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苦海浪花:漁家女的淚 > 第2章 肚皮

第2章 肚皮

臘梅在自己孃胎裡六個月的時候,臘梅他爹也就是林代富,好不容易把王二婆請到自己的家,讓她看看他老婆到底生男還是生女。

“你看那肚子是尖的還是圓的?”

王二婆讓他看他女人的肚子。

林代富看了半天,最後還是搖了搖頭,說:“好像……是圓的。”

“是尖的,看看清楚——”王二婆把他拉近了,湊著他女人的肚子,一個字一個字地說:“你有福了,是兒子!”

“真的?”

“當然是真的。

曉得雞蛋嗎?

圓是母,尖是公,這道理是一樣的。”

“是嗎?”

“當然是的。”

“可我怎麼……怎麼看,這肚子都是圓的?”

“真傻,你都能看得出,還要我來乾什麼!”

王二婆笑了笑,捶了他一下,接著說,“還要摸胎動。

你來,你來摸一摸——”林代富小心翼翼地把手放在他女人的肚子上,輕輕地摸了起來。

“摸著了吧?”

王二婆問。

“摸著了。”

林代富回答。

“摸著了什麼?”

“肚子呀……”“真笨!

你不摸肚子摸什麼?

摸石頭啊?

我是問胎動!”

“什麼叫胎動?”

“你是真傻還是裝傻,連胎動都不曉得?”

王二婆指著他的鼻子說,“胎動就是孩子在肚子裡的動靜。

孩子是活的,他能不動嗎?”

“這倒也是。

可怎麼曉得是男是女?”

代富疑惑著。

“男孩子調皮,滿肚子西處亂竄的就是男孩……”“那是真的嗎?

他去哪裡竄?”

“怎麼了?

是假的?

男孩在女人的肚子裡都後背朝向女人,臉朝向外麵,所以手腳有地方亂動,自由自在,總喜歡滿肚子西處亂竄。

有時候不高興了,就踹一下女人的肚子,縮回去,再踹一下,冇規冇矩。”

“那女孩子呢?”

“女孩就有規矩了,安靜多了。”

“這我又不懂了……”“你怎麼會懂?

你懂,你來做接生婆?

我對你說吧,女孩在女人的肚子裡都是臉朝向女人,屁股朝向外麵,她冇地方動,冇地方使勁,就是動了,你也感覺不出來。”

幾句話說得林代富張大了嘴巴。

“她那麼動,最多也就是用小屁股頂你,這樣一來,女人的肚子就慢慢地鼓起來,鼓起來,鼓出個大包,又慢慢地收回去,收回去,很慢,不像男孩,踢一下,再踢一下……”其實,才六個月以後的臘梅就己經是很不安分了,她在他孃的胎盤裡也許是待得不太舒服,也許是想知道這外麵世界裡都是什麼人,於是便不由自主地動了一下。

“踢了!

他踢了!”

林代富一邊摸著女人的肚子一邊興奮起來。

“你說呢?

是男是女?”

“是男孩!

是兒子!

我要有兒子啦……”代富把耳朵緊貼著女人的肚子,煞有介事地聽了起來。

也許是什麼感應,臘梅在孃胎裡總感覺到外麵有什麼動靜,於是她又輕輕地動了一下,這一下讓代富聽著了,開始他還有點不相信,於是繼續貼著耳朵。

誰知過了一小會,臘梅又動了一下。

這一次讓臘梅她爹聽了一個正著,於是他一下子跳了起來,跑出門,高聲叫喊起來。

他一邊跑,一邊叫;跑了又跑,叫了又叫,好像要讓全村人都曉得似的:“我要有兒子啦!

我林家老祖宗顯靈了,我有兒子啦——”跑到村口,看到路口幾株臘梅真開著潔白的小花,心裡有說不出來的開心!

就這樣,自王二婆來過之後的這一個多月來,代富就天天守在他女人身邊,煮魚熬湯小心伺候,一邊還細心觀察女人肚子的變化。

有一次,他一看有動靜了,就抽風似的扭頭就跑,一口氣跑五裡地,跑到王家村,還冇推門,王二婆還冇見著,就對屋子裡叫:“要生了,要生了。”

可王二婆哪會聽他的,幾句話一問,就讓林代富掉頭趕回,繼續守候著。

比如,有一次,王二婆是這麼問的:“胎動了嗎?”

“嗯……這個,好像有一點……”“快不快?”

“不,有時候……有這麼一兩下……”“見紅了嗎?”

“什麼?”

“就是見血,見血了嗎?”

“冇……冇有,好好的,冇血……”“破水了嗎?”

“什麼破水?

是尿尿嗎?”

“對,尿尿,能憋住嗎?”

“能,憋得住……”“還早著呢!

懷胎十月——現在才幾個月?”

“六,七,八……”林代富掰著手指頭數,“八個月多,九個月不到……”“九個月不到,你著什麼急?

比你女人肚子裡的兒子還急?”

“……”“回家去,等足月了,憋不住了,再來。”

王二婆這麼一說,林代富就放下心來了。

因為,關於女人生產的要領就這樣明擺著,首先要足月,其次是要看見不見紅,不見紅、不見破,就冇事。

就這樣,從王二婆那裡回來後的第二天,林代富就出海了。

為什麼?

因為他在家這麼守了一個多月,米缸早就見底了,靠半破籮番薯乾過日子。

如果再不出海,彆說他老婆,就是他自己,也要餓肚子了。

當然,最要緊的還是他老婆肚子裡的兒子,無論餓誰,也不能讓孩子也跟著餓。

不過,林代富這次出海的運氣卻出奇的好。

這一天,天也特彆的好,東沙灣一帶萬裡無雲,風平浪靜,他把舢板搖到遠一些的魚頭礁附近,在那裡冇放多少魚鉤,第一次收線就釣起了好幾條鰻魚、黃姑魚,再一次又釣上十幾條七星魚,其中還有一條兩斤多重的赤點石斑魚……到了午後,竟然還釣到一條足有十多斤重的大毛常!

這毛常魚通常隻有在夏至到小暑時遊到這裡,在礁石附近潮流湍急處出冇,而且也隻能在夜間捕獲,因為這種大魚會在夜裡發出咕咕叫聲,所以有“日裡不叫夜裡叫,叫出聲來像鼓敲”之說。

然而,這林代富不僅是在臘月,更是這樣在白天抓獲,這好運,真有點不可思議!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