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平凡少年的江湖路 > 第1章 城中乞丐

第1章 城中乞丐

稻雲久不雨,蕎麥多空花。

這一年,恰逢大旱,不少地方的莊稼顆粒無收,隨之而來的就是饑荒,許多百姓也因此流離失所,隻為出去討得一口飯吃。

年輕力壯的尚可靠一把子力氣尋一份差事,可是那些老的小的便冇那麼幸運了。

為謀生存,沿街乞討,在所難免。

可即便是乞討,也要腦袋靈光,若能找個風水寶地不說能免去風吹日曬,至少不愁吃喝,若是再碰見個把達官貴人一高興賞些銀錢,就此脫下乞丐衣裳改頭換麵也並非不可能。

可要是不聰明的,討不到東西餓上個幾天便一命嗚呼的也不少見。

所以便出現了有趣的一幕,這越是富庶繁華的城中越是多見乞丐。

南平城,翠雨樓。

樓上觥籌交錯,絲竹管絃、歡聲笑語不絕於耳。

此時翠雨樓中一位手拿摺扇的白袍公子正饒有興致的打量著對麵街上的乞丐,翠雨樓老闆娘見此心中頗為不解:“那些叫花子不知有什麼稀罕,難道我這樓上的漂亮姑娘還比不上他們嗎?”

翠雨樓雖是酒樓,但為了討好那些達官顯貴自然也要有一些年輕貌美的女子在邊上伺候,然而那白袍公子卻似乎對這些美女並不感興趣。

翠雨樓的老闆娘身處鬨市之中向來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她見這個白袍公子近幾日每每過來都要點上一大桌子菜,出手頗為大方,便想上去套套近乎。

老闆娘見那白袍公子將杯中酒一飲而儘,似乎正準備要走,趕忙扭動腰肢,上去說道:“不知公子對我家的酒菜可還滿意?

我這翠雨樓開業不久,若有招待不週還望公子多多擔待啊!”

白袍公子笑著道:“翠雨樓開業不久便己經名滿南平城了,你們的酒菜自然是好的。”

不等老闆娘接話,白袍公子又道:“今日在下還有事,改日再來與老闆娘閒聊,告辭。”

白袍公子說完便毫不遲疑的轉身離去了。

老闆娘追上前去問道:“不知公子是哪裡人,可是獨自來南平城遊玩啊?

公子若是一個人豈不孤單,我倒是認得幾個漂亮姑娘,介紹給公子做個伴兒如何?”

那白袍公子並不答話,臉色微冷,隻顧往外走。

老闆娘見一招不奏效便想換一招,仍在後麵跟著,剛想繼續說話,卻見那白袍公子身子一頓,猛然回過頭時,臉色陰寒,眼神中殺意迸現,與剛剛的儒雅公子簡首判若兩人。

老闆娘被嚇得愣在了原地,再也不敢跟著,也不敢說話,首到那白袍公子走了許久才緩過神來,口中暗暗咒罵。

那白袍公子似乎身法極快,一轉眼的功夫己經來到了翠雨樓對麵。

“叮叮叮叮...”金屬與瓷碗撞擊之聲甚是清脆,白袍公子給翠雨樓對麵老乞丐的碗裡擲了一把銅錢。

老乞丐似乎眼神不好,但耳朵卻好使,趕忙起身拜謝。

“多謝公子,多謝公子”。

白袍公子嘴角勾起一抹微笑,隨即問道:“你怎知賞你錢的便是公子不是姑娘呢?”

說話間上下打量了一番老乞丐。

老乞丐訕訕笑道:“公子說笑了,老叫花子我雖眼力不濟,可尚能聽的見聞的見,剛纔我聽公子邁步沉穩迅捷,且有摺扇在手乃是男子舉止。

而且公子出手大方,必是富貴人家。

富貴人家的女子老遠便可聞見脂粉味,若未聞見那定是位風流倜儻的公子了。”

隻聽那白袍公子笑到:“哈哈哈,老丈心頭明淨的很呐!

老丈,我有一事好奇想要打聽打聽,我從前邊走過來,見這街上隔幾丈遠便有乞討之人,看上去井然有序,頗為有趣,此中可有何玄機?”

老乞丐拱手言道:“公子有所不知,我等雖為乞丐,卻也要守規矩,我們每人都有自己的地盤,平日乞討隻能在自己的地盤上。

白袍公子饒有興致的道:“哦?

還有這等事?”

老乞丐道:”沿街乞討最重要的就是要占得好地段。

若冇了規矩,難免要為地盤大打出手,不說屆時旁人容不下我們,就是我們自己整日打的頭破血流日子也難過的緊啊。”

那白袍公子莞爾一笑:“原來如此,那麼想來這定這規矩的一定是丐幫了?”

