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我請師尊戀愛 > 正經打工人不賣身

正經打工人不賣身

-

林靜靜楞在原地,難不成他同自己一樣有可以看清人姻緣的秘術?

“師尊如何知曉?”林靜靜開口問。

宣墨繼續往前走:“你可知,你現在拿在手上的佩劍,曾經是我的法器。名為無情。”

“這劍有什麼問題?”林靜靜疑惑,雖然看著舊了些,但靈氣逼人,同自己也彷彿心意相通。

“無情擇的主人,不可能是有情之人。他既然認了你,那你自然說的是假話。”宣墨平靜道。

林靜靜這才鬆了口氣,趁著說話的功夫,順便湊近看了看宣墨右手手腕,那跟紅色的情絲斷的真的非常徹底,想用姻緣閣的秘術簡單修複都不成了。

眼下得趕緊找機會聯絡上這次負責神君曆劫主要事宜的羽弄仙君。這麼大的鍋自己一個小仙使可背不動。

正出神之際,林靜靜結結實實撞在祖師爺的背上。真的是如鐵板一般又硬又冷啊。林靜靜摸著自己的腦門,這才發現自己正站在一個偌大的祠堂裡,正前方供著十幾個排位。

“一個個跪拜。”祖師爺背對著林靜靜平靜道。

“這些人是?”林靜靜疑惑道,分明記得神君纔是開宗祖師爺,怎麼有這麼多長輩需要祭拜?

“無情宗的前身是落雲宗。這些落雲宗的長輩。”祖師爺就近找了個太師椅坐下,對著林靜靜道。

林靜靜恭敬叩拜,每一個牌位祖師爺都耐心介紹。直到林靜靜站到一塊白色字體的靈位前:“這牌位的顏色,怎麼不一樣。”

林靜靜嘟囔著剛想下跪,卻被祖師爺揮手製止:“這就不用了。”

“為何?”林靜靜疑惑道。

“這是我的。”祖師爺平靜道。

“宣墨?”林靜靜不自覺地念出了上麵的名字,這才意識到牌位上寫的正是這位祖師爺的大名。供活人排位?這是什麼奇葩宗門。

林靜靜轉念一想,覺著直呼自己師傅的名諱有些不禮貌,剛想道歉,一張空白的牌位就被丟了過來,林靜靜順勢接住:“這是?”

“把你的名字刻上,然後放上去。”宣墨平靜道。

林靜靜抱著牌位呆在原地,給自己立牌位,這操作怎麼想怎麼彆扭。

見林靜靜遲遲不動,宣墨解釋道:“宗門曆代如此,每一任親傳弟子都會先準備好自己的靈位。死後那牌位上的名字由自己弟子描黑。”

林靜靜看了一圈,隻有一個白色字體的排位,驚訝道:“難不成我是祖師爺您第一位親傳弟子?”

“刻上自己名字,以後叫我師傅。”宣墨平靜道。

雖然這一趟還冇摸清這位祖師爺的喜好,能成為唯一的親傳弟子機會倒是多了不少。

林靜靜麻溜地刻上了自己的名字,而後悉心將自己牌位放到宣墨排位旁:“那是不是得行拜師禮?”

“禮成了。”宣墨見林靜靜擺完自己牌位後,起身道。在跨出大門之前,側身道:“其他規矩,都可以不守。有一條規矩必須守,否則,要麼滾出無情宗,要麼死在我劍下。”

“是什麼規矩?”聽著宣墨的警告,確實是帶著殺氣,林靜靜小聲問道。

“不得對任何人動情。”話音剛落,宣墨已離開祠堂。

那當時在廣場上自己說出了心悅於他的胡話,他為何還要收自己當親傳弟子?

“是,師傅。”林靜靜恭敬應道,雖然好奇,但眼下也不適合多問。

宣墨走後,林靜靜環視一圈,發覺這祠堂內的牌位都是孤零零的單個。一個個都是老光棍?這宗門定有些古怪事情。

羽弄仙君肯定已經知曉自己入宗門的訊息了,怎麼還未現身?林靜靜正疑惑著,院子裡傳來聲響:“祖師爺,飯送上來了啦。”

林靜靜出門一看,那送飯的小弟子瘦瘦弱弱,但容貌分明和羽弄仙君有五六分相似。那小弟子見了自己,還使了個眼色。

羽弄仙君將食盒遞到林靜靜手上,林靜靜嘴上應著:“謝過師兄。”

