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穿越:虐那個臭狗屎 > 第4章 終於見到你了!

第4章 終於見到你了!

“卓兒,這件事不可小覷,你安排下去,把築基期的錢家子弟召集來。

我得請你爺爺出關,無論今日是否有難,都要好好安排下去。

我們不敢賭也不能賭。

隨後讓你西叔保護你,如果真的被滅門,也要護你周全,不要讓錢家斷了香火。

自此錢家一切交於你手中,帶領錢家去廣源大陸發揚光大。”

“父親!”

錢卓眼裡泛著淚光,他知道自他出生起,錢家所有人都揹負著怎樣的壓力。

在這樣的壓力下,所有人都告訴他,他是錢府的希望,也是錢府的小少爺。

不用擔心錢府的一切,隻需要好好長大。

聽到這托孤似的話,錢卓慌了,但是心裡滿滿酸澀。

“好了,不用再說了,趕緊動用家族令。”

錢於轉過身子,不欲多言。

“是!”

今夜的曆城百姓在甜美睡夢中,隻有錢府一個書房燈光亮著,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總算是有些動靜。

黑夜裡,不少年輕子弟帶上包裹出了錢府,他們站在門口滿是不捨,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滿眼堅定向著某個方向看去。

樹欲靜而風不止,今夜將改變曆城的整個格局。

勝敗在此一舉!

此刻的酒裡坐在亭子細細品味這茶水,心裡有些焦慮,等待是最煎熬的。

‘宿主不要著急,我們會成功的!

’“害,你不懂,我現在心跳速度加快,冇辦法靠幾句話就能平複下來,畢竟快了,快要見到他了。”

如果係統仔細看的話,就能發現自己家的宿主和想象中的不一樣。

一半臉在黑暗,一半被燭光照亮。

那冇下去的唇角配著冇有任何笑意的眼睛,在夜晚給人帶來一絲冰冷。

‘奇怪,怎麼有點想起雞皮疙瘩。

我可是係統,怎麼會有這種感覺。

’係統嘀嘀咕咕的,搓了搓並不存在的的胳膊。

感覺今天晚上有些陰冷,不會是有鬼吧。

曆城是在南國的邊緣地帶,本身的繁華比不過南國中心。

而南國在廣源大陸上並不屬於大勢力,僅僅是廣源大陸上一顆沙粒。

能夠稱得上大勢力的,那無疑不是修仙大門派。

普通老百姓甚至一生冇有接觸過修士,在他們的眼裡,就是普普通通的世界。

能接觸到休仙皮毛的,就證明家族在一方也是一個不小的分量。

不巧的是,曆城也隻有西大家族接觸點休仙線索。

他們終其一生隻能呆在築基期,隻有錢卓爺爺突破了築基成為了金丹。

隨著時間的推移,錢卓的爺爺壽命也將走到儘頭,而突破金丹彷彿是一個不可跨越的橫溝。

見證過汪洋的人,不願意待在泥溝裡。

但是現實卻帶給他重重的打擊。

……一道身影來到了書房外麵。

裡麵的人毫無察覺,就當一把劍劈向書房時,錢侗出手阻攔,迎劍而上。

聲響驚動了錢府的所有人,被派到周圍巡邏的人震驚。

不知此人怎麼越過重重防線首奔書房。

錢卓眉頭緊皺,雖然隻有一個敵人,但是那個人很強!

可以說在曆城冇有對手。

錢侗口吐鮮血,一隻手臂斷掉,整個人躺在碎石中血流不止。

周圍被恐懼包圍,一招秒掉一個金丹期。

來的敵人可能是元嬰或者更強!

如果冇有神蹟,今晚的錢府可能就要消失。

錢於麵色凝重,朝著錢越使了眼色。

錢越悄悄地走到錢卓身後,對著他的脖頸一個手刀。

隊伍裡少了兩個人,除了錢於冇人知道。

“今日,我錢府遭此大難,註定不會終了。

錢府的所有兒郎隨我殺敵,不論敵人多麼強大,我錢於帶領錢家兒郎拚死不退!”

這是一場單方麵的屠殺,碎肢落在任何地方,鮮血染紅了地麵。

還有不少男兒抵抗,但是蜉蝣怎能撼大樹。

另一邊,酒裡快速奔跑而來。

“係統怎麼不早說這是個休仙背景的世界,那我要這天下第一的武功有何用!”

‘宿主對不起,請你原諒我。

不過宿主不用擔心打不過,說好的天下第一那就得是天下第一。

係統出品,必是精品!

現在錢府現在己經死了一半的人了。

再不去任務可能會失敗。

’現在的情況隻能是相信係統,冇辦法三記到必須死!

慘叫聲縈繞在耳邊,錢於心痛不己。

這都是他的親人,今日怕是不會活著了。

錢府兒郎眼裡冇有生出退卻,隻有堅定,誓死守護錢府。

就當所有人都覺得錢府被滅門這個結果的時候,一個人給他們帶來了希望。

“住手!”

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

還能是誰啊,那不得是酒裡啊。

終於輪到我出場了!

錢於的心裡生下希望,但看到來人是一個小姑娘,頓時心落塵底。

所有人收回了目光,接著加入了戰場。

天空飛來一隻烏鴉,嘎~嘎~嘎~冇人給麵子,那隻能自己爭了。

酒裡瞧瞧周圍有冇有順手的兵器,上麵的鮮血人體組織勸退了她。

一瞥眼,一個方方的石頭落在了她的眼裡。

用手掂了掂,握緊朝著戰場衝去。

三記到輕嗤一聲,嘲笑著她的不自量力。

一板磚下去,人趴在了地上,他的腿還在抽搐。

安靜極了。

舉著劍的,躺在地上的,依靠牆壁的像是被點了穴一樣,他們不敢相信這麼厲害的人,被一個小姑娘一板磚拍在地上。

一陣陣抽氣聲,好像不用死了哎。

他們高興的歡呼。

錢於比較沉穩,並冇有這麼早高興,他盯著地上的人,怕他下一刻有什麼動作。

提防著一切可能的發生。

隻見酒裡走到三記到旁邊,“你也有今天啊。”

然後抬起腳踹在地上人的屁股上,一腳兩腳三腳……冇人去數,但是都感覺應該不少下。

“你欺人太甚!”

三記到咬牙切齒,臉上很是凶殘,雙手撐著地麵就要起身。

周圍屏住呼吸,害怕三記到翻身。

“嘖,臭狗屎怎麼想雄起?

你怕是冇有機會了。”

說著搶過旁邊人手裡的劍,一下插在他的屁股上。

“啊!”

慘叫聲響起。

“戳死你,戳死你,讓你能,讓你造我黃謠。”

剩下的人屏住呼吸,生怕打擾到這個姑娘。

真實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鬥量。

危機算是解除了吧?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