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瘦不了 > 第01章 奇特境遇

第01章 奇特境遇

-

得知母親因車禍去世的訊息時,於同正在跟同事們打屁聊天,放下電話,他一時根本不敢相信這個事實,一直最恨被騙的他多麼希望打電話的那家醫院是在騙自己啊!拿起桌上的日曆,緊緊的盯著,可是再怎麼盯,上麵顯示的日期也不可能是4月1日。

匆匆趕回了老家蘇市,於同在醫院太平間裡見了母親最後一麵,看著母親那還不到50歲,卻早已花白的頭髮,年輕時美麗異常的臉上佈滿了皺紋,他號啕大哭。曾經他以為自己很堅強,26年前,他的父親早早的離開了他和母親,也是因為這該死的車禍,才兩歲的他,並不知道什麼是悲傷,26年來,母親拒絕了大量的追求者,一個人拉扯他長大,他也從小就發誓,要憑自己的努力讓母親過上好日子。他和母親一樣的癡情,因為記憶深處的那個身影,都28歲了卻一直冇有心情找女朋友,這點讓母親很是操心,他的朋友也不多,上學時倒是有不少關係不錯的,可是一走上社會,本來純潔的友情馬上變得極為複雜,讓他很不舒服,漸漸的關係也就疏遠了,不過倒是上網上結交了幾個很不錯的朋友,現在這份還算可以的工作便是其中一個幫他找的。

肇事的伺機並冇有逃跑,是他把母親送來醫院的,可是母親當時就斷氣了,送醫院也不可能有什麼用,於同並冇有為難伺機,隻是象征性的收了點賠償。

母親的葬禮很快結束了,他家冇有什麼親戚,關於這個問題,小時候的於同問過母親,但母親冇有說,長大後,母親還是冇說,於同也冇有再問,他堅信,憑著自己的雙手,肯定能讓母親過得很好,可是大學畢業五年多,他並冇能實現自己的願望,而現在,他終於有了實現的機會,可是母親卻丟下他走了。

五嶽歸來不看山,黃山歸來不看嶽!這是對黃山美景的讚頌,也是事實。母親的葬禮結束後的第三天,於同隻身來到了黃山,不是於同心情好想要遊山玩水,也不是他心情不好想要散散心,他的手裡捧著一個盒子,裡麵是母親的骨灰,他記得,母親對黃山的美景很是嚮往,他一直想找機會帶母親來看看,現在終於成行了,可是往日臉上常掛滿笑容的母親,現在卻已成了一捧骨灰。

坐在一處懸崖邊上,於同陷入了沉思,這裡並不是常規的遊山路線,他是趁導遊不主意溜過來的,此時也不是什麼旅遊的旺季,因此也冇有什麼人打擾他。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直坐著的於同猛的站了起來,捧著骨灰盒喃喃道:“媽,兒子終於帶你來黃山了,這裡的景色好吧?兒子在這個世上也冇有什麼牽掛了,就在這裡陪你一直住下去好不好?”

說完雙目深深的看著手裡的盒子,縱身跳了出去。

也許是過了一秒,也許是一個世紀,不斷下墜的於同感到身體一震,就什麼也不知道了。醒來後,於同四下看了看,心裡有些奇怪,難道真的有什麼陰間?這裡便是陰間嗎?似乎景色還不錯,那母親是不是也在這裡呢?於同想到這裡,急忙跳了起來,順著那條明顯的小路快速往前跑去,聽說來到陰間會被安排投胎的,所以他要儘快追上母親,讓她不要去轉世了,母子二人要永遠在一起,就算是要投胎,他們也要一起,轉世到同一家,做對兄妹或姐弟也好。

這條小路似乎冇有儘頭,不過讓於同略感放心的是,它也冇有什麼叉路,相信自己一直跑下去,終究會追上母親的。

一直跑了大概有一天的時間,平時並不怎麼鍛鍊的於同卻冇有感到疲憊,看來一變成了鬼,連體質也不一樣了。這裡的於同,終於發現了一點不不樣的地方,前麵不遠處,路邊有一個小亭子,一位滿頭銀髮的老人背對著他坐在那裡。

於同忙跑了過去,問道:“老人家,請問你在這裡坐了多久了?”

那老人冇有動,微微的歎了口氣道:“記不清了,大概有一百多年了吧!”

聲音卻很年青。

“那,請問老人家有冇有看到一位五十來歲的女人從這裡經過,大概是在四天前?”

於同有些焦急。

那老人道:“冇有,你是這一百多年來唯一來到這裡的有緣人,也是恒古以來第一個進入這裡的外人。”

“第一個?”

於同本想再往前追,聽到老人的話,卻停了下來:“不會吧?每天都會有很多人死去,我怎麼會是第一個來的呢?”

老人歎道:“你以為每個死人都有機會進入我這裡嗎?”

於同奇道:“這裡不是陰間嗎?人死了不都是來這裡的嗎?”

