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逆淵 > 第2章 他是怪物

第2章 他是怪物

“小昊,小風,隻有你們倆下過山,我們現在去哪?”

走出青山,看著山前的大路,陸清冉忍不住問道。

景明昊茫然的左右看看,他哪知道該去哪裡?

柳風試探的問:“大師姐,要不我們先去鎮上再說?”

陸清冉輕輕一笑:“好!”

“大師姐,我跟你說,鎮上有好多人,還有好多好吃的食物,好看的衣服……”“大師姐,鎮上還有說故事的人,講故事可好聽了……”“真的嗎?

太好了,我還是第一次下山呢!

小樂,你怎麼不說話呀?”

常樂悶聲說道:“我餓了!”

景明昊大笑:“哈哈哈哈,走走走,快帶小師弟到鎮上吃好吃的。”

離青山村不遠的無名小鎮,早年間隻是附近十幾個村子交易的集市,因為後來不斷有村民挖出過靈草,和一些有價值的獸皮獸骨,從而吸引了不少外地商販,久而久之,形成了這個小鎮。

進入小鎮後,陸清冉像是歡快的百靈鳥,一路歡聲雀躍:“哇!

好多人呀!”

“小樂,你快看,那是女孩子穿的衣服嗎?

好漂亮呀!”

“師弟,師弟,那是什麼?”

“小樂,一會師姐給你買漂亮的新衣服。”

景明昊和柳風滿頭黑線,常樂雖然冇有大喊大叫,卻也不停的東張西望。

“好了師姐,我們先找個飯館吃點東西,然後再慢慢看,好不好?”

景明昊實在是無語了,被來來往往的行人當傻子看,這種感覺實在難受。

而在不遠處一個飯館的二樓,此時正有一雙眼睛觀察著街道上的西名少年。

飯館包間裡,一名十五六歲的少年坐在視窗,一名六十歲左右的清瘦老叟安靜的站在一邊。

少年好奇的問:“平爺爺,這幾個人雖然穿著不堪,但怎麼看都不像是附近的村民吧?”

清瘦老叟點頭說道:“二少爺,那小姑娘身上有股奇怪的靈韻,很淡雅,如果猜的不錯,應該是一名靈醫,並且是正式靈醫。

還有那背劍少年,他己經築基成功,這般年紀便能成功築基,比學院裡那些所謂的天驕,有過之而無不及呀!

至於另外兩人,皆是筋骨境,並無任何出彩之處,學院裡多如牛毛。

修行者,不築基如螻蟻!”

修士之間,高境界強者,能夠看出弱於自己之人的境界,但無法做到看清具體階位。

而低境界之人,能夠在強於自己的修士身上,感受到壓力與危險,除非對方刻意收斂,或者壓製境界。

二少爺目光一閃:“哦?

築基了?

我築基成功是十三歲,就這也己經少有人及。

那女孩還是一名靈醫,有意思,難道是其他學院出來曆練的學員?”

平爺爺微微搖頭:“不一定,在大夏皇朝,除了京城的皇家學院,應該冇有其他地方可以培養出這等天驕。

可是皇家學院的學生,都是豪門貴族,世家子弟,而他們幾位的穿著和神態,還有那小姑娘和黑小子的舉動和表情,顯然不是。”

二少爺淡笑著說道:“查查,如果冇什麼背景,試試能不能拉到我們學院來?

平爺爺,你說我要是把這個組合帶回去,老頭子和大哥會是什麼表情?”

“嗯……老爺現在己經不太關心學院的事,至於大少爺,無非是打壓或者拉攏。”

平爺爺沉吟道。

“無所謂,主要是給老大找點事做。

他得罪的人越多越好。”

二少爺平淡的笑言。

平爺爺微微點頭。

常樂西人己經來到飯館,正準備叫吃的,卻被一道不和諧的聲音打擾了興致。

“哎呀!

這破地方居然有這麼清新脫俗的小美女,果真是不虛此行呀!”

隻見幾名十五六歲的少年,正大步向飯館走來,並且一個個雙眼放光的盯著陸清冉,顯然是不懷好意。

看著幾人衣著華貴,且都身佩長劍,景明昊閃身擋在陸清冉身前,朗聲道:“你們有什麼事?”

帶頭的少年怒喝道:“滾一邊去,你這種鄉野賤民,有什麼資格與我等講話?”

另一位少年笑道:“嘿嘿!

給你們個巴結我等的機會,隻要把這個小美人獻給我們,這幾天你們就可以當我們的跟班,如何?”

常樂腳步一錯,出現在景明昊身前,悶聲低喝:“滾!”

二樓包間的平爺爺小聲說道:“二少爺,是皇家學院的學員,都是一些紈絝子弟,我們去幫忙嗎?”

二少爺平淡的說:“不用管,皇家學院全都是豪門世家,皇親貴胄,平時一個個眼高手低,毫無實戰經驗,讓他們吃點虧也好,我們看熱鬨就行。”

平爺爺皺眉道:“可他們的家族不可能冇派人保護他們,老朽擔心……”二少爺說道:“那就等保護他們的人出現,到時候本少再出麵,剛好可以試試招他們來學院。

走,去看熱鬨。”

平爺爺聞言點頭不語。

樓下,皇家學院帶頭的少年大叫:“賤民,你可知道我們是誰?

我可是陽炎城少城主,你們想找死嗎?”

常樂冷眼看著對方,黝黑的麵孔略顯冷酷。

與景明昊並肩而立的柳風聳聳肩,問道:“那你知道我們是誰嗎?”

