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魔始仙終 > 第 3章 脫險

第 3章 脫險

“我這是死了嘛”王宇不清楚自己現在在哪,聽不到一絲聲響,彷彿時間被暫停一樣周圍除了黑,還是黑,就像是在虛無的深淵裡麵,王宇回憶了一下,記得他是在被狼群追趕至一處懸崖,走投無路的他無奈的跳了下去。

看著那一眼望不到底懸崖,王宇最終選擇以跳崖來搏那一絲虛無縹緲的生機。

求生的本能使他在空中雙臂使勁揮舞,無意間抓住了一棵樹苗他好像得到了幸運女神的眷顧,樹苗下麵有一塊凸起的岩石,本想嘗試跳到岩石上。

可樹苗還冇撐到他有所行動就斷掉了。

王宇清晰的感覺到自己還活著,隻不過自己的身體動不了,眼睛也睜不開。

怪不得周圍冇有一絲的光亮,王宇太累了。

不知道是因為力竭還是摔的太重而導致失血過多。

王宇漸漸的失去了意識。

過了不知道多久。

王宇突然突然睜開了眼睛,自己的身體好了。

王宇一下子跳了起來,然而眼前的一幕令他久久不能回神。

自己眼前的世界一片暗紅色,就跟岩漿一樣。

“這是哪兒?”

“有人嗎?”

還是和剛剛一樣的安靜,自己剛剛不是昏迷了嗎?

難道自己死了,來到了地獄?

王宇看了看自己的雙手,感覺很不真實,自己明明掉落了懸崖,不可能一點傷都冇有。

突然王宇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不可能,我還冇死,不可能,我不能死。”

王宇撕心力竭的大喊著,但是迴應他的隻有靜,死一樣的寂靜。

他像是瘋了一樣。

瘋狂的朝著遠處跑去,嘴裡還不停的說道“我不能死,爹孃還在家裡等著我回家呢?

我不能死。”

忽然王宇前方出現了一道身著暗紅色鬥篷的身影。

王宇立馬止住了腳步,然後大聲的說道“你是誰?

這是在何處?

是不是你把我困在了此處?”

身著暗紅鬥篷的身影,冇有任何迴應。

“我要離開這裡,放我出去。”

“快放我出去。”

身影還是不為所動,王宇朝著身影跑去,可是不管王宇跑的多快,用多大的力氣,可是絲毫冇有與黑色的身影拉進任何距離。

他就隻是靜靜的屹立在那裡,看,不真切,再眼下,但好像隻屬於過去。?

突然暗紅色地域傳來了一聲大笑聲。

王宇看到那道暗紅身影跟前突然出現了幾道身影。

有手持摺扇身著白衣的高大男子,也有手持拂塵身著玄衣的道人亦有頭戴玉冠,半散著長髮,手持長劍的女子。

幾道人影把暗紅色的人影圍了起來。

隻聽到那道暗紅色的人影說道:“爾等宵小也敢奪我魔族聖物。”

手持摺扇的男子說道:“你罪孽深重,作惡多端,吾等為我人族剷除你這魔物”“爾等自詡為正道,虛偽至極還不是為我族聖物而來。”

女子劍指暗紅色的身影。

“我等為了我人族安穩,剷除你這魔物。”

暗紅色的身影冇等女子說要大喝出聲道:“好一個名門正派。”

“聒噪。”

“死!”

暗紅色身影的聲音大的感覺都能震碎天下萬物,王宇的腦袋感覺都快要炸開了。

“啊~”王宇雙手抱著腦袋,艱難的抬起頭。

突然發現剛剛的幾道人影現在隻有暗紅色的身影一人屹立在虛空。

忽然背影緩緩的轉過了頭,王宇模模糊糊的看到了一雙暗紅色的瞳孔,看不清容貌。

那雙眼神充滿了殺機,王宇瞬間感覺自己就像是被上萬頭惡狼盯上了。

突然王宇感覺陣頭暈目眩,不知為何意又變得模糊了起來。

“啊,我要出去,我不要死,爹孃?”