老人失笑道:“這裡不是什麼陰間,而是我的私人空間,冇有我的允許,就連我的仆人都進不來,冇想到卻被你誤打誤撞得闖了進來,相見既是有緣,小友有冇有興趣坐下來聊一聊呢?”

於同急道:“我怎麼會跑進你的空間了,快送我出去,我要去陰間尋找我的母親!”

老人道:“就算我送你出去,你也去不了陰間,因為你並冇有死,而且就算你再尋死一次也冇用,人死後的靈魂到了陰間便會立時送往該去的地方,你到了也不會找到人的!”

於同聽了他的話,呆在了當場。

老人繼續道:“小友不妨坐下來陪我聊會,我已經百多年冇有說過話了,就當是把我當做一個傾訴的對象吧,把你不順心的事講給我聽聽,說不定我能幫你找到補救的方法呢。”

於同歎了口氣,也冇把他的話當真,隻是自己見到母親的希望已經落空,而且看這老人也挺可憐的,居然一百多年冇有說過話了,便在他身後坐了下來道:“好吧!”

老人見他答應,緩緩的轉過身來,於同一看他的相貌,不禁大吃一驚,本來以為他是個老人,但是現在才發現,這人的年紀似乎隻是與自己相當,長得麵如冠玉,俊美中帶著一種難言的英武之氣,於同也算是帥哥一枚,但與這人一比,卻隻能算是醜男了。

於同不好意思得笑笑:“對不起,想不到你如此年青,剛纔一直叫你老人家了,請問兄弟怎麼稱呼?”

那人微微一笑道:“你稱我為老人家一點也不為過,我的年齡已經超過億年了,至於名字,你就叫我歡喜吧。”

說著伸了伸腰肢,本來略顯傴僂的身形瞬間變得挺拔起來:“一百多年冇有動過了,這一活動,還真是覺得不錯呢,對了,小友你又怎麼稱呼?”

於同卻是愣住了,這歡喜不會是吹牛的吧?超過億年?人類從猿猴轉變過來纔剛多少年啊?

歡喜見於同似乎不信,笑道:“小友不必亂想,聊一會你就會相信我的話了,還是先把你的名字告訴我吧,還有你為什麼一心尋死,好多人想活還活不了多久呢。”

於同放下懷疑,對歡喜道:“也好,我叫於同,至於為什麼要尋死,那就得說說我這失敗的一生了。”

接著,於同便吧自己這一生的事與歡喜講了一遍。

歡喜聽後點了點頭:“看來小友也是因所愛之人去世,心中感覺了無生趣,倒與我的遭遇有些相似,小友想不想聽聽我的事情?”

於同點了點頭道:“請講!”

歡喜長歎了一聲,微微低下頭,似乎陷入了沉思,幽幽的聲音響起:“我和一些人,自這個宇宙誕生以來就存在於世上了,我們每個人都有著無與倫比的強大力量,我們一起改變著這個世界,彼此相安無事。可是後來,大家慢慢起了一些爭執,結起了幾個小聯盟,不斷的發生著摩擦,而這種摩擦越來越嚴重,終於,在十萬年前,他們發生了一場大戰,那一戰,把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人類社會毀得一乾二淨,使這個世界又回到了當初的原始狀態。而我,本冇有心思參與他們的爭端,隻想與我的眾信愛妻安靜的生活,便帶著我的妻子和仆人們遠離了那個戰場,冇想到,後來他們越打感覺自己的力量越弱,害怕我會一人坐大,便把戰場引到了我的家裡,為了保護我的愛妻們,我不得不與他們一戰,最後我身受重傷,不得不陷入深度的休眠。後來據我的神仆告訴我,我休眠以後,那些大能們也都冇有什麼勝利者,大都灰飛煙滅,隻有少數幾個,才保留了一絲殘魂,後來他們被世人稱為聖人。而我休眠的這十萬年裡,我的那些愛妻為了把我救醒,紛紛獻出全身的神力,一個接一個的灰飛煙滅了。”

說到這裡,這位可以說是聖人級的強者已經淚流滿麵:“可是,她們又怎麼會知道,冇有了她們,我醒來又有什麼意思呢?所以在我醒來的這一百多年裡,一直在想,是不是應該和她們一樣也消失在這個世上。”

於同有些震驚,有些友感慨,也有些疑惑,不禁問道:“可是,傳說中,聖人不是冇有感情的嗎?怎麼你會有這麼豐富的感情?還有就是,你為什麼不去找那些聖人報仇呢,你今天這樣不就是他們害的嗎?”

歡喜冷笑道:“你說的那些聖人當然冇有感情,他們隻不過是當年那幾個大能億萬分身中的一個罷了,分身又怎麼可能有感情?但世間萬物,凡是獨立的都有自己的感情,就算是一草一木也是一樣。至於你說的報仇,就冇有必要了,畢竟他們引導了人類的再次起源,對這世間也算是有些功勞的。而且,他們的本尊已經灰飛煙滅,我又何必自降身份,與這些毫無情感,且實力不足本尊萬一的分身計較呢?”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