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風流棄少,師姐請自重 > 第1章 狂龍出獄

第1章 狂龍出獄

“多謝師父五年悉心教導,我即將出獄,我聽您講述無數風流韻事,師孃這麼多,又冇有生個一兒半女,徒兒想敬一片孝心,幫您照顧師孃。”

秦衍即將離開森羅監獄,向師父曹尉辭行,以表尊師重道。

曹尉聽到秦衍的孝心,他身為曹賊N代後輩子孫,立即想到祖先曹賊的金句‘汝妻子吾養之’。

曹尉心裡抓狂:我的車,是你能開的嗎?

“逆徒,不許打你師孃的主意,不然老夫把你挫骨揚灰。”

“師父,您都七老八十了,您的女人,都能做我奶奶了,我可冇有這種癖好,我就是純粹一片孝心而己。

您的風流債,我躲還來不及呢!”

曹尉可不相信秦衍,他還知道秦衍風流犯罪,才進入森羅監獄。

曹尉掏出一枚戒指,遞給秦衍:“我知道你耐不住寂寞,我給你收了幾個師姐,還冇見現,隻要你遇到她們,禦龍戒的指針會指向她們。”

“您果然是我的好師父,徒弟給您鞠躬,謝謝啦!”

“逆徒,為師再給你最後忠告,一個女人對你喊要,這是幸福,如果一群女人對你喊要,這是人生最大不幸,離開監獄,要恪守己身。”

“師父,我知道您老人家天下無敵,唯獨槍棒功夫不行,您剋製,您少看片,多注意身體,我走啦!”

秦衍把禦龍戒戴在手指,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

曹尉見秦衍離開,他臉上露出笑容,一副奸計得逞的樣子。

“隻有耕不壞的田,冇有累不死的牛,禦龍戒找出這麼多特殊體質,看怎麼累死你這個逆徒。”

曹尉話說到這裡,猛然目瞪口呆:“完了,全完了,老子的女人也都是特殊體質,萬一被逆徒搞錯了,老子晚節不保,怎麼辦?”

秦衍被獄友簇擁,即將離開監獄。

秦衍回過頭詢問:“我這就要離開了,好捨不得你們,你們有什麼禮物嗎?”

這些窮凶極惡之徒,被秦衍嚇得腿軟。

“秦爺,這是殺手堂的令牌,請笑納!”

“秦爺,這是一百億,請笑納!”

“秦爺,這是百曉堂情報組織的令牌,請笑納!”

秦衍是來者不拒,把禮物都收進揹包,然後瀟灑的走出森羅監獄。

“大少爺,你終於出來了,我在這裡恭賀多時了。”

一個臉蛋俊美、高鼻梁、一雙劍眉,桃花眼的青年,對秦衍笑著喊道。

這個青年名為秦躍,是堂弟秦濱的狗頭軍師,也是把秦衍送進森羅監獄的罪魁禍首。

秦衍原本是京都秦家繼承人,在五年前,秦躍與秦濱設計陷害秦衍,用蚺蛇的劇毒,激發了秦衍的螭龍血脈,同時也激發螭龍的獸性。

京都韓家小姐與賈家大少爺訂婚那天,秦衍控製不住螭龍的獸性,為瞭解毒,把韓家小姐禍害了,從此身敗名裂。

秦家族長迫於韓家與賈家的壓力,隻能把秦衍驅逐出族,並且送進監獄。

在賈家與韓家的運作之下,秦衍被送進森羅監獄。

秦衍剛剛進入森羅監獄,因為螭龍血脈,被曹尉看中,並且傳授秦衍武術、醫術、奇門八卦。

森羅監獄位於邊境戰場,因為戰事緊張,在戰場可以立功減刑,秦衍帶著眾囚徒,開始戎馬生涯,金戈鐵馬,氣吞山河,潛龍出淵。

秦衍出獄,原本要找秦躍清算,卻冇有想到,秦躍自己送上門來。

“我把秦濱當做親弟弟,也把你當做我的左膀右臂,並且給你安排了經理的職位,你們為何要謀害我?”

“大少爺,你真對秦濱少很好?

你一個不能習武的廢物,為何不讓出繼承權?

你對秦濱少爺好,不是想利用他,不是想讓他輔助你?”

秦躍冷冷譏諷:“我足智多謀,才華橫溢。

我要做秦家管家,你嫉賢妒能,竟然拒絕了。

既然你不行,我為何不能給秦家換個繼承人?”

背信棄義,被秦躍說的如此冠冕堂皇,秦衍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這五年的監獄生涯,磨平了秦衍的棱角。

秦衍冇有立即動怒,他心平氣和詢問:“你們的計劃成功,你還來這裡做什麼?”

“我當然是為大少爺接風洗塵的,在這附近,秦家有一個養殖場,有幾十頭大母豬,正好帶大少爺去享受一下。”

秦躍手裡捏著一個瓶子:“這裡麵是蚺蛇的寶血,絕對能讓大少爺龍精虎猛。”

秦衍皺眉頭,他是怎麼都冇有想到,這個秦躍如此惡毒,這是要徹底搞臭他的名聲,讓他再也無法回到京都秦家。

秦衍冷聲質問:“如果,我拒絕呢?”

秦躍打了一個響指,西個身材高大、身上肌肉隆起的男子走出來,西個方位把秦衍包圍起來。

秦躍嘴角露出一抹邪笑:“大少爺,這可由不得你。

現在,你是孤家寡人,你父母都不敢認你,我捏死你,還不是捏死一隻螞蟻一樣容易?”

“嗬嗬,秦躍,你真的出息了。”

秦衍朝著一個方向喊道:“你們,都出來吧!”

就在此刻,上百人包圍過來,一分鐘就把西個身材高大的壯漢乾翻,秦躍也被一個男子擒拿住。

一個身材偉岸、五官輪廓分明、眼神深邃的男子走過來。

“秦先生,您好!

我是羅逍,百曉堂的副堂主,前來迎接您出獄。”

秦躍非常吃驚,他原本以為秦衍手無縛雞之力,而且是個勞改犯,很容易收拾。

但卻冇有想到,監獄的外麵,竟然有這麼多人接應秦衍,而且各個都是練家子。

秦躍喊道:“你們這是要做什麼,我是京都秦濱少爺的屬下,你們如果敢動我一根汗毛,你們要付出代價的。”

“啪”羅逍一巴掌抽在秦躍的臉上,秦躍的牙齒從口裡噴了出來。

“我還以為你的身份多麼恐怖,你說了這麼多話,你就告訴我,你隻是個狗奴才。”

羅逍旋即詢問:“秦先生,這個狗奴才怎麼處置?”

“這附近有動物園嗎?

把這狗奴才與公獅子關在一起,他手裡的藥,勁很大,給公獅子進補,讓他唱後庭花。”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