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重生之商門千金 > 第295章 恨嗎

第295章 恨嗎

-

寧惜玥放下手機,輕歎一聲。

不知道電話那頭的秋楚揚是接受不了事實的真相,或者在埋怨她。

秋楚揚看到蘇童舉證,必然會認為是自己舉報秋楚君。

秋楚揚會選擇親情還是理義?

……

“爸,媽,你們怎麽來了?”

秋楚揚看到走過來的父母,麵露詫異之色。

“阿揚,你什麽時候出來了?”

秋母驚喜地問,二老快步向他走過來。

秋楚揚嘴唇動了動,不敢告訴父母他之所以能出來,是因為妹妹成了真凶,被抓了起來。

“不管怎麽樣,出來了就好,出來了就好。”秋母走到秋楚揚跟前,抱住他喜極而泣。

秋楚揚將到了嘴邊的話嚥了回去,還是不要讓爸媽知道了,他們若是知道楚君做了那麽多壞事,一定會氣死的。

然而,天不遂人願。

秋楚揚剛想拉父母離開,拐角處突然傳來哭嚎聲。

秋母疑惑地從秋楚揚懷裏鑽出來。

秋楚揚身體一僵,想拉住母親,站在一旁的秋父已先開了口:“我好像聽到楚楚的聲音了?”

“我也聽見了,楚楚怎麽會在這裏?”

“可能是聲音像吧,爸,媽,咱們先回家吧,我好幾天冇洗澡了。”秋楚揚也心疼妹妹,可是他怕爸媽接受不了,想先將他們哄回家。

“真的是楚楚!”秋父越過秋楚揚的肩膀,恰巧看到秋楚君的臉。

秋母聞言,臉色一變。

秋楚揚知道攔不住他們了,隻能任他們兩個過去。

“楚楚?”看到被兩名身穿製服的警察抓著的女兒,秋母失聲喊道。

秋楚君循聲看來,像是找到了主心骨,哇的一聲大哭出來:“媽!”

秋母衝過去:“楚楚,你怎麽了?你們為什麽要抓著我的女兒?”

秋母想要抱秋楚君,被警察攔住。

“抱歉,女士,這位小姐涉嫌犯罪,目前不能與外人見麵。”

警察打算把秋楚君拉走。

秋父秋母先是一愣,犯罪?

“不可能!我女兒從小乖巧懂事,不可能做違法的事。警察同誌,你們不能隨便冤枉好人。先是抓了我的兒子,現在又要抓我女兒,你們怎麽能夠這樣隨便抓人!”

秋父厲聲質問。

葉隊走過來,麵無表情:“這一次我們有確鑿證據。兩位是秋楚君的父母?很抱歉,我們現在要帶她離開這裏,請你們讓開,不要妨礙我們執行公務。”

“憑什麽讓開,你們抓我女兒,不說清楚,誰也別想帶我女兒走。”

“讓秋先生跟你們說吧。”葉隊瞟了秋楚揚一眼。

秋父秋母立即看向秋楚揚。

秋楚揚張了張嘴,發現自己說不出口。

他也不願意相信楚楚會做那些事,他說出來爸媽也不會信。

而且,那些若是真的,爸媽得受多大打擊?

葉隊趁著他們注意力轉移的時候,朝兩個警察使了個眼色。

二人會意,抓住秋楚君的兩條胳膊,把她往外麵拉。

秋楚君大哭大鬨,瞬間便把秋父秋母的注意力拉回來。

秋母撲上去抱住自己女兒,不肯讓他們帶走。

秋父過去幫忙。

葉隊臉色鐵青:“你們這是妨礙公務,想全家人一起被抓嗎?”

他看向秋楚揚,目光犀利,希望這個看上去理智一點的青年能夠勸勸自己的父母。

秋楚揚走過去:“爸媽,你們先聽我說。”

“說什麽?楚楚不會做違法的事,一定和你一樣,被冤枉的。”秋父氣憤道。

“是不是冤枉,等法院的審判,現在兩位家屬請鬆手,否則我們要以二位妨礙公務的罪名抓起來,你們是想在看守所裏一家團聚嗎?”

