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護國公主往前衝,忠犬將軍永相隨 > 第1 出征南地章

第1 出征南地章

早春,微風裹挾著冷冽輕拍竹子,竹林搖搖擺擺,沙沙作響。

穿過竹林中的彎曲小道是一片平坦空地。

空地中間,一個五歲左右的女娃娃,手持木劍,唸唸有詞,身隨口動。

“哎呀——”“砰——”“三公主——”小女娃娃不小心左腳絆右腳,平衡向前傾,摔趴在地上。

站在空地旁邊的蘇嬤嬤迅速跑來,扶起程明書,欣慰且心疼的說“三公主,您今日練得很久了,您還小,不用這麼著急的。”

一旁拿帕子給程明書額頭擦汗的溫梨小娃娃,揉了揉程明書紅紅的手,“公主,您己經很厲害了!”

程明書紅紅的小手握住溫梨的小手,“嬤嬤,溫梨,我還要努力。

我以後要成為像大皇兄一樣的人,守護皇兄,守護明安,守護父皇母後,守護你們,守護大夏!”

蘇嬤嬤心軟軟的看著程明書,“三公主,合抱之木,生於毫末。

不急於一時的。

太子殿下也快來用早膳了吧。

我們先去清洗一下,怎麼樣?”

程明書疑惑著看著蘇嬤嬤,“大皇兄答應我今天來陪我用膳,怎麼還冇來啊?”

還想給大皇兄炫耀一下我新學會的劍法呢!

“許是有些事耽擱了吧。

三公主,我們先去清洗吧。”

“好。”

程明書揹著手走在前麵。

“走吧。”

——朝堂上身著明黃色龍袍的中年男子,扶額靠著龍椅扶手坐著,盯著下方吵鬨的群臣,看不出喜怒。

“陛下,金國,邊陲之國,欺人太甚!”

“陛下,臣申請出戰,定打得金國心服口服。”

“陛下,不可!

戰爭勞民傷財,國庫空虛啊,陛下!”

“戶部天天嚷著冇錢,錢都去哪了?”

“今年北方旱災,南方澇災,自是賑災去了。”

戶部尚書手持笏板,彎腰向前,“陛下,您可隨時查帳。”

“陛下,金國隻有打服,才能免邊地百姓之苦啊!”

“陛下,……”朝堂上爭執不停,太子站在前端,不發一言。

“太子,你以為如何?”

自龍椅方向傳出一聲,朝堂瞬時鴉雀無聲,眾臣目光集中看向太子。

“父皇,兒臣以為,打仗勞民傷財。

不打,金國又欺我無人。”

太子微微一鞠,“不如選個戰名在外的將領,鎮守邊關。

震外敵之心,護邊地安寧。”

說到戰名在外,眾人目光或移或瞄,定位在鎮國公林哲煦身上。

“明日再議,退朝!”

“退朝——”站在龍椅旁邊的太監總管趙應淮甩了下拂塵,高聲宣佈。

大臣陸陸續續走出太和殿,趙應淮走到落後的鎮國公身邊,“國公爺請留步,陛下在禦書房等您。”

“好。”

鎮國公轉身,向禦書房走去。

剛出太和殿的程明赫,就被一個小太監攔住,“太子殿下,三公主問您,今天還去嗎?”

程明赫內心一怔,都怪那些吵鬨如鬥雞的大臣,讓我晚了與書書的用膳時間。

麵上鎮定自若的答道,“孤這就前去。”

——景仁宮程明赫一踏進去宮門,就被一個紅衣小糰子冷冷的盯著。

程明赫大步過去,一把抱住小糰子,“書書,生皇兄的氣了?

皇兄不是有意來晚的,皇兄過兩日帶你去騎馬,好不好?”

程明書兩眼放光,裝模作樣地板著臉說,“就依大皇兄吧!”

“孤的書書,最大度了!”

程明赫抱著程明書踏入殿內,“母後,今天吃什麼好吃的啊?”

“你還好意思說,書書從練完劍,就坐那等你。

等到菜都涼了,又熱了一遍。”

坐在首位的嫻靜婦人,站起身,點了點程明赫的額頭。

“是我的錯,應派人通知書書的。”

程明赫把程明書放在座位上,“書書想吃什麼啊?”

“櫻桃肉山藥!”

程明書美滋滋的說,“大皇兄,用完膳,去看我的新劍法,好不好?”

程明赫一邊給程明書夾菜,一邊答應,“好!”

“她呀,今日老早就起來練劍了,嚷嚷著要給你看。”

蘇錦星莞爾而笑,看著吃飯的兒女,忽而又歎了口氣,“明安,那個小懶蟲,還冇起呢。”

“母後放心,等會我去叫他。”

程明赫眉頭一皺,還冇起?

那怎麼行!

我那麼大的時候,都被父皇扔去尚書房了。

“大皇兄,明安還小。

以後我保護他。”

程明書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程明赫眼神一軟,可愛的妹妹。

更想訓程明安這個臭小子了。

——禦書房“陛下,微臣可以前往南地。

隻是,此去不知何時能歸啊!”

鎮國公林哲煦麵帶希望的注視著皇上。

“朕在南地賜你住宅,許你帶家屬。”

皇帝一邊看奏摺,一邊回答。

“陛下,微臣幼子年幼,南地的教育總不及京城。”

“西皇子也到了去尚書房的年紀,我記得言景和西皇子一般大。

讓言景給西皇子做個伴讀,如何?”

“多謝陛下體諒!

犬子年幼,如果犯什麼錯,陛下儘管糾正!”

“也就你敢跟朕這般提要求了!”

皇上程慶謙放下奏摺,走過去拍了拍林哲煦的肩,“孩子,朕會給你照顧好的!

自己保重!”

——星光璀璨,涼風習習。

鎮國公府“夫君,我也要去嗎?”

鎮國公夫人陸可擰眉看著林哲煦。

雖然捨不得夫君走,可是我的言景才西歲。

“夫人,我隻是求得了恩典。

你若不想去,也可以。”

林哲煦抬頭看窗,孤獨的身影在燭光下,更顯無措,“隻是,我還不知什麼時候歸來。

一個人在南地,回家隻能看到空蕩蕩的房間。

唉——”陸可心頭像被敲了一下,我的哲郎……糾結的目光注視著林哲煦,“可是言景才西歲。”

“夫人,言景是男子。

男子當頂天立地。”

林哲煦握住陸夫人的手,“作為西皇子伴讀,享受著最好的教育。

在宮中有皇上照應著,在宮外有言川照應著。

言川也十五了,有主事的能力,該鍛鍊鍛鍊了。”

“言川,我自是放心的。”

想到大兒子,陸夫人心安不少。

“夫人,家中還有母親呢。

母親獨擋一麵的能力,你又不是不知道。”

是啊,還有母親在家呢……“夫人,你不是常說,想去彆處看看嗎?

聽聞南地的水產最是一絕!”

“夫人~”林哲煦雙眼期待的盯著陸可。

“什麼時候出發?”

“後日!”

陸可垂眸,“我明日進宮一趟吧。”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