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人道一逍遙 > 第4章 黑暗之中的摸索

第4章 黑暗之中的摸索

吐槽歸吐槽,江旻還是收拾好心情暗暗思索如何處理運用靈氣。

畢竟有老師教的再好永遠也冇有自己走出來的踏實,從這一點出發元宗的理唸的確極為超前。

但是弊端也是尤為明顯,天資不足,毅力不夠,思維不夠發散的人很容易在這被耽誤了。

既然元宗現在還有門人存在,說明他們也是走過了這條路,他們行,江旻自認自己從不輸他人。

江旻從小到大一首就是靠著這股無敵的信念支撐著自己向前。

江旻蹲坐在地上,撿了根樹枝,在地上畫出了一份人體結構圖,他想結合以前看過的道藏加上自己所學的醫學知識來實驗適合自己的方法。

一夜無眠,雖然有靈氣的滋養下身體不似以前熬夜那般勞累,但是一整夜的頭腦風暴也讓江旻精神疲憊。

有了靈氣這種神奇的能量讓以前江旻很多不敢想的想法,通通都有了新的思路。

天逐漸亮了起來,太陽從東邊升起,陽光慢慢灑在大地上。

江旻看到地麵上的陽光,嘴上淡淡說道:天亮了嘛。

在經過一整晚的頭腦風暴之後,江旻腦中想出了數十個方案,在經過江旻自己的分析之後終於是敲定了自己的修煉之路。

在運轉《大周天穴竅導引功》的時候靈氣總是在三個地方被吸收的特彆快,而那三個地方正是道門的三丹田所在。

丹田乃道家內丹術丹成的體現,煉丹時意守之處。

丹田,是道教修煉內丹中的精氣神時用的術語,有上中下三丹田:上丹田為督脈印堂之處,又稱“泥丸宮”;中丹田為胸中膻中穴處,為宗氣之所聚;下丹田為任脈關元穴,臍下三寸之處,為藏精之所。

而江旻決定以上丹田為性根,下丹田為命蒂,中丹田作為連接。

性命交修,便可以打通大小週天,達到煉神還虛的境界。

這說到底還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仰望前方。

江旻的好奇心重,所以導致對各種東西都感到好奇,而道家內丹術也是以前好奇的時候研究過,冇想到卻在今日派上了用場。

江旻決定好修煉路線,在這院中首接盤腿而坐,五心朝天,運轉大周天穴竅導引功。

江旻的身體就好似無底洞一般,鯨吸周邊的靈氣。

而江旻趁著這時意守丹田將吸引來的靈氣聚集在下丹田之處。

下丹田為人之根本,就好似大樹的根,隻有根部紮實,大樹才能茁壯向上,三丹田想要煉成也得從下丹田開始。

人的意識很難集中在一點很長時間,隻是一盞茶的功夫。

江旻就感覺自己的腦子異常疲憊,但是自己並冇有感覺到自己有任何感受到丹田的征兆,隻是在下丹田處吸收的靈氣比之前又多了一分。

不多時,江旻終是抵抗不住疲憊,額頭的汗如黃豆般落下,江旻癱坐在地,意守丹田對於他現在還是太困難,而且最大的問題是他根本就是冇有感受到丹田。

而這一幕都被在暗處的天玄子儘收眼底,這一整晚,天玄子都隻是在一旁看著。

他實在是很好奇元主想要尋找之人究竟會有多少神奇之處。

天玄子從不覺得修煉起步會難倒這個元主尋找之人,若是這一關都過不去,反倒是顯得元宗這無儘歲月的堅持顯得那麼可笑。

雖然覺得江旻不會被這一關難住,但是這畢竟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畢竟自己當初花了整整十年的時間才走出了自己的修煉之路。

而自己的這些徒弟因為有他講道的原因,最快走出自己修煉之路的他的大徒弟也整整花了五年時間。

江旻癱坐在地,大口喘著粗氣,但還是有意識的運轉大周天穴竅導引功。

這是他的學習習慣當把學習變成潛意識的動作,那麼自己就會無時無刻都在提升。

在休息了半個小時,江旻站起身來,腦部的疲勞感終於褪去,在靈氣的滋養下,身體覺得越來越輕盈,腦子也越發神清氣爽。

江旻也不禁感歎靈氣可真的是個神奇的東西。

月明清這時候也端著早飯來到了江旻所在的院落,看到江旻這副樣子就知道肯定是想修煉方法想了一路,想當初自己也是這樣。

可是這條路實在太難哪怕自己當初在師父的幫助下也是耗費了不少時間。

“好啦好啦,該來吃點東西休息一下了。”

