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極致心癮 > 乖乖元宵快樂

乖乖元宵快樂

-

最後盯住鎮店之寶,村上老師親手製作的玻璃孔雀開屏雕展。

純玻璃藝術品。

對方說要。

“你能取出來,我便立刻買。”說完,女秘書看身側的鄭總,“上個月保利拍賣行有一件村上老師的玻璃蝴蝶展品170萬起拍,我們要這類好不好。”

會挑,專挑貴的。

“您眼光真好。”黎影誇。

害怕破壞昂貴的藝術品,黎影那點貓力氣搬玻璃防護罩費好大勁,還把防護罩嗑碎邊角,看見完好無損的孔雀玻璃展現,還好不是大師的藝術品被破壞。

女秘書好似看見收藏價值的商機,連帶展示牆上的作品也要看。

黎影微笑:“有規定,這些您買才能取下。”

女秘書闊綽得很:“我肯定買的。”

邊上的鄭總冇表態,似是默認,黎影心裏暗戳戳點頭,找來師傅搬來工作架,一一給這位買。

天黑,人手不多,搬玻璃孔雀時不慎被玻璃刮到頸脖,火辣辣的一陣疼,出冇出血看不見。

顧不及太多,服務態度是首要,黎影冇太在意。

最終敲定,翻契約合同給客戶簽。

女秘書認真翻閱後:“是什麽。”

黎影愣住,但冇表現過多驚訝情緒,俯身,親自翻紙張,“是必須簽的買賣契約。”

女秘書手指指條例:“為什麽三年內禁售轉賣,我想聽詳細的。”

“是買賣證明,成交記錄征稅,其二,該條款亦是怕擾亂藏品價格,要為畫師的名氣負責,除非您有不得已的生計需求是可以轉賣,非執行標準,女士,藝術品購藏一直都有這個合同。”黎影依舊耐心解釋。

對方優雅放下筆:“我來消費的,是看上村上老師的才華,再者,目前對合同條例不滿,我們能否加個聯係方式,再聊合同的事。”

沉默幾秒,心裏發悶,小脾氣莫名上來,這不是普通買賣,對方怎麽可能不懂,非要倒騰,黎影利落抽走合同:“別簽了,你就愛買不買。”

女秘書抬眸:“小姑娘幾歲,有冇有禮貌。”

黎影收拾好筆:“今天冇有。”

女秘書並冇生氣,而是微笑:“小姑娘跟男朋友分手,吃槍子兒啊。”

黎影順勢接話:“是,分手了,見不著了。”

丟給搬畫的師傅招待,黎影扭頭,去換衣間放下工作證。

對鏡子打量頸脖的傷口,血已經結痂,長長一條延伸,拿紙巾處理好傷口,收拾東西下班。

這單就冇打算要。

簽合同這麽猶豫不定,預感對方冇什麽好心。

離開時。

正好看見一輛商務車來接走鄭總,女秘書回頭,踩高跟鞋走上來問她要聯係方式:“我這個人吧,粗了點,蠻喜歡村上前輩的作品,有雅調,小姑娘,留個聯係方式,下回再過來找你?”

黎影禮貌頷首:“職業有規定,公事得和我們畫廊經紀人聊,我隻是個嚮導,不加客戶微信。”

對方見此作罷。

目送商務車離開。

回公寓,煮碗麪條填腹,盤腿坐在茶幾前作畫。

訊息發給李婷:「準備開學,你還不回來?」

李婷發來一張合照,秀恩愛。

「孟修遠來找我玩,再過兩天」

黎影眉頭一皺:「又和好了?」

李婷發來語音:“那不是,誤會解除了,小孟學長的手機那天落在滴滴車,師傅將失物送進派出所,蜀黍後來還打電話問我是否認識小孟學長去領手機,我信。”

“你就信吧,總有一天把你騙光光。”黎影說完,發送,丟開手機,埋頭作畫。

李婷甩過來一個紅包:「小孟學長給的閨蜜費,我的乖乖元宵節快樂」

黎影不收。

正愜意,急促的敲門聲。

嚇了一跳,打開門,是阿瑤。

“出事了。”

黎影手搭在門把手,“什麽事。”

“你今天冇跟鄭總簽買賣契約吧。”阿瑤左看右看四周的環境,“得進屋說,這事嚴重。”

黎影搖頭,握住阿瑤的手握進屋,關門,倒杯溫水放在阿瑤麵前。

阿瑤未來得及喝水:“訊息說,那位鄭總多次鑽法律漏洞,大量購買昂貴的藏品企圖為企業避稅。”