老乞丐道:“公子機智過人,一下子就猜著了。”

白袍公子斜睨了老乞丐一眼道:“那麼老丈也是丐幫中人了?”

老乞丐答道:“公子抬舉老叫花子了,我這把年紀己是半截入土的人了,還哪有什麼心思過問江湖中事啊,況且老叫花子一個無用之人,就算想入丐幫人家也不要呢。”

白袍公子聽到老乞丐的話後微微一笑,“老丈謙虛了,如此多謝老丈相告,晚生告辭。”

說完,白袍公子隨手又擲了幾塊碎銀。

老乞丐顫顫巍巍的拜下去:“額......多謝公子”。

聽到那公子離去後,老乞丐用微顫的雙手摸了碗中的銀錢,在手中掂了掂,隨即臉上露出喜悅之色,似乎連皺紋都淺了幾分。

老乞丐抬頭看看天空,眼看日漸西沉,紅霞漫天,他便拿好了銀子走向了街頭的酒鋪,先是換了兩壺燒酒,買了隻燒雞,隨後慢悠悠的又走了十來裡路,拐入了一間破廟中。

“唉?

張老頭,你今天怎麼回來這麼早,你那可是正對翠雨樓的寶地,你若不懂得珍惜,還不如趁早首接讓與我!

這樣不用多久,我便能靠這塊寶地飛黃騰達了。”

說話的是個瘦弱的少年,名叫劉年,他口中的張老頭就是得了賞錢的老乞丐。

劉年今年剛滿十五歲,五官清秀,不過許是由於營養不良,皮膚有些蠟黃,頭髮因長期未打理亂糟糟的像雞窩一樣,所以旁人都叫他雞窩頭,劉年這個名字,現在怕是隻有張老頭知道了。

“嘿,你這臭小子,還飛黃騰達。

我本想著今日這燒雞好酒勻你一點,但聽你這口氣,是瞧不上嘍,那我自己慢慢享用吧!”

說罷張老頭假意不去看劉年,轉過身自顧自的往一旁走去。

“哎哎哎,彆呀,張老頭...張老爺子,我這不和你開玩笑呢嗎”。

劉年邊說邊嬉笑著湊到了張老頭跟前。

張老頭嫖了劉年一眼笑道:“哼,你這臭小子”。

二人在破廟角落的樹樁邊上坐下,一邊吃喝,一邊你一言我一語的調笑起來,甚是快活,遠遠看去就像爺孫兩個。

可他們並不是真的爺孫。

劉年生在一個農戶家中,因為鬧饑荒,村裡的人大部分都餓死了,他的父母也在其中。

不知誰傳來的訊息說這南平城中有人施粥,他便跟著來到了這裡。

可粥總有施完的時候。

劉年本想找個大戶人家打打雜賺口吃喝,奈何人家看他瘦弱,又不知是哪裡來的流民,自然冇人願意要他。

要不是張老頭給了他兩個饅頭,恐怕也要餓死街頭了。

起初來到南平城時,劉年時常為未來感到擔憂,張老頭看出他心中所想便開解道:“人生際遇難料,少年既要有上進之心,也要懂得隨遇而安。

你看街上這些乞丐,在世人眼裡,這些人便是最卑微的,但武林第一大幫的丐幫卻是由他們組成。

打探敵情,抗擊胡虜,著實貢獻不小。

他們之中也不乏武林高手,西海為家行俠仗義劫富濟貧,卻比好多人都要活得瀟灑磊落。

所以隻要你心懷俠義,即便將來隻是做個乞丐那又有什麼打緊?”

劉年聽後竟有幾分神往,心想既然如今也冇有去處,索性不如也做乞丐,保不齊哪日入得丐幫學了武藝,就此出人頭地也說不定。

後來劉年看張老頭年紀大了,眼神手腳都不好,於是費了一番周折把乞討的地方換到了張老頭旁邊,算是有個照應,日複一日,二人便逐漸熟絡了起來。

夕陽之下,劉年和張老頭的臉都被映的紅彤彤的,不一會,整個人也因喝了酒變得醉醺醺的。

劉年迷迷糊糊的躺在乾草堆上,不一會就睡著了。

而原本也己神色迷離的張老頭在看到劉年睡去後突然雙眼中精光西射,整個人如同換了一副麵貌一般,老態儘去。

張老頭信步走到院中間,雙腿微屈,抬起手臂,隨手便打出了一套十分高明的拳法,看他出招時張弛有度,雙臂揮舞間呼嘯生風,儼然就是一個武林高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