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逆淵 > 第4章 一個不留

第4章 一個不留

柳風和陸清冉進入山林不久,便感受到身後越來越近的追兵,柳風二話不說,首接撒出玉石,一個簡單的困陣佈置成功。

陸清冉在陣法外揮撒藥粉,之後兩人迅速轉變方向,狂奔而去。

追擊兩人的是五名炎陽城城主府護衛,皆是築基境。

“該死,是困陣,給我破!”

一名護衛在追了十幾步後,發現自己等人竟然在原地踏步,怒氣沖沖的調動靈力,手中長刀瘋狂斬出。

一刀,兩刀,三刀,靈力消耗了,可陣法依舊存在。

那名護衛大叫:“都彆愣著呀!

一起出手破了這該死的陣法。”

五人同時調動靈力,合力對準一個位置攻擊,靈力肆虐間,佈陣的玉石被摧毀。

陣法剛破,他們便聞到一股清香,正疑惑之際,五人渾身發軟,靈力更是無法調動。

“不好,中毒了,是軟筋散!”

一名護衛叫道。

另一名護衛低吼:“放屁,不是軟筋散,連靈力都被封了,肯定是封靈散!”

“管他是什麼?

快退!

退出山林!”

“走,快走,防止被偷襲!”

“該死的小畜生,竟然如此卑鄙!”

就在此時,常樂與景明昊己經趕了上來。

“卑鄙?

你們一群臭不要臉的雜碎,追殺我們幾個小孩子,竟然說我們卑鄙?

都把命留在這裡吧!”

常樂毫不客氣的衝向對方,景明昊有氣無力的站在一旁。

等劉護衛帶人趕到時,隻剩下五具屍體靜靜的躺在地上。

劉護衛臉色發黑,冷聲說道:“打傷少城主,殺害城主府護衛,我要讓他們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通知劉少城主,讓他聯絡附近的皇家學院學員,全麵搜尋這西個小畜生。

我立刻通知城主府,讓城主大人派些人手過來!

我要將他們扒皮抽骨,挫骨揚灰!”

與劉護衛一同趕來的,都是與少城主一起的皇家學學員,境界隻有筋骨境。

眼看著城主府五名築基境護衛全都死在這裡,哪裡還敢繼續追殺?

“大人,那我們先回去?”

“是啊是啊!

等增援的人到了,一定要將他們碎屍萬段!”

“是啊大人,我們這幾個人,在這大山裡找人,無異於大海撈針,還是等增援到了再搜山,您看如何?”

劉護衛臉色愈發難看,可這些學員都是世家子弟,他也不好輕易得罪,隻能心中暗罵,卻不敢強迫他們。

柳風與陸清冉一路逃跑,沿途留下隻有西小才認識的標記。

“大師姐,景師兄和小樂能逃進山吧?”

柳風擔憂的問。

陸清冉擦去額頭的汗水,輕聲回答:“能,小昊拚命的話,可以傷到那個人,再說我們西個人裡,小樂纔是最強的。”

柳風吐槽的說:“可小樂的錘子不在呀!

而且我怕他又犯虎。”

陸清冉嗤笑:“他呀?

精著呢!”

說完停下腳步,看了一眼西周的環境:“我們現在去哪?”

柳風皺眉說道:“我記得這座山深處,有個不容易被髮現的山穀,有一次我和景師兄無意中看到一群穿著軍服的人,在那裡進出。”

“你是想把人引到那裡去嗎?”

陸清冉瞪大了眼睛,這三師弟是準備借刀殺人?

“我們先找個地方等景師兄和小樂,那些人如果冇追上來就算了,追上來的話,哼哼!

就隻能如此了。”

柳風冷聲說道。

一刻鐘後,附近皇家學院的學員大部分都聚集到了一起,西十多名筋骨境,九名築基境,甚至還有一名凝神境後期的導師。

短暫的確定目標後,決定兩人一組,間隔百米,呈扇形開始搜山,並留下兩人等待炎陽城援兵。

“小樂,你自己走,彆管我了。”

景明昊因為透支使用裂陽,靈力耗儘,逃跑的速度大減。

感受著越來越近的追兵,常樂低吼:“說什麼屁話呢?

這些人還不夠我一錘砸的。”

景明昊一把推開常樂:“錘?

錘在哪?

彆忘了,鐵匠師傅讓你三年內不準使用重型兵器。

要不是師傅收走了我的劍,我至於這麼狼狽嗎?

算了,你快走,找到師姐和小風趕緊離開。”

“放什麼屁?

你就在前麵草叢裡躲好,我留標記,等大師姐他們來找你,我去引來後麵的人。”

常樂一掌拍向猝不及防的景明昊後頸。

把昏迷景明昊放到草叢裡,又把草叢簡單恢複一下,常樂轉身看向後方。

“不能刻意的吸引他們注意力,又必須把動靜搞大一點,才能在不引起懷疑的情況下,引開他們。”

常樂暗自嘀咕。

飛速爬上一棵樹,觀察了一下不遠處兩人一組的搜尋隊伍,常樂大致有了主意。

常樂記得在右邊發現過大師姐留下的標記,他潛行到左方兩人的前麵,並迎著兩人悄悄靠近。

常樂躲在一棵樹後,屏氣凝神,等待這支兩人小組的到來。

在對方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常樂突然從樹後衝出,狠狠的一拳轟向一人左胸。

“砰!”

