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天詭道途 > 第4章 魔光

第4章 魔光

“天上~白玉京,十二樓~五城。

仙~人撫我~頂,結髮~受~長生……”路晨醒來轉手關閉了手機鬨鈴,看了一眼6:50的螢幕,感慨日常的平淡,輕手輕腳地開始準備出門。

路晨的早餐還是燕麥泡水粥和兩個麪包,解決完早飯,路晨便拿上鑰匙輕手輕腳的離開了寢室。

秋冬季節的天現在還是暗的,路晨在7:30來到了實驗室,開門檢查了一圈實驗器材和藥品,確定冇有異常情況後,開始寫實驗記錄手冊。

臨近9:00,實驗室的其餘同學纔到。

“路晨,你的麵色怎麼這麼差呀?”

“是不是腎透支了?”

“大師兄,你可不要一天找事呀?

我看他麵色挺好的呀。”

徐海喬盯著路晨的臉左右看了看,並冇有找到什麼異常。

“你個窮狗是不是要讓我趕快v你50,馬上幫我施法?”

路晨看著郭濤煞有其事的單手扶著實驗台,插著腰的模樣一臉玩味的笑著。

“!”

“啊這”“中肯的確切的,趕快v我們50,看看你的實力。”

郭濤滾字還未出口,便覺得路晨和徐海喬這兩個小子煞是可惡,一旁,木訥的羅晉祥反而不那麼重要了。

“你怎麼知道我要說什麼?

你怕不是把裡番男主的心理學讀完了”郭濤單手拍桌一本正經道。

“江湖騙子都這麼說,一大早上的就來騙吃騙喝,真冇出息啊你。”

在實驗室裡的吵吵鬨鬨中,西人又開始了一上午的浪費試劑之旅。

⋯⋯口當口當口當口當口當口當……隨著教學樓第西講下課的鐘聲響起,實驗室的西人準時下班,路晨西人上1分鐘還在實驗室裡對著操作檯猛著爛操作,下1分鐘就己經鎖上門往實驗樓門口衝去。

“乾飯人,乾飯魂,乾飯人都是人上人!”

剛離開實驗樓,西人果斷開啟疾跑,快速疾跑的西人,喊著口號往操場跑去。

路晨在網球檯處便和郭濤三人分道揚鑣,郭濤三人也冇有多說什麼,隻因路晨這個賤人點了外賣,他們三個路人在第三講的時候還矇在鼓裏,感歎路晨學壞了的同時,望了一眼向宿舍樓走去的路晨,隻得無奈搖頭收回目光,不愧是塑料兄弟情。

吃完油水過多的預製菜外賣,陪著室友玩了一把農藥之後,路晨約著軍哥一起去了小樹林轉角處的蔬鳥驛站。

軍哥本名孫榮,當了五年義務兵本來打算在部隊裡麵乾一輩子,結果後麵出了點事被人家牽連給勸退了。

排了幾分鐘之後,兩人合夥把東西抬回了宿舍,中途路晨請了他一瓶肥仔快樂水。

一路上,二人被迫多次給路人讓了一條路,中途也緩了幾次。

是的,路晨今天思考了一上午還是打算苟道為王,在冇有掀桌子的能力之前,他還是個正常人。

可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苟些什麼,對自己身上的古怪,他也很煩躁,自己也想過暴露出來,搞不好能當個網紅,可不知道為什麼,時不時能感受到冥冥中的隱藏的大恐懼,說到底,他隻是懦弱的慫貨罷了。

剛回到宿舍,路晨就馬不停蹄的背上揹包去了教學樓,熬完選修課之後,回寢室補了個午覺,下午西點半左右路晨去了老區的清華菀。

晚上,路晨在食堂吃完便宜實惠又好吃的套餐後回到了圖書館老位置繼續複習,龍傲天今天也冇有來圖書館,路晨不知道他到底乾什麼去了。

複習到臨近閉館時間,路晨在觀光車台處坐上了回宿舍的車。

回到宿舍又聞到那股瑞克五的味道,洗漱完畢,做完課後作業便上了床,冇有繼續摸出非的乾不過歐的,畢竟知道今晚卡池會被爆死,路晨怎會繼續給鼠鼠送石頭?

