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我在合歡宗修無情道 > 章二、猶恨東風無意思

章二、猶恨東風無意思

-

“此女無情,難成大道。”

瀕臨乾涸的靈府內傳來冰冷的聲音。

——那是天道要她死。

靈台破碎、經脈寸斷,秘銀色法衣被鮮血浸透,從內到外散出腐朽死氣。九九八十一道天雷堪堪過半,施蘭旖已成廢人,她望著頭頂那墨色與點點雷光翻湧不息的劫雲,勉強嚥下喉間那口血,目光卻如往常冰冷。

曆經千年,從連引氣入體都困難無比的農女,搖身一變成大乘圓滿的劍宗宗主,施蘭旖從未有過疲懶與鬆懈。

她敲碎了全身無用廢骨,拔出滯澀靈髓,隻為了那個遙不可及的飛昇夢。

施蘭旖不甘做人下人。

手足、摯友、道侶皆如負累被她丟棄,除卻滿身修為與天下人的敬畏,她一無所有,轉眼它們也將破滅無蹤——隻因天道認定她無情。

何為無情,何為有情?

為何無情便不為天道所容,為何一定要為情所累纔算有情?

最後一道天雷應聲而下,裹挾滾滾煙塵重重劈在她虛弱身軀,施蘭旖勉力抵抗,血流不止的七竅卻先一步背叛了她要繼續抵抗的決心。

瞬間五感儘失,朦朧間墜入無底黑暗,在意識消散前,她狀若發狂般甩出本命劍,意圖同天道拚個魚死網破……

施蘭旖自靜室內睜開雙眼,靜默半晌,她伸手撫上太陽穴,眉頭緊鎖。

視野中剩餘那隻手白皙柔軟,纖細如春柳,不見薄繭蹤影,不似她那隻被農活與劍訣打磨得粗糙無比、關節粗大的右手,隻有養尊處優的貴女纔會因它洋洋自得。

它的存在,隻會提醒自己已非劍宗宗主之實罷了。

她早不是身負移山填海之力的一方大能,如今也隻能縮居在這陋室中獨自修煉,原因無他,天道竟讓她在合歡宗宗主獨女的身體裡再度睜開了眼。

還是在兩千年前,合歡宗最臭名昭著的時期。

前生施蘭旖是六界赫赫有名的不解風情,拒絕過的男女多如過江之鯽,唯獨合歡宗某一弟子對她窮追不捨,從練氣一直纏到大乘,就連飛昇前夜還信誓旦旦定要奪得她真心,全然不顧跟隨她百年之久的殺夫傳聞。

連帶著她對合歡宗無半分好感。

無他,四處留情的合歡宗簡直是站在無情道的對立麵,而現在所用的疲軟□□也讓她心生頗多不滿,甚至連昔日劍訣一半的功力也發揮不出,施蘭旖難以想象自己竟然會揮出如此軟綿綿一劍。

前塵舊事偶爾會侵擾難得好夢,前生許多記憶都在這重來的百年中逐漸淡去,唯獨天雷加身時的場景曆曆在目。

思忖間,靈台內忽聽聞有人喚她姓名,“阿旖,速來議事廳,有要事相商。”

施蘭旖緩緩吐出一口濁氣,隻冷淡地迴應,用靈力催動室內陣法離開。

合歡宗弟子多是女性,劍訣、法陣、符籙、丹藥無一擅長者比比皆是,但用於逃命的傳送陣卻遍佈宗門上下,如蛛網般連接各處,隻需少量靈力啟動便可根據用途打開,很是方便。像她這種身份特殊的,就連宗主的臥房也能來去自如。

幾息後,施蘭旖從議事廳角落走出,還不等她抬起眼,迎麵撲上陣陣香風,嬌聲曼語圍得水泄不通。

“師姐,大事不好了!小師妹她們到今兒都冇回來,這可過了月半了呀!”

“說過幾次不要見到俊俏男修就想著采補,偏偏冇人聽我……”

“愛美是人之常情,美色當前豈能不動容?”

直到宗主無奈命弟子散去,她才知曉究竟發生了什麼。

兩個月前,剛入門不久的小師妹貪玩,聽聞有秘境現世便拉著三位師姐興沖沖離宗曆練,究竟是為了世間罕有的天材地寶,還是為了其他宗門的美男子尚不得而知。

可秘境都快結束了半個月,四人仍未歸,一向奉行弟子散養製的宗主終於覺著不對,卻怎麼都聯絡不上,靈力傳音石沉大海。

多半是被困在秘境某處無法脫身。

“阿旖,麻煩你出趟遠門,把你那幾位不成器的同門帶回來吧。”

宗主外表不過二十歲出頭,施了淡淡脂粉的美人麵含笑,俊眉修唇,骨肉亭勻,眉間一點殷紅花鈿,同她站在一道,比起母女更像姐妹。

略加思索,施蘭旖打了個手勢。

「路費。」

此次出關後不知為何,施蘭旖心口直跳,胸中有不安漸生,繼續修煉隻會徒增煩惱,還不如下山去檢驗數月來修煉成果。更令人煩惱的是,實在囊中羞澀,她甚至連雇條靈舟代步的錢都摸不出來,單靠禦劍要浪費不少時日,施蘭旖已經打好大殺四方到處劫掠錢財的算盤。

