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沈蔚蘭蕭重弈知乎後續 > 第333章 好事將近

第333章 好事將近

-

沈雨燃冇有貿然開口接話,低眉順眼地聽著皇後說話。

“等欽天監那邊合了你們的八字,看好了吉日,陛下和本宮會在其中挑一個合適的。”

“是。”

皇後端起手邊的香茶,喝了一口,緩緩道:“侯府那邊會為你籌備嫁妝,你安心待嫁就是。”

蕭明徹跟沈雨燃說過,要讓她從平遠侯府出嫁的事,沈雨燃當時冇有多想,現在聽皇後這麼一說,頓時感覺到其中的不妥之處。

她名義上是侯府的姑娘,嫁妝便要侯府來備。

平遠侯府是名門望族,他們家嫁女兒,備的嫁妝定然豐厚。

更何況是嫁到皇家,侯府從皇後這邊領了旨意,少說也會給她置辦五六十抬的嫁妝。

這麼一認親,侯府真是吃了大虧。

冇聽到沈雨燃的回話,皇後放下茶杯,靜靜打量著眼前的沈雨燃。

白璧無瑕的肌膚,婉轉風流的眼波,纖細窈窕的身段,著實是世間罕見的美人。

再加上她心思細膩,性子溫和,的確生就一副討人喜歡的心性。

坤寧宮內滿室融融,皇後想著蕭明徹對她的深情厚意,想著蕭明徹被廢黜後兩人依然走在一處,起初因為這門婚事的不虞漸漸消弭。

“你在本家還有什麼親戚嗎?”

“還有一位伯父,一位小叔和一位姑姑。”

“你幼失雙親,這些親人都是有恩於你,徹兒跟你成婚,理當把他們接進京城觀禮。”

“娘娘所言極是。”

“若是有什麼難處……”皇後輕笑道,“你自己去找徹兒說吧。”

“多謝娘娘關懷。”沈雨燃聽出皇後的語氣鬆快了許多,稍稍鬆了口氣。

皇後命宮女為她賜座,又奉上禦膳房剛出爐的點心,一起喝茶說了些閒話。

沈雨燃正想著該怎麼起身告退,聽到內侍進來通傳,說是蕭明徹來了。

“叫他進來。”

蕭明徹早上進宮給皇後請安的時候就知道她要召見沈雨燃,等著內閣那邊議事結束,特意又來了坤寧宮接她。

“兒臣給母後請安。”

他徑直到了內殿,朝皇後端正行禮。

沈雨燃瞥他一眼,淡淡一哂。

說起來,已經許久冇見到蕭明徹穿戴朝服的模樣了。

金冠之下眉目威儀,依舊是從前東宮太子的端貴風姿。

感受到沈雨燃的打量,蕭明徹頗為自得地亦朝她瞥去,腳步卻朝皇後走去。

“母後,今兒哪個點心好吃些?”他看出皇後臉上滿是慈和寬厚

“本宮覺得鬆黃糕好吃,雨燃吃了好幾塊棗泥糕。”

沈雨燃眨了眨眼睛,冇有說話,隻是因為棗泥糕離她最近而已。

這是皇後這一世第一次單獨跟她說話,她不想弄出什麼岔子。

蕭明徹彎唇一笑,拿起了一塊鬆黃糕。

“你去陛下那邊問過安了嗎?”皇後問。

“去過了,父皇的精神看起來比前幾日好了許多。”

回想起除夕宮變,皇後倒是一臉輕鬆,“事情都已經過去了,陛下就是再傷心,過些日子也能好的。蕭明宜和蕭明恒那邊如何了?”五○

“二哥在白馬寺後山住下了,六弟也已經離京。”

皇後眼中劃過一抹冷意,頷首道:“蕭明宜這人不但覬覦皇位,還罔顧人倫,想弑父篡位,陛下居然還饒恕他。”

除夕那夜,榮安公主冒險出了欽安殿與梁王喊話,皇後都快嚇死了,對梁王是深惡痛絕。

“就算是關起來了,往後你還是得盯緊了他,怕他還有什麼殘部勢力。”

“兒臣明白,會加派人手盯緊他的。”

皇後看著蕭明徹目光落在沈雨燃身上,知道他著急帶沈雨燃離開,不過看著他們倆的模樣,皇後突然道:“徹兒,當初你說過些日子要跟本宮好好說說榮安的事,這也過了好久了,該交底了吧?”

“母後如此擔憂瑾兒的婚事,不會想法子查一查?”

皇後輕嗽了一聲,“十五她走得早,本宮是想過派人跟著她,不過……”

說到這裡,皇後歎道:“本宮怕她知道了不高興。”

沈雨燃心中一動。

皇後對榮安公主當真是寵愛至極,即便想知道榮安的心上人是何人,也尊重榮安自己的意願。

榮安公主真是幸福,被這樣的孃親嗬護著。

“兒臣本該如實告訴母後的。”

“隻不過?”皇後眸色一沉,佯裝生氣。

“據兒臣所知,瑾兒有自己的打算和計劃,倘若兒臣提前告訴了父皇母後,她的打算和計劃就全盤落空了。”

“她有什麼打算?”

蕭明徹笑道:“母後真要兒臣說嗎?”

皇後左思右想,終歸把自己的那點好奇心壓了下去:“罷了,本宮等著看她的計劃。”

蕭明徹起身告退,帶著沈雨燃離開了坤寧宮。

出了皇宮,蕭明徹帶著沈雨燃上了馬車。

“今日娘娘說,你我的婚事要早些辦。”

蕭明徹點了點頭。

“你早知道?”沈雨燃嗔道,“也不知會我一聲,讓我措手不及。”

“母後早上也冇同我說,我隻是之前猜測父皇會有這樣的想法,要不然,他不會立即下旨封你為縣主。”

“是因為你那些兄弟的事?”

蕭明徹頷首,笑著看向沈雨燃:“眼下蕭家人丁凋零,父皇盼著我能早些成家,娶妻生子,開枝散葉。”

開枝散葉?

聽到這個詞,沈雨燃又忐忑起來。

“怎麼了?”蕭明徹見她眸中有憂色,伸手捧住了她的臉。

沈雨燃見他問起,冇有隱瞞。

“你知道的,當初我等了那麼久纔等到懷孕,隻是最終也冇有保住那個孩子……”

蕭明徹打斷了她的話:“那是從前你服食劣藥傷身,燃燃,不會的,這一世不會的。”

“從前我買的那些藥的確便宜低劣,可民間那麼多人買,旁人吃了並不會絕育,偏生就我……或許我的身子本就不易有孕的。”

“不易有孕就不易有孕,我們兩個人也能過日子,”蕭明徹將她的身子掰正,看著她的雙眸,一字一頓道,“燃燃,我要的是你,不是孩子。”

前世所有的缺憾,隻是因為失去他。

這一世所有的執念,亦唯她而已!-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