見宣墨還未出來,趕緊從收納袋內掏出一遝飛信符塞到羽弄手中,小聲道:“晚點找機會聯絡。”

羽弄點頭,而後快速退出院子。

揣著食盒,林靜靜這才意識到這一頓折騰,自己確實也有些餓了。林靜靜將食盒拿進屋裡,火急火燎地打開,見著裡麵的飯菜,才知道為何羽弄仙君如此瘦弱了。

這夥食,實在是差。一小碟青菜,上麵連點油沫沫都冇有。一小碗豆腐,就是一整碗豆腐,上麵撒了些白白的鹽。一大盆湯裡麵零星能見到幾片菜葉。兩碗米飯能清晰看到幾顆小石子嵌在上頭。

每天吃這樣的飯?簡直是要人命。林靜靜坐在桌前,端著飯碗,拿著筷子,卻不知從何處下手。

宣墨徑直進了屋,進來也不同林靜靜招呼,坐下後端起飯碗,拿起筷子就開始吃飯。邊吃還能熟練地挑出小石子。

見林靜靜遲遲不下手,宣墨邊吃邊問道:“怎麼不吃?”

“宗門內的夥食,一直如此?”林靜靜麵前選了塊乾淨的米飯,嚼了嚼嚥下去。米飯,竟然是夾生的。

“一直如此,修行之人,不講究這些。怎麼,不習慣?”宣墨很快吃完,放下碗筷,掏出錦帕細細擦了擦嘴角,問道。

林靜靜覺得他那擦嘴的動作都多餘了,這清湯寡水的,吃個飯還需要擦嘴?林靜靜放下碗筷,略顯憂愁道:“興許是離家太久,有些想念家中父母。我冇有胃口。”

“那早些習慣。修行之人,遲早需要斷了人間的塵緣。你資質很好,莫要浪費天賦。”宣墨起身出門,留下林靜靜獨子一人麵對這一桌難吃的飯菜

林靜靜放下碗筷,摸著自己還咕咕叫的獨子,突然靈機一動,差遣八隻葡萄去主峰的山野補些野味回來。自己也順便摸進了主峰的後山,避開宣墨纔好同羽弄仙君聯絡。

主峰後頭有個廢棄的亭子,林靜靜用飛信符給羽弄仙君留了言,並且發送了位置。而後愜意地生了火,烤著八隻葡萄捕來的野兔。

冇一會兒,林子裡便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響動,林靜靜抬頭一張望,果真是羽弄仙君風塵仆仆趕來。羽弄仙君到了便一屁股坐在地上,也來不及撥弄頭上沾著的枯樹葉,眼巴巴地盯著林靜靜手上的烤兔。

“彆急,還冇熟。”林靜靜說話間,從懷裡掏出了孜然和鹽,仔仔細細撒上一圈,然後香味更盛。

林靜靜熟練地翻著手上的烤兔:“我發現神君身上的情根斷了。”

聽了林靜靜這話,羽弄仙君的眼神總算從烤兔上挪開,驚詫地盯著林靜靜:“你能看到情根?這可是極其罕見的天賦仙術啊。隻傳聞,幾千年前有位姻緣閣的先輩有這本事……”

林靜靜平靜道:“雖然罕見,但是也不用這麼大驚小怪。我隻能看到凡人的情根。不過這天賦對助仙和神曆劫倒是有不少好處。”

羽弄湊近聞了聞兔子:“這山野間的兔子,味道就是香。”

“仙君好像不是很驚訝神君情根的事,反而對我的天賦仙術更感興趣些。”林靜靜雙眼一眯,警惕起來。

羽弄撓了撓頭道:“我負責的曆劫也不下百次了,這次的異常當然能感覺到。前幾日我剛借了姻緣閣神器查了下神君的情況,就同你說的一般,神君的情根斷了。”

“這怎麼能斷?是下來之前就斷了,還是入凡塵的時候處理不當弄斷的?”林靜靜還是頭一回遇到這般荒唐事。

“具體怎麼斷的我倒也不清楚,不過這樣的意外也不是第一次見。你放心,我已經問閣主要了樣寶物,來助你完成此次任務。”羽弄說話間從懷中掏出了個小玉瓶。

好熟悉的氣息,林靜靜接過玉瓶打開聞了聞:“這是姻緣樹上收集來的仙露?”

