來。

落無生一向乖順,也不會好奇心過旺而向白祇溯詢問行蹤。

可如今想來,隻有東南那一角是落無生從未踏足之處。

一是那裡冇有大路,且叢林滿覆;二來,落無生一向很懂事守規矩,不會亂闖亂逛,白祇溯也從未叫他去到那片地方,因而落無生的確不知那一隅究竟是什麼樣子。

然而為今也隻有一去了。

於是落無生即刻便扭頭鑽進了那片深林中,走了幾步後才發現其實這裡是有一條小路的,像是誰頻繁來此踩踏而出。

落無生的預感越來越強烈,師尊必定就在此處。

落無生急急地自這條小徑奔走,不多時便見一方清麗天地,有一汪清池位於正中,旁邊樹著一塊大石,上書清山池。

果不其然,落無生在此地見到了師尊。

白祇溯靠坐在池子旁的一顆擁有繁茂枝葉和寬厚軀乾的古樹下正睡著。

落無生忽然眼眶一熱,這是活生生的師尊。

落無生不由自主地靠近他,看見他沉睡的麵容,腦中卻總是一個皮相極佳的年輕人的樣子,還有一雙陡然睜開的、好似星夜的眼。

落無生腳步慌亂地奔上前去,跪在他的身前,躬身落淚。

“師尊!對不起,都是我不好……師尊……”

如果自己當時更強大一些,就不至於被追殺到毫無還手之力,還引得飛昇上界的師尊不顧魂飛魄散拚命來救他。

落無生的雙手難以自抑地捏著白祇溯外袍的一角,哭得渾身發顫。

白祇溯於淺眠中驚醒,他皺著眉睜眼,看向了噪音來源,恰與對方四目相對。

白祇溯還冇來得及吃驚為什麼新收的小徒弟會在這裡,就忽然被落無生緊緊地抱了個滿懷。

自他長大成人後,還從來冇人這樣抱過他。白祇溯驚愕非常,渾身緊繃,都忘了要把人掃開,任由少年人趴在自己的胸膛上哭嚎。

大約也是落無生哭得實在太慘,乃白祇溯生平之未見,因而他最終也冇有做出將人丟出去的舉動。

落無生一朝溯回光陰,疑神疑鬼、提心吊膽地尋了半夜的人,這下心潮湧動大哭了一場,再加上溯回前數次重傷未得休憩,根本經不起這樣折騰,哭著哭著竟就累得睡過去了。

白祇溯久不同人親密接觸,幾乎想把這燙手山芋扔下,可一想到這是剛收的徒弟,總不能就這樣不理會,讓一個半大孩子獨自在山野裡幕天席地地睡上一晚。

於是白祇溯隻好很是彆扭地抱起小徒弟回青渠居。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