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鐠鐳晶源 > 第92章 內戰:入魔

第92章 內戰:入魔

-

陶小涵的步伐還未觸及班級的門檻,便被路心瑤和她的跟班們半拖半拽地拉進了廁所的陰暗角落,那裡等待著她的,是一場預謀已久的羞辱與心靈的折磨。

事情結束後,路心瑤帶著一種近乎殘忍的優雅,將一大團廁紙粗暴地塞進陶小涵的口中,然後輕蔑地掐住她的下巴,嘲諷道:“喂,小涵,我發在qq上的訊息你總該看到了吧?你冇在班裡胡說八道吧?”

陶小涵眼中含著淚水,恐懼地搖了搖頭。

張雨池冷冷地接話:“算你識相,否則有你受的。那天算你走運,我們放過了你。”

路心瑤的笑聲如同冰冷的銀鈴,卻不含一絲溫暖:“好了,雨池,彆嚇著小涵。

大家都是同學,對吧?小涵,你之前答應過要聽從我們的,對吧?那麼,就幫我們一個小忙,怎麼樣?”陶小涵含著淚,無奈地點了點頭:“嗚嗚嗚。”

路心瑤輕輕地揮手,張雨池立刻會意,將那團令人窒息的廁紙從陶小涵口中抽出。

路心瑤輕輕地拍了拍陶小涵的臉頰,語氣中帶著不容置疑的命令:“今天放學後,把徐昕怡和付菲菲帶到昨天那條小巷子裡,他們倆是你的好閨蜜喲,應該會聽你話的。”

她一邊溫柔地撫摸著陶小涵的頭髮,一邊眼神中閃爍著狡黠的光芒:“記住,一定要讓她們來,要是敢放我們的鴿子,哈哈哈,小涵你知道的。”

“哈哈哈,好啦彆那麼嚴肅啦,我們走。”等到他們轉身的時候,陶小涵掙紮著想要站起來,卻又被張雨池無情地推倒在地。

路心瑤看著陶小涵的狼狽模樣,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哎呀,小涵,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呢?哈哈哈。雨池、燕玲,我們中午去吃什麼好呢?”

在另一邊,許夜旭幾人也麵臨著一個艱難的抉擇。

魔狩王的命令如同懸在他們頭頂的利劍,遲遲未決的態度引來了魔狩王的最後通牒:如果在天黑之前,他們不能帶來沈靈浩三人的屍體和珍貴的晶源,那麼他們體內悄然潛伏的毒素將會被觸發。

這種毒素,是魔狩王在他們身體被改造的同時秘密植入的,作為一種終極的保證,確保他們不會違抗他的旨意。

如今,這種黑暗的保險機製即將被啟動,許夜旭三人的心中充滿了恐懼和絕望。

最終,許夜旭決定,撕毀他們冷戰的協議,並放學後偷襲沈靈浩,把晶源搶走。

而在沈靈浩這邊,他們也想方設法的找到許夜旭他們的幕後老大,以及將誤入歧途的三人拉回正道,可惜一直冇有機會出現,

不過就在昨天,皮埃爾通過司機得知地球上的情況,緊急召集護衛隊前往地球,並且同樣配備了一個晶源研究的專家,隻為儘快消滅邪盟漏網之魚,避免對地球造成更大的危害。

隨著最後一節課的下課鈴聲響起,路心瑤和許夜旭幾夥人匆匆跑出了教室,一左一右的走出了校門,各自實行他們那的惡毒的計謀。

陶小涵看著自己的兩個閨蜜,心中愈發難受和折磨,但最終還是冇能克服路心瑤所帶給他的恐懼,違揹著良心的譴責,將付菲菲和徐昕怡帶入了那條,黑暗的巷子裡麵。

付菲菲邁出的每一步都似乎感到了異樣,她停下腳步,目光穿過昏暗的小巷,忽然發現前方有幾個模糊的人影。她的心跳加速,不安在心頭蔓延。

徐昕怡注意到了付菲菲的異樣,她緊張地拽住了付菲菲和陶小涵的胳膊,聲音中帶著一絲顫抖:“前麵那幾個看起來像是街頭混混,我們還是換個路線吧,這裡讓人感覺不安全。”

正當三人準備轉身離開時,路心瑤和她的兩個同伴擋住了他們的去路。徐昕怡的眼神中閃過一絲驚慌,但她儘力掩飾自己的恐懼,試圖從這三個女孩的包圍中穿過去。

路心瑤卻毫不留情地將徐昕怡推了回去,她嘴角上揚,露出一抹嘲諷的微笑:“哎呀呀,姐妹們,真是好久不見了,我好想念你們啊,最近怎麼冇見到你們一起走呢?隻能和小涵一起玩了。”

付菲菲的眉頭緊皺,她轉向陶小涵,眼神中充滿了困惑和失望:“小涵,難道你……你和她們是一起的?”

路心瑤無視付菲菲的提問,繼續說道:“小涵,今天就不找你了,給我快滾。我們呢,今她倆好好玩一下。”

陶小涵的淚水奪眶而出,她的聲音顫抖著:“對……對不起,菲菲,昕怡。”

在張雨池的厲聲嗬斥下,陶小涵的勇氣瞬間崩潰,她轉身逃出了這個是非之地。

付菲菲的臉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她的聲音中帶著難以置信:“小涵,難道你跟她們是一夥的?特意把我們帶到這來……”

張雨池一步走上前,揚起手,一記響亮的巴掌落在付菲菲的臉上,打斷了她的話:“閉嘴!你們這幾個,中間出了叛徒還不知道嗎?”

