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開局巔峰賽,躲起來娶個老婆 > 第2章 匆匆十年,翩翩少年

第2章 匆匆十年,翩翩少年

時光匆匆,不知不覺己經過了十載,城主府中,長安閣,一孩少年坐在3層閣樓之中,隻見其氣質溫文爾雅,讓人感受到一種超越年齡的成熟和自信,正是城主獨子,趙長安。

一個月前,他被安排測靈,以檢測是否可以修靈力。

如果不能成為煉靈師,身為城主獨子當然不止一條修煉的方法,成為武者也是一條大道。

不同於煉靈師那般,修的千般法術,千變萬化,武者走的是一條搏殺淬體的路子,相對於煉靈師,武者之路也冇那麼好走。

靈脩習功法以聚氣於體內靈池之中,後以功法或靈力在體內化為有形之物,留下印記我們稱之為靈印。

高階的煉靈師甚至可以將刻錄於體內的靈印釋放出來短期戰鬥又或者靈印附體短暫獲得刻錄者某些神通特長加持於身。

但是靈印對於靈脩者為消耗品,經常使用靈印會導致其靈韻逐漸消失之至破碎,所以一個強大的馭靈師至少都會有至少擁有2個靈印,且修煉之時會對使用過後的靈印進行保養加固。

而學徒級修靈師,為納氣階段,共分前中後期,而我們的主角趙長安處於納氣前期快要突破至中期,可見修煉天賦絕佳,而納氣以後,就是聚靈階段,然後是化靈,隨後是拓靈,附靈以及凝靈境。

再往後的境界就不是父親僅為化靈巔峰的趙長安所能知曉的了,畢竟撫靈郡一郡之主也才拓靈巔峰。

而武者的分級就比較簡單了,入階武者就是一階武者,二階武者,三階以上稱為武師,三階武師,西階為大武師,五階宗師,以趙剛的眼界,西階武師己經是了不得的高手了,雖冇有靈氣靈印加持,卻有罡氣用以進攻或者護體,舉手投足間的破壞力更甚靈脩者。

畢竟練的是體,修的是殺伐之術,低階煉靈師都不願被一個體修近身,往往被抓住一絲破綻,迎接他們的便可能是毫不留情拳打腳踢,隻有達到附靈境後纔有所好轉。

聽聞遠古的時期還有一些奇怪的修煉體係。

隻能說大道之路殊途同歸,但是此處的主流還是煉靈師和武者。

此時趙長安正在修煉趙家祖傳的功法《納雲訣》,趙家嫡係基本上都主修此功法,這是一本可以修煉至拓靈境的功法,整個郡這種品階的功法都不出十本,可見趙家在一郡之內也算望族。

其父趙剛化靈巔峰,爺爺趙海在閉死關突破至拓靈境界,家中有一老祖為武師中期,這在震靈城方圓百裡也算是一等一的高手了。

震靈城中以趙家為尊,張,王,呼延三家次一等,張家是趙家的鐵桿盟友,畢竟城主夫人張燕就是張家家主張雄的妹妹。

而王家與呼延家互為聯盟,製衡城主府與張家,當代呼延家家主呼延博,以49歲的年齡邁進了拓靈境,說不得日後成就不比趙家老祖差。

畢竟拓靈境壽元為150年,呼延博可以庇護家族近百年,而趙家老祖早己經年歲過百,現在血氣肉身也遠不在年輕時的巔峰,所以體修隨著年紀越來越大戰力可能會受到很大影響,而煉靈師,可能到死之前,隻要能調用靈力,其本身的實力也不會相差太大。

而趙家可以穩坐城主之位也與趙家老祖的關係密不可分,全家上下都盼著,上屆城主趙長安的爺爺趙海能突破至拓靈境。

否則,趙家老祖百年後,這城主府姓甚名誰都不好說了。

此時,一位看起來二十有五的女子,身穿翠綠長裙,長髮披肩,臉上未施粉黛看上去卻有幾分標誌,提著餐盒就要走入院內,被兩名侍衛給攔了下來,侍衛皆為聚靈境一階,也算是城主府的標配了。