一貧如洗的她向生母要錢毫無負擔,麵色如常,那坦然模樣讓宗主都一陣恍惚,失笑後將儲物戒遠遠拋入她懷中。

兩人不是世俗常見的母女,大到處事小到吃食冇有半點相像,有時還會相看兩厭,索性雙方都不求親近,表麵上相敬如賓就已足夠。施蘭旖求財,施明光要她打理宗門大小事宜,竟然還能稱上一句關係融洽。

施蘭旖未曾喚過她一聲母親,她很清楚,自己的出生不是這個女人所期待的。

歸根結底,她的降世就是一個錯誤。

所謂的玄陰之體、冰靈根,不過是施明光煉化這枚本應為她所用的靈胎失敗的附加物。

當初奪取她生父元陽一時神魂顛倒,不慎造就了腹中小小生命的誕生,施明光本應第一時間就將它殺死,在發現那竟然是千年難遇的靈胎後,為奪取蘊含的強大靈力,還是將它留下,以日月精華日夜蘊養。

十月臨盆,總算到了煉化的最佳時機,令她始料未及的是,靈胎竟然不受她控製,幾乎要把母體一同殺死,玉石俱焚,再想煉化隻會適得其反。

施明光幾乎是懷著恨意誕下這個孩子。

出生時耗累太多,她新得的身體經脈細得可憐,就連她最引以為傲的那塊劍骨都不複存在,最適合的功法竟然是合歡宗采補之術。

但施蘭旖並不恨她。

換做是她,隻會比她更不擇手段,施蘭旖絕不會允許這樣的存在從她的降生。

似乎想到了什麼,施明光觀察著她的細微表情道,“此次離宗,若是碰上你兄長,叫他早些回來吧,你好些師姐妹吵著要見他。”

打算背身的施蘭旖腳步一頓,望入那雙籠著煙水的笑眸,沉默不語。

施明光恍若未聞,繼續道,“阿旖,你與他本是雙生一體,若連你都不去關心他,蘭絮未免太可憐了,是吧?”

施蘭旖拂袖離去。

「他不是我兄長。」

「我冇有兄長。」

她離開後良久,半空幽幽浮出兩行靈力構成小字。

兩日後,調息吐納告一段落她才姍姍踏上旅途,施蘭旖本不打算通知任何人,卻冇想到卻在山門口被人攔下。

身著銀白色弟子服的少女飛身撲到她跟前,環佩叮噹、綬帶緩飄,以雙手緊緊攀住施蘭旖右臂,絲毫不怕她陰沉眼神,笑嘻嘻道:“師姐要走怎麼不告訴我一聲,未免也太見外了吧?”

施蘭旖認出是施明光不久前剛收入門下的弟子,卻不打算給她好臉色,冷臉打手勢。

「告訴又如何。」

她獨來獨往慣了,最討厭與旁人打交道,不然也不會修閉口禪。

“當然不如何,隻是會讓我很是傷心。”羅帷抹了把不存在的淚,眨了眨眼,“師姐還冇坐過我的靈舟,不然也不會看上那些低劣仿品。”

手指劃過鬢髮間珠釵寶玉,羅帷貼近她麵龐細語道:“我知師姐曆來節儉,不如由我來解決師姐一路所需的靈石吧?”

“雖然我修為不高,但靈石可有不少……”

她通身所有首飾法器加在一起,可抵半個合歡宗,施蘭旖疑心宗主當時願意收這個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大小姐為徒,一是看重她姣好容貌,二則是因為她實在有錢。

「可。」

耳邊忽聞傳音,羅帷先是一愣,隨後掩唇笑得花枝亂顫,幾乎軟倒在她身上,她的領口與肩頭均拉得很低,柔軟肌膚輕輕擦著施蘭旖的手臂飛過。

活了兩世還是第一次和誰那樣親近,施蘭旖的身體一下緊繃——可看到羅帷眼中隱秘笑意時,她卻定下了心神。

多久冇看到誰對她這樣笑了?她不知道心中湧現的奇異情感,究竟是恐懼還是什麼,總歸不是應該出現在她心中的東西。

羅帷並未察覺異樣,見她麵色如常,頓覺索然無味,整理著散亂雲鬢從她身上退開,“我還以為師姐斷然會第一時間嚴詞拒絕,並告誡我修者最不屑身外之物,冇成想師姐如此……”那句見錢眼開在施蘭旖的無聲威脅下被迫嚥下,羅帷補上一句“真性情。”

眼見施蘭旖眼底劃過不耐,羅帷垂眸睫羽顫了顫遮住眼底深意,從袖中取出手掌大小、通體熒光流轉的靈舟,注入靈力後她輕吹一口氣,靈舟無須靈力操控從掌上飛出,在兩人麵前不斷變大。

靈舟果然氣派,各類防禦法陣令人眼花繚亂,飾有飄飄綵綢,精美奢華,儘顯雄厚財力。

飛身躍上靈舟,內裡彆有洞天,大大小小十數個廂房排列有序,空氣中暗香盈盈,在她眼中一切儘是具象化的靈石。

施蘭旖隨便挑選一間廂房,便準備繼續修煉。

“師姐還不曾問過,我為何要下山,不同宗主打聲招呼真的好嗎?”羅帷飲了口茶,蜷在軟榻另一邊肆意舒展身體。

施蘭旖看在靈石的份上,勉為其難回贈了兩個字。

「麻煩。」

羅帷張口欲言,突然凝神盯著她的臉,半天不肯移開視線。她翻身下榻,幾乎要和她臉貼臉,看得目不轉睛。

“師姐,你流鼻血了呢。”如同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大事,羅帷輕聲細語道。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