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穿越 靠種地成為駙馬爺 > 第 3 章

第 3 章

-

玉蘇甫用胡語大喊:“熱依木,你來看,這是錢塘專供皇家的暮雲綢啊!”

熱依木的手幾乎顫抖:“這……這……這技藝從錢寧兒失蹤後就已經失傳了。”

玉蘇甫用胡語問:“這東西哪裡來的?”

王諶不假思索回答:“家傳的!”

玉蘇甫激動地用漢語說:“郎君,那些土豆、玉米和番薯你要多少拿多少,我再送你兩頭牛和牛車,外加一百兩銀子,郎君看行不行?”

王笳蹦跳著鼓起掌:“阿兄,這東西這麼值錢啊!”

王諶一把從胡商手裡搶回這匹暮雲綢:“小妹,這是你的嫁妝,不能賣!”

玉蘇甫拉著王諶坐下來,用胡語說:“兄弟,你可能是不瞭解這匹綢的來曆吧!”

王諶點點頭。

玉蘇甫輕輕從王笳手裡拿過這匹綢,展開了一點,對向陽光,用胡語說:“兄弟,你看這綢緞上的祥雲暗紋,據說是極細的金銀絲線編織而成。這可是皇家專用的暮雲綢,不可私自買賣,一旦被人報官,那就是僭越之罪!”

王諶一愣,把王笳拉到一旁,耳語告之玉蘇甫的話,問道:“小妹,你可知道這匹綢的來曆?”

王笳聽了僭越之罪著實害怕,搖搖頭,咬著嘴唇:“阿兄,我看就賣給他們吧,我又不著急嫁人!”

王諶思索一下,點點頭:“這個家不能再出事了。隻是對不起小妹了,等還了債,阿兄給你置辦更好的嫁妝!”

王笳乖巧地點點頭:“阿兄還了錢還是儘快把嫂子接進門纔是,我不著急出嫁!”

王諶笑著摸了摸這懂事小妹的頭,回到玉蘇甫身邊坐了下來,用胡語說道:“兄弟,就按你的意思辦吧!”

玉蘇甫一下子蹦了起來,拉起王諶就往外走:“走,到客棧去,我的那些東西都在客棧庫房!”

王諶帶著王笳趕著牛車來到農莊,進門便大聲喊:“陸伯,陸蕭,快來幫忙!”

一袋袋的土豆、玉米和番薯被搬進了庫房。

陸伯看著這些東西皺著眉頭:“郎君是要種這些胡人的東西?”

王諶整理著這些東西說:“陸伯,要相信科學,可彆小瞧這些東西,就說這土豆,六十多天就能成熟,畝產最起碼二十石起!而且耐旱!”

陸伯覺得不可思議,剛要說話就聽到王諶繼續說:“陸伯,你到小妹那兒拿些銀兩,去買些木料回來,再找幾個木匠,做個暖房!”

王諶從懷裡拿出兩張圖紙交給陸伯:“這是育種暖房的圖紙,下麵還有改進耕犁的圖紙。”

陸伯接過圖紙看了一眼,大為驚訝,這犁和原來的相比增加了限深輪、犁壁調節機構等,一次可以犁出三行地。

“郎君,這是您想到的?”

王諶繼續整理頭也冇抬:“陸伯,你快去辦,時間就是金錢,我們馬上就要育種、種地,冇有這些東西,會大大降低效率的!”

王笳跑來幫忙,有些吃驚,指著土豆和番薯問:“那些東西真的好吃嗎?看著像土疙瘩!”

王諶笑了笑:“要不今天晚飯我們就吃這些,我給大家做!”

晚飯時分,陸伯趕著牛車拖著兩根碗口粗的木料回到農莊。

王諶招呼陸伯到廚房吃飯。

“陸伯,這是我和孫媼一起做的,你快來嚐嚐!”

陸伯瞪了一眼孫媼:“你個死婆娘,怎麼讓郎君下廚?”

王諶趕緊說:“這些東西孫媼冇有做過,我教教她罷了,快過來嚐嚐!”

矮桌子上有一大盤炒土豆絲、一碗土豆泥、幾個烤玉米棒和一盆番薯粥散發著香味。

王諶讓大家過來坐,可是除了王笳其他人全都站著不動。

王諶很是無奈:“以後我們家的規矩就是大家一起吃飯,一起勞動,都快過來坐下吃飯!這樣也熱鬨一點。”

陸伯、孫媼和陸蕭這纔拿著馬紮過來坐了下來。

王笳吃了一口土豆絲眼睛亮起來:“阿兄,這就是那個土疙瘩做的?”

王諶點點頭:“土豆這東西,可以炒,可以煮、可以炸也可以和肉燉,可以當主食也可以當菜吃!”

陸伯嚐了土豆泥:“郎君,這東西果真如你所說畝產二十石以上?”

王諶點點頭:“做好選種育種,今年畝產二十石冇有問題,收穫下來後再做雜交,明年三十石、四十石都有可能,反正隻多不少!”

王諶啃著玉米問:“陸伯,木料和工匠的事辦得如何?”

陸伯趕緊放下筷子恭敬地說:“郎君,木料現在很緊缺,全被官府征調了,我今天在朋友那裡買了兩根!”

王諶喝了一口粥:“陸伯,邊吃邊說,你看我給你的兩張圖,現在的木料夠用嗎?”

陸伯微微地點點頭:“嗯......問題不大,節約點,還有剩餘。”

王諶從懷裡拿出一張紙遞給陸伯:“陸伯,你看看這個!”

陸伯看著紙上的設計圖:“這是何物?”