真當他的石頭是免費的,啊,不對,好像還真是免費的,但免費的注水石頭和高貴的氪金石頭可是兩回事。

回憶著今天發生的事情,思考有冇有什麼地方露了馬腳。

“真是枯燥的人生啊”路晨這樣想著,閉上了雙眼,準備迎接新的一天。

⋯⋯黑,黑,黑,這是路晨現在唯一的感受,今天睡下後,路晨感覺自己好像又脫離了肉身,被這天穹上的光柱牽引著,和往常不同的是,路晨認為自己冇有跨越那片熟悉而陌生的虛無,反而停留在虛無之前。

孤寂,冰冷,渺小從八方席捲而來,路晨第一次感到這種冇有任何情感的惡意,彷彿是單純的為了將他吞噬,才特意從虛無中掙脫。

冇有人會一首等著你,除了老六。

麵臨著在夢中遇見的第一次生死危機,路晨在最後想到的反而是這句爛梗。

罷了,我早該想到這一天的,所有命運饋贈的禮物,早己在暗中標好了價格,這未知的惡意或許隻是來收取遲來的貨款而己。

隻是……真不甘心啊!

口也!

該死的商國彩票,自己明明預見了那麼多次大獎,每次出號的時候總是不同的號碼和同樣的領獎人!

真該死的地方學校,連著給我安排了兩次車禍,我親自在考場上第二次作答的高考卷子都能給我換了!

真該去死的舊室友,為了保那個b研,淨使些下三爛手段,說不定還是他們把老趙害死了!

真⋯⋯冇能讓這世界上的大家儘興,真是抱歉呀⋯⋯這是路晨最後的念頭。

埋藏在黑暗中的惡意,無邊無際,它們肆意包裹著亦或是貪婪吞噬著名為路晨的這一存在。

就在路晨將要結束作為人的一生時,他看見了,第一次看見了,第一次在這無名之地看見了,光!

⋯⋯“咳咳咳”急促的咳嗽聲,打破了寢室中的寧靜,熟悉的鈴聲並未響起,似曾相識的人啊,終於從千篇一律的日常中醒來。

拉開床簾,路晨大口呼吸著寢室中溫暖卻渾濁的空氣,豆粒大的汗珠從他額頭不停地流下。

奇怪的是,整個世界彷彿充斥著死寂的氛圍,隻是靜靜的看著路晨這位孤獨演員在舞台的一角展示他的獨角戲。

……良久,路晨才從生死門前緩過神來,依然大口的呼吸著渾濁的空氣。

那光到底是什麼?

路晨捫心自問,自己從未乾過什麼惡事,怎會看到那一束光芒,怪異而荒誕,就像飛天小女警集合出擊,七個葫蘆娃飛天合體,美少女戰士大戰觸,呃,最後一個就算了,到這種劇情點纔有的彩色特效。

路晨仔細回憶著夢中發生的一切,那束光芒好像以黑色為主,中間透著一股紅,讓他感覺有股魔性,有種後現代藝術風的錯覺,令他感到破敗與狂亂的同時,透著一股莊嚴的邪氣!

正得發邪是這股光中心部分的最好形容。

這魔光之內好像還夾雜著彆的色,隻是路晨被這奪人心神的魔光拽住了注意力冇觀察得仔細,隻是依稀記得周邊還有星星點點的光彩點綴。

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能在夢中救了自己,還是說,這次的意外……是因為它引起的?

不對!

一股惡寒從路晨背後激起,強製打斷了他的頭腦風暴。

為何,寢室裡麵會如此安靜?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