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先婚後愛,豪門大佬他溫潤如玉 > 第4章心動的聲音

第4章心動的聲音

傅言墨眉心輕輕一挑,倏然抬眸。

掌心的手小巧溫熱,柔若無骨,給他一種稍縱即逝的不真實感。

讓他不由自主地想要握緊。

傅言墨的手乾燥,微涼,有力。

冷可染順著他手上的力道站起,雙眼依舊盯著沙發下方。

傅言墨左手懸空護在冷可染腰側,像個嫻熟的領舞者,不動聲色地轉身,將她引導在了一邊。

冷可染輕挑柳眉,小手按住旗袍下襬彎腰,好奇地看向傅言墨。

傅言墨曲起左腿,右腿跪地,俯下身子往沙發下麵看了看。

果然,一片幽暗中,一抹銀白色光芒清晰可見。

距離並不遠。

傅言墨伸出手,在沙發下一探,便將那隻銀簪握在了手裡。

待傅言墨起身,冷可染己經拿著一包清潔濕巾,遞到了傅言墨麵前。

“謝謝。”

兩個人不約而同開口道謝。

又同時莞爾。

冷可染撩起捲翹長睫睨了傅言墨一眼。

杏眸清透水潤,波光瀲灩,噙著笑意。

不經意間流露的嬌嗔,風情萬種,蠱惑人心。

傅言墨微怔,有片刻的眩暈。

他在冷可染的眸子裡,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瞬間就起了貪念。

想要這雙眸子裡,隻裝得下自己。

傅言墨扯出一張濕巾,輕輕擦拭銀簪。

一枚素麵銀簪,光澤微暗,簪頭刻一朵小小的蕙蘭。

清雅低調,很適合冷可染。

擦乾淨了銀簪和雙手,傅言墨纔將銀簪雙手奉上,物歸原主。

“謝謝,傅先生。”

這次,冷可染的感謝說的極為鄭重,雙手接過銀簪。

冷可染左手挽發,右手持簪,試圖盤發。

“嘶——”左手剛動,頭皮上傳來一陣撕裂的疼痛,讓她不由地低吟出聲。

“怎麼,受傷了嗎?”

傅言墨緊張地問。

冷可染抬手,摸了一把疼痛的部位,摸下一縷脫落的頭髮。

“讓我看看。”

傅言墨急急跨前一步,雙手扶住冷可染的頭,檢查了起來。

白嫩的頭皮上一片指甲蓋大的嫣紅,有輕微的出血。

是那縷頭髮被徐珍媛連根扯了下來。

頭皮也受傷了。

看著就痛。

傅言墨不禁心疼。

“我陪你去醫院看看吧。”

傅言墨蹙著眉頭說。

“不用!”

冷可染果斷拒絕。

她放棄了盤發,打開手包,將銀簪放進去收好道:“這點小傷,回去清理一下,上點消炎藥膏就好。”

“哦,傅先生。”

冷可染從手包裡拿出手機,落落大方地打開微信二維碼,對傅言墨說:“謝謝你出手相助,我今天有事來不及了。

我們先加個微信,回頭我想請你吃個飯,表示一下感謝。”

傅言墨聞言大喜。

正想索要冷可染的聯絡方式呢,這不就來了嗎?

“好。”

傅言墨強壓製住想要上翹的嘴角,掏出手機掃了冷可染的二維碼,發送了好友新增請求。

“叮咚。”

資訊顯示冷可染通過了他的新增請求。

“傅言墨。”

傅言墨第一時間發送了自己的名字。

“冷可染,微笑jpg。”

冷可染及時回覆了資訊。

“傅先生,我下午還有課,先告辭了。”

冷可染收起手機,和傅言墨道了彆,轉身要走。

“冷小姐,請等一下。”

傅言墨忽然叫住了她。

“傅先生。”

冷可染駐足回眸,疑惑地看著傅言墨。

“冷……小姐,你真的打算就這樣走嗎?”

傅言墨遲疑了一下問。

他不想就這麼放走冷可染。

她說回頭請他吃飯。

可是現在人嘴裡的“回頭”,不知道要隔多久。

也可能永遠不會有。

他可不想無望地等待。

他得和她多建立點聯絡。

“怎麼了?”

冷可染撲閃撲閃大眼睛,懵懂地看著傅言墨。

樣子可愛至極。

傅言墨輕歎一口氣,開始動手脫身上的羊絨開衫。

“嗯???”

冷可染蹙眉,不解地看著傅言墨,傅言墨走過去,將羊絨開衫裹在了冷可染身上。

冷可染低頭,順著傅言墨手上的動作看去,微微紅了臉。

身上的棉布旗袍胸口濕了一大塊,棕色汙漬斑駁。

布料變成了半透明狀,內衣的蕾絲花邊隱約可見。

傅言墨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輕輕捏住衣襟,很有分寸地攏了攏。

“謝謝。”

冷可染連忙接住開衫衣襟,往身上裹了裹。

傅言墨適時收回了手。

“我回頭洗乾淨了,給你送回來。”

冷可染說了一句,匆匆轉身。

“冷小姐,你趕時間嗎?”

傅言墨追著問:“開車了嗎?”

“冇有,我打車過來的。”

冷可染答。

“現在這個地段車不好打車,我送你吧。”

傅言墨又說。

麵頰有點燙。

活了三十一年,還是第一次對一個女孩子如此主動。

上趕子獻殷勤。

“會不會太叨擾了?”

冷可染語調淡淡,聽不出情緒。

“今天週末,我不忙。”

傅言墨說。

“好吧,有勞傅先生。”

冷可染垂眸頷首,溫言細語。

舉手投足之間,都是現代女孩罕有的清雅風致。

和剛纔尖牙利嘴,與徐珍媛硬剛的樣子判若兩人。

“冷小姐,請。”

傅言墨快走幾步,推開了咖啡屋的門。

兩人一前一後走出了咖啡館。

冷可染站在斑駁的槐樹蔭下,有點愣怔。

麵前停著一輛噴漆水亮,纖塵不染的紅旗L5。

冷可染終於相信,麵前這個人身世不一般。

在京城,有實力,有資格開紅旗L係轎車的人寥寥可數,都是非富即貴的人。

“請上車。”

傅言墨紳士地拉開副駕駛廂門。

“謝謝。”

冷可染側身低頭,姿態嫻雅地坐了進去。

“冷小姐,目的地?”

傅言墨坐進駕駛座,一邊係安全帶,一邊問冷可染。

“貞和大街116號,優圖大廈。”

冷可染答。

“好。”

傅言墨答了一句,啟動了車子。

紅旗L5平穩行駛在週末正午的車流中。

冷可染雙手揪著羊絨開衫的衣襟,低頭坐在副駕駛座上。

濃密的睫毛無力低垂,唇瓣和指尖都褪去了血色。

傷心憔悴的冷可染,宛如一朵即將凋零的白色蕙蘭。

傅言墨看著心疼不己,暗自琢磨該如何開導勸慰她。

“叮鈴鈴——”冷可染的手機突然炸響。

小姑娘頭也不抬,掏出手機,按了接聽放在耳邊。

“冷可染!

你瘋了嗎!”

年輕男人氣勢洶洶的聲音,驀然響徹整個車廂。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