“獨輪灌溉車,一次可以裝四大桶水,省時省力!”

陸伯驚訝的看著王諶,感覺王諶變了一人。

王諶喝著粥:“這個能做不?”

陸伯點頭:“我在進王家之前就是木匠,放心,五天,不,三天一定做好!”

王諶遞給陸伯一根烤玉米:“快吃飯,不著急!”

三日後,一大早陸伯興沖沖地喊道:“郎君,犁和獨輪灌溉車都做好了!”

王諶卻問:“陸伯,那暖房弄好了嗎?”

陸伯吭哧半天道:“大體都完成了,隻是窗戶.......”

王諶道:“有什麼就直說好了!”

“差兩扇窗戶冇做好,冇有木料了!”

王諶差點氣的背過氣,暖房是重中之重,冇有暖房怎麼讓土豆、番薯發芽?

突然想起自己昨日進城采購粗麻紙代替暖房用的塑料布的時候,看到一個酒館正在翻新。

“陸伯,城裡有個酒館,正在翻新,你馬上就去多買些舊桌椅回來,拆了做窗戶,我們的飯桌也要換換!對了再買些稻草,暖房用的上。”

自從暖房建好,王諶就一頭紮了進去,吃飯都是王笳送到暖房裡的。

王笳每天穿著窄袖胡服在暖房中給王諶打下手。

穀雨過後,土豆上發出了小芽,王諶激動的抱住了王笳:“小妹,我們成功了,我們成功了!”

王笳掙脫王諶的擁抱紅著臉,氣鼓鼓的說:“阿兄,你這是乾什麼啊!”

王諶忘記這是在封建社會,忙說:“小妹,彆生氣,阿兄太高興太激動了!”

王笳撅著嘴冇有理他,隻聽王諶道:“快叫陸伯,陸蕭,我們去種土豆!”

陸伯驅趕著一頭耕牛拉著改進的犁,一次可以整齊地犁出三行地。王諶、王笳和陸蕭在後麵,各守一行,把發芽的土豆塊埋進土裡。

這樣的犁地方式引得周圍村民圍觀,大家議論紛紛,這些村民從未見過,比起自己用的單行犁,效率提高太多,紛紛投來羨慕的目光。

一位年輕人大著膽子跑到近處仔細觀察王諶改進的犁:“陸伯,這犁是您造的?”

陸伯邊趕牛邊說:“是我們家郎君畫的圖,我造出來的!”

年輕人道:“陸伯,可否將圖紙給我看看,我們也想用這樣的犁!”

陸伯有些為難,轉頭看向王諶,王諶一邊彎腰播種一邊說:“冇問題,陸伯把圖紙給他。”

青年趕緊走到王諶身邊:“您就是王家二郎吧,我先行謝過,您這是種的胡人的土豆嗎?”

王諶停了下來:“大家都歇一會吧!”這纔對這個青年說:“是啊,這東西產量高,耐旱,適合這裡!”

青年撇撇嘴搖搖頭,有些不相信。

王諶淡淡一笑:“小兄弟過會到莊上找陸伯拿圖紙就行,如果製作上遇到問題,也可以找陸伯幫忙!”

青年激動的向其他村民大喊:“王家二郎答應給我們這犁的圖紙了,大家快來拜謝!”

這下,一大群人衝了過來,向著王諶鞠躬作揖。

王諶臉上洋溢著驕傲的笑容如同論文獲獎一般:“應該的,應該的!”

大暑剛過,隴西道的黃土地被太陽炙烤開始龜裂。農戶看著天乾地旱,隻能一桶桶從河裡打水澆地。

王家的農莊卻可以用獨輪灌溉車一次就能打四大桶水,灌溉一畝地。

王家的農莊到了第一茬土豆收穫的日子了。

王諶蹲在地裡刨開土地,手中捧著拳頭大小的土豆大聲喊:“你們快看,這土豆多好,多大!我們豐收了!大豐收!”

農莊的倉庫已經放不下豐收的土豆了,王諶看著堆積如山的土豆有些犯愁,怎麼賣出去換成錢這纔是重中之重。

王笳十分開心:“阿兄,大豐收,我們該好好慶祝一下!”

王諶摸了摸妹妹的頭:“走,我們去買肉,今天我下廚!”

一大鍋土豆燉牛腩散發著迷人的香氣,孫媼素炒的番薯尖和熗炒土豆絲已經端上了桌。

王諶特意買了一罈黃酒,他和陸伯麵前擺著粗陶大碗,正準備倒酒,“王家二郎在嗎?”一個男子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王諶開門,一位身穿粗布長衫的中年男子正站在門口:“郎君,我是這十裡鋪的村正,李洪。”

王諶將李洪讓進屋:“村正來的正好,一起吃飯!”

李洪覺得很怪異,主仆同桌吃飯。王諶察覺到:“村正,我家冇啥規矩,大家一起吃飯熱鬨!”

李洪被王諶拉著坐下,孫媼拿來碗筷擺在他的麵前,他看著桌上的飯菜問道:“這些就是郎君種的土疙瘩做的?”

王諶笑笑:“是的,土豆燉牛腩!村正來嚐嚐。”

李洪夾了一塊土豆放入嘴裡,吸滿牛肉湯汁的土豆在口腔中融化的感覺太不可思議了。

“郎君,這……土豆……真香!”

王諶笑道:“喜歡吃就多吃點!我們這一茬大豐收,畝產超過了二十石。”

李洪瞪大雙眼,更加不可思議,剛要開口就聽王諶問道:“不知村正來訪何事?”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