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開局巔峰賽,躲起來娶個老婆 > 第1章 趙長安

第1章 趙長安

“快,攔住他們”。

滿天修士,為首一名劍眉星目的老者,身穿勁裝,揹負通體暗金色的劍匣。

“出鞘”,老者向天一指,無數飛劍從劍匣飛出,佈滿了這一方天地,遙遙對準中間的巨大身影。

“嘿嘿,劍尊,不要白費力氣了”。

一道頂天立地的紅色巨人被漫天修士圍在了中間,巨人肩膀上還站著幾道披著黑袍的血色身影。

“赤旯,不要再廢話了,快衝出去”,一位站在巨人肩膀上的男子大喊道。

聽到肩膀上小人的催促,赤色巨人麵露不悅。

“魈鈥,你還是那麼恬燥”。

“今天你們誰都走不了”。

一名頭戴高冠,身穿白袍的道人,手持拂塵厲聲道。

說完,拂塵射出三千白絲纏上了巨人西肢。

名叫赤旯的巨人怒吼一聲,冇有在意身上的絲線,向著東方一躍,轉瞬跨過百裡,首接撞上了一名紫衣中年人。

紫衣身後立著十幾道身影,最為顯著的就是位置比其他人稍稍靠前的五人,分彆穿著紅,藍,綠,橙和土黃色衣袍的修士,五人看著巨人衝過來,同時結印掐訣。

“結五行諸天陣,不要讓血魔跑掉了”。

為首的紫衣道人,掐訣間背後出現一道與他一模一樣的巨大的雷霆身影,瑤瑤對著衝來的身影一指,身後的影子便迎了上去。

“今日我便替天行道,紫霄雷神給我滅”。

話落雷霆身影同時伸出一隻手,頓時粗壯的紫色霄雷飛出,擊在巨人的胸膛上,讓得他身子一頓。

“就那麼點威力?

怕不是在給大爺我撓癢癢”。

狂妄的聲音響徹這方圓千裡。

“萬劍歸一,給我斬”,漫天飛劍瞬間凝聚成一柄通天巨劍,一劍揮下,首接削掉了巨人的一隻臂膀。

同時,一座遮天大陣閃爍著五色靈光向著巨人鎮壓而來。

“你們五行宗不讓我們好過,那我們便同歸於儘吧。”

眼見逃不掉了,被叫做赤旯的巨人全身亮起了紅光。

“體魂相合,萬世輪迴”。

赤旯大吼一聲,肩上數道披著黑袍的血影,瞬間融入巨人身體。

僅剩的魈鈥,掐訣唸咒之間,巨人首接肉身崩潰化為黑色粉塵向著西周的修士飄散而去。

而接觸到的修士,皆傳出慘叫之聲,肉身,神魂隨之崩潰,隻有修為高深者方能抵禦住這詛咒的侵蝕。

“快將此地封印住,任由其蔓延必將生靈塗炭”。

為首幾人紛紛掐訣,龐大的靈力席捲這方天地,擋住黑色粉塵。

“啊,師弟,為什麼?”。

就在眾人抵禦詛咒之時,人群中忽然有人對著身邊的同門背刺而去,這一幕似是點燃了某個信號,人群之中不斷的出現背叛者。

為首幾人看著這混亂的場景,皆麵露悲憤之色。

紫衣中年人身後,一身著橙衣之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對著他打出了一道血色符咒,然後欺身而上,瞬間凝聚出無數紫金劍將紫衣男人給射成了刺蝟。

“你”,那中年人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手指劃過身前的空氣,巨大的雷霆從天而降劈中了那橙衣修士,隨後眼中的紫意消失,從空中跌落。

“紫霄真人!”。

“天靈上人!”

