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人道一逍遙 > 第5章 構築丹田

第5章 構築丹田

月明清的話還冇說完,江旻就立刻盤腿坐下,月明清原本興奮的心情突然變得冰涼。

哪有人問問題不聽人說完就立馬不聽了。

月明清手指不停繞著自己的衣角,越想越氣,剛想一掌拍過去解解自己的鬱悶。

這時天玄子閃身出現在桌麵抓住月明清想要拍向江旻的的手掌。

月明清轉頭看見是自己的師父抓住了自己的手,氣呼呼的臉蛋突然變得委屈巴巴的。

天玄子自然瞭解自己的好徒弟的脾氣,隻是笑笑,做了個不可的手勢,就悄然離去。

月明清隻能在原地無奈的跺了跺腳,氣呼呼的跑出這個小院,心想下次自己再來送飯他就是豬。

江旻也冇想到就是自己的這個冒失的舉動將剛剛讓他心跳加速的女孩給氣走了,但是想到瞭解決方案江旻又怎麼可以忍住不去嘗試呢?

他就是個對一切都好奇的傻麅子,對於傻麅子來說滿足自己好奇心的時候總會讓自己忘卻周圍的一切。

江旻這時正在一心投入丹田的構築之中,丹田丹田,就好似金丹一般的田,丹是外在,田是內核。

現在的重點就是如何用靈氣構築丹田,靈氣與靈氣是可以相互結合的,就好似氨基酸可以以肽鍵相連形成蛋白質,而靈氣也同樣可以。

如何連接己經在昨晚的修煉當中找到,接下來就是如何將靈氣形成丹田。

江旻一邊運轉大周天穴竅導引功,身體365個穴竅張開,貪婪的吸收周圍的靈氣,一邊將靈氣一份一份連接,構築成丹田外形。

不知過了多久江旻終於用靈氣構築成丹狀。

江旻意守丹田將靈氣吸收入丹田,隻是短短時間,江旻的“丹田”就被靈氣充滿。

江旻不由興奮起來,自己的方法竟然一次就成功了,以前做實驗也冇有這麼順利。

唉冇想到我的修煉天賦竟然比我科研天賦還高,真冇辦法,嘿嘿!

江旻心中不免臭屁起來。

正當他想要調出丹田靈氣時候,卻發現自己無法調動一絲丹田裡麵的靈氣。

他們就好像隻是被暫時儲存在“丹田”之中,跟自己以前看過的道藏所謂的抱元歸一,氣隨心動,完全不同。

看起來單純隻是靠靈氣構築根本完不成丹田,江旻心中不免有些失落。

但是很快又整理好心情,作為長期待在實驗室的人,失敗實在是太常見了。

外人總以為能在實驗室裡麵的人,實驗一個接一個的成功。

但是事實永遠與彆人想的不同,實驗室裡麵失敗纔是主流,尤其是新開發的實驗,誰不是失敗過成百上千次。

江旻深吸一口氣,整理好自己的思路,在一旁記錄好自己的失敗經驗,又重新起草新的實驗方案。

就這樣過了八天時間,構築方案是改了又改,每一次都是失敗,但是每一次又更接近成功一步。

第三天的時候江旻己經學會將外界靈氣轉化成隻屬於自身的精氣神三種能量,但是因為冇有丹田,這三種能量身體隻能吸收很少一部分。

第五天的時候江旻發現丹田構築得精氣神三種共同協調輔以外界靈氣在一定的比例下形成。

最終在第九天的時候,不知道第幾次嘗試著構築丹田,在無數次的計算下,江旻終於找到最合適的構築比例,在江旻拚出丹田的最後一塊拚圖,靈氣與精氣神的完美結合,原本還隻是黯淡無光的一個圓球,這時候卻發出耀耀金光。

隨後整個融入江旻身中。

一顆內丹吞入腹,從此我命由我不由天。

江旻的內丹終是成了!!!

而這一成功使天地大道也發生了一絲改變。

宇宙的大道也並不是一成不變的,世界上本冇有路,有的人多了,路也就有了。

何謂大道,本就是茫茫修行者所追求的路。

而內丹法這一條道也終是讓江旻邁出了第一步。

天玄子這些天也一首在觀察著江旻,不禁感歎元主所尋之人果然有自己的過人之處,這些天一首沉浸在求道路上,一份求道之心難能可貴。

然而就在天玄子覺得江旻這種狀態還得持續一段時間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天地大道的改變。

天地大道的改變對於這個時代來說並不少見,各族各門的智者一首在求尋屬於本門的大道,這天下何其浩瀚,求道之路即使再難走,也時不時有人能趟出一條路。

而然天玄子驚歎的是,這個使天地大道改變的人就在他們元宗之中,而源頭正是盤坐著的江旻。

天縱之才!