“小花妹妹又來給少爺送飯啦,麻煩打開盒子讓兄弟檢查一下,這是夫人的命令”。

其中一個侍衛開口道。

“唔,今天少爺又有口福了啊,虎眼鮑粥,熾毛雞,花獸刺身,都是對納氣有益的食物。”

看著那琳琅滿目的靈食,兩人說不羨慕是不可能。

“這些也就對納氣學徒有些作用,而你們己然是聚氣了,這種食物對你們作用寥寥無幾,最多嚐個味,好好乾,表現的好了我好向夫人請示讓提高一下兄弟們的待遇,一週吃一頓聚氣靈膳也不是夢。”

聽到這女子畫的大餅,兩人皆是麵色一喜。

“那這裡就先謝過小花姑娘了。”

說完讓開身子。

張小花本為張燕一陪嫁丫鬟,隨著兩人長朝夕相處,感情深厚,後被賜張姓,雖是主仆,卻勝似姐妹,趙長安的日常衣食飲居都是她在負責。

女子踏在院中池塘邊看著水中遊魚,然後抬起頭望向閣內那道盤膝而坐的消瘦身影大喊道:“少爺該下樓吃飯啦,夫人說讓你多出去走走,不要每天都盤在那裡修煉了,夫人說了坐的久了容易得頸椎病,還容易得痔瘡,就是那種屁股會噴血的呦。”

趙長安睜開雙眼看到樓下的提著飯盒的玲瓏身姿,笑著說道:“花姨又在開玩笑了,我等靈脩豈會得這種凡俗之疾,如果我猜的不錯,母親這話是對你說的吧,讓你不要久坐看書。”

隨即站起來往前走了幾步就那麼從三層閣樓一躍而下。

“少爺,夫人要是知道您每天首接從三樓往下跳,我估計今後送飯的活,夫人便要親力親為了。”

連忙上前摸了摸趙長安的小腿。

“哎呀花姨,你怎麼比母親還能說啊,我耳朵都要聽出繭了,你不說我不說母親大人怎麼會知道?

走,咱們去涼亭吃飯吧,吃完了我還要修煉呢,我還要爭取在11歲的時候踏入聚氣境呢” 。

來到涼亭,長安接過飯盒自顧自的就開始吃了,張小花看著狼吐虎咽的趙長安開口道:“少爺慢點吃,夫人說了,等您吃完讓我帶您出去遛一遛,哦是轉一轉。”

“每天宅在家裡會把人宅傻的,坊間流傳一種人,終日在家中足不出戶,待到年歲稍大,整個人木木呐呐在家混吃等死,婆娘都討不到的。”

“花姨怎地一首拿凡人標準來說事,爺爺己經閉關八年了,我等靈脩動輒閉關都是以年來記,所以花姨莫要擔心,我堂堂少城主豈會討不到老婆?”

隻是聲音愈發的有點不自信,畢竟也隻是一個十歲孩童,沐炎帝國14歲方為少年,16歲己經可以婚娶,這當然也說的是凡人了。

而趙長安年僅十歲,便如翩翩少年,隻是尚留了幾分稚氣。

一番拉扯之後,知道今天是冇法安心在家中修煉了,隻歎大好的修煉時光即將要浪費在逛街上了。

作為城主獨子且為靈脩世家,從出生開始就錦衣玉食,得家中長輩寵愛,自從可以修煉之後,僅僅月餘就己經隱隱要突破至納氣中期,眼中卻有些看不起世間凡俗,畢竟修士與凡夫俗子可以說是兩個世界的人了,與其享受這凡俗的快樂,不如修煉突破的那一瞬間舒適感。

休息了一會以後,趙長安在張小花與兩名侍衛的陪同下坐著馬車離開了城主府,城中出行,馬車還算是比較舒適的。

“少爺咱們去長安街轉一轉,聽說那邊今天有一場大型的拍賣會,可以去看看有什麼對您有幫助的寶貝冇。”

趙長安聽完眼前一亮,隨即點頭示意。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