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護國公主往前衝,忠犬將軍永相隨 > 第3 公主入朝1章

第3 公主入朝1章

數日後“程明安!!!”

暴怒的程明書拽起程明安的耳朵,“本宮的雲紋弓呢?”

“疼疼疼……”程明安斜著頭,忽閃著他的大眼睛,“皇姐,你,先鬆開。”

程明書猛擰了一下。

“嘶——疼疼疼……”程明安眉頭緊皺,“皇姐,我剛要送給你。

你先鬆開,我給你拿。”

程明書輕哼一聲,鬆開她的手,“雲紋弓。”

“皇姐,你在這等著,我去給你拿。”

隻見程明安“噠噠噠”的跑開,再抱著一個深紅色盒子“噠噠噠”的跑回。

程明安將那個深紅色盒子放在書桌上,隨後緩緩向後退去,“皇姐,雲紋弓。”

看著深紅色盒子,程明安心頭一跳,不好,我的雲紋弓,危!!!!

“皇姐,你先彆開盒子。”

退到安全距離的程明安,撐著門框,“皇姐,你還記得父皇那把寶石雲紋弓嗎?”

“記得,怎麼了?”

程明書緊盯程明安,隨時準備出手,“父皇天天拿來饞我。

你也弄壞了?”

程明安慌忙擺手,“不是,不是。

我向父皇要來了。

知道皇姐喜歡,送給皇姐賠禮。”

程明書歎了口氣,明白自己的那把雲紋弓,多半是遭遇不測了。

懷抱深紅色盒子,程明書向前緩慢移動,“明日開始,本宮要在禦書房看見你。

溫梨——”程明安扶著門框,“夏若——”“西皇子。”

一個身著深藍色太監服的小太監彎腰走來,輕扶程明安。

程明安拍開夏若的手,“彆扶本宮,本宮心痛。

本宮不想去尚書房。”

“西皇子,皇上不是允你下個月纔去嗎?”

“三皇姐,讓我明日就去。”

悲傷的程明安看著院子裡隨風飄蕩的鞦韆,再見了,鞦韆。

再見了,蝴蝶。

再見了,……“西皇子,奴才聽說今日皇後孃孃親自在小廚房下廚。

炙羊肉快做好了……哎,西皇子,您等等奴才……”跪在地上的夏若慌忙起身,去追跑向小廚房的程明安。

十年後鞦韆的位置,變成了茶桌。

院子裡,擺滿了各種時下京城時興的玩意。

茶桌上,品茶而坐的是一位紅衣少女和一位俊朗男子。

俊朗男子緩緩倒茶,“三皇姐,你真要入朝堂?”

紅衣女子接過茶杯,“邊疆戰事不斷,不入朝,如何保家衛國?”

“公主入朝考試,難度較大。”

程明安擔憂的看著程明書,“開朝以來,不是冇有公主參加。

隻是都……我是擔心皇姐。”

程明書輕抿茶杯,“不怕。

區區考試,不足為懼。”

看著麵前自信張揚的少女,程明安眼角帶笑。

“皇姐心中有數便好。”

程明安又給程明書倒了一杯茶。

程明書將茶一飲而儘,“我還有事和林言景商議,先走了。”

“真不知道,言景哥是我的伴讀還是你的伴讀。”

程明安擺弄著茶具,微微抬眸。

程明書大步向外走去,“你這茶葉不錯,回頭給我的公主府送去一份。”

微風吹過程明書的髮帶,張揚熱烈。

這就是太子皇兄帶出來的公主啊。

程明安垂眸,“夏若。

這次考試出題的是誰啊?”

“西皇子,聽說是翰林院院士張正葉主撰。”

“我記得他是二皇兄的人。”

“西皇子放心。

奴纔打聽好了,兩個副編分彆是翰林院學士林以、宋亞。”

程明安鬆了口氣,細細品起了茶。

宋亞啊,太子皇兄的人,最是忠心不過了。

林以,以剛正不阿聞名,得罪了不少人。

不然也不會這麼多年止步學士了。

有宋亞和林以在,諒張正葉也翻不起什麼風浪。

不說偏袒皇姐吧,至少也不會過於刁難皇姐。

以皇姐的才華,不足為懼。

嗯,讓我想想送皇姐什麼賀禮好呢。

鎮國公府一淺藍色騎裝男子立於門前,見程明書紅衣翩翩而來,忙走上前,“公主吉祥。”

“不是說了嗎?

以後見了我,免了行禮。”

程明書擺擺手,向府內走去。

林言景連忙起身,緊跟其後。

“南地戰事如何了?”

程明書大步向前走去。

“前幾日,兄長來信說,自父親中劍昏迷以來,戰事愈演愈烈。

金國像是看見火的蛾子一般,一個勁的往前撲。

雖冇有大動作,但南地百姓生活不安。

兄長擔心,奸佞會挑動群眾情緒,趁此作亂。”

林言景神色擔憂,眉頭緊皺。

程明書微微蹙眉,不發一言,踏入林言景書房。

細細看著疆域圖,手指在上麵指指點點,“南地之鄰,竹南。”

“公主,竹南是友國。

竹南最受皇帝寵愛的公主,如今在我國當貴妃呢。”

林言景細細思索。

兄長說過,竹南從不參與我國與金國的戰爭。

竹南大將承諾,需要之時,會與我軍合作,攻打金國。

程明書微微勾唇,看著竹南的地圖。

顏貴妃啊。

邊陲之國的示好,一個從嬪位一步步升上去的貴妃。

有意思。

看著林言景低頭細細思索的乖巧模樣,程明書眉眼彎彎的靠了過去,抬起林言景的頭,“小景弟弟,你且記住,竹南不簡單。”

林言景眸光流轉,“公主,我信你。”

細細一看,林言景的耳朵慢慢蓄上了粉紅。

程明書美滋滋的往書桌一坐,“本宮要複習功課了。”

林言景點了點頭,坐在了程明書旁邊的椅子上。

熟練的抬手找出了一本小人書,投入他的連環畫世界。

程明書歎了口氣,從林言景手中把書抽走,又塞回了一本兵法書,“看這個。”

林言景捧著書,委屈巴巴的看著程明書。

程明書淺笑的看著林言景,“你不是說要在戰場上保護我嗎?”

林言景驕傲地微微抬頭,“我的武功可是大夏第一。”

程明書溫柔且不容置疑的說,“戰場瞬息莫變,光靠武功會吃虧的。

快看。”

林言景低聲應允,緩緩打開了書。

陽光透過窗子透進來,給低頭看書的兩人鍍了一層寧靜的金邊。

三日後太子程明赫看著紅衣女子,自信張揚的踏入貢生院,眼神中流轉著驕傲與欣賞。

那個跟在自己身後故作老成的小丫頭,己經要出來闖蕩了。

多年後,程明赫聽人說起護國公主的驍勇,眼前浮現的都是這一幕……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