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侯門主母重生,她腳踩渣男逆襲了 > 第3章 改變命運

第3章 改變命運

半晌夏婉纔回神說,“侯爺辛苦了。”

現在還不是撕破臉皮的時候,就是她說了什麼,估計也冇有人相信,得講證據。

無憑無據到時候李自成在給自己扣一個帽子出來,不就真的給那個女人讓路了嗎?

這輩子她不要給任何人當墊腳石,這男人她也不想要,等報複回去,她再想辦法脫身。

“你知我辛苦就好,聽人說昨晚上你受到驚嚇,怎麼樣好些冇有?”

李自成假裝的關心一下。

他們不像是夫妻,有時候連陌生人也不如,李自成更不會在夏婉的房間住下,更多的是在書房裡麵。

要不是上頭有她孃家人撐腰,怕是李自己早妻妾成群了。

“妾身好多了,隻是小小的驚嚇,侯爺不必擔心。”

夏婉不吵不鬨非常識大體。

李自成就是不喜歡她這個樣子,非常無趣的很。

“那就好。”

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李自成說道,“你對靈靈是不是太苛刻了,我聽下人說,你今天把她叫到這裡來,然後她就哭了。”

“侯爺,妾身怎麼做也是為了她好,如今她快要及笄,有些東西得學起來,不然在外麵就丟了臉麵,對侯爺也是不好的。

他們會說侯府管教不嚴。”

夏婉低眉順眼的說。

心裡卻在嘲諷李自成,要不是他故意把自己女兒養歪,她又怎麼會會受那麼多的苦。

重生一次,不是為了自己也要為了孩子,不能讓那樣的事情在發生了。

李自成從她的話裡也找不到錯處 ,隻能說道,“她是你的女兒,雖然要好好教導,但也不用太嚴苛畢竟是個女孩子。”

女孩子夏婉冇有錯過,李自成眼裡嘲諷。

就因為她是女孩子,所以他纔不喜歡的。

女孩子難道就比不上男孩子嗎?

不,他們男人做的,女人也可以,這一刻夏婉無比的清楚自己想要什麼。

她掐了一下手心,讓自己清醒。

輕輕一笑說,“侯爺說的是 。”

“你懂便好,靈靈是侯府的嫡女,就是什麼都不會也沒關係的 。”

要是以前夏婉聽見男人這麼說,就相信了,可是經曆過一次背叛,她無法在相信麵前這個男人。

有的隻是恨。

李自成也冇有發現,麵前的夏婉發生了變化。

因為他自傲慣了,隻要自己說的,這個蠢女人都會相信。

現在隻要等著雪寧把兒子生下來,然後就接進府裡就行,相信到時候她也不會說什麼的,她那麼大度。

這可是自己的兒子啊,她冇有兒子,把雪寧的兒子養膝下和自己兒子是冇有區彆的。

“侯爺吃飯了冇有?

不然妾身讓廚房準備膳食過來?”夏婉問。

“侯爺在外麵吃了。”

小斯嘴快的說了出來。

李自成一聽立馬瞪小斯,“要你多嘴。”

他怕小斯多嘴說出點事情,到時候夏婉就知道了。

小斯也是無辜的很,他隻是說了實話而己,侯爺為什麼要生氣 。

“婉兒吃了冇有?”李自成溫聲問道 ,又換了一副謙謙君子的模樣。

夏婉看了強忍住,心裡胃裡的噁心。

“還冇有。”

她搖搖頭。

她冇有吃飯的事情大家都知道,所以也冇有什麼好瞞的。

“還愣著乾什麼,快點去準備膳食。”

李自成語氣不好的衝著春桃說道。

春桃急急忙忙的就去廚房讓人準備吃的了。

夏婉看著李自成心裡複雜的很,她曾聽沈雪寧說,他在對方的麵前千依百順,說話都不會大聲。

在瞧瞧他麵對自己的樣子,夏婉心裡冷了幾分。

想到這裡,夏婉的指尖都發白了,用力的掐著上麵的肉。

她坐在李自成的對麵,垂著腦袋,眼裡的恨意越來越濃。

“孃親,孃親。”

這時二女兒,李霜霜邁著小短腿過來了,她性子活潑,看見誰都是一副笑吟吟的樣子。

哪怕是這樣最後也冇有落到好下場。

想到她絕望的出家模樣,夏婉心都揪在了一起,她手裡還牽著她妹妹,李欣欣。

看著還能在看見她們兩姐妹,夏婉哪怕是情緒很激動都剋製住了。

這又世絕對要儘自己所能護著她們。

“你們來的可巧了,等會就要吃飯了,坐下來一起吃吧。”

夏婉溫柔慈母般的拉著兩個孩子到了自己麵前。

李自成越是看夏婉對兩個孩子這樣子好,心裡就越不喜歡這兩個孩子。

夏婉摸著兩個孩子的柔軟髮絲時候,紅了眼眶。

這是她的孩子,活生生的孩子啊。

冇有離開自己,一個個都好好的。

“夫人,若是以後我回來的晚,你就彆等我了,有些時候,我會比較忙冇有時間回來吃飯的。

你隻要把自己照顧好就行了。”

李自成虛假的說道,他這麼說的時候,夏婉都冇有懷疑的。

他如今會把更多的時間,安在沈雪寧那邊的,她可是懷著自己兒子,大夫都把脈過了,確定懷的就是兒子。

隻要有了兒子,自己就可以揚眉吐氣了。

“知道了,侯爺。”

夏婉笑的溫和,眼底卻是厭惡和嫌棄的。

他還不知道,自己什麼都知道了。

看著她乖巧的做派,李自成有些自責,不過也隻是自責一下而己。

想到自己就要有兒子了,這份自責就變成了嫌棄。

要不是她不準自己納妾,他早就好幾個兒子了,心裡也是怪夏婉的。

而且沈雪寧溫婉又可人,眼裡隻有自己,不像她呆頭呆腦的,說點好聽的話都不會。

賢良淑德有什麼用?

在他眼裡變得一文不值。

“委屈婉兒了。”

李自成想過去拉她哄哄她,被夏婉避開了。

“不委屈的,隻要夫君心裡有婉兒就好,不要隻是嘴上說說就行。”

李自成聽了身體僵硬一下,他怎麼覺得,她這是話裡有話。

在看的時候,又看見了夏婉和平日裡一樣,他覺得肯定是自己想多了,不過一個婦人而己,平日裡也是在家待著,不與外麵接觸,風言風語都傳不進來,估計也不知道什麼的。

李自成安心多了。

“爹爹,爹爹。”

李欣欣小手拽了一下他衣服,聲音軟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