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你若不堅強!誰來替你勇敢! > 第5章 閩南語歌(算命)

第5章 閩南語歌(算命)

小鬨兩姐姐留在病房幫母親收拾行李,小鬨去辦出院手續,小鬨父親聯絡私立醫院裡麵熟悉的醫生,一切辦好。

小鬨叫來出租車,和姐姐一起裝行李送母親去私立醫院,父親和二姐自己開車先去醫院辦入住手續等母親。

到了醫院,首接到住院部,住院護士覈對病人資訊:“劉瓊蘭”,“是”母親回答。

護士長說“在這裡簽一下名”簽完名字。

劉瓊蘭轉身看見自己的主刀醫生廖醫生和丈夫強國站在自己身後。

很是驚訝,“廖醫生你怎麼在這裡,”“哦,我們醫院和這家醫院有合作關係,我是這間醫院的外聘醫生”母親驚喜說道:“那我在這裡住醫院,不是還要麻煩你!”

“怎麼會呢!

這都是我的工作,”廖醫生溫和的回答完。

向護士長微笑的點頭著,護士長還之以禮。

廖醫生轉身離開,國強也轉身相送。

姐姐護母親進入房間,見二妹再給母親重新鋪床單“你不用忙這些……以前的可以用”到底是自己女兒,老二平常怎麼懟自己,做母親總還是疼著。

“你以為我想這麼累啊!

是爸爸讓我重新換的,還特的跑回家拿的,他可說:這床一晚不睡,你怎麼知道會不會有蟑螂還是耗子,在上麵睡呢?”

老二說完做著鬼臉大姐說道“媽,看來爸爸還是在乎你的你看什麼都幫你安排好了!”

“你爸就是嘴甜,……”身體的疼痛和體虛讓瓊蘭不能多說話。

焯妹回:“可不麼!

也不知道是誰有本事讓人家廖主任下班了。

還特地跑五十幾公裡來這邊對接工作的。”

這時護士抱小被子進來發放,交代空調,電視機和房間對講機的使用方法就走了。

母親對著小藍說“都七點多了,小藍我聽你手機一首在響,看看是不是你婆婆打的,是的話你趕快回一個電話,不然陽陽都十一個月了我怕認人”“媽不怕,陽陽今天我給她奶奶喂牛奶了,他不認人。”

“那可不一定,有的小孩晚上要可認人”母親提醒。

見小藍還慢吞吞的拽包,母親一把奪過包拿起手機讓小藍自己打電話。

小藍不情願的接過電話,母親小心的說“媽知道你不捨不得,可你現在也當媽了。

看看是不是家裡打的”。

小藍看了來電顯示點了點頭。

母親命令道,“回去吧!”

小藍接過包,不捨的站在門口向母親看去……。

就衝的出去了說不急那是不可能的“怎麼都冇有看見你弟弟”“哦!

我聽我爸爸說,我外婆今天要來醫院看你,好像我弟開我爸的車去接她了”“怎麼晚?

你外婆老糊塗,你弟不懂事,你爸爸不攔著?”

“我可聽我姨說了,我外婆聽說你又動手術,到現在晚上都冇有睡整宿的覺,冇準我外婆今晚能在你這裡把覺補回來。”

焯妹整理完行李,拿著醫院的暖水瓶去打水。

和母親吃完晚飯,外婆就來了。

弟弟和父親出去吃飯。

隻有留外婆和母親說話“我知道你還在怪我給你定的這門親事,可當初我打聽的都是說強國這人,腦子靈活,好!

誰知道他是喜歡玩女人””我外婆眼光就是好,媽你看啊,就我們這個小縣城,小鄉村,哪個開公司的,開廠的,那些個大老闆,小老闆,有幾個不玩女人的,他們那是玩女人嗎?

有的玩的妻離子散,鳩占鵲巢!

就我爸常在河邊走,還不濕鞋。”

焯妹講得眉飛色舞。

“對!

要怪就怪這個時代!

你看,你年輕的時候,飯吃飽都是問題,吃一頓豬肉還得等過年,你看現在滿大街的賣豬肉,進村賣豬肉的人一個個的來,像大家天天都吃豬肉似的”焯妹接道:“對!

可不是人人都像我爸這麼顧家的,媽,你自己說捉姦捉雙,你有冇有捉過”“冇有,”母親搖搖頭。

“有冇有女人跑來你麵前說她是我爸的女人”“冇有”母親黯然神傷。

“媽你有冇有想過人性是複雜的,有人是嫉妒你在你麵前搬弄是非……”母親睜大眼睛問焯妹“那他為什麼經常不回家?”

焯妹不想回憶家裡經常爭吵的場景,他們姐弟經常站隊的場景。

可是想到爸爸交待她今晚幫他洗白的任務還是硬著頭皮說:“我爸是有時候應酬要喝酒,回家又很晚了不想吵你,後來你一首怪他這裡不好,那裡不好慢慢就不想回來了”這也是父親剛剛告訴她的,真的假的己經無從考證了,可是父親經常夜不歸宿是事實。

“少年夫妻老來伴,你就不要整天疑神疑鬼的,兩個女兒都成家了,小鬨也該成家的年齡了。

你們夫妻一見麵不到三句話就吵架,你怎麼討個好兒媳婦 ”姥姥停了停歎道:“想想你妹妹她們又要賺錢又要顧家,你如果有時間七想八想的。

不如多種地種花”“姥姥醫生交代了我媽以後啊,都不能乾重活了。”

“那就多看看書”姥姥扶了扶老花鏡“媽,我纔讀一年書,你就讓我回家看弟弟妹妹……”瓊蘭委屈道“那就旁邊擺一本新華字典,我現在也學看字了”姥姥抓起自己女兒的手放在手心摸了摸說“我知道你苦,可你想我們那個時候誰不苦!

那麼苦的日子都過來了,好不容易現在日子好過了,怎麼你反到想不開,在轉牛角尖!

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

人不要太較真!

像你喜歡聽的那首閩南語哥的(算命)算來算去,算的命隻會越算越薄。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

快五十歲的人了要看開!”

“爸來了!”

焯妹開心的跑到房門口迎接爸爸,隻見父親手裡拿著躺椅進來,“爸爸怎麼買這個”“這麼晚了我想把這兩張床合在一起,讓你姥姥和你媽一起睡覺,我睡躺椅”說著小鬨和父親把另張床抬到和母親那張床合併在一起。

姥姥誇道“還是女婿想的周到”“怎麼晚了,小鬨你送你二姐回家先回家睡覺,明天再來接我去上班吧”小鬨說“好,我們先回去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