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我的三十個女友 > 第1章 永遠在一起

第1章 永遠在一起

-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城市的霓虹燈,映照著天空的美。“黃佳梁,再見!”漆黑的夜晚下,顧雨卿回眸一笑,揮了揮手,格外動人。“再見,卿兒……”黃佳梁微微一笑,同樣揮了揮手,作出最後的告別。不過相比之下,他的聲音很小,小到隻有自己能聽到。但在他眨眼的功夫,女孩忽然走過來,一把撲進他懷,軟糯糯的道:“可是我還是捨不得你,隻想和你天天見麵,也想每時每刻的見到你。”黃佳梁抬起手來,輕輕地撫摸著這個女孩的頭髮,柔聲道:“冇事,既然捨不得,那我們就不要分開了,永遠的在一起,這樣,我們就能每時每刻的見麵了。”“真的?”顧雨卿盯著他的眼睛,眨了眨自己那雙水靈的雙眸。黃佳梁笑著說:“真的,你要是真的捨不得我,那就不回家了,今晚的夜色很美妙,我們去河邊看看風景也不錯。“或者是說你困了,不想走動,冇關係,我可以揹你,又或者說,你要真的不要出去玩,想睡覺,我也可以進你家,坐在床邊陪著你。”“嗯……去我家也行,反正決定權在你那,你想要怎做,我都聽你的。”“因為隻要是你,無論是什,又或者去地方,我都答應,也願意,因為有你,那才叫美好。”顧雨卿忍不住就笑了,嗔罵一聲:“油嘴滑舌的,不過……我喜歡。”接著,她望著遠方天邊,又道:“好啊,那我們去河邊看風景吧。”“好。”黃佳梁笑著點頭,眼儘是這個女孩的餘光。不過這樣的外表下,心,卻是閃過眾多複雜之色。因為他得了一個怪病,每天一覺醒來,都會出現一個新的女朋友。就像昨天,他和第一任女朋友夏白可在一起,可就在互相告別回到家後,隻要第二天睡醒,那關乎夏白可的一切,全部消失的一乾二淨。他去對方家找過,但是冇有這個人,就連聯係號碼也消失不見。哪怕記得號碼,打過去,顯示的也是個空號。夏白可消失了,而取代她的一切,變成了顧雨卿。他今早去過醫院檢查,看看自己是不是生了什病,可檢查過後,什都冇有,他冇有得病。並且他將自己所發生的事,告訴給了醫生。但醫生卻不相信,不管他怎說,都是無濟於事。反而醫生還說他是真的有病,有妄想症!要是不趕緊離開,那便打電話報警,送他進精神病院。聽到這一說,他知道自己再怎說,都是徒勞,於是無奈之下,隻能離開。原本心情複雜無比,可有了顧雨卿的到來,不知為什,他心的鬱悶和煩躁,全都通通一消二散。好似隻要有著這個女孩在,那一切的事,那都不是事。他的心情,也隨之開心起來。……一輪明月,掛許天邊。今夜的月亮,格外的圓,也格外的美妙。天上滿天星辰密佈,兩人在河邊一路小走,來到一座小橋上。他們冇有說話,均沉默著,目光向著遠方遙望,欣賞這盛夜之景。月光灑落下來,為他們染上一層白衣,晶瑩剔透,萬般美妙。過了好一會,顧雨卿低下頭,忽見河麵上有兩隻鯉魚在遊動,忍不住驚歎道:“哇,你看這兩隻鯉魚,一公一母,彼此相愛,又在水中遊動,無憂無慮,像極了一對很幸福的小情侶。“要是我也能像它們那樣,不為世事所困,無憂無慮,自由自在的玩耍,那該有多好。”月光下,河麵映眼倒簾。黃佳梁目光看去,也是道:“是啊,它們生活在水,無憂無慮,冇有煩惱,想去哪就去哪,但魚的記憶……隻有七秒,並不能長存。”顧雨卿連忙說:“不對不對,你說的不對,雖然魚隻有七秒的記憶,是我們常說的,也是人儘皆知的,但也分魚類,像普通的魚,通常都是可以有個一兩年之久。”“所以說,魚隻有七秒的記憶,是不完全對的。”黃佳梁點點頭:“你說的對,魚分魚類,花也是,就像我們人,壽命一旦到了,那便離開這個世界,再難停留。”望著水的那對鯉魚,他幽幽道:“都說魚隻有七秒記憶,一旦到了時間,就會失去記憶,可是那對鯉魚,始終的還是那副恩愛的模樣,這個結果,真的是那樣?”“唉,其實吧,無論是魚也好,人也罷,都會有不記得那一天。”“就比如我們,終將會老去,也會有分離的那一天。”說完這句話,黃佳梁心猶如五味雜陳,一下子就複雜起來。若是可以,他的想這個女孩在一起,永遠的在一起。可是事與願違,他不能啊!因為一旦到了明天,那關乎這個女孩的一切,將會和時間一樣,徹底消失。無論再怎做,都永遠的回不到那天。人生就要如此,美好事物,就要不能往好的發展。……“花有花開,也有花落,人有相識,也有重逢的那一天,甚至...也會有離別的那一天。”“可是我......”“可是我就是不想離別,更不想……你不記得我!”顧雨卿看著黃佳梁,淚眼婆娑,那股模樣,楚楚動人,無一讓人不心疼。黃佳梁凝神看著她的雙眼:“卿兒,你是我遇到過最好的一個女孩子,我可以對你發誓,若是不離,那我便不棄,一直到......永遠!”不知道為什,當遇到這個女孩後,他就感覺到什都無所謂,也不重要。但唯獨,冇有她。“那你會記得我多久?”顧雨卿帶著哭腔。“你要想多久,那就多久,因為是你,都無所謂了。”黃佳梁滿臉認真的說。“好,那就……永遠,我要你永遠都記得我!”顧雨卿一頭撲進黃佳梁的懷,在那哭泣。女孩身上的淡淡幽香,直往鼻鑽,很是美妙。黃佳梁抬起手來,輕輕的撫摸著她,然後為她擦去眼淚:“好好好,我答應你,都答應你,但你也要答應我,不許哭了,好不好?”“不好!”顧雨卿一口拒絕,隨後請求道:“我心有淚,你再讓我哭一會,好不好?我保證,就一下下,很快就好的。”“嗯,哭吧,要是心還難受,那就痛痛快快的哭一場,反正時間還早,哭久一點也冇什。”黃佳梁將她擁抱在懷,右手撫著她的頭髮,滿眼心疼。他先是安慰對方,不要哭了,現在又如此,完全是因為這個女孩,心有淚。如今他還在,可以給溫暖,也可以安慰。可若是不在了,那對方難受了,哭了,誰有安慰?誰來心疼?與其如此,趁著這個時候,還不如痛痛快快的哭一場,以免日後哭的時候,少些難受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