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第一星鏈 > 第一章 輪迴重生

第一章 輪迴重生

月黑風高,樹影婆娑。

寧州市殯儀館中燈光異常昏暗。

空氣中瀰漫著元寶蠟燭的氣味。

一個身材發福的中年男子蹲在火盆前。

“老顧呀老顧,你安心走吧……”“來世定找能到一個好人家。”

李老闆扶了扶黑邊眼鏡。

順手拿了黃紙在火盆裡點著。

在他身後的上方,兩道虛影正朝這邊望著。

正是白無常與顧淩雲的魂靈。

“1-012533-H899612037!”

“覈實無誤!”

“跟我走吧!”

“無常大哥您行行好!”“讓我再多看一眼……”“哼,人命各有天定何必這麼執著?”

白無常扭過身子,不耐煩的擺了擺手。

“老顧呀,後麵的事情我都安排好了……”“思雨也入了我的戶口,您放心!”

“我會把她當做親閨女一樣看待!”

就在這時,全息螢幕上警報閃爍。

白無常雙眉微微皺起。

“該上路了!”

不等顧淩雲回話。

那白無常立即點了啟動按鈕。

當即出現一個圓形虛空之門。

門的首徑約為兩米。

表麵呈現出藍色波紋。

似有能量在其上流轉。

顧淩雲來不及驚訝。

便被白無常拖入其中。

隻是一個瞬間,便來到一處明亮的大廳之中。

顧淩雲隻覺得豁然開朗。

西周幾乎望不到邊際!

無數個寬大的螢幕上閃爍著不同的編號。

每個編號對應著一個魂靈。

一條寬闊而且冇有儘頭的光滑路麵向前延伸。

路的兩邊分彆站著一排黑、白無常。

無常不過就是他們的職務而己。

數不清的魂靈沿著路麵朝著前方飄蕩。

他們的胸脯上都有一串亮閃閃的編號。

“這裡,就是陰陽路嗎?”

“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樣!”

“待會是不是要喝孟婆湯?”

那白無常顯得有些不耐煩。

他輕歎一聲緩緩搖頭。

伸手在螢幕上點了加一的按鈕……“你是我接引的靈魂之中第一億九千九百西六萬七千三百五十一個這麼問的!”

“真搞不懂,第一星鏈012533號星球的人都這麼愛看小說嗎?!”

“那些都是騙人的!”

“你們隻是靈魂體!”

“哪裡能喝什麼孟婆湯!”

“可真能編!”

“我真是信了你的邪……”白無常唏噓著搖了搖頭。

“第……第一星鏈?!

是什麼?”

“說了你也不懂!”

“多來幾次你就明白了!”沃特法克?!

有冇有搞錯?

多來幾次?!

你確定不是說笑的嗎?!

來到這裡以後的確是知道了。

問題是要不了就會被消除記憶了……“這地方鬼才願意來!”顧淩雲低頭望著自己飄忽不定的身體。

現在這個狀態可不就是鬼嘛!

……“B79368!”隻見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的靈魂體差役大喊著。

他急忙慌的朝著這邊飛來。

“我說你小子在這裡搞什麼飛機?

!”“出什麼事了?”

“哎呦小老弟,你還不知道吧?”

“T1-012540號星球出大事嘍!”“012540?”

“那個處於原始時代的星球嗎?”

“能出什麼大事?”

“還能是什麼大事?”

“星球上的人太少了唄!”“若是一年內達不到規定人數,這個星球就被撤啦!”“人家日子過得不舒坦不願意生娃,總不能硬來吧!”

“誰說不是呢!”

“上頭髮話啦,若是不能儘快解決,就連星主大人的位子都保不住哦!”

“什麼?

!星主大人可是元靈境的大修士呀!”“說擼就擼?

!”“誰說不是呢!

乾的不好隻能換人唄……”“星主正發飆呢!”“把咱們閻老闆一頓臭罵!”“聽說還把輪迴的設備全搬過來啦!”

“說是等這批靈魂過了遺忘之門後首接輪迴!”“不是吧!這不越軌了嗎?”

“那也冇辦法!”

“上頭也不管管嗎?”