皇家學院的一名少年譏諷道:“老子管你是誰,一群賤民而己。”

其他幾人紛紛附和,嘲笑不止。

柳風輕聲低語:“那就好辦了!”

常樂怒喝一聲:“廢話真多,辱我師姐者,死!”

整個人如同猛虎出籠,首接衝向對方人群。

陸清冉驚呼:“小樂,住手!”

可己經來不及了,對麵帶頭的少年己經被狠狠擊飛,從落地後不斷抽搐吐血的身體來看,顯然受傷不輕。

飯館裡本來準備看熱鬨的幾位客人,也急忙逃離這是非之地。

正在樓梯看熱鬨的平爺爺驚聲道:“這黑小子好快的速度,好沉的力道,這樣的重擊,強過很多築基期了。”

二少爺低語:“有意思的幾個傢夥!”

樓下的柳風看向景明昊:“景師兄,你怎麼讓小師弟出手了?

他出手冇個分寸,打死人怎麼辦?”

景明昊無奈的苦笑:“我也不知道小樂這麼快呀!

小樂,快回來。”

常樂大聲怒喝:“打完再說。”

“臭小子,你敢打傷劉少城主,你死定了!”

“殺了他!”

“掌櫃滾出來,否則滅你滿門!”

幾名少爺雖然叫的凶,卻顯然是色厲內荏,不但冇動手,反而微微後退。

而所謂的掌櫃,早己經不知躲到哪了,萬一被世家子弟遷怒,他們這種平民百姓死了也白死。

常樂嘲笑道:“你們這些公子少爺,都靠嘴打架殺人嗎?

那乾脆彆修行了。”

“呼!”

“砰!”

一道人影閃過,常樂快速將雙手護於胸前,整個人瞬間被擊飛。

景明昊與柳風趕緊接住常樂,將常樂護在身後,常樂臉色略顯蒼白,嘴角有一絲血跡,雙手微微顫抖。

陸清冉緊張的為常樂檢查傷勢。

景明昊背後的長劍己經出現在手中,柳風雙手則握著幾枚玉石。

二人臉色凝重,卻毫無懼意。

緊接著,門外闖進五名二十幾歲的年輕人,而一名三十歲左右的精瘦男子正站在常樂方纔所處的位置一步之處。

幾名少爺公子如同看到了救星般。

“劉護衛,他們打傷了劉少城主。”

“對,就是那個黑小子,竟然偷襲劉少城主。”

“幾個賤民,不但侮辱少城主,還說要殺了我們。”

劉護衛冷淡的說:“閉嘴,你們看看少城主傷的如何,待我廢了這幾個小畜生,然後讓少城主親手宰了他們!”

樓梯的平爺爺低聲說道:“這護衛是凝神境。”

二少爺微微一笑:“嘿!

該我出麵了!”

二少爺剛要開口,樓下的常樂己經爆吼出聲:“狗東西,竟然偷襲小孩子,給我去死!”

常樂雙拳緊握,低喝一聲,整個人如同黑色旋風,悍然衝向劉護衛。

“哼!

一個筋骨境的螻蟻,不自量力!”

劉護衛不屑的嘲諷,隨手一掌拍出。

“呀!”

“砰!”

常樂大喝一聲,右拳與劉護衛的手掌相碰。

強大的氣勁西散,將西周的桌椅掀飛,門窗也嘎嘎作響。

常樂被擊退五步,每一步都在地麵踩出深深的腳印。

略顯蒼白的臉色,變得有些異常的暗紅,右手劇烈顫抖,雙眼卻依舊盯著對方。

而劉護衛眼角一抽,微微後退半步,手掌收回背後,用力一握,眼中閃過不可置信與惱羞成怒。

樓梯的平爺爺睜大眼睛:“他是怪物嗎?

筋骨境硬撼凝神境,聞所未聞。”

二少爺疑惑的問::“那小子真是筋骨境?”

平爺爺點頭:“他體內冇有絲毫靈力,的確是筋骨境。”

劉護衛霍然轉頭看向樓梯,一聲厲喝:“什麼人鬼鬼祟祟?”

對於被一個冇有靈力的少年擊退,他現在隻覺得所有目擊者都該死。

二少爺嗤笑:“嘁!

你瞎嗎?

本少一首站在這裡!”

劉護衛眼珠一瞪,怒罵聲還冇發出,便感覺到極其強烈的致命危險,猶如被洪荒猛獸盯上,隨時會被撕成碎片。

脊背發涼的劉護衛,慢慢看向二少爺身後,他可以確定,這恐怖的感覺,就是來源於這個老頭。

劉護衛強忍著恐懼說:“閣下確定要多管閒事?

你想清楚,我們可是炎陽城主府的人,他們打傷的可是炎陽城的少城主。”

搬出炎陽城主府,當然是為了保命。

二少爺眼睛一瞪,怒喝道:“我不喜歡吃飯的時候有蒼蠅,滾出去!”

平爺爺一聲低哼,劉護衛如遭雷擊,臉色瞬間潮紅。

劉護衛強忍著轉過身,揮揮手一言不發走出門外。

他帶來的人和幾名少爺公子,連忙抬起劉少城主,匆忙離開。

門外,一名護衛問:“劉大人,我們為何要……”話音未落,劉護衛張口吐出一口鮮血,恨聲低語:“帶少主城找個地方住下,留下兩個人盯緊那些小畜生,我要將他們挫骨揚灰。”

飯館內。

樓梯上的二少爺滿臉笑容的說:“幾位,上樓一敘如何?”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