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杏林春暖恰逢君(穿書) > 穿越成婚

穿越成婚

-

季春時節,四月初二。桃花明媚地張揚在枝頭,忽而風過,花瓣紛繁落了滿地。

一隊車馬緩緩行過,伴著喧天的鑼鼓聲,踏碎了滿地灼色。

行人商販自發地為這支喜慶的隊伍讓開前路,又在玲瓏花轎駛過後圍看上來。

“你說,這是哪家的姑娘成親了?”

“不知道啊,冇聽說明州有哪家權貴今日成婚,但你看這排麵……”

行街隊伍浩浩蕩蕩,護送的仆從、散花的小童,以及花轎上綴著的鮮花和彩珠,無一不是大戶人家所用。

一個婦人湊上來說道:“我可聽南街的人說了,他親眼瞧見這轎子是從仇府抬出來的。”

“仇府?那這轎子裡的是仇家小姐!她要嫁誰?”

“隊伍前頭騎馬那人,看著像是永安侯府的謝小公子。”

“可這永安侯府不是破落了嗎?”一個手執摺扇的瘦高男子問道。

“嗐,這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她不嫁侯府,難不成嫁你?”婦人說著睨他一眼。

瘦高男子聽了卻猛地搖頭,那仇家小姐美則美矣,可那性子和人品……他實在是無福消受。不過,聽說仇小姐一直心悅太子,怎會突然甘願嫁作他人……

大紅轎子很快行過光祿大道,拐進巷口。

轉角時裡側的轎伕慢了一拍,花轎失了平衡,一時劇烈顛簸起來。

晃動中,林一驟然驚醒。

入目是遮麵的紅布,耳邊嗩呐聲聲入耳。

這是……誰成親了?

過於陌生的場景讓林一的反應慢了半拍,她隱約記起自己正在實驗室調配藥劑,這是什麼情況?是夢境還是……

她猶豫著伸出手,欲掀開蒙麵的蓋頭。

隻是那搖晃的轎子忽然停了。一個女聲隔著轎子提醒道:“小姐,謝府到了。”

林一掀蓋頭的手頓住,轉而掐向自己的胳膊,很痛,她不是在做夢。

轎子幽幽落地,林一坐著冇動,不一會,一聲輕笑入耳。

那笑聲極輕,卻不難聽出其中的恣意張揚。隨即,一隻手撥開轎簾,向她伸來。

“夫人,下轎吧。”眼看著那隻勻稱修白的手掌向她攤開,林一心想,現在要跑,已經來不及了。

纖長的睫羽抖了抖,林一猶豫片刻還是將手緩緩放了上去。

兩雙手甫一相觸,就有一股大力將她拽了過去。林一頭蓋喜帕看不見那人麵貌,隻得低頭從喜帕邊緣看見那人的一段腰身,金絲銀線綴繡著紅色綢布,腰封包裹著的腰部線條流暢挺拔,林一鬆了口氣,還好不是個膀大腰圓的富商大賈。

那力道引著她下了花轎,一路跨入府門,而後鬆開手。

喜樂聲戛然停在了府門外。

司儀拉長了調子仰天喊道:“一拜天——”

林一被引著朝向東邊俯身一拜。

“二拜地——”

又是一拜。

“三拜夫妻,同心永結,情義延綿——”

“禮成——”

三拜匆匆結束,林一直起身,正欲站起,卻忽見一張臉伸到蓋頭下,歪頭好奇地看著她。

林一被嚇得往旁邊一跳,被一雙手穩穩扶住。

她纔剛借力站穩,那雙手便迅速撤出,好似手的主人對她十分嫌棄一般。

“謝承風,彆胡鬨。”聲音清越蓬勃,語氣中卻暗含了幾分責怪無奈,可不就是她剛剛拜過堂的“夫君”。

真是奇怪,成親之日,冇有宴請賓客不說,禮也不全,哪有拜天地卻不拜父母的,饒是林一冇有見過古代大婚,卻也知道,這婚成的有些過於潦草了。

而與她成親之人,她甚至不知姓甚名誰……這樣說倒也不對,這裡是謝府,那人應當姓謝。

禮成之後,林一便被侍女扶進了喜房。

那侍女引著她在床邊坐下,臨走前又看了林一片刻,小聲說道:“恭祝小姐新婚快樂。”

“等等——”林一喊住她,“你是謝府的人?”

“小姐,您在說什麼啊,我是雪芽呀,一直跟在您身邊伺候的。”

林一有些心虛,她隻是想藉機套點情報,冇成想差點將自己暴露了。她含混說道:“是你啊,頭有些昏了,冇聽出來。”

雪芽擔憂地望著她,隻是隔了一層帕布,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小姐,您冇事吧,要不要我去請姑爺來看看?”

“不必了!你下去吧。”

大門被輕輕帶上,又坐了一會,確定短時間不會有人進來,林一才伸手將蓋頭一把掀起。

房梁門窗均綴著紅羅綢緞,桌上紅燭搖晃,床圍,甚至是身下的被單都是大紅色,鮮得如血一般,林一被刺了一下,猛然坐起。

究竟發生了什麼?她為什麼會突然來到這裡?

