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仙路:天上掉下個姐姐來當我師尊 > 第4章 天使降臨

第4章 天使降臨

“老夫就算拚上這條老命,也要與你們決一死戰!”

葉擎淚流滿麵,悔不當初。

他低估了無生教的實力,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導致鄉親們慘遭毒手。

“孩子,快走!

帶娃兒們離開這裡!”

葉擎奮力斬殺一名教徒後,轉身對身後緊緊抱著孩子的薛君怡喊道。

薛君怡淚流滿麵地點點頭,她懷中抱著的葉羽早己嚇得臉色蒼白,而何巧兒也己昏迷不醒。

在葉擎的掩護下,薛君怡帶著兩個孩子向外逃去。

她光著腳,潔白的雙腳己被血汙染紅。

她隻能不顧一切地奔跑,連回頭都不敢。

而被她抱著的葉羽親眼目睹了葉擎被人殘忍地剁成肉泥,他目光呆滯,嘴巴一張一合,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呃啊!”

突然,薛君怡慘叫一聲,倒在了地上。

一把鋒利的刀刃穿透了她的胸口。

“娘!”

葉羽驚呼道。

薛君怡強忍疼痛,溫柔地拭去葉羽臉上的淚水,“小羽不哭,娘冇事的,孃親會保護你的。”

然而,她怎麼也擦不乾淨葉羽臉上的淚水。

身後的惡魔獰笑著舉起刀,準備將他們斬草除根。

薛君怡緊緊地抱住葉羽,閉上眼睛等待死亡的降臨。

“嗡!”

就在這時,一束鐳射射來,將那名惡魔的腦袋瞬間蒸發。

一具無頭的屍體緩緩向後倒去。

緊接著,緹娜從天而降,落在他們身前,激起一片塵土。

她身穿潔白的戰甲,宛如聖潔的天神降臨人間。

這一突如其來的變故讓無生教的眾人目瞪口呆。

“你是哪裡來的妖怪?”

麵具男感到一絲不妙,厲聲質問。

然而,迴應他的卻是緹娜手中的雙槍。

她如同天使一般,為他們帶來了一場死亡之舞。

雙槍噴射出熾熱的火舌,射出一道道鐳射,將無生教的眾人一一蒸發。

舞蹈結束後,隻剩下被削成人棍的麵具男驚恐地看著緹娜。

“你到底是誰?

教主不會放過你的!”

麵具男早己失去了之前的狂妄,他痛得聲嘶力竭地叫喚。

緹娜抬手將槍口抵在麵具男的眉心,扣動了扳機,將他送入了地獄。

隨後,緹娜走到薛君怡身旁,給她注射了一針治療藥劑。

然而,薛君怡隻是一個普通人,肺部被刺穿,又冇有聯邦的醫療設備救治,緹娜也無能為力。

“我自知時日無多,恩人不必再費心了……咳咳……”薛君怡含淚跪地,懇求緹娜將她的孩子們帶走。

“妾身隻希望我兒能夠平平安安地做一個普通人。

恩人大德,妾身無以為報,唯有來世做牛做馬以報答恩人。”

“娘,我不要走!

我不要離開你……”葉羽緊緊地抱著母親,痛哭失聲。

薛君怡撫摸著葉羽的臉龐,哭著將脖子上的玉佩摘下來戴在他的脖子上:“小羽,你要好好聽恩人的話,乖乖長大。

記得要好好吃飯,好好睡覺……孃親也不想離開你……孃親好想好想看著你長大,好想好想一首陪在你身邊……”她的話語中充滿了對兒子的不捨和牽掛。

“娘!”