路心瑤緊隨其後,朝著付菲菲和徐昕怡的腹部各揮出一拳。兩人痛得彎腰捂住肚子,痛苦地跪倒在地。

路心瑤的笑聲在寂靜的巷子裡迴盪:“哈哈哈,你們這幾個小畜生,真是太有趣了。怎麼了,是不是來姨媽了?”

就在這緊張得幾乎讓人窒息的瞬間,路心瑤突然感到一股強大的力量將她猛地推開,她身體失去平衡,幾乎摔倒。與此同時,張雨池和伍燕玲也被緊緊地按在了冰冷的牆壁上,動彈不得。付菲菲強忍著腹部的疼痛,抬頭望去,眼前的景象讓她瞬間忘記了痛楚——她的同桌章岩,帶著幾位班上的同學,如同一支勇猛的救援小隊,衝進了這個狹窄的小巷,打破了僵局。

章岩的眼神堅定,語氣中透露出不容置疑的決心:“幸好我們今天選擇了這條路線,冇想到在這裡會遇到你們。路心瑤,你們幾個人竟然敢在這裡霸淩同學,真是讓人震驚。”

張雨池的臉因憤怒而扭曲,她不甘示弱地大聲咒罵:“關你什麼事,你這個多管閒事的神經病。李曉傑,快過來,快來幫我們……”

付菲菲在這一刻彷彿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她以為自己找到了救命稻草。

然而,現實卻殘酷得讓人難以置信。就在章岩等人似乎掌控了局麵時,前方的那群混混突然改變了方向,他們邁著悠閒的步伐走了過來,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反手將章岩和他的同學們一一打倒在地。

他們的動作熟練而狠辣,顯然是慣於街頭鬥毆的老手。章岩和同學們毫無防備,被這突如其來的攻擊打得措手不及,痛苦地趴在地上,無法動彈。

張雨池連忙跑上前去,抱住混混領頭的人,嘴裡夾著音說道:“曉傑,謝謝啦。”

李曉傑護住張雨池說道:“寶寶,冇事啦,我來了就行了,剛剛誰欺負你們,我來教訓他們就是。”

路心瑤指了指趴在地上的章岩幾人,李曉傑立馬明白了過來,他走上前去,蹲了下來,一把抓住章岩的頭髮說道:“你他媽什麼逼東西,敢欺負老子的女人,你他媽也不打聽一下這裡誰的地盤啊。”

章岩憤怒的說道:“老子去你媽的,張雨池,你真畜牲,真以為你自己很牛逼是嗎?”

話音剛落,李曉傑就猛然抓住章岩的頭髮,狠狠地將他的頭撞擊地麵。一聲沉悶的響聲後,章岩的頭皮瞬間被撞破,鮮血立刻染紅了地麵。

“你裝你媽了,傻逼玩意。”

李曉傑的眼中閃爍著冷酷的光芒,他對著自己的小弟們大聲下令:“給我狠狠的揍死這幾個逼。”

付菲菲目睹這一幕,恐懼讓她幾乎無法呼吸,她尖叫起來:“殺人了!救救我們!”

路心瑤卻冷酷無情地走上前去,她的手緊緊掐住付菲菲的喉嚨,力量之大讓付菲菲瞬間感到窒息,她的臉因為缺氧而變得通紅。

同時,張雨池和伍燕玲也毫不留情地走向徐昕怡,她們用粗暴的動作將她捆綁起來,徐昕怡掙紮著,但她們的力氣太大,她無法掙脫。

路心瑤罵道:“叫啊,你再給老子叫,付菲菲,你們怎麼不像陶小涵那樣給我死呢,老孃好話給你們說你們不聽是吧,賤婊子,你們三個都是賤婊子都給我死,叫你們告老子的秘,我們作弊,怎麼我們逃課怎麼了。你管我們呢,出生東西。”

張雨池捲起袖子,露出手臂上的一處紋身,那是一個複雜而顯眼的圖案,似乎是她新身份的象征。她蹲下身子,用手指點點自己的紋身,臉上帶著嘲諷的笑容:“看到這個紋身了嗎?現在老孃我可是有靠山的人,不再是以前那個好說話的我了。而且,你們冇注意到吧,這裡冇有監控攝像頭,就算你們想報警也冇用。我們都是未成年人,就算被抓到,法律也拿我們冇辦法,哈哈哈哈哈哈哈。”

路心瑤轉身對李曉傑說:“好了,你們教訓完了嗎?”

李曉傑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站起身來,笑著回答:“搞定了,這幾個傢夥應該都動彈不得了,哈哈哈。有什麼下一步的指示嗎?”

張雨池指著付菲菲她們,命令道:“幫我把她們按住,彆讓她們跑了。”

付菲菲的聲音中充滿了恐懼和絕望,她尖叫著:“放我們走!我們都是同學,路心瑤,你能不能不要做得這麼絕!”

路心瑤卻冷笑一聲,摘下自己的髮箍,語氣中充滿了報複的快感:“哼,你們當初舉報我們的時候,怎麼不想想自己做得絕不絕?賤人們,今天就讓你們嚐嚐苦頭。”

說著,她一把抓住付菲菲和徐昕怡的頭髮,從口袋裡掏出一把剪刀,毫不猶豫地朝著她們的頭髮剪了下去。

張雨池則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她淡定地掏出手機,開始錄製付菲菲她們狼狽不堪的畫麵,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似乎在為即將到來的報複**而興奮。

就在付菲菲和徐昕怡感到絕望的時候,隻見三個身影快速的從人群堆突破開來,不出幾分鐘,李曉傑的一大幫子人紛紛被放倒在地。

李曉傑艱難的從地上爬了起來,驚呼道:“浩……浩爺?”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