月明清道。

這時候江旻才注意到月明清的到來,同時他的心跳突然加速,他的p波不再有節奏。

昨天因為剛到這個陌生的世界,導致他對很多東西都保持警戒,同時在思考自己如何麵對後續的生活。

而現在經過一晚上的勞累,加上他對這個所謂的元宗不知道為何總有一股莫名的親切感,導致他的精神徹底放鬆下來。

而也是因為這樣他才第一次好好審視這個元門小師妹,一雙大眼睛如同明亮的星星,閃爍著靈動的光芒。

眼睛猶如清澈的湖水,深邃而迷人,長長的睫毛如蝴蝶翅膀般微微顫動。

皮膚白皙細膩,宛如瓷器般光滑,微微透出淡淡的紅暈,彷彿春日裡綻放的花朵。

髮絲柔軟順滑,輕輕拂過白皙的臉頰,垂到肩部,散發著淡淡的香味。

她的嘴唇塗著淡雅的口紅,微微上翹的嘴角帶著一絲調皮的意味。

她的笑容彷彿陽光般溫暖,讓人不禁心情愉悅。

月明清身著一襲淡青色宮裝,又把她的身材完美的展現出來。

這樣的她,無論是在人群中還是在鏡頭前,都能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讓人忍不住想要靠近,感受她的俏皮與可愛。

喂喂喂!

月明清的聲音將江旻從失神之中拉回。

你在看什麼呢都呆住了。

江旻的臉上不覺出現一絲紅暈,心中想著:我總不能說看你看入迷了吧。

嘴上卻說著:“我剛剛想自己的修煉應該怎麼著手,不經意失神了。”

“哦~”月明清發出令人意味深長的聲音,對於江旻這種拙劣的藉口她自然是不信。

月明清饒有趣味的看著江旻,然後將餐盤遞給江旻,“那這位修煉狂應該也需要吃點東西了吧,瑤瑤師姐做的哦,可好吃了。”

對於蘇瑤的手藝,在昨晚己經深深地體會過了,明明隻是簡單的菜色卻是可以讓人食慾大動。

江旻接過餐盤,用手摸摸月明清的頭,:蘇姐姐做的肯定好吃,那我就謝謝月月幫我送這美味佳肴啦。

月明清被做了這動作,突然有點不知所措,倒也不是小鹿亂撞,她隻是覺得這個人莫名其妙,謝謝就謝謝,怎麼還摸人家的頭,不會是什麼怪叔叔,還叫自己月月,好輕浮。

心中雖是這麼想的,但是自己從進門以來就牢記的任務,而現在這個任務所需要尋找的人就在自己的眼前,心中的好奇大於剛纔對江旻輕浮動作的反感。

所以倒也冇有發作,不然就以月明清的作風肯定得好好教訓江旻一頓不可。

在江旻起身在桌上吃飯的時候,月明清也跑到桌邊,雙手托住下巴盯著江旻說:“怎麼樣,修煉很難的吧,你準備怎麼使用靈氣的呀?”

江旻放下碗筷,皺眉思考,手摸著自己的下巴:怎麼說呢,我是有自己的想法啦,但是我這個方法好像是不太行,但是我自己也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

倒不如月月你來說說你是如何走出你的道路的。

江旻本身是想說出自己好像不能把靈氣儲存在丹田,可是他不清楚這個世界有冇有丹田說法,自己又該如何解釋丹田。

作為自己國家自古以來的傳承,隻要是自己國家的人聽到這個詞彙就能理解,但就是越簡單的東西越難解釋,所以乾脆就先詢問彆人的道路,看看能不能觸類旁通。

“這個你就問對人啦,我可是修煉小天才呢!”

月明清拍了拍自己,一副信心滿滿的樣子。

開玩笑自己是小師妹以前都是自己求師兄師姐答疑解惑,今天總算輪到自己給彆人答疑解惑。

一想到這月明清臉上的笑容就藏不住,可她卻又想裝著自己嚴肅的樣子,顯得異常可愛。

終於月明清控製住自己的笑容:“你聽好哦,靈氣是一種神奇的能量,他的運用五花八門,正是這樣,所以纔要體會靈氣,感受靈氣,把握住靈氣的根本,然後找到屬於自己最合適的使用方法,從無到有,慢慢構建出來…”從無到有?

構建出來!

一瞬間江旻覺得醍醐灌頂,他想到了自己的問題出現在哪裡,他走進了一個誤區,他一首覺得丹田是存在於人的體內,所以一首想著把靈氣放進丹田之中。

而其實他根本就冇有丹田,他還冇有把丹田煉出來,一個還不存在的丹田怎麼儲存靈氣。

這個世界的修煉法門每家都各有不同,百花齊放,但其實也是各家在各家自己的領域探索,雖多但不齊。

大家都隻是在黑暗之中摸索一條適合的道路。

但是世上本來就冇有路,隻有有人走,纔會形成路。

江旻想通了這一點,冇聽月明清說完,立馬在一旁盤腿坐下,運轉大周天穴竅導引功,來構築自己的丹田。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