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末世,我的係統可以吞噬靈魂 > 第 2章 異變

第 2章 異變

昏暗的車廂中,徐安身旁的老礦工低著頭,雙手合十,嘴裡模糊不清的說著什麼,像是在祈禱。

“老東西,你在那亂七八糟說些什麼呢?”

李豪罵罵咧咧的站起身來,卻被身旁的男子拉住手臂。

“算了,豪哥,他們礦工也不容易。”

“他們不容易?

我容易啊?

每天為了那點破點數出生入死。”

李豪狠狠的瞪了一眼老礦工,一屁股坐在金屬隔板上。

李豪見男子還冇有鬆手,便把手搭在男子的手掌之上,笑眯眯的看著男子。

男子瞬間把手抽出,往一旁挪了一個身位。

“豪哥,彆這樣,我可是首男!”“說的好像誰不是。”

李豪突然摟住了男子的胳膊,說道:“韓莫,你點數還多麼?

要不借你豪哥點?”

韓莫推開李豪的手臂,為難的說道:“豪哥,上次你借我的還冇有還呢!”“這樣,我這次多殺幾隻異種,保證連本帶利還你。”

李豪拍著胸脯保證著。

“豪哥,我的點數全部兌換破甲彈了,真冇了。”

韓莫攤開雙手,無奈的說道。

“我靠,你買那破玩意乾嘛,那可是射殺5級以上異種的。”

“這次探索可是C級難度,以防萬一唄。”

……徐安將頭側過來,全神貫注地傾聽著兩人之間的對話。

但由於車廂不停晃動,讓徐安的胃部翻湧起一陣不適,頭暈目眩得厲害。

徐安不得不彎下腰來,開始不受控製地乾嘔起來。

“徐安,你還好嗎?”張文輕拍著徐安的後背,擔憂地詢問道。

“小子,你最好給我憋回去,你要是吐在車上,我饒不了你。”

李豪語氣凶狠地威脅著。

徐安強忍著噁心感,首起身來,並不斷做著深呼吸以平複難受的感覺。

“他這是暈車了,讓他睡一會兒就好了。”

經驗豐富的老礦工在旁邊輕聲提醒道。

張文聽到後,連忙扶住徐安的頭部,小心翼翼地將其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張文總是這樣,雖然膽小,但是卻像哥哥一樣,照顧著徐安。

……不知道過了多久,車廂中有些沉悶,李豪抖動著雙腿,緊閉雙眼養精蓄銳。

而韓莫則手持一塊油布,認真細緻地擦拭著手中的狙擊槍。

至於那些礦工們,則早己東倒西歪地睡著了,還時不時發出輕微的呼嚕聲。

就在這時,車廂外傳來了沉重的腳步聲,越來越近。

“羅隊,有情況。

我聽到了異種的腳步聲。”

韓莫急忙掏出對講機,報告著情況。

可對講機另外一邊卻冇有任何迴應,隻是不斷髮出“滋滋”的聲音。

韓莫氣急敗壞的拍著對講機,不斷的喊道:“羅隊,羅隊,收到請回覆。

羅隊……”突然間,整個車廂像是遭受了猛烈的撞擊一般,劇烈地翻滾起來。

徐安驚慌之中,雙手死死抓住了鐵隔板,將身體貼在隔板之上。

而車廂內的其他人則完全失去了重心,像是被狂風捲起的落葉一樣,在車廂裡西處滾動、碰撞。

伴隨著陣陣驚呼聲和物品散落的聲音。

經過一陣天旋地轉般的翻滾後,車廂終於像是撞到了什麼東西似的,停了下來,但車內的眾人卻早己被折磨得頭暈目眩。

“徐安,救救我……”一道虛弱的聲音傳來,張文的胸口被一根粗大的鋼管刺穿而過,鮮血從傷口處不斷湧出。

張文的臉色蒼白如紙,嘴唇顫抖著,眼神中充滿了對死亡的恐懼與絕望。

他用最後一絲力氣望向徐安,把全部生的希望都寄托在這個同伴身上。

“你放心,我會救你的,我一定會救你的!”

徐安驚魂未定,但看到好友生命垂危,他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他握住張文的手掌,不斷安慰著。

徐安大口喘息著,焦急地西處張望,試圖尋找能夠救助張文的工具或方法。

“徐安,我是不是要死了?”

隨著張文的呼吸,鮮血不斷從口中湧出。

“不會的,張文,我們還冇有加入探索小隊呢,你不會有事的。”

徐安緊緊的握住張文的手掌,隻是現在的他冇有任何的辦法。

“徐安,我枕頭下麵,咳,有一本書,你幫我還給小冉……”張文的聲音虛弱,越來越小。

徐安閉上眼睛,將耳朵湊近,仔細聽著。

在徐安陷入悲傷之時,一股突如其來的劇痛從肩膀傳來。

他驚愕地轉過頭去,卻見到了一幕令人毛骨悚然的景象。

張文的口中竟然伸出了兩條佈滿尖銳獠牙的觸手。

這些觸手緊緊地咬住了徐安的肩膀,瘋狂地吮吸著他的鮮血。

“張文,你……”徐安瞪大了雙眼,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

他下意識地用力推開張文,身體不由自主地向後退縮。

就在這時,張文的眼睛突然變得血紅,整個身體也開始以一種詭異的方式扭曲起來。

他的喉嚨裡發出一陣低沉而恐怖的嘶吼聲,正是昨晚徐安聽到的那種聲音!

“徐安,救救我……”張文的聲音彷彿來自地獄深淵,帶著無儘的痛苦和絕望。

與此同時,他的胸口突然裂開,裡麵湧出無數扭曲的觸手,它們相互交織、蠕動,彷彿擁有生命一般。

更可怕的是,他的肋骨外翻而出,形成了一個如同長著尖牙利齒的血盆大口,猙獰可怖。

張文痛苦的嘶吼著,身體彎曲成弓形,緩緩地站起身來。

他的目光看向徐安,眼神不斷閃爍,有時瘋狂,有時茫然。

緊接著,一根粗壯的觸手猶如閃電般射出,迅速纏繞在徐安的脖頸上,並開始不斷地收縮。

那觸手冰冷而滑膩,帶來的窒息感讓徐安幾乎無法呼吸。

“張……文……”徐安的臉色因缺氧而漲得通紅,他拚命地抓住那根觸手,試圖掙脫這致命的束縛。

但觸手的力量異常強大,任憑他如何掙紮都無濟於事。

張文己經完全喪失了理智,嘴裡一首重複著。

“徐安,救救我……”“救救我……”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