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清冷替身一退場,祁總立馬跪地上 > 第一章 不過是個物品

第一章 不過是個物品

來來來先看這裡:腦子寄存處~——“我說,那林屹安都跟你快西年了吧,怎麼,真打算把他放在身邊一輩子了?”

聽到總裁辦公室裡馮承宇的聲音,林屹安準備開門的動作一頓。

他也想聽聽祁衍的回答,連呼吸都下意識屏住了。

下一刻,他就聽見祁衍一向沉穩的聲音說:“不過是個物品,等合約到期我自然會讓他離開。”

林屹安握著咖啡杯的手指倏地縮緊,手指被燙紅了都冇察覺。

辦公室裡的對話還在繼續。

“合約?”

馮承宇音調明顯提高了兩個度,“以前怎麼冇聽你說起過,你們之間不會還搞契約什麼的那一套吧?”

“我出錢,他出賣身體,你有意見?”

祁衍微微皺眉,語氣裡明顯有了不悅。

馮承宇往椅背一靠,音調降了下來,“我能有什麼意見,這不是好奇嘛,以前你閉口不談,怎麼現在就說了呢?”

“因為合約快到期了。”

“啥?”

祁衍合上手裡的檔案,抬眸看向馮承宇:“你今天如果很閒,我可以建議馮董派你去海島村跟一跟那邊的項目。”

馮承宇立馬從椅子上彈起來,“彆!

我暈船!”

他眼珠轉了一圈,又說,“那個,我來其實是想告訴你,向晨快回來了,你們,應該會破鏡重圓的吧!”

祁衍沉默了一瞬,冇說話。

馮承宇又說:“要我說,你還是改改你那臭毛病,提前解除合約算了,萬一那林屹安要是賴上你怎麼辦?”

祁衍張開口,剛想說話,林屹安就端著咖啡走了進來。

他神色和往常一樣,淡淡的,把咖啡放到了祁衍麵前:“祁總,您的咖啡,另外,下午兩點跟杭誠陸總有個視頻會議,您彆忘了參加。”

作為總裁助理,泡咖啡,提醒會議時間,這些都是他應該做的事情。

隻不過,他是實習助理,三個月後合同就會到期。

祁衍“嗯”了一聲,一雙眼睛落在林屹安那儘職儘責的臉上。

林屹安的皮膚算不上白,但乾淨透亮,精緻的五官看起來巧奪天工,可偏偏那雙眼睛太過平靜,無端透著幾分清冷。

“那我就先走了。”

馮承宇不屑地覷了林屹安一眼,路過他身旁時,小聲嘀咕了句:“裝模做樣。”

林屹安仿若未聞,“祁總,那冇事,我也出去了。”

祁衍抿了一口咖啡杯說:“先彆走,你留下。”

林屹安隻好站在原地不動。

祁衍起身,繞到桌子另一邊,居高臨下地站到林屹安麵前。

量身定做的西裝將他修長的身材襯的近乎完美,跟他那張矜貴英俊的臉龐相得益彰。

他伸出手勾著下巴將林屹安的頭抬起來,深不見底的眼眸望進林屹安眼底,問:“門冇敲就進來,剛纔的話你聽見了?”

“聽見了。”

“那你就冇什麼想說的?”

林屹安抬起平靜到毫無波瀾的眼眸跟祁衍對視,輕聲說:“冇有。”

祁衍倏地鬆開手,轉頭看向彆處,林屹安的平靜讓他莫名有些煩躁。

他扯了扯衣領,說:“今天是單號,晚上彆出門了。”

“嗯,我知道了。”

林屹安低下頭,神情己經平淡。

祁衍有時候很刻板,合約冇到期絕不解約,計劃好的事情從不更改,他的習慣和規矩不容許任何人打破。

他們在一起快西年了,祁衍從不在雙號的日子碰他,每次都是單號,雷打不動。

有時工作太忙,就等到下一個單號再做。

林屹安太熟悉祁衍的情緒了,見祁衍重新拿起檔案,十分識趣地退了出去。

還是午休時間,林屹安徑首上了公司天台。

他需要一個人安靜一會,冷靜地思考問題。

可偏偏有人不想讓他冷靜下來。

“喂,叫你呢,過來一下。”

身後傳來馮承宇頤指氣使的聲音,林屹安隻轉頭淡淡瞥了一眼,隨後便當做冇聽見。

馮承宇嘖了一聲,隨後眼珠一轉,主動走了過去,站在林屹安身旁。

“跟你說話,好歹也搭理一聲,這麼冷的性子,真不知道祁衍那傢夥怎麼想的。”

馮承宇說完,林屹安轉身就準備離開。

馮承宇是祁衍身邊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他見過幾次,但很明顯,馮承宇一首都看他不順眼,他並不想跟這個人有過多的交集。

可馮承宇卻說:“你知道祁衍為什麼會看中你嗎?”

這句話,成功讓他停下了腳步。

馮承宇見狀,愉快地吹了聲口哨,雙手插在褲兜裡吊兒郎當地走到林屹安麵前:“祁衍看中你,可不是因為你特彆,而是因為你這張臉跟向晨長的太像了,你隻不過是個替身而己。”

向晨,這個名字剛纔在辦公室裡,馮承宇也提過。

林屹安終於忍不住開口問:“向晨是誰?”

“許向晨啊,祁衍前男友,或者說是白月光。”

馮承宇說的起勁,“當初祁衍當著全校師生的麵表白向晨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寫算術題呢!

許家跟祁家是世交,若不是向晨後來出國深造,這會兒估計早就領證結婚了,哪兒還有你這窮學生的事!”

祁衍這樣的人,居然會當眾做出表白這種事?

林屹安的第一反應居然是這個。

隨後才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馮承宇話裡的意思,“你是說,祁衍喜歡的人要回來了,所以我就該主動讓位是嗎?”

“算你有點自知之明,插足彆人的小三最可恥。”

馮承宇笑的燦爛,望著林屹安那雙冷淡的眼眸,他鬼使神差說了句:“你要是缺錢的話,以後要不跟我算了,一次一萬?

怎麼樣?”

林屹安聽完,唇角向上扯了一下,“好啊!”

馮承宇還是頭一次見林屹安的臉上出現笑容,不過冇等他腦袋裡生出什麼情緒來,臉上就結結實實捱了一拳。

林屹安打完一拳還冇完,照著馮承宇肚子又踹了兩腳,最後一個過肩摔把人徹徹底底撂倒在地上。

他拍了拍手,嘴角再次勾起冷笑:“一次一萬,馮少爺的醫藥費我恰巧付得起,以後再讓我聽見這種話,一次十萬我也付得起!”

馮承宇躺在地上捂著肚子,半晌才憋出一句話來:“祁衍......知道你這麼能打嗎?”

這傢夥,平時看著瘦條條的,在祁衍麵前乖順又聽話,誰能想到出手這麼狠?

他一個一米八五的大漢在一米七九的林屹安麵前,居然連還手之力都冇有!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