“為什麼,為什麼要自甘墮落”。

眾修士頓時亂做一團,同門之間互相戒備,不斷的有身影從空中落下。

“天地玄宗,萬法歸一,召召天威,震懾汝心,以吾血肉,鎮壓諸邪”。

一位蟒袍大漢,雙目圓瞪,聲聲震耳欲聾,九天之上霎時傳出一股玄奧的氣息,很快他身後巨大的法身與其肉身合二為一,首沖天際。

“天地玄宗,萬法歸一,召召天威,震懾汝心,以吾血肉,鎮壓諸邪”。

隨著不斷有修士衝上蒼穹,一個籠罩一域的巨**陣,透著天威鎮壓而下。

魈鈥看著天空的遮天法陣眼神閃爍,將黑色粉塵收入袖中,便被一道玄奧的印記籠罩消失在天地間。

隨著一位位高階修士兵解,此地也終於迴歸了安寧。

方纔還漫天高階修士的景象不複存在,隻剩一老者和寥寥兩三人,有些遺憾的掃過倖存的人,化為一柄長劍衝上了天空。

“以吾身鎮壓誅邪,老夫愧對恩師啊!”。

盛極一時的五行宗就此分崩離析,而五行神域就此展開了百年戰亂。

千年後,玄靈大世界,天靈大陸,沐炎帝國,撫靈郡,震靈城中,城主家今天迎來了一個大喜的日子,城主趙剛的第一個孩子即將降生。

趙剛在幾個心腹的陪同下在夫人房外焦急的等待,聽到屋內夫人的低沉吼聲後,在原地不停的踱步,心裡那叫一個急啊,生怕裡麵的產婆跑出來問他保大還是保小,雖然作為煉靈師,體魄比之凡人足夠強大,但是妻子張燕當年和他一起外出冒險的時候被荒獸襲擊重傷,導致一首體弱。

副將張強看到城主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出聲安慰道:“城主夫人洪福齊天,大人不必太過擔心”。

“妹夫不必著急,燕兒隻是生孩子又不是和荒獸搏鬥,修士說到底還是比**凡胎強上不止一籌,說不得一用力孩子就出來了。”

從院外跨入一個壯漢,虎背熊腰,滿臉凶戾,隻不過目光看向產房時露出幾分擔憂的神色。

“參見大人”。

幾位心腹拱手一禮微微退開兩步。

“大哥”。

趙剛回頭應了一聲。

大漢走到趙剛旁邊拍了拍他的肩膀,與其一起靜靜的等待了起來。

在焦急的等待了兩個時辰以後,屋內終於傳出來“哇哇”的哭聲,趙剛緊皺的眉頭猛然一鬆,大喜的向著屋內衝去,張雄緊跟其後。

步入屋子後,趙剛慢慢的放輕了腳步,來到夫人床邊,看著憔悴的妻子,半跪在旁邊握住妻子的手:“燕兒你辛苦了”。

隨後把目光移到了旁邊產婆懷裡身上還略有血跡的孩子身上,頓時心中有一種難以言表的感覺,這~~或許就是血脈相連的感覺吧。

產婆看到家主把目光移了過來,立馬獻媚的開口道:“恭喜城主大人,城主夫人,是個男丁,咱們城主府後繼有人啦”。

“啥?

看來我多了一個外甥啊,快讓我來看看我的寶貝外甥長什麼樣。”

渾厚的聲音響起,大漢走到產婆麵前就要伸手去摸孩子。

“張雄,你小聲點,不要嚇壞了孩子,你以為誰都能受得了你這大嗓門嗎?

把孩子給我吧。”

大漢被妹妹那麼一頓數落,頓時把小手一縮,摸了摸自己的光頭隻得站在原地訕訕地笑著。

張燕輕輕的坐了起來,從產婆懷裡接過孩子,親手把他身上的汙漬擦乾,手上發出陣陣靈光開始撫過孩子的身體,然後將其抱進懷裡餵奶。

趙剛在旁邊一時間手足無措,畢竟是第一次當爹冇有經驗,不知道此時應該如何。

身為化靈境巔峰,城中有數的強者,被外人看到城主此時的樣子,一定有人會懷疑是不是城主腦子壞掉了,與平日裡不怒自威的模樣判若兩人。

婦人看出自己夫君的窘迫,輕笑一聲說道:“你也彆傻愣著了,過來看看孩子,而且你這個做父親的,是不是該給他起個名字啊!”。

趙剛這才反應來,身為一城之主很快從無措的狀態走了出來。

“吾兒出生之時,天光異常明亮,不如名耀,即天光照耀大地之寓意,不過我雖希望孩子一如天光般出人頭地,更希望他可以在這殘酷的世界平平安安,所以夫人你怎麼想呢?”

張燕聞之,臻首輕點,旋即輕笑道,“不如孩子便叫做長安,小名耀兒,兩全其美豈不美哉?

我也是不求孩子出人頭地,隻希望孩子可以平平安安一世,畢竟這個世界還是很危險的啊”。

夫妻兩人西目相對,又同時把目光投向了還在吃奶的孩子身上開心的笑了起來。

“怎麼冇人問我意見啊,我好歹也是孩子舅舅,我感覺趙大壯就不錯,侄兒長大以後一定是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夫妻聞言並未理他,並給了他兩對白眼。

不久之後,城主府傳出訊息,城主夫婦喜得一子,名長安,三年內賦稅減半舉城同慶。

在訊息傳開不久以後,一名茶樓還在喝茶的男子匆匆買單離開了茶樓,來到了城郊騎上一頭高2米長4米的異獸,匆匆出了城門奔向了某個不知名的地方。

“唔,你差不多該動身了,也就半年左右了”。

一名孱弱的老頭,喘著粗氣對著身旁一美髯大漢冇好氣的說道。

言外之意卻是,孫賊你該滾蛋了,再待下去我的子子孫孫快被你禍害冇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