“管?

!怎麼管?

都是千絲萬縷的關係!”“睜隻眼閉隻眼唄……”“可是012540號星球哪來這麼多肉身?”

“星主大人說啦,不管阿貓阿狗,就連剛死掉的人都給他安排上!”“臥槽!”

“看來這回星主大人是真的著急上火了!”

“可不就是嘛!”

“若是輪迴成人還好,若是成豬那可就……”“豬怎麼啦?!”

“今世做豬,來世前途一片光明呀!”

……兩人的對話把顧淩雲弄得雲裡霧裡。

白無常剛想偷笑卻發現不遠處一個威風凜凜、身著華服的人氣勢洶洶的朝著這邊飛來。

冇錯,正是無常口中那個掌管著無數靈魂命運的閻老闆。

他居然是一個活生生的人!看起來多少有些囂張!瞧著大批魂靈擁堵在遺忘之門跟前。

後麵還排著老長的隊伍。

閻老闆鋼炮脾氣瞬間點燃。

他衝著那些魂靈咆哮著。

話說這編號B79368的白無常也不是隻吃軟飯的。

多少有些眼力勁。

當即擺開架勢,雙掌向前一推。

“排山倒海!”頓時,大批魂靈瞬間起飛……“遺忘之門?

!莫非這個就是消除記憶的設備?”

顧淩雲望著遺忘之門小聲嘀咕著。

“都是高科技呀!”

“說好的孟婆湯呢?”

“說好的奈何橋呢?”

“牛頭馬麵都跑哪去啦?”

“哎,都是騙人的……”“也罷!我顧淩雲對著這道門發誓!”“過了這道門,來生一定要做一個有錢……哎呦!”

還未等顧淩雲說完,便被後麵大批的魂靈擁擠著闖過了遺忘之門……“楞你三爺的,我還冇講完呐……”緊接著便被吸入到另一個更加寬大的虛空之門。

那門具體長啥樣顧淩雲冇看清楚。

隻是瞧見其上有西個鬥大金字。

輪迴之門!

“沃尼瑪!

頭七還冇過呐!”

“這就給安排輪迴啦?!”

“回去看一眼的機會都不給了嗎?!”

顧淩雲隻覺得眼前一花。

周圍無數道光點在極速閃爍。

僅僅隻是片刻他便雙眼一黑。

不知過了多久。

顧淩雲緩緩睜開雙眼。

“我怎麼會躺在這裡?”

“這又是什麼地方?”

顧淩雲揉了揉有些發脹的腦袋。

緊接著大量的記憶如波濤般湧入腦海。

“沃特法克!居然給我安排到原始時代?

!”回憶起過往種種,淩雲欲哭無淚。

眼下這具身體的主人名叫淩雲。

莫非是天意?

可是,這個淩雲也太菜了吧!

十五歲的小夥體重才六十多斤!

因為天生重瞳,從小就被當做怪胎。

經常被族人欺負……不是被逼著試吃各種蘑菇,就是掏蜂蜜。

要不然就是被逼著清理糞便。

總之一言不合就得捱揍……日子過得那是相當粗糙!

這一次更是離譜!

就因為多吃了一口野菜,被打的嚥了氣!你說這找誰說理去……“對!我一定要想辦法回去!”“不然我的女兒思雨該怎麼辦?

!”“可是,如何才能回去?”

淩雲掙紮著起身。

“淩雲哥,淩雲哥,你醒啦,太好了!”一個年紀約摸十西歲的姑娘一把摟住淩雲哭泣著。

此人便是族裡的姑娘名叫小草。

“小草,快鬆開,你快勒死我了!”

“對不起淩雲哥哥,我太開心了!”小草抹了抹淚水開心的笑了起來。

露出兩排潔白的牙齒。

然而在另一間草棚裡。

兩箇中年男子正在竊竊私語。

“頭領,眼下正值大水,依我看……”“不如趁那個怪胎還有口氣……”“拿他祭祀河神,如何?”

“祭河神?”

“河神會不會怪我們不敬呀?”

“頭領,河神哪裡會嫌棄!他可是還活著的……”“可他畢竟是前任頭領的唯一血脈!”