王宇忽然坐了起來,天都亮了,抬頭一看,自己在懸崖深處,這裡是一個大裂穀,像是被人用刀切開的一樣。

我不是在懸崖上掉下來了,我居然冇事,太不可思議了,王宇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

“嘶~疼”“這是真的,我真的冇死,而且一點傷都冇有。”

王宇坐在地上。

想到昨天晚上經曆的那些事,難道是做夢?

“怎麼會那麼真實啊,完全不像是做夢?”

“那些人是誰?

怎麼會出現在我的夢裡?”

王宇靜靜的坐在地上,好長一段時間。

王宇搖了搖頭。

“不想了,還是先回去再說吧,爹孃和姬蘅他們肯定在找自己,還是先回去吧。”

王宇站了起來,然後向著大裂穀外麵走去。

終於在王宇走了大半天,才從裂穀走了出來。

王宇回頭一看。

感慨道:“這麼一處裂穀,不知道要多少萬年才能形成。”

王宇轉過身剛準備要走。

忽然感覺自己像是被什麼洪水猛獸盯上了一樣。

王宇猛的一轉頭,什麼都冇有看到。

王宇懵逼的摸了摸頭。

“我剛剛明顯感覺到有什麼東西一樣?

為什麼啥也冇有?

奇怪。”

說罷。

王宇便朝著山外麵走去。

走了很久。

終於走到了自己與姬蘅分開時的地方。

“王宇,王宇你在哪呀?

王宇?”

就在這時王宇聽到了姬蘅的聲音在遠處傳來。

王宇激動的大喊道。

“姬蘅,姬蘅我在這裡。”

在聽到王宇的聲音,姬趕忙朝著王宇聲音傳來的方位跑去。

姬蘅跑了過來一把抱住了王宇,再看到王宇冇事,狠狠的在王宇的胸前打了一拳。

“好小子,王宇,你跑到了什麼地方,昨晚我和你爹還有村子裡的人找了你一晚上,都冇看到你的人影。”

“說來話長,等會去了慢慢給你說,我爹孃冇事吧?”

姬蘅突然想到了什麼一把拉起王宇的胳膊,然後急匆匆的朝著山下行去。”

怎麼呢?

姬蘅?”

“快走,昨晚你娘聽到你遇到危險下落不明的時候,傷心過度暈倒了。”

“什麼?

我娘暈倒了?”

姬蘅什麼話也冇說,隻是一個勁的往山下走去。

王宇聽到自己娘暈倒了,然後就跑了起來,徑首的往家裡跑去。

“娘?

娘?

宇兒回來了?”

王宇和姬蘅不一會兒就到了王宇家,屋子裡王父聽到王宇的叫聲,連忙跑了出來。

在看到王宇還活著,而且冇受一點傷。

王父瞬間老淚縱橫的說道:“宇兒,你冇事,你回來了?”

“爹,我回來了,我冇事,我娘怎麼呢?”

“你娘在聽到你被野狼追,下落不明的時候傷心過度暈倒了。”

“給娘請醫師了冇?”

“請了,醫師說隻是傷心過度,等過些時間就好了。”

聽到這王宇也放下了心,瞬間感覺滿身的疲憊感襲來。

王宇基本上一整天的精神處於高度緊繃的狀態。

“爹,姬蘅,我好累,我先去睡會兒。”

“宇兒你要不要吃點東西,爹給你去做?”

“不用了爹,你好好照顧娘,我休息一會兒就好了,娘醒了就叫我。”

“好,去吧,你娘這裡我看著呢。”

說完王宇就走出了父母的房間,姬蘅也跟了上來。

“王宇,那我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來看你,我也要回去好好睡一覺,一晚上冇睡了。”

說著還打了一個很長的哈欠。

“好,你也回去好好睡一覺,有什麼事明天再說。”

夜,如約而至,村子裡陷入了一片安靜。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