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侯門主母重生,她腳踩渣男逆襲了 > 第4章 仇人相見

第4章 仇人相見

李自成看著小女兒愣了片刻,這個孩子是長相最像他的。

可惜終究是個女孩子,頂不起侯府門麵,還是要靠兒子。

夏婉注意到,李自成看自己小女兒的嫌棄樣子,眉眼變得越來越冷。

“爹爹,抱抱欣欣好嗎?”

小孩子期待的看著他。

“你爹爹今天辛苦了,娘抱抱。”

夏婉怕李自成拒絕,傷了孩子脆弱的心,先開口說。

李欣欣噘嘴有點失望,不過有孃親抱也是一樣的。

她乖巧的窩在夏婉懷裡蹭了蹭,身上都是奶香奶香的味道,夏婉可喜歡了。

以前是她忽略了對女兒的調教,一心撲到這個男人,以為隻要事事為他考慮,他心裡就會有自己,就會有這個家。

死的時候她才知道,自己在這個男人心裡一文不值,他要的不過是一個不爭不搶的女人,替他把孩子養大,然後在一腳踹開。

其實這個主母的位置坐誰都可以,隻要夠聽話,夠乖巧就行了。

等飯菜上來時候,李自成也隻是隨便應付吃了兩口就走了。

房間裡麵冇有李自成,夏婉自在多了。

倒是旁邊的春桃抱怨起來,“侯爺總是這樣匆匆忙忙的,外麵事情在多,也應該陪陪夫人纔是。”

外人都替自己抱不平,可是以前的自己卻瞎了眼還瞎了心,以為都是正常的。

其實事情早就不正常了,隻有自己傻乎乎的以為,以為而己。

“春桃,以後少說侯爺的事情知道嗎?”

夏婉提醒了一下。

如今重來一次,她不想在意這個男人,更是不想聽見這個名字。

每每和他坐一起,自己都萬分噁心。

春桃還以為夫人,是因為侯爺走了,所以不高興的。

“知道了夫人。”

她老老實實點點頭。

吃過飯孩子們走後,夏婉也出了一趟門。

“夫人我們這是要去哪裡?”春桃問道。

“柳林巷。”

夏婉聲音淡淡的,都快要淡出水一般,春桃都有些不懂了夫人這是什麼意思。

馬車纔剛剛停在這裡,夏婉掀開了簾子就發現沈雪寧大著肚子從裡麵走了出來。

“夫人你小心一點。”

婆子小心的在旁邊伺候著。

沈雪寧端的是溫柔似水,在外麵也是一樣的,聲音溫溫柔柔說道,“王嬤嬤我冇事的。”

王嬤嬤冇有說話,隻是在旁邊伺候著。

這一胎老爺極為看重,所以她做什麼事情都是小心翼翼的。

“夫人你在看什麼,我們要不要下來。”

春桃見夏婉半天不動,就問道。

夏婉眼珠子一轉,在春桃耳邊嘀咕了幾句。

春桃也冇有多問什麼,便跳下馬車去準備了。

沈雪寧也從巷子裡麵出來,這是她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大著肚子去外麵散步,這是大夫說的,這樣有利於她生產。

“乖寶貝,隻要你平安出生,那就可以過上好日子了。”

沈雪寧偷偷的對著肚子裡麵的孩子說到。

王嬤嬤冇有聽見的。

就是聽見了,也見怪不怪,因為沈雪寧費力勾搭侯爺是為了什麼,還不是想進侯府嗎?

侯母又是個冇有兒子的人,隻要沈雪寧一舉得了兒子,這侯門到底誰做主母還是一個未知數呢?

所以伺候沈雪寧的時候,王嬤嬤十分認真負責人。

兩個人走在平常的路上,這個時候忽然一夥流氓從外麵把路給堵住了。

她們想要往回走,但是走不了了。

這個時候,也冇有看見有人過來,想要喊救命都難的。

“你們,想要乾什麼。”

王嬤嬤擋住這些人,凶巴巴說道,“你們可知道我們是誰家女眷嗎?”

流氓可不管這些人是誰家的,他們不過是嚇唬一下對方罷了。

“老子管你們是誰呢,說起來這娘們還挺好看的。”

流氓目光猥瑣的在沈雪寧身上來回的轉悠。

沈雪寧臉色發白,噁心的要死。

“夫人,前麵發生了事情。”

馬伕朝著巷子過來時候,就看見擋路的這些人。

沈雪寧不知道馬車裡麵坐的是誰,現在這個情況,隻能求麵前的人幫忙了。

“求夫這位夫人救救我們吧!”

沈雪寧可憐巴巴的說道。

馬車簾子被人掀開了,夏婉就看見了那熟悉的討厭臉。

西目對視,兩個人都愣了片刻。

沈雪寧曾經有幸見過夏婉的,所以在看見是她時候,她無比後悔自己求人了。

“把這些人趕走。”

夏婉聲音不冷不熱的說道。

侯門主母的威嚴可不是蓋的,沈雪寧站在一旁,要不是有王嬤嬤攙扶,大腿軟了。

王嬤嬤有差不多,不過心裡更是鄙夷沈雪寧,就這樣的想要做主母怕是不夠格吧!

到最後還是要看老爺對她有多少寵愛了。

若是寵愛,倒是可以掙上一掙。

不多會這些人就被趕走了。

沈雪寧隻能硬著頭皮道謝。

“多謝夫人救命之恩。”

沈雪寧抬了抬脖子,夏婉就看見了她脖子上麵的玉墜子,還看見了一對玉手鐲。

這可是她的陪嫁之物,冇想到那個男人卻拿著自己東西堂而皇之的送人。

自己的嫁妝怕是被挪用的所剩無幾了。

“還不知道妹妹怎麼稱呼呢?

咱們都是女人,互相幫助也是應該的。”

夏婉笑的溫柔無害。

可是這樣子沈雪寧還是心神不寧,畢竟是小門小戶出來的,又冇有經過鍛鍊,夏婉在問她花的時候就走神了。

還是旁邊的嬤嬤幫忙說的,“回夫人,我們家夫人姓沈。”

“哦,原來沈妹妹啊。”

夏婉又笑了笑。

沈雪寧這個時候回神了,和夏婉客套了幾句就走了。

急的不行。

“這婦人還真是奇怪,咱們又不是豺狼虎豹的,好像很怕我們似的。”

春桃悠悠的說道。

當然怕,怕自己知道這個事情,她就進不了侯門了。

“我們走吧。”

夏婉冇有說其他的。

今天隻是來看看她而己,大餐還在後麵呢?

隻是來看看她,都被嚇成這樣子了,也不知道她怎麼就,如此心狠手辣呢?

可能是人都是善變的吧。

一個巴掌拍不響,沈雪寧有錯,李自成更有錯。

如果不是兩個人狼狽為奸,她的女兒下場就不會那樣淒慘。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