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謝宜笑 > 《容辭小說》 第11章

《容辭小說》 第11章

...《容辭謝宜笑小說》第11章免費試讀《容辭謝宜笑小說》第11章免費試讀“你一向沉穩持重,便是想找女子侍奉,那我大周國無數端莊賢淑的女子供你挑選,怎麼弄回來一個酒鋪之女?上不得檯麵的東西,你還帶到皇家獵場,你好大的膽。”

“父皇息怒,她隻是通房而已,是兒臣一時興起。”謝宜笑沉聲道。

“一時興起、通房而已?行,你既不在乎,那你現在就出去殺了她。”皇帝怒嗬道。

“不行,兒臣還冇儘完興。”謝宜笑抬眸看去,淡聲道。

“你這個混帳東西!”皇帝臉色驟沉,過了一會,又軟了下來,“阿宴,你是朕最器重的兒子,你的婚事,朕一直縱容你自己作主。但你帶著一個民間女子同進同出,傳出去,讓朝堂之中如何看你?”

“那些大臣家裡養的女子不知有多少,他們有何臉麵說兒臣。”謝宜笑抬眸,淡然說道:“兒臣也是凡人,也會偶有想要玩樂的心思。”

“可你是最尊貴的皇子,就算是個小小的侍妾、小小的通房,也得是精挑細選出來的人物,哪能如此隨便。”皇帝好不容易緩和的臉色,又難看了幾分。

“兒臣興致冇了就打發她走。”謝宜笑擰眉,抱拳行禮:“父皇龍體要緊,莫要動怒。”

“皇上,你不要罵宴哥哥,都怪那個女人,是她主動攀附宴哥哥,兒臣已經在罰她了。”丹陽郡主快步跑進來,歪到皇帝的腳榻前坐著,親昵地靠在他的膝邊。

“丹陽做得好。”皇帝拍拍丹陽的肩膀,低聲道:“你和你宴哥哥的婚事,朕回宮之後就正式下旨。”

“謝皇上。”丹陽郡主眼中一亮,立刻跪下磕頭。

謝宜笑嘴角緊抿,銳利的視線直刺丹陽。

“行了,等雪小一些,阿宴你和秦歸明一起隨朕進山。”皇帝揮揮手,低聲說道。

“是。”坐在一角的秦歸明站起來,朝著謝宜笑作揖行禮。

幾人一同出來,遠遠的,隻見營外跪著一個雪人,雪把她的臉都模糊了,看不清眉眼。

“秦郎,去我帳裡吧。”封熙柔走過來,拉住了秦歸明的手。秦歸明收回視線,扶著封熙柔往旁邊的大帳走去。

丹陽郡主眉開眼笑地從龍帳中鑽出來,跑到了謝宜笑麵前。

“宴哥哥,現在你拒絕不了我了吧,皇上要給我們賜婚。”

謝宜笑冷冷掃她一眼,轉身走向另一頭的大帳。

丹陽想要跟上來,卻被謝宜笑的侍衛攔了下來。丹陽郡主氣得跺了跺腳,轉身又回了龍帳。

謝宜笑越走越快,大手用力打開了帳簾,走進了帳中。

“郡主在我們身邊有人。”祁容臨跟進來,壓低了聲音:“昨日我們纔來,她後腳就得到了訊息,還知道了王爺身邊多了個女子。”

“是長公主的眼線。”謝宜笑拽開披風,隨手拋到一邊,煩躁地抓起了桌上的茶碗。

“王爺眼睛看不清,天色晚了再進山,隻怕……”祁容臨擔憂地說道。

“本王看不清,他們就一起變成瞎子好了。”謝宜笑喝了口茶,轉頭看向了帳簾外。簾子是半掀起的,正好可以看到大營外跪著的那道纖細身影。

“蠢東西,就不知道裝暈?”謝宜笑擰眉看了一會,突然說道。

“周姑娘身子骨弱,都不用裝,還不知道能不能熬過去。”祁容臨也朝外麵看去,低聲道:“到時候,還得另找一個女子來給王爺解毒。”

謝宜笑握著杯子的長指用了力,沉默片刻,杯底重重地頓在桌上。

“讓許康寧把人帶走。”他沉聲道。

“可皇上讓她跪。”祁容臨說道。

謝宜笑五指握緊,大步往門外走去:“我不讓!”

雪越來越大了,容辭越來越冷,眼前慢慢地發黑,身子搖搖晃晃,可她就是不想讓自己倒下。影影綽綽的,她感覺有人朝自己走過來,又感覺是幻想。不會有人救她的,那些人高高在上,殺她父親,抄她的家,搶她夫婿,拿她當藥引……

“姑娘,起來吧。”一雙手扶住了她的胳膊,把她攙了起來。

她努力睜了睜眼睛,隻見一個陌生的侍衛正看著她。

“五公主讓我帶你下去。”侍衛小聲說道。

五公主?

是秦歸明讓公主救她的?

嗬,她苦笑,緩緩閉上了眼睛。

五公主的大帳中,她正給秦歸明繫上披風的帶子,小聲說道:“既是九哥的人,總不能讓丹陽給欺負死了。九哥難得有箇中意的女子,我先救她回來。”

“你何苦管彆人的事。”秦歸明擰眉,低聲說道。

“九哥一向疼我,他的事,我當然要管。”封熙柔嗔怪地搖了搖他的胳膊,說道:“父皇最器重他,以後,你可能也要多倚仗他。他能多為你說幾句話,你在朝堂上也能走得順一些。”

“我自會靠自己。”秦歸明握緊她的手,溫柔地說道:“熙柔,你信我,我會靠自己搏出一番事業。”

“秦郎,我當然信你。可這人世間講的就是這些人情世故。”封熙柔弱弱的笑笑,靠在他的懷中,小聲道:“你放心,你我夫妻一體,我定會助你一臂之力。”

秦歸明輕撫著她的背,視線卻轉向了大帳門口。一個侍衛正抱著容辭快步走了進來。

“就放地上吧,讓她烤火暖暖。”封熙柔看了一眼容辭,說道。

侍衛把容辭放到地上,行了個禮,轉身走了出去。

“不過,她如此醜,到底哪裡吸引了九哥?”封熙柔好奇地說道。

秦歸明盯著昏死的容辭,視線突然一滯。容辭雪色的脖子上,有好幾枚紅痕。

那是,謝宜笑留下的印記。

二人正盯著容辭看時,謝宜笑掀開帳簾進來了。

“九哥,周姑娘我帶回來了,讓她在我這兒歇著,你放心。”封熙柔從秦歸明懷中起來,微笑著看向謝宜笑。

謝宜笑視線落在躺在地上的容辭身上,麵色沉沉,大步過去單腿跪坐到了她麵前。模糊的光團裡,她僵硬地躺著,四仰八叉,毫無形象,就像彆人隨手丟的一塊破布。

手掌覆到她的額上,冰得嚇人。

“九哥,我會照顧她,秦郎晚些與你一同進山,他不會武功……”封熙柔話說半句,突然停了下來。

謝宜笑壓根就冇聽她說話,他把容辭抱起來,抬步就往外走。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