元主所尋之人果然非同一般,有江旻在,冇準真的可以實現元宗的理念,也可使我人族可以在這黑暗時代擁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對於天玄子的這些想法,江旻一無所知,他這時候正沉浸在煉成丹田的喜悅,在煉成丹田之後,江旻運轉大周天穴竅導引功將靈氣吸引到丹田之中,丹田就好似水池之中的被打開了閥門,靈氣源源不斷的湧入丹田之中。

同時江旻也不禁感歎大周天穴竅導引功的神奇,它並不單單隻是一個吸收靈氣的功法,而且同時打開人身體的365個穴竅在瞬間完成一個大周天的運行,使吸收靈氣的同時,煉化靈氣也達到了最大化,如果冇有這門導引功,恐怕就單單是構築丹田所需要的靈氣怕不是這麼短時間就能夠煉化完成的。

江旻也是盤坐起身,狠狠伸了個懶腰,然後走到床邊躺了上去沉沉睡去。

這九天的修煉之途,江旻的腦力消耗巨大,若不是丹田構築成功身體吸收煉化了大量靈氣。

恐怕早己支撐不住昏睡了過去。

天玄子屋中,蘇瑤和周軒兩人並排站在天玄子麵前,他們剛剛也感受到天地的變化,本想著去江旻房間看看,但是又怕打擾江旻悟道,便跑到天玄子這邊問個究竟。

在二人心中天玄子就好似空中大日,高不可攀卻又是元宗眾徒的指路明燈。

尤其是隨著這幾年他們的修為更加精進不僅冇覺得越來越靠近師父,反而覺得距離師父更加深不可測。

饒是天玄子的定力這時候臉上也控製不住自己的笑容:“哈哈,這改變的確是江旻做的,我觀他的修煉之法是將靈氣聚集在下腹部,雖然為師不知這種修行方法到底為何,但是江旻現在身體靈氣儲量己經超過月明清那丫頭。”

什麼!

蘇瑤與周軒兩人大驚。

雖然他們知道靈氣儲量其實代表不了實力的高低,但是月明清從小就被師父帶回門中,修行也有了十餘年,也是踏出了自己道路的存在,月明清十餘年的靈氣儲量竟然就這麼被江旻所超過。

這個速度實在駭人。

這人天資果然恐怖!

周軒先是從震驚之中回過神來,不僅僅是驚歎江旻的修煉速度,更是驚訝這麼短的時間之內江旻就能夠踏出自己的修煉之路。

蘇瑤在一旁附和:“師父,此人的天資如此恐怖,元主所尋找的人果然不同凡響,若是他繼續留在元宗怕是我元宗之福啊,我想大師兄也會對我們這個小師弟讚歎有加。”

“誰說他是你們的小師弟?”

“什麼!

師父是不打算江旻入我元宗嘛?”

蘇瑤與周軒兩人異口同聲道。

如此天資不能入元宗定是元宗損失,而且他們對江旻的第一印象也不錯,對於江旻不是他們小師弟尤為差異。

“彆急彆急。”

天玄子還是一副淡然模樣,好似一切都不會影響到他。

天玄子這時候也是控製好自己的情緒,恢複到了之前處之泰然的狀態。

“他不是你們的小師弟,是因為為師覺得自己教不了他,而且他是元主要找之人,拜我為師也失了禮數。

這種人不需要人教他怎麼做,隻需要在從旁給予他幫助,他自然會走出一條與眾不同的道路。”

這下蘇瑤二人就更加震驚,他們從小就跟隨師父,在他們二人心中天玄子就是他們的天,無所不能,但是對他們又無微不至。

試問一個有求必應的老天,誰能對他不起敬愛之心呢。

然後今天他們的天竟然說他也有做不到的事情,二人震驚程度比之前對於江旻天資的震驚更甚。

但是他們知道天玄子從來不會無的放矢,最起碼對於他的徒弟們是這樣的。

江旻的天資恐怕比他們想的更加恐怖。

“所以你們也不可稱呼人家小師弟,你們就各自交自己的,若是他有疑問問你們,你們就如實相告就好。

雖然接觸時間很短,但是我知道江旻有一顆赤子之心。”

“你們下去吧,看著點離寶跟月兒這兩個人到現在都還是小孩子心性,你們多看著點他們,比起江旻這兩個人現在更值得我們元宗頭疼。

還有把我剛纔的話對他們複述一遍。”

蘇瑤與周軒聽聞,相視一笑,隻不過這個笑容卻是帶點苦澀。

鐘離寶與月明清這個小師弟與小師妹的確是讓人頭疼,可能因為兩人年紀最小,從小就被他們這些師兄師姐寵壞了。

兩人對著天玄子行了一禮,應了一聲是,然後退出房間。

兩人走後,天玄子看向江旻的院落,心想:希望你可以如太陽一般照耀我人族讓我人族可走出這黑暗時代。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