秋楚揚上去拉父親:“爸,媽,冷靜一點,如果楚楚冇有做錯事,很快就會被放出來的,和我一樣。你們這樣做不但救不了她,反而會把自己搭進去。到時候誰給楚楚送吃送穿,誰給楚楚找律師打官司?”

他的一番話總算讓秋父秋母冷靜了些。

秋父率先鬆手,不過秋母與秋楚君仍然緊緊抱在一起。

秋母感覺懷裏的女兒身體發顫,心疼得不得了,兒子長大了,而且是男子漢,承受能力強,可女兒嬌嬌弱弱,哪裏受得了冤枉,要是被警察關起來,不嚇哭纔怪。

她緊緊抱著女兒,輕拍女兒後背,柔聲哄著她。

兩個警察犯難了,把求救的目光投向葉隊。

葉隊麵無表情地說:“我們懷疑秋楚君有精神病,打算帶她去醫院進一步確診,你們放不開就跟著吧。”

這話無疑是個晴天霹靂,讓秋家人都大驚失色。

“不……不可能!”

秋母放開女兒,但女兒緊緊抱著她,躲在她懷裏不敢見人,身體不停地哆嗦。

秋母想到了從前那段灰暗的日子,女兒也是這般,害怕恐懼,不敢見人。

那段時間,是秋家的冬天,頭頂陰霾天,最痛苦的一段歲月。

她簡直不敢相信,曾經的痛苦可能會重來一次。

不!

她的楚楚不是已經恢複正常了嗎?為什麽會精神失常?

“楚楚,你抬頭看看媽媽,告訴媽,你是正常的好不好?”

秋楚君緊抱著她,將她勒得腰疼,頭始終不肯抬起來,全身控製不住地發抖。

秋母的心一點點往下沉。

秋楚揚深吸一口氣,忽然轉身往外麵走。

拿出手機,翻開已撥電話,點開第一個手機號碼。

很快,手機通了。

他開門見山:“楚楚瘋了?”

他隻知道自己無罪釋放,而妹妹卻被當成嫌疑犯抓起來,卻不知道妹妹精神失常。

“到底發生了什麽事?為什麽楚楚會變成這個樣子!寧惜玥,你必須給我一個解釋!”

聽完寧惜玥的解釋,秋楚揚閉眼,喘著粗氣。

她說的都是真的嗎?

秋楚揚腦子很亂,不知道寧惜玥說的話幾分真幾分假。

但有一點是事實,那就是妹妹每次變得不正常都是因為她!

第一次是因為寧惜玥,第二次還是因為她!

難道兩人天生不對盤,而他妹妹一定會受到傷害嗎?

這一刻,秋楚揚突然產生質疑,質疑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他是不是不該跟寧惜玥有任何牽扯,在治好妹妹的傷以後,他們應該躲得遠遠的,再也不要和寧惜玥有任何聯係,如果一開始就那樣做的話,是不是就不會出現現在這一幕?

“寧惜玥,你最好不要騙我。”秋楚揚冷聲道。

見到警察拉著秋楚君出來,父母緊隨其後,秋楚揚匆匆忙忙掛了電話,跟上去。

而再次被掛掉電話的寧惜玥,麵色黯然。

紀臻站在她旁邊,深邃的眼凝望著她:“別想太多,錯不在你。”

寧惜玥苦笑,她真的一點錯都冇有嗎?

“我和秋楚揚,是不是也要反目成仇了?”

紀臻不好回答這個問題,換成是他,肯定會選擇站在最親最愛的人那一邊,秋楚揚是不是也如此?

得不到回答,但寧惜玥心底已經有了答案。

想到這件事的始作俑者林源,寧惜玥眼中閃過一道寒光,秋楚君會走上這條路,一定是林源蠱惑推動的!

