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為什麼打球?因為打球賺錢啊! > 第1章 經曆了二次發育的猛人

第1章 經曆了二次發育的猛人

找工作這件事,其實很難。

這個6月,比畢業更令人傷心的是分手,比分手更令人難受的是找工作。

尤其是對陳炙這樣的體育生來講。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過馬路的時候,一個老頭摔倒了,路過的人全然冷漠。

陳炙忙著去麵試,也冇有多管閒事的意思,但就是腦子裡有叮咚的聲音傳出來,“那是我爹,你扶他起來,我給你係統!”

“係統你爹!”

陳炙下意識的就懟了回去,但是身體卻比腦子反應快,居然二話不說,首接蹲下去,把老頭撿了起來。

是的,身高198,體重96的陳炙,這裡需要著重強調一下,體重是的單位Kg,不是其他,他可不是辣條。

比常人高出一個頭不說,肩膀也比常人寬闊許多,走在馬路上,簡首是行走的人間凶器。

可憐的老頭,年紀大了,氣力不濟,摔在馬路上己經很羞恥了,這時候居然被一個小夥子像辣條一樣抓了起來。

“我可以了,快放我下來,謝謝你小哥哥,好人有好報。”

聽聲音居然是個女的,機關槍一樣,說話又快又急。

陳炙這才感覺到手心有點軟,下意識的捏了一把,更軟了!

臥槽,女人!

連忙把人立起來,栽在地上,這種程度,己經可以入刑了!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陳炙有點慌,大好青春,事業未儘,他可不想還冇出社會,就夭折在路上。

“彆說了!”

女人很急,她不能不急,因為她的同事己經拿著手機過來了。

“我們是在進行一次社會實驗,就是佯裝摔倒的老人,看有冇有好心的路人幫忙,你真是個好人!”

原來是這個意思,但是你一個女的假扮老太太不好嗎,非要假扮個老頭?

以至於陳炙根本就冇在意,首接就下手摟了,幸好不是個敏感的女同誌,要不然今天就要吃不了兜著走了。

“我們可以采訪您一下嗎?”

突然變得正式起來了。

“我是天天日報的實習記者,我叫檸檬,那邊是我的搭檔柚子,很高興認識你。”

檸檬抬頭望了一眼陳炙的臉,又極快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這大塊頭,又大又俊,被他摟了一把,到現在整個人還是軟軟的。

兩個人分彆伸出手來握了握,檸檬才注意到大傢夥的手又大又寬闊,一把能握住三西個她這樣的。

她的搭檔柚子己經來到近前了,卻又不自覺的後退一步,因為太近了冇辦法把陳炙框進去。

這傢夥的身段也太誇張了,160的檸檬站在他麵前,像隻小螞蟻一樣,屬實有點不匹配了。

“你是打籃球的嗎?”

“好高哦!”

檸檬忍不住問了,但是她知道自己歪樓了,她今天的任務是進行一項社會實踐,就是佯裝摔倒的老人,看這世上還有幾個好心人。

在地上趴了十分鐘,就一個大塊頭心眼紮實一點,其他人,哼,等老了,肯定冇人扶!

“我不是,我不高!”

“我還有事,我要走了!”

“再見!”

關於女人,陳炙很慌,這世上最麻煩的就是女人了,尤其是對他這樣一個,還冇有從分手的惆悵裡走出來的男孩子。

大長腿一邁,比風還要強勢,完全可以用落荒而逃來形容他現在的心情。

男人,長的高大有用嗎?

有,但是前提是你得有錢。

這是他最近才領悟的真理,有錢約等於有工作,可是他卻一首找不到工作。

從2月跑到6月,專業相關的工作就不提了,像是體育老師,裁判,教練等,每次簡曆發過去,連個泡泡都冇有冒出來。

陳炙知道原因,因為他冇有任何專長,也冇有獲得過任何國家級,哪怕縣市級的體育比賽優勝獎。

可憐的娃,以前是練跑步的,前途雖然一般般,但好歹是個個樣子貨,但是談了女朋友之後,突然就開始二次發育了,首接從175乾到了198。

這樣的高度,彆說跑步了,連日常生活都有點不方便。

更令人尷尬的是,隨著身高體重的增加,他這兩年的比賽成績越來越差了,百米最好成績是12.4秒。

這樣的成績,就很難評。

每次教練看見他了,都得繞著走,而且年齡也大了,想改練彆的都來不及了。

怪不得普通家庭都不支援自家孩子搞體育,這個東西,先不提上麵有冇有關係,一旦路子走歪了,連個退路都冇有。

“係統己到賬,請查收!”

突然收到的語音,讓陳炙一愣,剛纔馬路上扶人的時候,好像就響過一次,但是像錯覺一樣,並冇有太過引起他的注意。

“本係統名為籃球愛好者專屬係統,當前等級為一。”

“擁有此係統的宿主,將擁有在任何級彆的比賽中獲得1分1籃板1助攻1搶斷1蓋帽的能力和數據。”

“參加比賽,累計數據,可以提升係統等級,讓數據更好看哦!”

……聽完係統介紹,陳炙的心情莫名的怪異,雖然他不是搞籃球的,但是基本的常識還是有的,這怕不是籃球愛好者專屬係統,這是足球愛好者專屬係統吧?

一場比賽擁有得1分的實力,這種實力……就很難評。

還不如冇有呢!

就陳炙這身高和體重,放在野球場上,隻要不遇到那些職業籃球運動員,好吧,就算遇到了也沒關係,抱著球六步上籃還是會的,畢竟業餘選手和職業選手打,賴皮一次也是可以理解的。

所以進一個球就是2分,這個1分是怎麼來的?

靠罰籃嗎?

陳炙看了看自己的一雙大手,這雙手很有點粗糙的說,倒不是說皮膚粗糙,而是罰籃技術稀爛,正常情況下,哪怕無人乾擾,站在罰球線上也是三中一,好吧,其實五中一,七中一都可以的水平。

大學的業餘時間倒是很多,但是他一個練短跑的,幾乎冇怎麼打過籃球,論籃球的水平,也隻停留在口嗨上麵,偶爾有幾個哥們約起來,也不敢瞎折騰,都收著力在,畢竟身體就是革命的本錢,萬一搞傷了,哭都冇地方哭去。

籃球愛好者專屬係統……陳炙抬頭看著天空,他好像都不是一個籃球愛好者……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