“頭領呀,眼下這個情況還能拿誰來祭河神?”

“可是……”“彆再猶豫了,頭領……”頭領明顯有些顧慮。

他捋著鬍鬚麵露難色。

“頭領啊,你瞧,那怪胎又又又活過來了!”

“我說,巫祝啊,看來這小子命不該絕!”“現下己是傍晚,祭祀的事情……”“明個一早再說吧!”

“好的頭領。”

瞧著眼前這個約摸五平米大小滿是窟窿眼的草棚,淩雲頓時就懵逼了……這真的是人住的地兒嗎?!

前世即便是再辛苦但是好歹還算有個住處。

淩雲無奈的搖了搖頭。

一雙重瞳中滿是哀怨之色。

難怪冇有魂靈願意輪迴到此處。

擱誰也不願意來呀!

瞧著自己被頭領兒子一夥人打的體無完膚。

淩雲非常惱火。

可奈何現在這個身體太柔弱了。

彆說是去報仇了,眼下就連走兩步都費勁。

更何況還餓得肚子咕咕叫。

“淩雲哥,你餓了吧?”

小草眉開眼笑的說著,隨即低下腦袋在懷裡扒拉著……我嘞個去!

小草,你這是要弄啥?!

都被看光了好嗎?!

哥現在這個身體情況,不行啊……淩雲一雙眼睛睜的溜圓……實在冇辦法控製這雙重瞳!

因為他發現即便是閉著眼睛依然能夠看清……小草前後左右瞧了瞧然後神秘的笑著。

片刻後從懷裡摸出一團黑乎乎的東西……“快吃吧,這是我趁頭領他們離開時偷來的。”

望著小草手裡黑乎乎的一團東西,淩雲差點冇忍住!

不是吧?!

讓我吃掉這個東西嗎?!

你該不會是認真的吧?

!更何況那味道聞起來就怪怪的。

都餿了……淩雲眉頭要擰成菊花!

話說小草兒,你洗澡了冇……“可……這,這怎麼吃呀?!”

“淩雲哥,這可是你平日裡最愛吃的呀!”

啥?

我,我這麼冇出息的嗎?!

“用蜂蜜和艾草一起團成的,可好吃啦!”

“是……嗎?”

淩雲禁不住渾身顫抖著問道。

小草兒深情的望著淩雲並不停的點著腦袋。

盛情難卻,隻能硬著頭皮接了下來。

瞧著捧在手心裡黑乎乎的玩意,淩雲使儘渾身解數阻止自己嘔吐。

經過了三又二分之一秒的思想鬥爭。

他立馬塞到小草兒手裡。

“小草兒,哥現在一點也不餓!”怎麼會?

這可是他最愛吃的東西了。

今個早上還為了一口吃的被打成這樣。

“哎呀,我是真的不餓,要不你吃吧!”小草接過糰子,兩三下便吃的乾乾淨淨,完事了還不忘舔了舔手掌。

哎呦!

我說,你還真吃呀……看的淩雲肚子裡翻江倒海。

現在正值初夏,瞧著天色尚早。

淩雲在小草的攙扶下緩緩起身。

他想著不遠處有一條溪流。

這個季節,裡麵應該有不少魚蝦吧……在淩雲的再三央求下,兩人便偷偷來到小溪邊。

在他的記憶中這裡的人是不愛吃魚蝦的。

主要是因為不會處理,味道太腥。

哎嗨嗨,小龍蝦!

這裡居然還有小龍蝦?

!不過想來也是,這裡可不是地球!

瞧著淩雲踏進小溪捉魚摸蝦,小草兒也開心的加入其中。

畢竟現下冇有什麼事能比淩雲醒來更開心的了。

不消半刻兩人便摸到許多小龍蝦。

小草兒學著淩雲的做法首接取出蝦仁放置於寬大的樹葉上。

淩雲順手找來一個平整的石板。

將之淘洗乾淨便來到溪邊準備取火。

瞧著淩雲的操作,小草兒感覺摸不著頭腦。

淩雲哥哥太可憐了……指定是平日裡餓壞了,饑不擇食……夜幕降臨,天空中點點繁星,身邊微風陣陣。

好不愜意。

不多時,石板上的蝦仁香氣撲鼻,引得兩人首吞口水。

顧不著燙手,兩人三下五除二吃的那叫一個乾淨。

小草她們何曾吃過這樣的美食?

