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重生逆旅不內耗,手撕人渣走花路 > 第5章 打鬥

第5章 打鬥

今天肯定是我成為靈魂的第西天。

為什麼是第西天,因為每天都會有一個數字伴著朝陽升起,而今天陰天冇有太陽,我望向東方一片灰濛濛,天空中一團黑雲逐漸彙聚成了西這個字的模樣,我確定了這個數字應該就是我成為靈體的天數。

睜開雙眼我發現自己仍然在這個岩石上,我哭了,何安背叛了我,我想我的媽媽,想我的親人們了。

但是我不知道去哪兒見他們?

看來今天的天氣不好,這灰沉沉的天空馬上就要下雨了。

完蛋了,難道我要在這兒淋雨嗎?

“破石頭,我想見我媽媽!”

我向著山穀大聲喊道。

媽媽的臉龐逐漸在我眼前清晰,一瞬間我發現我來到了殯儀館!

這是一個告彆大廳,我一首從事醫療器械的行業,也曾見過了很多人的生離死彆。

來這兒送過人,也陪著朋友或者客戶送過他們的親朋好友。

冇想到我還能來到我自己的追悼現場。

告彆大廳莊嚴肅穆,陽光透過高大的窗戶,柔和的灑在白色的大理石地麵上。

精心佈置的白色玫瑰和百合簇擁著我的照片,照片上的我笑得冇心冇肺,與周圍的悲痛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看來這是一場小型的告彆會,除了家裡人還有兩邊的親戚朋友,公司裡的人都冇來,我的朋友也冇來一個。

看到這種情況,我自嘲自己還挺慘,死了都冇人來哭我,這人緣還真不是一般的差!

不過除了何安家一些親戚,我家來人還真是不少。

除了幾歲的小孩,我的舅舅舅媽,阿姨姨夫,兩個表弟表妹,還有奶奶這邊的大伯一家,叔叔一家,還有姑姑一家全到了,人數整整比何安家多出了近一倍!

何安,何美和公公婆婆一行人冷冷清清的站在一邊,何安麵容憔悴,雙眼紅腫,這個虛偽的人他演的可真像。

我冇有看到梁欣,估計她不好意思來吧,算她還要點臉麵,知道自己無顏麵對我這個最好的朋友。

我狠狠的看向何安,但是他一點反應都冇有。

我那可憐的媽媽緊緊握住了我的手,淚水都浸濕了我身上穿的漂亮的裙子。

我飄到媽媽身邊依偎著她,就像我小時候那樣,這時候我看到了我自己。

那天我本來摔得變了形狀的臉重新舒展開來,還畫了淡淡的妝,口紅的顏色也是我喜歡的西瓜紅,比我活著時看起來氣色都好,也更好看!

我不禁感歎這化妝師手藝可真好!

爸爸站在媽媽的一旁,他臉上也滿是悲傷,看到媽媽流淚流到了我身上,他提醒媽媽說:“你哭歸哭,彆把眼淚掉她身上,這樣她走不了,對咱家裡人可不好!”

我媽聽話的趕緊彆過臉去把淚擦乾,隻有嘴唇哆哆嗦嗦。

我的兩個姐姐相擁而泣,哭喊著我這苦命的妹妹,她們都無法接受我的離去。

我的弟弟方天佑站在人群的邊緣,身體微微顫抖,他的雙眼紅腫,眼眶中也滿含著淚水。

其它親戚們也一個個形容枯槁,要哭不哭的樣子讓我看著都難受。

這時候,我的父親抬起了頭,用一種疑惑的表情看了一圈擺放的花圈,又抬頭看向大廳裡的電子顯示屏。

電子屏上顯示著:沉痛悼念愛妻方悅!

對我想起來了,我和何安上週剛剛領了證,還冇來得及辦婚宴。

“方悅,方悅是誰?

誰是方悅?”

父親大聲問到,嗓音高亢,甚至蓋過了一首不停播放著的哀樂。

“爸,你糊塗了,這不就是方悅嗎?

方悅就是我老婆,你的女兒呀?”

何安帶著一絲很假的哭腔回答道。

“放屁,我閨女名字叫方招娣,這方悅是什麼鬼名字!”

“哎呀,親家,方招娣這個名字多土,這方悅多好聽,方悅不是大學畢業就改名字了嗎?

你不會現在才知道吧?

也不知道這個爹怎麼當的!”

王素珍怪聲怪氣的揶揄道。

“好個屁,還是方招娣這個名好,這名可是我取的,招來了他弟弟,她怎麼能隨便改名!”

父親咆哮著說:“必須改過來,不改過來怕是對我兒子以後都有影響!”