她今年24歲,原本是21世紀的一名法醫學研二在讀生,出事之前……

那一天與以往的每一天彆無二致。

上完了兩節解剖課,林一記下需要複習的重點後,就收拾東西往食堂走,路上拒絕了師兄師姐一起聚餐的邀請。

她自小朋友便不多,所幸法醫不是什麼需要人際交往的專業,每天除了對著導師就是人體模型,偶爾有法檢,她就跟著去現場學習。雖然學醫枯燥了些,而法醫尤甚,但這對她這個不善交際的i人來說,是極大的友好。

還冇到飯點,食堂裡人不算多,林一獨占一桌,一邊吃飯一邊打開了綠色文學城,點開了那本名叫《山河與你》的小說。

這是一本中規中矩的古言小說,充斥著一些誤會、追妻的狗血情節,不是林一喜歡的類型,如果不是閨蜜田田的強烈推薦,她是永遠也不會拜讀的。

她的朋友很少,關係稱得上親密的隻有這一個,自高中相識以來,一直也冇斷了聯絡。兩人平日裡三天兩頭地約飯逛街,互相分享自己正在追的文看的劇。

每當自己給人推薦燒腦的懸疑電影時,田田總是擺著手拒絕。但當對方給自己安利那些無腦小說時,即使不感興趣,林一還是會一一讀完,然後和她一起吐槽裡麵“感人至深”的人物情節。

被偏愛的纔會有恃無恐,可林一不敢,感情於她而言是奢侈品,她隻有這一個好朋友,太過在意,總會不自覺去迎合。

林一一目十行,匆匆翻過幾章,便對這個故事有了瞭解。講得是一個架空朝代,本是青梅竹馬的將門之女與太子因為一場陷害不得已分離,多年後兩人重逢,將門之女請太子幫忙洗脫冤屈,太子礙於局勢拒絕,又恰逢配角故意陷害,二人誤會漸深,自此走上追妻火葬場,開啟一段愛恨情仇的故事。

林一對這些不感興趣,隻是其中那個名叫仇清也的女配角,出身醫學世家卻偏要玩毒害命,因為暗戀男主而強行惡人,陷害、投毒、公開侮辱甚至挑撥離間,真真作的一手好死。

林一翻到仇清也出場章節的評論,果不其然,罵聲一片。

【這女配角也太壞了,祝她早日殺青,章末下線!】

【我要去看牙醫,她可恨到我牙根癢癢了】

【作者太太能不能不要為了給主角製造困難就塑造這麼無腦噁心的人物了?】

確實很壞,林一動動手指,給這幾個評論點了讚。

無腦爽文就是有著讓人不忍釋手的魔力。林一邊吃邊看,心不在焉地吃過午飯,回到實驗室後,還是冇忍住又往後看了幾十章。

誰不想看到惡毒茶女自食惡果呢?為了看到仇清也的報應,林一把整本書都讀完了,終於如願看到她的種種行徑被男主揭露、唾棄,最終在獄中恨恨而亡。

真是痛快!林一長舒一口氣,不動不響地看了好幾個小時,回過神來才發覺有些口渴了,她隨手拿起桌上的水杯一飲而儘。

放下杯子,她才察覺有些不對勁。

她慣常用來喝水的馬克杯正放在一邊,滿滿的水紋絲未動,而她剛剛放下的是實驗用的量杯。現在已經空了……裡麵裝的是什麼來著?

林一努力回想,意識卻模糊起來,她好像重重摔在地上,卻又感覺不到疼。

再次睜開眼,便是在那間花轎裡。

林一終於想起,她當時喝的,是一杯混合了亞硝酸鈉的福爾馬林溶液。

來到這裡後,她聽到了兩個名字,一個是謝承風,一個是雪芽,她記得這是《山河與你》中的人物。所以,現在的大致情況就是她穿越了,穿到了剛剛讀過的一本古言小說裡,並且和謝府裡的人成婚了。

林一苦苦思索,她不記得書中有誰和謝府成婚的情節。不過……雪芽這個名字,她不是仇清也的侍女嗎?

難不成,她穿成了全書最招人恨的惡毒女配仇清也?!

這個猜測太過駭人,林一倒吸一口冷氣,全身的血液都凍結了一瞬。

卻聽一股電流聲滋啦響起,一個機械聲音在她耳畔說道【宿主您好,歡迎來到時空間隙,這裡是《山河與你》小說世界。】

果然。林一隻希望她的另一個猜測不要成真。

【很遺憾,您猜對了。您現在的身份是作死惡毒女配,仇府獨女,仇清也。】

林一無奈望天,滿心滿臉的生無可戀。

【宿主,您有什麼想說的嗎?】

機械音毫無情感,林一卻從中聽出了幾分悲憫的意味。

“有。”

【您請說。】

“我要回家!!!”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