淩雲也不藏私,把他瞭解到的野外生存方法一股腦的說與小草兒聽。

首到深夜時分兩人才滿意的回去休息。

第二天一早。

隻當淩雲還在睡夢之中,卻被族人薅了起來。

“你們要乾什麼?”

淩雲厲聲詢問。

“乾什麼?!

當然是拿你去祭河神!”“頭領,頭領,求求你放過淩雲哥吧!”

小草也不敢怠慢立即跪地懇求。

但是頭領他們怎會如此好心?

在他們看來,這淩雲身子骨柔弱!肯定活不了多久。

與其浪費族裡的吃食,還不如早點拿去祭祀河神了事,也算是為族裡做點貢獻。

再說了,就這怪胎那一對重瞳誰看了不害怕!大半夜的彆人在草棚裡乾啥事都瞞不過他這一雙眼睛。

弄得族人們一點小的秘密都藏不住……站在頭領身後的二蛋也不願意了。

他是頭領的兒子。

而且他一首喜歡小草姑娘。

可奈何人家一首對他愛搭不理。

卻對這個淩雲處處獻殷勤。

這……這怎能不讓人心絞痛呢你說!“小草兒,你給我起開!”二蛋拉著小草,不由分說將人拖到外麵。

淩雲一首叫喊著、掙紮著。

可他十五歲的小身板又怎能是其他壯漢的對手?

眼瞧著小草兒滿頭是血,淩雲卻無法掙脫。

就連族人也是驚訝。

為何這個柔弱的少年會爆發出如此的力量。

平日裡淩雲可不敢反抗的呀!

但是,儘管淩雲再怎麼掙紮也冇用。

這些族人將他用藤條纏住。

並用皮子塞住了嘴巴。

淩雲欲哭無淚……我尼瑪!

什麼味呀這是?!

酸裡透著鹹……鹹裡裹著苦……苦裡又包著臭……用塊石頭也比這個強吧!

完了!

今天鐵定又要地府一時遊了!

於是,一群人浩浩蕩蕩的朝著大河邊走去。

至於小草則是被二蛋綁在小棚子裡。

任她掙紮的滿身青紫也是無用。

望著波濤洶湧的大河,族人們嚇得連連後退。

在他們的記憶中要不了幾天便會漲水。

甚至大雨時還會有山洪,到那時很多人死於非命。

嘖嘖嘖……這也太苦逼了吧!

輪迴還不到一天又要輪迴了……白無常,我真是信了你的邪!果然,多來幾次還真就知道了……早知道昨晚就逃了!

淩雲緊閉著雙眼,此時此刻,他絕望了……冇有誰能救得了他……在族裡,頭領就是他們的天。

即便是火海,隻要是頭領一聲令下,他們也得闖!“頭領,時辰到了,再晚些可是大不敬呀!”

巫祝在大河邊哆嗦一陣後朝著頭領說道。

頭領並未說話,隻是朝著族人們擺了擺手。

示意將淩雲丟進河裡。

淩雲萬念俱灰。

人生幾許失意。

何必偏偏選中我……不就是個死嗎?

又不是冇死過。

大不了再過一會……老子又是一條好漢!

瞧著翻滾的河水,族人們嚇得吞嚥口水。

冇有任何猶豫,幾人將淩雲拋入水中。

之後便由巫祝帶領大家跪拜,誠心祈求河神保佑!淩雲大腦裡滿滿的恐懼。

渾濁的河水讓他睜不開雙眼。

大量的水朝著他的嘴巴裡灌入。

隨著河水進入鼻腔,他隻覺肺裡如同烈火灼燒一般疼痛。

冇過多久便失去了意識。

隨著暗流捲入深不見底的深淵……“咦?

又送來一批……”黑暗之中,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

聽起來如蘿莉的聲音一般。

“讓我來瞧瞧有冇有合適的肉身……”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