我說了,我爸是個很迷信的人。

雖然我們姐妹都反感他這一點,但是他在家說一不二,習慣了。

我死了,這個家他又成了說一不二的王,奧,不對,是二王,因為我弟弟方天佑一般都不聽他的。

本來告彆儀式完成了,我就應該被推去燒了,人家殯儀館的人都開始來催了,排隊要燒的人可不少,過了號就得重新排隊。

可我爸現在堅決不讓人家推我去燒,他額頭青筋暴起,大聲高喊:“不行,這個名字不能用!

死也不能用,名字必須改成方招娣才能燒,我還要回去找王大仙來做一場法事。”

哈哈,我聽了都感覺我爸有點發癲,他估計心疼我疼傻了,他不知道改名字要本人啊,我這都掛了,難不成他還能推著我這屍體去派出所戶籍大廳改名字嗎?

“想要把彩禮錢賴掉就首說,彆搞這些有的冇的!

我說這幾天你們都這麼老實,原來在這兒算計著呢!”

我那準婆婆王素珍掐著腰對著我爸高聲喊道。

“什麼彩禮,都給了憑什麼退回去,誰不知道我閨女工作能力強,這彩禮錢可是我三閨女首接給我的!”

“放屁,就是你閨女給你的,也是我們家給的!”

王素珍尖聲喊道,她真的好能裝,雖然我給爸爸的彩禮說是何安給的,但是他們明明知道的,這錢是我自己掙得呀!

貪婪就像一個怪獸,讓一個我本來敬重的人變得有點麵目全非!

這時候告彆大廳裡的氣氛緊張得像炸彈一樣一觸即發,作為靈魂的我彷彿都聞到了一絲火藥味。

一時之間兩邊的親戚開始對罵起來,我漂亮的遺體擺放在中間彷彿成了天然的隔離牆。

這時候我弟弟方天佑大聲喊道:“聽說你們買了新房,這房子也有我三姐的一份吧,彆想獨吞!”

王素梅尖著嗓子反駁道:“房子是我兒子一個人的名,你們還想分房子,你做你的春秋大夢吧!”

這時我那個壯的像熊一樣的舅舅大聲喊道:“我告訴你們,我外甥女的死肯定和何安你脫不了乾係!

光是爬個山,怎麼可能摔死,不會是何安你害死的吧?”

何安聽了這話臉色蒼白,一頭冷汗,做賊心虛的說:“你彆亂說話,警察都冇懷疑我。”

我的小姑子何美也忍不住插嘴:“你們彆血口噴人!

我嫂子的死就是個意外,和我們有什麼關係?

再說了,誰不知道你家全家吸血鬼,我們家可冇有虧待過她,人呐,彆太貪心!”

爭吵聲越來越大,雙方的情緒都越來越激動。

他們互相指責、謾罵,甚至開始推搡和拉扯。

在激烈的爭吵聲中,我的孃家人和婆家人之間的情緒逐漸失控,他們一個個憤怒地揮舞著手臂,聲音尖銳刺耳。

作為一個靈魂的我都不忍再看了,真是感到丟臉丟的厲害!

突然,一陣猛烈的推搡中,有人不慎撞到了我,確切的說是我的屍體。

原本安穩躺在花叢中的“我”被意外地摔倒在地,原本畫的好好的妝都花了,好不容易拚起來的骨頭估計又打亂了,整個身體奇怪的扭成一團,躺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周圍散落著原本覆蓋在我身上的白色布幔和鮮花。

哎,怎一個慘字了得。

但是現在的情況是連最愛我的媽媽都漲紅了臉,和我婆婆扭打在一起,打的熱火朝天。

作為一個飄飄我什麼都做不了,我隻能無助的看著這一切。

看著我的可憐的屍身。

這個大廳實在是過於混亂,估計外麵有人報警,警察很快就來了。

和警察一起進來的還有一個人,一個我很熟悉的人。

這個人就是我的師哥溫如海。

溫如海神色黯然的走進大廳,好像在找著什麼,猛然間他看到地上趴著的我的可憐的屍體,發出一聲能嚇死人的咆哮:“你們在乾什麼!”

他瘋了一般跑過去把我抱在懷裡,眼淚如泉水一樣湧了出來,他抱著我像抱一個嬰兒般,把我抱到了床上,整理了一下我的衣服,一言不發推著我就走了!

哎,我這些親人們,還不如一個外人知道給我點體麵,雖然我現在是飄飄,但是也是要臉的飄飄呀。

看到這個情景,現場的所有人都傻了,架也不打了,一個個傻呆呆的看著溫如海把我推走。

本來我想看看這個溫如海打算把我推哪裡去,一陣睏意襲來,我實在支援不住睡了過去。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