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我的三十個女友 > 第12章 糖是好的,可人呢

第12章 糖是好的,可人呢

-

女王瑪莉卡,如今已經卸任,壓在她身上的重擔也隨著舊時代一起煙消雲散,在荷萊露按照白狼的指引,前往那世界的夾縫,影之地之後,他們就再也冇有訊息。

那是世界的影子,也是所謂的裡世界,即便是白狼也不想過多的乾涉那片大陸,瑪莉卡是靈魂受到重創,其靈魂那是被死亡盧恩連同身軀一同貫穿的。

解鈴還須繫鈴人,那落葉也是需要歸根的,在時空夾縫當中白狼曾看過一場故事,一個關於金髮女人的故事。

那是一片古老的大陸,那裡昏暗壓抑,天空雲彩濃稠且泛黃,位於世界中心的那是一個破敗古樹,一棵與黃金樹看起來十分相似但模樣卻像是老歪脖子樹一般,生機全無。

這是一片異類的大陸,是一切悲慘結局的收束之地,是一切光明未來的影子,同樣的也是一個創立新時代必須要征戰的地區。

此地名為幽影之地,那是瑪莉卡被神明呼喚,征戰併成神的地方。

那是大霧瀰漫的一天,手持石槌的窈窕淑女乾著與她那身份與樣貌截然相反的事——冶煉。

這是一個人數不足20人的小村子,族內全是金髮碧眼的麗人,她們是居住在迷霧之地一角的稀人,有著金之血液的稀人,更是有著高超的鍛造技術。

在她們那個種族當中,每個孩子誕下之時,如果是女生需在出生不久後,刺破手指放出鮮血,由金色的血液摻雜著迷霧之地特有的石塊融合成一柄伴生石槌。

而男性則是要帶著女性們打造的武器在外征戰,有時候這一去便是永彆,直至最後這個種族當中男性全滅隻剩下不到二十人,而瑪莉卡正是最後的子嗣。

她們的擇偶標準十分嚴格,男人種族無所謂,但必須夠強,必須能駕馭的起她們所鍛造的武器,換言之尋找的都是一些身負戰鬥血脈的男子與其交合。

這是一個很難延續的種族,母係血脈異常強盛,誕下的子嗣即便是男子其模樣也會遺傳母親的金髮,而父親的特點則不會在外貌當中顯現,而是在內在,在心靈,最為重要的是以往的種種,十個孩子當中有八個女子,更是代表了誕下女子嗣的可能性要大於男。

又因為迷霧之地男人肩負著戰鬥的使命,因而這個種族大部分的人,或者說子嗣,基本都與自己的父親未曾謀麵,冇人知道為什麼她們會選擇這種方式。

直到她們瀕臨滅絕,看著剛剛降生的瑪莉卡,當時的族長髮現了,瑪莉卡那與眾不同的地方......

她們是稀人,血脈極其稀少的稀人,由於血脈當中蘊含著強大的天賦技能,本來子嗣是越來越弱小的,這也正是為什麼她們隻會選擇強大男人的原因。

其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希望後代能走向新的方向。

而瑪莉卡,似乎是她們的集大成者,血脈不減反增,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鼎盛,而她也從小便展現出了驚人的天賦,武藝,鍛造,心智,皆是族內頂級。

在那一刻族長髮現了,她們是一種不會滅絕的種族,是受世界所眷顧的種族,每當她們種族瀕臨滅絕,血脈即將斷裂之時,這最後一個子嗣便會承載著所有的希望將這血脈再度延續下去。

而成年後的瑪莉卡便被委托了這一重任——延續血脈。

但,適合瑪莉卡的配偶可以說是幾乎冇有,她體內的血脈純到一種,如果是普通之人與之交合會完全玷汙她血脈的程度,至少在迷霧之地那片寸草不生的地方,是很難找到這種配偶的。

迷霧之地很危險,即便瑪莉卡已經可以獨當一麵了,但依舊不能輕舉妄動,於是她隻能日複一日的在族內打鐵,直至某一天,契機來了。

她如童話當中受神指引的少女一般踏上了旅途。

神說:“問心吧,心中之願,心中之災,尋一密地,將其征服,為王為神皆需問心。”

偉大的神明如此說道,身負血脈的美麗少女帶著自己的石槌與畢生絕學踏上了永無止儘的道路,尋找那神明所說的——問心之地。

自己的理想是什麼?與理想相對的最糟糕的場景又是什麼?就這樣少女帶著諸多疑問不斷前進,即便前路漫漫她也不曾放棄。

她想成神,想成為一個護佑眾生的神。

緊接著由這個念想她探明瞭自己的決心自己的理想,那便是創造一個冇有紛爭的世界。

迷霧之地太過於荒涼悲慘,少女自幼便聰慧,善讀人之情緒,族內前輩年齡悠久但模樣卻是依舊如少女一般美麗,但那美麗的麵容之下,少女看到的是悲涼。

是家庭破碎的悲涼,是伴侶逝去的悲涼,也是對種族延續性的悲涼。

那一刻少女便在思考——其他的種族是不是也是如此......

長路漫漫,少女疲了,她尋不到路,尋不到那問心之地,隻有理想未有膽識去想象那最淒慘的世界,少女心中滿是對美好的憧憬,所想的未來也滿是光輝,隻是那光輝是什麼光輝?少女完全不明白。

少女是個半吊子,至少現在是如此,天真,爛漫未曾親眼見識那真正的險惡,所構造的光明理想也不過是虛妄幻象。

那時候她明白了,自己的不足,她所明白的苦難究其根本隻是她根據揣測前輩的情緒所得出的,未曾出過部落的她,隻是認為其他種族與自己一樣。

但一個事件讓她徹底醒悟了,原來悲劇...不隻是離彆,還有肆意揮灑的**。

遍地殘肢慘絕人寰,少女誤入了其他種族的領地,那是一個令少女恐懼的地方,她不明白為什麼會有人能做出如此殘忍之事,同類相喰,互相殘殺,眼裡滿是癲狂。

少女如那地球故事般的聖女一般渴望用話語來勸其向善,但結果隻是適得其反,變本加厲......

終於,少女因為自己的不恰當言行被那群殘暴之人盯上了,打鬥之中少女失手打死了其中一人,其餘之人如那驚弓之鳥,四散開來。

少女望著沾滿汙血的石槌,和倒在地上冇有生機的遺骸,那一刻一個怪異的想法便誕生了。

啊,原來不論生前如何,死後都是一樣的啊?

這一刻少女潔白的內心彷彿上了一層淺墨,她鬼使神差的舉起石槌,毅然決然的向前揮舞,裂縫出現了,一個區彆於迷霧之地的深灰,一個帶有顏色的世界出現了。

那是影子,由少女內心與那交界地連接,所形成的,世界之影。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