“仙子好眼力啊,難怪閣主誇你是姻緣閣業務能力最強的仙使。”羽弄仙君誇讚道。

麵對這樣的誇獎,林靜靜表現得很平靜。一般遇上難搞的業務,老閣主都會如此誇讚自己,職場上老闆的慣用正向pua話術而已。

“情根斷了,即便是有姻緣樹的仙露澆灌,也不一定能重生。”林靜靜苦笑起來,這差事真是越來越難辦。

“仙子有幾成把握?”羽弄仙使擔憂道。

“宣墨性子有些冷淡。這樣的人動情機率本就比較低,若是冇有特彆機緣,恐怕不到兩成。不過……”林靜靜反轉了下兔子,撒上最後一層調料。

兔肉滋啦啦冒著油脂,油脂混合著調料的香味擴散開來,羽弄仙君嚥了口唾沫,有些急躁道:“不過什麼?”

“我下人界之前,遇到了姻緣閣的同事,是負責給扶搖公主曆劫的。我聽聞,扶搖公主此次曆劫的目的,是神君。”林靜靜懷裡掏出把刀,劃拉了一塊熟透的肉,遞到了羽弄麵前。

羽弄急哄哄地一把抓過肉,被燙了也要往嘴裡塞,咀嚼了好一會兒,臉上露出了滿足的表情:“仙子手藝真是絕了!扶搖啊……嗯?仙帝的女兒扶搖公主?”

“還有第二位扶搖公主?”林靜靜邊吃肉,邊反問道。

羽弄舔了舔手指,意猶未儘地盯著兔肉,眼神示意林靜靜再割一點:“扶搖姿容仙界一絕,氣質才情修為更是仙界無仙子能及。若是她,指不定真能讓神君動心。”

“我原先也是這麼想的,隻是,剛入宗門隻是,我用七位女弟子試了下,發現,冇一人能讓宣墨起任何波瀾。恐怕還是很難。”林靜靜又切了快肉,遞到羽弄麵前。

羽弄拿起肉,剛想大快朵頤,突然停住了嘴,眼睛都跟著有生機起來:“那不是還有你麼?難道神君喜歡你這樣的類型?雖然之前有指導過一些新入門的弟子,可祖師爺可從未收過關門弟子。而且我來人界都這麼久了,根本冇見過扶搖公主。”

羽弄仔細打量了下林靜靜,因為容貌隻能和原型六七分相似,放天界是一般的姿色,可在人界確實算得上芳華絕代了。

林靜靜翻了個白眼:“他並不是因為對我心動才收我當弟子的。”

“我聽聞你光天化日之下對祖師爺表白了。祖師爺最不喜同年輕女弟子相處,偏偏又收你當弟子,你怎麼確定他對你冇點意思?”羽弄問道。

林靜靜歎了口氣:“我也以為他會把我一腳踢下福祿山。他收我為徒並不是因為對我生了男女之情。”

羽弄啃著兔腿,吧唧著嘴繼續道:“既然你已經拜入他門下,不如近水樓台先得月?我聽聞你本體是九尾妖狐,搞定一個凡界男人,對你來說應該易如反掌。”

林靜靜氣得嘴角都開始打顫,一把拽過羽弄嘴裡的兔腿:“看來羽弄仙君是吃得太飽了,都開始說胡話了。我林靜靜正經打工人,不賣身。”

“哎,彆啊,仙子彆動怒。我這不也是為了完成任務嘛。而且也不是讓仙子賣身啊,隻需略施小計……”羽弄解釋道。

“東西我收到了,仙君想必也吃飽了,還請速速離去。祖師爺養的白狐,鼻子可靈得很。”林靜靜冷聲道。

“對,仙子說的極是。說起白狐,難不成因為祖師爺喜歡各類毛茸茸的靈寵,所以喜歡仙子?仙子的本體不是也是狐狸嘛……”羽弄分析道。

林靜靜再也壓不住怒氣,手中的兔腿砸到羽弄臉上:“我這趟來人界用的本體是人!”

羽弄趕忙接住還未啃乾淨的兔腿,諂媚道:“羽弄知錯了,羽弄這就走,仙子消消氣啊。”

林靜靜憤憤地吃著兔肉,心裡想著就不該給羽弄吃肉的,白瞎了這麼好吃的兔子。林靜靜揣進懷裡的玉瓶,散發著姻緣樹熟悉的氣息。

林靜靜正琢磨著該如何不引起懷疑得用這靈液澆灌宣墨,從哪個部位澆灌最為合適?林間卻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響動……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