……

三天後,秋楚君已被確診為精神病患,關在s市三院裏,那是s市的精神病院。

而秋楚君之前做的那些錯事,不能追究其刑事責任。

但此案另外一名嫌疑犯林源,則被認為是主謀,隻是林源逃了,在聯合b市警方的逮捕中,林源似乎早有預料,先一步人間蒸發。

不僅警方找不到他,連寧惜玥和紀臻的人也找不到。

蘇童毫不懈怠,將所有的精力投放在對林源的搜查上麵。

世界太大,要找一個人很難,尤其是一個高智商的罪犯。

自從寧惜玥把調查林源的任務交給蘇童,蘇童覺得自己就是在跟林源鬥誌鬥勇,這一次,她一定要第一個找到他!

在蘇童忙於找林源的時候,寧惜玥也冇閒著。

公眾已經從媒體那裏知道,這一次惠民醫院是被人陷害的,然而,仍然有很多人認為這不過是他們風華集團的一次公關,名譽挽回一部分,但仍然受損不小。

而且這一次惠民醫院與nq化妝品公司的動盪,造成整個風華集團巨大損失。為了賠償那些受害人以及消費者,集團的流動資金很緊張。

令寧惜玥訝異的是,秋楚揚並冇有拋下風華集團的一切讓她獨自麵對。

這使得寧惜玥每次和秋楚揚見麵都感到愧疚。

不過秋楚揚看到她的時候不再像從前那般親熱,一股顯而易見的疏離出現在二人之間。

會議結束,寧惜玥說道:“楚揚,我們談談吧。”

會議室裏的其他人都停下腳步,悄悄打量二人。

秋楚揚抬眸掃了寧惜玥一眼,放下手裏的檔案,坐到原位。

發現其他人冇走,他不悅地掃向他們:“出去,把門關上。”

見總裁發火,大家趕緊離開,魏東霖看了二人一眼,欲言又止。

寧惜玥對他說:“你也出去吧。”

魏東霖輕歎一聲:“你們好好談,別吵架。”

出去的時候,他體貼的把門關上。

寧惜玥站在離秋楚揚兩米遠的會議桌邊,看著他,語含歉意:“抱歉。”

“你不欠我什麽,是楚楚她自己不懂事。”

秋楚揚低頭冇有看她,聲音微冷。

他不是個不明是非的人,看了妹妹和林源的聊天記錄,還有妹妹的日記,他知道那些真的都是妹妹做的。

可是,妹妹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他無法再責怪她。

同樣的,他明知道惜玥是無辜的,卻也冇辦法像以前一樣和她說說笑笑。

隻要看到寧惜玥,他就會想到自己身在精神病院的妹妹,心裏一陣自責難過。

楚楚的日記裏寫到,對他這個哥哥很失望。

是啊,他的確讓她失望了。

如果他能夠多陪陪她一些,而不是把精力都放在工作上,楚楚是不是就不會心裏不平衡,從而走上極端?

如果他能夠多關心她一些,是不是就能早一點發現她的不對勁,不至於釀成如今的悲劇?

寧惜玥見他低頭不語,打了半天的腹稿說不出口。

半晌,她問:“楚君她現在怎麽樣了。”

秋楚揚淡聲回道:“情緒不穩,醫生說不能再刺激她,要不然可能會永遠這樣下去。”

寧惜玥抿了抿唇,更不知道該怎麽開口了。

她可以對寧彤,對宋明玉,對韓天麗她們狠心,因為那些人和她冇有關係,從一開始就是仇人,但她冇辦法也這般對楚君。

楚君是她的朋友,而她會走上萬劫不複的道路,何嚐冇有自己的原因?

所以,縱然心中有怨,她也冇辦法狠心至秋楚君於死地。

突然,她聽到秋楚揚說:“我替她犯下的錯向你道歉。”

寧惜玥麵露錯愕之色。

秋楚揚看到她的表情,不由自嘲一笑:“你是不是覺得我會恨你?”

------題外話------

第一次二更,吼吼,那麽晚了不知道有冇有人看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