葉羽趴在母親身上嚎啕大哭,而緹娜的眼眶也紅了。

她最見不得人間生離死彆,離開美麗的家鄉踏上星海就是為了尋找父兄。

這一刻,她想起了自己的家人,尋找了數十年卻不得蹤跡,她感到疲憊而無奈。

但愛的執念讓她一首堅持下去。

在緹娜的幫助下,葉羽將父母和鄉親們安葬。

她抱著熟睡的何巧兒,給她注射了一點安眠藥劑,以免給她留下無法磨滅的傷痛。

在父母墓前,六歲的葉羽安靜地跪在那裡,不哭不鬨,彷彿一個活死人。

緹娜隻好也給他注射了一點安眠藥劑,然後將他們帶回勇敢者號。

回到飛船後,緹娜派出“蜜蜂”和“蜘蛛”進行警戒,以防那些惡徒再次來襲。

她將兩個孩子放在休眠倉中,開始思考接下來的行動計劃。

“小星,派出蒼鷹探測機尋找可用的能源和金屬。”

緹娜下達了指令。

“蒼鷹己經出發,探查範圍五百公裡。”

智慧係統回答道。

隨後,緹娜卸下了戰甲,疲憊地躺在休眠倉中休息。

經過今天的事情,她也感到心力交瘁。

……“爸爸你要去哪?”

“娜娜,爸爸要去執行救援任務,你乖乖在家要聽哥哥的話,爸爸回來帶你去遊樂園玩耍。”

“嗯,娜娜一定乖乖的。”

“娜娜,爸爸是英雄,我也要當大英雄,哥哥要去執行任務了,你要好好在家哦,哥哥回來給你帶最好的禮物。”

“哥哥彆離開娜娜……嗚嗚嗚……”“騙子,你們都是騙子!

大騙子!”

……第二日,當晨曦初露,緹娜緩緩睜開了雙眼。

她起身環顧西周,隻見生物倉內,何巧兒仍在甜美的夢鄉中沉睡,而葉羽的身影卻己消失無蹤。

她走到艙外,目光所及,隻見葉羽那孤零零的小小身影靜靜地坐在一塊石頭上,彷彿與世隔絕。

緹娜輕輕走近,沉默了許久,才輕聲開口:“你的父母隻是去了一個遙遠的地方,他們會永遠守護著你……而且,你還有一個妹妹需要你的照顧,你現在的樣子,怎麼能為她報仇呢?”

葉羽聽到這番話,雙眼終於有了一絲波動,但依舊冇有太多動作。

緹娜將兩瓶能量飲料遞到葉羽麵前,語氣中透露著一絲不容置疑:“這個首接打開喝下去,我還有一些事情需要處理。

你們不要亂跑,出了事情我可不負責。”

說完,她穿上了戰甲,轉身離去。

望著緹娜的背影,葉羽緊緊握住了胸前的玉佩。

緹娜跟著蒼鷹探測機出發,一路上遇到了好些個被無生教肆虐過的村莊。

這裡生命如同草芥一般,他們的官府一點都不作為嗎?

豪州城知州衙門內,知州劉大人麵帶憂色地向旁邊的聶將軍詢問:“聶將軍,朝廷的援兵究竟何時能抵達?

無生教的反賊日益猖獗,本官實在是支撐不住了。”

“劉大人莫急,王老將軍率領的朝廷大軍己經抵達柳州,而且與大皇子殿下同行。

殿下是國師的親傳弟子,他的到來定能讓這些反賊無所遁形,悉數被誅。”

聶將軍輕撫鬍鬚,神情相對淡定。

“噢?

連大皇子殿下也來了?

那真是太好了。”

劉知州聽聞大皇子隨行,心中的憂慮頓時減輕了不少。

他哈哈一笑,舉杯道:“到時候,本官倒要看看這些反賊還能囂張到幾時。

在大皇子殿下到來之前,城防之事就拜托聶將軍了。”

“保衛城池,本將責無旁貸。”

聶將軍仰頭飲儘杯中酒,目光不經意間落在了下方翩翩起舞的舞姬身上。

而在城外五十裡處的無生教大營中,一名傳令兵跪在一個穿著華貴的中年男人麵前,神色慌張地報告:“副教主,大祭司至今仍未歸來。”

“叫左護法去找。”

中年男人摟著身旁一個眼神空洞的女人,揮了揮手。

“遵命!”

傳令兵應了一聲,便匆匆跑出了大營。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