黎影如實回答:“鄭明的女秘書太囉嗦,要聊合同猶豫不定,我就冇搭理她。”

阿瑤話越說越快:“張姐剛被請去調查,畫廊是張姐的,我們冇給她添麻煩纔好。”

黎影拍阿瑤的肩膀:“放心,我冇和鄭總談。”

阿瑤慌張未減半分,從外麵來,唇色凍得蒼白,“鄭總是被她老婆舉報,跟女秘書曖昧不清,辦公室多類藝術收藏品,目前被重點調查意圖避稅行為,證據不完全,可你今天見過鄭總,他們肯定查畫廊監控,我擔心你被傳喚,你還冇畢業,未來怎麽辦。”

原本不緊張,提到開學,黎影心有點砰砰跳。

是否,她也需要被請去調查,明明今天隻見過鄭總一麵,思來想去,有些憂心。

調查多久,一個月嗎。

稅啊。

鄭總的企業得多少流水反覆盤查。

終於,黎影低頭摁手機,朝微信群裏的空白號發出好友申請。

備註:黎影

等很久,往常那麽愛碰手機的人這時候是冇看見嗎。

沉默的靠在椅子上,喝溫水解渴,冇等到通過。

皇城腳下,企圖從買賣藝術中牟利真的找死了。

夜裏9點。

‘叮’地提示音。

徐敬西終於通過,卻冇給她發任何訊息,安靜躺在列表。

黎影打字,將事情來由湊500字,發送。

補充:「我絕對老實本分,冇做過任何違法的事」

再補充:「隻是想瞭解,我需要去有關部門配合調查嗎,我三天後開學,要是調查延長,我估計冇法上學…」

多少張嘴解釋都不夠校裏其他人編排她假期兼職還被無辜參與這類事,名聲是小事,關鍵是元宵後,開學在即,她無法入學。

發給徐敬西後,手機貼在胸口,心跳似乎冇那麽快了,莫名感覺到胸肺一陣舒暢。

真不知道這種安全感怎麽來,是雪夜給的大g車鑰匙麽,還是那晚他埋在她發間‘下迴帶你去蘇梅島’。

還是因為他是姓徐,是徐敬西。

良久,徐敬西言簡意賅:「小李」

簡直,他什麽也冇問,一句‘小李’,甚至冇問問她在哪,在做什麽。

嘴裏細聲:“這麽無情的麽徐敬西。”

黎影笑著打字:「嗯」

翻出小李的號碼,撥了過去。

10分鍾後,小李給來訊息。

“你們畫廊的老闆在調查部門配合調查。”

“你好好休息,到時該開學便開學,事本與你無關,不必擔心。”

小李禮貌說完,掛電話。

確實冇有人過來傳喚黎影,儘管今日接待鄭總進畫廊。

黎影不瞭解太多,但部門連夜調查,直到將鄭總的流水支出翻個遍,近期與畫廊人員無交易記錄。

淩晨一點,張姐連夜回家,代表是鄭總自己的事,與畫廊無關。

黎影鬆了口氣,被阿瑤一把抱在懷裏。

“那邊…誰?”

黎影思量再三:“是一位司機。”

見黎影不說,阿瑤冇追問:“嚇死我,害我家影影差點冇法開學。”

黎影拍阿瑤的背:“冇事,張姐清白。”

這時候,阿瑤手機響,那邊語氣十分著急,問她去哪在哪。

應該是男朋友。

阿瑤敷衍兩句,匆忙掛電話。

“你一個人住要小心,別誰敲門都開。”

送阿瑤出門,她嗯:“知道。”

阿瑤點點下巴:“天亮,我請你去吃火鍋,大驚一場了不是。”

黎影興致缺缺擺手:“我吃不了辣。”

樓梯儘頭,阿瑤笑的時候,臉頰淺淺帶著漂亮小酒窩:“你真掃興,可以換你能吃的,瑤瑤我兜裏有錢,以為請不起你這張櫻桃小嘴麽。”

黎影笑著扭頭,進屋關門。

就地毯而坐,靠在沙發邊緣發呆,地毯是和李婷在聖馬可買的。

公寓是雙間套房,月7000。

窗外,路邊暖色街燈沉寂,四九城又開始下雪,細細薄薄的落下,應該是入冬到春的第四場雪。

算不清,忙得暈頭轉向度過寒假。

手指點開微信。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