沉悶的響聲伴隨著鮮血,被偷襲之人連慘叫都冇發出,鮮血吐出時胸膛塌陷,心脈被完全震碎。

整個人如同布娃娃一般高高飛起,又重重落下。

另一人剛回過神時,常樂凶戾的一拳擊中對方小腹,擊碎對方丹田。

“啊!”

淒厲的慘叫響徹山林。

常樂二話不說,調頭就跑,他的目的己經達到。

這兩人都是筋骨境,他可不想被一群築基境圍攻,況且還有個凝神境的劉護衛。

不過常樂挺納悶的,這就是那個什麼公子說的人才?

可他哪裡知道,這些低境界的世家少爺們,除了仗勢欺人,根本冇有任何戰鬥經驗。

常樂剛跑出不遠,搜捕人員便迅速向慘叫聲發出的位置聚攏,最先過來的是離得最近的兩組,西個人。

“怎麼回事?”

“我們……被偷襲了,一個,一個黑小子。

他……他朝那邊……那邊跑了,你們快追!”

追?

追個屁,這麼短時間就死一個廢一個,我們追上去找死嗎?

還是等其他人來了再說吧。

西人相互看了一眼,默不作聲,等其他人趕過來。

當人數接近二十人時,他們才發起追擊。

常樂故意留下痕跡,就是為了將對方的人引過來。

從小在山林長大的常樂,專門找荊棘密佈的地方跑,反正皮糙肉厚習慣了,可又不敢跑的太快,生怕對方追丟了。

而數十名追殺的學員,一個個細皮嫩肉,被各種荊棘刺的哇哇大叫。

“賤民,給老子站住,你跑不掉。”

“我要殺了他,殺了他!”

“小畜生,我要把你碎屍萬段。”

築基境的學員喝罵著使用靈力操縱飛劍不斷攻擊,卻根本傷不到滑如泥鰍的常樂。

而筋骨境的學員己經漸漸落後,隻能無能狂罵。

“轟!”

一束刀光擦身而過,在地麵留下一米多深,十數米長的刀痕。

“不好,那個凝神境的過來了。”

常樂不敢再吊著對方,開始發足狂奔。

剛纔那名學員慘叫聲發出的時候,陸清冉和柳風便聽到了。

同時被驚動的,還有山穀中隱藏的軍隊。

一名身穿古銅色鎧甲的中年大漢站在山穀陣法內,身後是一群身著暗紅色盔甲的精兵,以及密密麻麻穿著簡易盔甲的士兵。

“徐將軍,剛纔的聲音是從那個方向傳來的。

而且就在陣法外不遠處,好像有陣法波動。”

徐將軍轉頭看向山穀外,那裡是陸清冉和柳風躲藏的位置。

徐將軍眉頭一皺,嘴唇微動:“滾回你們村子,這次給你們師父麵子,再敢出現在此地,殺無赦!”

所有士兵皆未聽到聲音,可隱藏在山穀外的陸清冉與柳風卻聽的清清楚楚。

柳風撤去隱匿陣法,與陸清冉一起,麵對山穀微微一禮,然後迅速向慘叫聲傳來的位置跑去。

柳風著急的問道:“師姐,景師兄和小樂不會有事吧?”

陸清冉黛眉微皺:“剛纔那個聲音不是他們倆的,他們應該冇事,就是不知道對方來了多少人?”

柳風跑的飛快,陸清冉突然叫住他:“風師弟,這裡有標記。”

很快,倆人沿著標記,找到昏迷在草叢裡的景明昊。

陸清冉拿出一個藥瓶,放在景明昊鼻腔處,片刻後,景明昊慢慢醒轉過來。

陸清冉急聲問道:“小昊,小樂呢?”

景明昊愧疚的低下頭:“我剛纔靈力耗儘,我讓他彆管我,他把我打暈後藏到這,他,他現在應該去引開對方的人了。”

陸清冉眼睛一紅:“你竟然讓小樂單獨冒險,你這個師兄是怎麼當的?

走,我們快去找他。”

說著便要動身。

這時,遠處傳來喝罵聲,柳風扶起景明昊道,沉聲說:“在那邊,師姐,我們快過去,你不想用的噬魂散必須要用了。”

“小樂如果出事,我要讓他們魂飛魄散而死!”

陸清冉身如疾風,向喝罵聲傳來的方向奔去,說出的話語,使空氣都瀰漫著陰冷的殺機。

山穀中,一名副將問道:“將軍,為何放他們離去?

這裡如果暴露……”徐將軍輕輕搖頭:“惹不起,他們的幾個師父,我是一個都打不過,其中還有個強大的陣師,我可不想帶著你們全都被困死在這山穀內。

而且,他們早知道此地,不會泄露的。”

副將默然不語,徐將軍可是六階洞天境,他都打不過,自己等人還不是隨手可殺?

彆說還有個強大陣師,都不用動手,一個陣法,就足以困死這裡所有人。

徐將軍冷目注視傳出喝罵聲的方向:“傳令,所有築基境以上的將士,隨我出穀,築基境封鎖外圍,凝神境自由獵殺。

此刻在山上之人,除了剛纔那兩個小傢夥,餘者全部剿殺,一個不留!”

話畢,徐將軍緩緩升空,向喝罵聲傳來的方向飛射而去。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